土地徵收

鐵路地下化風暴-鳳鐵反重劃

摘要
當城市重新建設,美麗的成果,常常是建立在老居民的辛酸上。高雄鳳山車站旁的居民,歷經曹公圳整治,鐵道地下化工程,生活周遭環境越變越好,沒想到重劃迫遷來臨,從此人生進入黑暗期。

陳家座落在高雄曹公圳旁,近百年的光陰,伴著圳水共生。十多年前,曹公圳開始整治,恢復過去的歷史樣貌,陳家樂見其成,接受徵地,配合政府施政。迫遷戶詹雅琴回憶,「我們這個房子,以前是三合院,這裡以前就是我們的大埕。民國九十五年,曹公圳開始整頓,把曹公圳拓寬,所以我們本來有間房子,就這樣犧牲來配合,已經讓他先徵收一次。」

整治完成的曹公圳,引入處理過的水源,乾淨的河道,優美的小徑,讓陳家體驗我家門前有小河的美景,成為親友羨慕的生活空間。隨著鳳山鐵路地下化工程進行,吵雜的火車即將消失,陳家前有美麗水圳,後有新興車站,有如雙喜臨門,家園環境一夕變得幸福雙倍。但是,想像的美好,現實卻是殘酷,因為鐵路地下化後,高雄市政府計畫進行85期市地重劃,重新開發車站周遭八公頃多土地。

陳家位於重劃區西側,規劃重劃區的道路用地上,房屋面臨拆除,屋主陳文華不解原本是鐵路地下化工程,為何新增市地重劃,變成要拆除他的家園。他指出,「99年行政院准鐵路地下化而已,就是說站體本身而已。鐵路改建到地底,現在出來變成很龐大的土地開發案。」

鳳山車站地下化後,空出的地面,目前正在興建車站。鳳山車站反重劃迫遷自救會指出,重劃爭議在於,車站前面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蓋馬路,為何保留空地,卻拆除民屋興建道路。鳳山車站反重劃自救會陳先生表示,「15米道路開通到這邊來,從鐵皮到這邊來,完全已經超過15米,為什麼一定要保留台鐵地,然後去拆民宅。」

在重劃區東側,有片歷史久遠的聚落,大約有一百多戶,部分居民向鐵路局購地,已經居住半世紀。迫遷戶蔡明珠說明,「日據時代就開始,我們剛開始來住的時候是承租,房子全部都是木板建造,租完之後,台鐵說他要賣,叫我們跟他買土地,所以我們就買了。」蔡劉嫦娥居住在簡易磚屋內,雖然簡陋,也是安身住所。她的女兒蔡明珠表示,當地房屋多半老舊,坪數不大,面臨重劃,很難重新配地居住,政府應該有妥善安置計畫。

關心鳳山歷史文化的建築師許志誠,更擔心重劃區已經拆除台鐵宿舍,未來再拆除老聚落,無異是將曹公圳與鳳山車站鳳山一帶,從清治到日治的歷史區域,全部拆除破壞。建築師許志誠指出,「我們知道鳳山老城,是一個230多年的老城,當初日本人為了讓日人跟漢人,能有所區隔,等於是在都市外圍,在老城外圍去做居住和行政中心,這個紋理跟護城河,跟曹公圳的水域,連結也是非常密切。」

面對反迫遷居民的抗議,高雄市政府地政局土地開發處處長吳宗明表示,陳家位於車站出口前方,規劃在道路用地,未來會以配地方式處理,「陳先生本身坐落的這個基地,他自己的私有土地,大概有四分之一左右,在原來所謂道路用地的部分,他向台糖所承租的土地,計畫就是道路用地,基本上都不能容許建築使用,經過重劃後,我們把陳先生的土地,換到面臨15米的道路。」

柯劭臻律師協助迫遷戶進行行政訴訟,指出陳家地價相當值錢,市府不以市價徵收處理,反而以重劃來規避負擔。她表示,「這個案子最不合理的地方,目前要被迫遷的東側和西側住戶,其實是要開一條馬路,所以正常來講,既然是要開路,應該是用徵收的方式,但是市政府為了要規避徵收給的地價太高,所以用重劃的方式,來跟市民換土地。」

至於重劃區東側的舊聚落,高雄市政府表示會有拆遷補助,「現在他們所拿到的是地上物的拆遷補償費,以及租金、遷移費的補貼,如果原有持有土地參加重劃之後,沒有辦法配地,還有差額地價的給付,目前大概有十四位民眾,因為他們持有的土地面積比較小,我們鼓勵他們合併配地,將來可以合併利用。」

柯劭臻律師擔心聚落內都是弱勢人民,未來將成迫遷風暴,她指出,「我相信市政府不敢面對的,就是東側的居民,一些上百的老住戶,這些住戶很多因為當初曹公圳整修,房子已經被徵收一部分,再加上他們的房子,都是住了一甲子的老房子,所以很多都是出租給一些低收入戶,或一些遊民,將來這一塊,像是高雄果菜市場一樣,很悲慘迫遷的案例。」

鐵路地下化後,地面進行市地重劃,高雄市政府表示,開發利益都是由地主分享,但是自救會指出,重劃區七成土地是國有地,用來興建車站與建設商業區,卻把馬路、公園蓋到人民土地,未來車站商辦大樓,就有驚人利益,這是鳳山車站重劃案,最不合理的地方。

重劃案已走到協議配地,配地位置和房屋查估賠償,都是問題,一旦走完所有重劃程序,就是拆屋的開始。陳家女兒陳美姿原本只是快樂的小市民,高興城市不斷發展,但是面臨拆屋迫遷,才瞭解偉大的城市下,總是有群被犧牲的人們。

城市在發展,一個個區塊,換上新的風貌,但是土地上的老居民,看不到未來幸福,卻得為保護家園,奮戰不已。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曹公圳整治, 鐵道地下化, 土地重劃, 土地開發, 都市計畫, 反迫遷, 土地徵收

當城市重新建設,美麗的成果,常常是建立在老居民的辛酸上。高雄鳳山車站旁的居民,歷經曹公圳整治,鐵道地下化工程,生活周遭環境越變越好,沒想到重劃迫遷來臨,從此人生進入黑暗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鐵路地下化風暴-南鐵反迫遷

摘要
高聲抗議,遭到抬出大門,衝突場景,六年來,已經是台南反鐵道東移自救會時常面對的狀況。鐵道地下化案,原本各方期待,卻因為東移徵收,讓部分鐵道沿線居民,展開漫長抗爭…

陳蔡信美的家,緊鄰台南鐵路,半世紀以來,火車經過的吵雜聲音,成為日常風景。她回憶過去蒸氣火車時代,火車不只吵,還有濃臭的煙霧。鐵道旁的人生,雖然吵雜,卻也是辛苦購買的家園,她和先生精心打造了溫暖的居住環境。

二十多年來,台南市區的鐵路地下化,像是個美麗的夢想,讓吵雜的聲音消失,居民可以過著安寧的日子。陳蔡信美表示,「84年規劃要地下化,我們也聽了二十多年,所以地下化我們會贊成,在原來的鐵軌下做地下化。」1998年,台南市政府提出鐵路地下化計畫,以原軌道地下化,並借用居民部分土地,建設臨時軌道,讓火車通行,居民都欣然同意。

2007年,鐵路工程改建局以增加西側距離,保護國定古蹟台南車站,縮短工期,減少交通衝擊,和增加地面路廊等理由,改為東側不設臨時軌,採用永久軌,並以明挖覆蓋方式,施作在東側。工程需拆除的住戶,採取區段徵收。總長8.23公里,原先估計拆除407戶,2014年市府再次統計,拆除323戶,確立永久軌東移的鐵道地下化計畫。

陳致曉發現鐵道地下化東移計畫,嚴重侵害人民權益,組成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展開抗爭,要求當時的台南市長賴清德,說明為何變更東移,以及徵收的必要性。當時賴清德表示,「這個重大建設,希望大家手牽手,歡歡喜喜,來解決一個個問題。」但是受迫遷戶陳媽媽表示,「我要他出來看一下,民眾的環境和聲音,你要選,什麼就可以自己出來,為什麼現在選到,就不能出來。」

江太太從事畫作裱框工作,是台南招牌老店,鐵道東移開發,將她五十多坪的四樓家園,拆到只剩六坪,根本無法再居住。江太太擔憂,未來不只失去家園,甚至也失去謀生能力。「我勞保什麼都沒有,一個月只能領三千多塊的國民年金,如果沒有做生意,我的生計,吃飯都有問題。」

被徵收戶陳先生的家園,同樣面臨拆除,一條工程線一劃,家園就消失。他的家,歷經二代合力購買建設。母親病倒,年幼就外出工作,建設家園的過程,萬分艱辛。陳先生本來想,房屋負債已了,終於可以安適生活,子女未來也不必煩惱房屋問題,家族可以脫離貧窮,但是徵收一來,打破所有美夢。

南鐵地下化東移案的爭議,在於鐵道地下化,永久軌是否必須東移,以及地面是否需要拆除房屋,建設公園道。台南市府以交通安全,都市縫合為由,堅持必須徵收拆除。但自救會認為,原軌地下化或鐵道東移地下化後,讓居民能搬回重建,同樣能達成目的。

東移案自2012年正式推動,2016年內政部通過台南都市計畫,進入徵收審議程序,不過問題並未結束。在北區徵收戶中,東移鐵道經過十三樓長榮新城旁邊,需要徵收部分土地,但是居民擔心工程將危及大樓安全。進入地下室,就是長榮新城的機電房,居民指出,鐵道工程可能切過地下室,對大樓機電、消防設施造成問題。

2017年6月,鐵工局舉辦南鐵工程北區徵收公聽會,陳致曉與自救會成員前往抗爭,聲援長榮新城的住戶。但是公聽會一開始,鐵工局員工與警方,檢查入場民眾的背包,立即引發抗議。

鐵工局說明工程連續壁的施作方式,表示「連續壁有26米,要做比較深的,很厚的一個RC。」自救會和居民質疑,「如果你設計上的瑕疵,造成任何事故,包括生命財產,或任何公共安全,貴公司是不是要負完全的責任?」但是鐵工局回應「施工的時候,如果萬一有,比如說災變等狀況,會去檢討,災變原因是怎樣。」

接續北區徵收第二次會議,自救會要求舉辦聽證會,釐清所有爭議,但是會議主席鐵工局規劃組副組長施文雄拒絕,強調依法不必舉辦聽證。自救會群起抗議,高呼「程序違法、會議無效」,並撒冥紙抗議,遭到警方強力排除。自救會陳致曉表示「政府一路就是在走程序,對於問題完全沒有正面回應!」

地方徵收公聽會結束後,內政部舉辦徵收審議小組會議,審議徵收合理性,政大教授徐世榮與自救會,朗讀內政部長葉俊榮著作,要求舉辦聽證,釐清徵收必要性與合理性。徐世榮表示,「其實政府要辦聽證,是沒有問題的,根據行政法107條,政府如果碰到重大事項,覺得有必要,是可以辦聽證會的,現在政府就是說,這是得辦,不是應辦,就說沒有法律依據。」

台南市府以地下化解決交通安全,建設公園道促進城市發展,作為徵收必要性理由,強調對受徵收居民的權益,已經有照顧宅安置計畫。前台南市都發局局長吳欣修表示,市府團隊曾經一一拜訪居民,盡力溝通並解決問題。根據台南市府統計,到2017年8月29日,已經有221戶,申請照顧住宅,大概占整個比例的八成。」

台南市府強調高達八成登記申請照顧宅的居民,其實很多是去申請,未必同意拆除,因為還在等待評估徵收的合理補償。被徵收居民林先生表示有去登記,「我們同意給他拆,同意給他們挖地下化,但是要拆我們的房子,也要有相當代價,要對等,不要說差太多。」他計算兩邊價格,「新屋那邊要九百多萬,當時估我們這邊老屋,只有一兩百萬、兩三百萬,這樣實在太離譜。」

新的照顧宅建立在仁德區,已經進行土地重劃的台糖農地上,台南市府通過建設公司的新大樓建案,並委由興建照顧宅。目前市府公告照顧宅一坪約十多萬,被徵收住戶的住宅,補償還需等待查估與價購會議,才知道能領多少錢,夠不夠買新屋,會不會再負擔房貸。被徵收戶居民強調,照顧宅坪數小,價格高,根本無法照顧居民。

仁德區內的台糖土地,經過都市計畫進行都更開發,自救會強調,鐵路東移地下化後,地面寬闊的公園道,連通台糖開發土地直達市區,創造土地利益,就是政府執意要徵收開發道路的理由。居民陳先生表示,「公園道在沿線那邊,東移之後,把原來的路變成公園道,但是你看這邊過來都是台糖的土地,那邊沿線,全是台糖的空地,有多大利益,我們可想而知。」

陳蔡信美的人生,原本規劃老年可以自在旅行,但是徵收一來,一切改變。現今陳媽媽不只要陪著兒子陳致曉到處抗爭,還要照顧因徵收而生病的先生。陳蔡信美表示「這是我們兩個,用所有心血蓋的房子,所以先生就一直悶,憂鬱,就這樣一直,就變成這樣。」

開發案目前已到內政部最後的徵收審議程序,一旦通過就是拆除時刻。面對工程問題,徵收合理性,市府、鐵工局表示已經召開過工程論壇,依法進行徵收會議,已經完備所有程序。但是居民要求舉辦聽證,釐清所有問題。抗爭六年,相關官員紛紛調職升官,自救會還在持續反徵收運動,對他們而言,鐵道東移像是變調的插曲,讓人生走上抗爭之途,沒有出口,也沒有退路。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反鐵道東移, 鐵道地下化, 土地徵收, 區段徵收, 南鐵, 都市計畫, 居住權

高聲抗議,遭到抬出大門,衝突場景,六年來,已經是台南反鐵道東移自救會時常面對的狀況。鐵道地下化案,原本各方期待,卻因為東移徵收,讓部分鐵道沿線居民,展開漫長抗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雙溪反水庫

雙溪反水庫

摘要
新北市雙溪區,一個寧靜恬淡的地方,最近卻籠罩著一股焦慮,因為雙溪水庫的興建計畫,正捲土重來…

青山、綠水、田園,偶爾微風送來淡淡野薑花香。2012年,反雙溪水庫自救會會長呂瑞弘,回鄉務農,五年多來,堅持有機耕種,因為雙溪的環境清新,作物自然甘甜。堅持有機耕種不容易,眼前,呂會長還面對另一項艱難。他的田可能因為雙溪水庫的興建計畫,而被徵收。

為了穩定基隆地區的供水,經濟部水利署水利規劃試驗所規劃的雙溪生態水庫,位在丁子蘭溪,總容量1700萬立方公尺,採混凝土拱壩,無閘門自由溢流式,工程經費130億。

基隆市和新北市瑞芳、貢寮、汐止等地區,每天需要44萬噸水,77%來自川流水,其餘來自西勢、新山兩座水庫,每日不足8萬噸,必須調用翡翠水庫的水。

前經濟部水資源局曾經在1991到1997年間,辦理雙溪水庫的可行性規劃和環境影響說明書,當時因為居民反對而停擺,2011年,擔憂基隆地區抗旱能力不足而重啟規劃,目前正進行工程可行性規劃檢討與二階環評,等資料收集完備,將送環保署審查。

居民憂心忡忡不是沒有原因,壩址下游數百公尺,就有聚落。農地位在壩址附近的阿土伯,擔心水庫興建將帶來的改變,一旦農地被徵收,他也將失去農保。住在丁子蘭溪畔三十年的詹太太,位在水庫淹沒區,如果水庫興建,將被迫離開。

規劃中的雙溪水庫,集水區看起來滿山蒼翠,事實上,也有不少崩塌。居民擔憂就算蓋了水庫,使用壽命也不長。另一個問題是,水庫預定地範圍裡,究竟有沒有礦坑?

前經濟部水資源局提出的雙溪水庫環說書中,根據礦務局的資料判斷,預定範圍內沒有礦坑,但是離丁子蘭溪不遠的一處山坡上,屹立百年的紅磚煙囪,寫著雙溪採煤的過往。新北市雙溪區居民林曾文彥表示,以前挖煤礦的人,不會老實往上報,可能挖了一千公尺,只報五百公尺,不能完全以礦務局的資料來評判。

地質疑慮有待釐清,居民最大的擔憂,是水庫一旦興建,要再度面臨淹水惡夢。2001年的納莉颱風,與2004年的納坦颱風,造成雙溪區兩次大淹水。當時不但農地淹水,市區也淹到一層樓高。面對居民的疑慮,水規所則是強調,有規劃完善的防洪計畫。

興建水庫有高昂的環境代價,從另一個角度看,基隆地區目前漏水率將近三成,每天漏掉10萬噸的水,一年就漏掉2000多萬噸的水,與其開發新水源,止漏,是否才是最迫切的。

基隆地區許多建築依山而建,自來水必須加壓往上送,壓力越大,就越容易造成漏水。道路與巷弄狹窄,也成為止漏工作的主要障礙,目前自來水公司以每年0.8%左右的改善幅度,進行管線汰換,希望2019年能將漏水率降到23.8%。

俗話說,有水當思無水之苦,水是民生必需,從安全、效益、生態衝擊多方思考,雙溪水庫是不是北台灣的必需?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雙溪區
  • 基隆市
關鍵字
雙溪水庫, 土地徵收, 淹水, 防洪, 漏水率, 反水庫, 水庫

新北市雙溪區,一個寧靜恬淡的地方,最近卻籠罩著一股焦慮,因為雙溪水庫的興建計畫,正捲土重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賴冠丞,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擋路護西港

擋路護西港

摘要
路,連結兩方,拼接夢想。西港外環道為何引發爭議?

台南西港,曾經是台江內海的一個港口,現在,是一個兩萬多人的聚落,緊鄰佳里與麻豆。

西港大橋是重要的聯外通道,日治時期興建,當時稱為君代橋,在跨越曾文溪的西港大橋看日落,是南瀛八景的曾橋晚照。現在,傍晚時分,橋上沒有賞夕陽的悠閒,而是車多的路況。

為了改善,台南市政府向中央爭取到2.61億經費,計畫興建一條西港外環道,長度1850公尺,分流西港區主要道路中山路,也就是省道台19線的車流,節省57到109秒的行車時間,將沿著這段現有的公路拓寬為24米的大道。

頂著豔陽,拉起標語,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自救會在西港旗站前一字排開,對著正在進行道路測量的工作人員喊話「變更道路設計,保留農村綠地。」

一旁,綠樹後面,是鄭敦哲經營了五年的自然農場和藝術生態村。他說,小時候這些水溝裡都是魚,樹林裡很多螢火蟲,還有一些獨角仙、鍬形蟲等生物,現在已經越來越少,回鄉之後採用自然農法,不噴藥,這些生態漸漸有回來的跡象。

得來不易的生態復甦,卻可能因為外環道計畫而失敗。首當其衝的,是兩旁現有的綠樹,依存綠帶的生物,將因開路而失去棲息空間。不僅如此,另一股看不見的暗湧,也襲向計畫道路兩側的農地。鄭敦哲表示,當地人說財團已經在外環道周邊開始買地。這條路不只將周邊農地變作其他用途,立即面臨的就是生態會變得更糟糕。

這條路徵收0.86公頃,將近八成是公有地。沿途有十二棟民宅和農地,當中有五戶民宅已經自行拆除。徵收範圍西側,還有埋在荒煙蔓草中的台糖舊鐵道。就著晚風,帶上除草機,自救會志工揮汗清除掩蓋住糖鐵的雜草。

花了好幾天時間清理,塵封的歷史,慢慢浮現。映著藍天,倚著綠樹,西港旗站、信號站、軌道,讓火車運送甘蔗前往糖廠的往事,呼之欲出。挖開的地底,藏著已經很少見的轉轍器。

自救會就糖鐵遺跡向台南市政府提報文化資產,並沒有通過。為了爭取保留鐵道記憶,他們再度向市政府提出市定古蹟的申請。

糖鐵、老樹、農村或是平坦寬闊的外環道,西港的未來將是什麼樣的風景?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 西港區
關鍵字
糖鐵遺跡, 文化景觀, 市定古蹟, 道路拓寬, 外環道, 土地徵收

路,連結兩方,拼接夢想。西港外環道為何引發爭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黎明後的希望

黎明後的希望

摘要
土地迫遷問題不斷,各地反迫遷團體紛紛抗議,要求保留家園。位在台中的黎明幼兒園,同樣面臨拆除危機,在不斷抗爭後,進行四方會談,讓守護幼兒園的希望,露出一些曙光…

1989年台中都市計畫,將1400公頃土地,劃為後期發展區,進行市地重劃。其中南屯區180多公頃土地,在2008年組成重劃會,啟動自辦重劃,編為台中單元二市地重劃區,又稱為黎明自辦重劃區。

黎明幼兒園就位在單元二重劃區邊緣上,園區土地約有1800多坪。重劃後的土地,南邊成為公園綠地,中間有馬路通過,北邊則編為住商業用地。幼兒園預計將全部拆除。

在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中,地主人數、土地面積超過一半,重劃程序就可以啟動,不同意也會被迫參加。幼兒園長林金連多年來四處陳情,拒絕參加重劃,並提出訴訟,希望至少能原地配地,讓幼兒園部分留下。但是配地訴訟還在進行,重劃會卻以另一件拆屋還地官司勝訴,訴請執行,幼兒園於是面臨拆除危機。

在法院執行查估點交程序前一夜,幼兒園舉行守夜活動,希望更多人關心市地重劃下的迫遷事件。晚間,來自各地的關心人士湧入,大家擔心可能有拆除行動,紛紛前來守護。

林金連帶著關心的朋友,導覽幼兒園,介紹這裡的生態環境,感嘆一旦拆除,全部都會消失。在遊戲場上的抗爭晚會,政大教授徐世榮前來聲援,說明台灣各地的迫遷問題,已經嚴重傷害人權,突顯土地制度的問題。

查估點交時刻,幼兒園內站滿群眾,柯劭臻律師一路協助各地重劃官司,出面說明市地重劃中,嚴重的人頭灌水問題。隨後,法院執行官到場,說明前來執行查估工作。聚集群眾要求最後答案,最後在重劃會委任律師同意下,查估工作暫時延期。

在無法確知最後結果下,群眾決定前往台中市政府抗議,要求官員出面說明。面對突然而來的群眾,台中市府關上大門,將人群擋在外面,人們來回找尋入口,想進入市府,抗議政府不願溝通。經過漫長等待,台中市地政局長張治祥終於出面溝通,答應召開協調會,邀請各方參與討論。

協調會在幼兒園舉辦,由台中市府、重劃會、幼兒園、公民團體參與。重劃會指出,幼兒園建物屬於家族共有,要不要保留,家族意見並不一致。

面對種種爭論,林金連不希望外界誤會,抗爭是為了獲得更多土地利益,表示可將留下的園區,劃為文教用地,永遠都不會有商業開發。在相互爭辯討論後,台中市政府提出三項保留前提,要求幼兒園證明為合法建物、家族必須取得共識、以及成立法人組織,達成後可以往保留方向努力。

緩拆半年,實現三項條件,成為解決黎明幼兒園抗爭的關鍵。柯劭臻律師表示,其實這也是目前配地官司的關鍵,一旦達成,法院就可能判勝訴,幼兒園就可原地保留,台中市府只是重複官司爭點,想以訴訟結果做依據。

黎明幼兒園經過不斷抗爭,終於有轉圜機會,但是許多重劃爭議,依舊在進行。或許在各案之外,應該進行制度檢討,從根源解決問題。黎明之後,讓人看見些許的光明希望,但是也讓人憂慮一來再來的迫遷黑暗…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自辦重劃, 黎明幼兒園, 迫遷, 林金連, 柯劭臻, 土地徵收

土地迫遷問題不斷,各地反迫遷團體紛紛抗議,要求保留家園。位在台中的黎明幼兒園,同樣面臨拆除危機,在不斷抗爭後,進行四方會談,讓守護幼兒園的希望,露出一些曙光…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鄭嘉明,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百日新政的試金石

摘要
8月22日,反南鐵東移、反高雄果菜市場遷移等反迫遷團體,聚集在行政院外抗議,批評新政府在選前支持土地徵收案件,必須辦聽證會來傾聽民意,執政後卻立刻跳票。民間團體呼籲,新政府應該暫停爭議個案的審查,立刻舉辦聽證,當時獲得行政院長林全的正面回應,指示內政部擬定聽證會的相關執行辦法。林全的承諾,讓遭受徵收之苦的人民,稍稍燃起一線希望。但在土地徵收條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被徵收戶根本無力回天。

拜訪吳美慧那天,她的神情十分緊繃、焦慮,迭聲說道:「謝謝你們來,真的不知道怎樣才可以讓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坐在燠熱的屋子裡,吳美慧泣聲說著四年多來的抗爭艱辛,她不明白,只是為了保有自己的家屋,為什麼這麼困難?

吳美慧的家是棟透天厝,緊鄰台南鐵路,早年她和先生買房後,在這做起裱框生意,拉拔一家,直到孩子長大成人,正和先生規劃退休生活,卻收到政府要徵收房子的公文,和樂的家庭,風雲變色。2012年,吳美慧和鄰居開啟了抗爭行動,當年,婆婆就因為過於焦慮而過世,而2014年3月,丈夫也因為徵收的壓力,撒手人寰。

1995年,政府決定推動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原本規劃在原鐵路下方施作鐵軌,為確保施工時鐵路交通順暢,需徵用0.63公頃的土地,鋪設臨時軌。工程結束後,徵用的土地會還給居民。但2007年,政策卻變成要直接徵收鐵路東側長達8.3公里、407戶居民,共3.03公頃的土地,來施作永久軌。

台南市政府解釋,東移是因為台南車站被指定為古蹟,考量維護文化資產跟鐵路營運需要,必須改採明挖覆蓋工法。2009年,東移版本獲行政院核定。居民得知後,難以接受,開始尋找工程技術的突破可能。大地工程師王偉民表示,只要補強結構安全,即便是採取鐵工局主張的明挖覆蓋工法,依然可以在不必東移的情況下,進行鐵路地下化工程。

為了回應居民釐清工程問題的訴求,台南市政府曾在2013年2月3日,邀集數十位工程專家,聆聽鐵工局與王偉民的意見交鋒,那場論壇雖然沒有結論,但市政府邀請的土木學者認為,技術問題其實很好解決,建議雙方繼續坐下來好好談。

如果工程不是東移的關鍵問題,什麼才是?2016年8月,台南市政府帶著我們現勘鐵路地下化沿線,都發局指出,如果採取原軌施作版本,可能會切斷部分現有巷道的通行,會對交通及救災有所影響。台南市都發局進一步表示,儘管確實可以採用徵用的方式施作工程,但若要保障施工時衍生出的交通與安全需求,可能必須擴大拆遷三棟集合住宅,目前的施作方案,是綜合考量後,符合公共利益的最佳方案。

不過,律師簡凱倫反駁,當沒有增設六米巷道的必要性的情況之下,「就不會有所謂拆遷的問題。」他指出,原軌施作案的報告明指,其建物的總拆遷樓地板面積只有五萬多平方公尺,「而且裡面還有四萬左右平方公尺的總樓地板面積都是公有物的拆遷面積」,但2009年綜合規劃報告,也就是東移版本,其統計的建物拆遷總樓地板面積事實上卻高達九萬多平方公尺。

儘管如此,2013年3月,台南市政府決定,鐵路地下化的施作方案,將按照2009年核定版本施作,居民認為這牴觸土地徵收條例中,必須確認是最後不得已手段,才能動用徵收權的原則,北上民進黨總部抗議,痛批市長賴清德的作為,是大埔事件翻版。

居民要求民進黨中央,要求台南市長賴清德重啟協商管道。民進黨沒有因此介入協調,只表示會轉告市政府居民的意見。面對反東移居民的不斷抗爭,台南市政府始終以「依法無據」的理由,拒絕舉辦聽證,這也使得雙方在內政部都委會審查時,繼續各說各話,沒有交集。

不過,台南市政府花許多心力,著墨於徵收後的補償機制。都發局說明,針對被徵收戶,市政府提出多元的補償方案,包括比照原有建築物樣貌跟規模,讓微拆戶跟半拆戶就地整建;而整建戶還有全台灣唯一的補償容積可以使用。換句話說,被徵收戶除了可以領到補償費,還有30%的容積可以加到鐵路沿線被徵收的土地上,來重建房子。

台南市政府坦言,這種類似全面都市更新的做法,是考量未來鐵路地下化後都市縫合的便利性。這對地下化後擁有土地可重建的被徵收戶來說,沒有迫遷疑慮,甚至還有照顧住宅可以申請,一魚三吃,使他們更加支持市府的東移施作版本。

台南市政府規劃的照顧住宅基地,位於台南市東區生產路跟大同路交叉的台糖農地,市政府表示,周邊土地在年底,還會完成區段徵收計畫。因為基地區位優良,加上購買價格只需要市價一半,已經有八成被徵收戶要登記入住。

負責規劃照顧住宅的設計師張家瑜,帶我們參觀樣品屋。強調過去只做豪宅建案的他們,是為了促成台南鐵路地下化公共利益的形成,才破例接下這個案子。為了讓拆遷戶滿意,在建材和設計也特別用心。

然而,台南市政府的補償措施,對鐵路地下化而面臨房屋全拆、土地被完全徵收的居民來說,反而是雙重剝削。

依照拆遷戶數比例,基地上只需要四棟照顧住宅,目前這家建設公司,卻規劃了另外三棟高級住宅。同一基地上的建案,分期開發,卻只領一張建照,建商的解釋是,當初標下土地就是希望不要按照過往蓋國宅的方式去進行,「同張建照,同一個名字,不會分你我,不僅可以讓照顧住宅感受到跟另外三棟高級住宅同樣品質的房屋,價位上以後買賣也會有提升。」

根據台南市政府規定,一個門牌號碼只能購買一戶照顧住宅。而建設公司表示,雖然照顧住宅目前只有被徵收戶可以登記,但如果最後還有空屋,可能釋放給建設公司標售。這樣的做法,引起學者質疑。

「現在土地徵收計畫都沒真正提出來,台南市府已經認為這個土地徵收一定要過,已經開始把土地讓售給建設公司蓋安置住宅,程序上就有很嚴重的瑕疵。」徐世榮批評,台南市政府的作為,一方面違背正當行政程序,二方面把公有土地(台糖地)低廉讓售出去,恐怕有圖利他人的問題。

自從台南鐵路東移案核定後,鐵路周邊住家的牆上,紛紛多出了仲介廣告。根據台南市仲介公會指出,目前市場上缺乏大面積可供開發的素地,東移後的台南車站站區,因此成為難得的開發目標。目前站區周邊土地價格是每坪12至19萬元,地下化後,周邊房價還會有三成漲幅。這正是居民為何質疑市政府強硬實施東移版本來炒作土地、不符公共利益的理由。

2015年5月14日,台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第四十次會議,審議通過台南市東區及北區配合鐵路地下化所做的都市計畫變更案,此後,位於內政部的都市計畫委員會也密集召開。一般來說,事涉土地徵收的計畫,內政部都委會應詳盡釐清計畫爭議,避免侵害人民權益,但居民痛批,整個都委會過程,根本只是跑流程,呼籲都委會停止審查。但居民訴求沒有得到正面回應,整場審查的爭議雙方,和過去一樣,無法有效聚焦辯論。

整場審查,台南市政府或鐵工局一直沒有正面回應南鐵東移案是否符合土地徵收條例規定,必須符合公益性、必要性、合理性與最後手段等原則,只強調計畫是最佳方案,而針對被徵收戶已有補償計畫。

缺乏釐清爭議的審查流程與開發程序,最後終於釀成肢體衝突。為了平息風波,都委會做出再次審議的決議。但最後,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案,依舊在居民疑慮尚未釐清狀況下通過專案小組會議,直接送進都委會大會審查。

在都委會大會的審查過程中,反台南鐵路東移的居民口戴口罩,一語不發,他們推派徐世榮當代表發言:「在這樣的開會形式下,任憑我們說破了嘴,任憑我們再提很多論述,其實都是沒有用的,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決定讓今天的會議,將是台灣都委會歷年來開會,最安靜、最順利、最沒有雜音的一次!」

徐世榮結束發言後,和居民一起沉默退席,過沒多久,內政部便舉辦記者會,宣布南鐵東移案,正式通過審查。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強調,「這樣的徵收計畫,沒有迫遷,對人民的財產權,因為有市價徵收,又有都市更新的容積補償,又有安置住宅的提供,所以沒有迫遷。」

8月22日,反南鐵東移、反高雄果菜市場遷移等反迫遷團體,聚集在行政院外抗議,批評新政府在選前支持土地徵收案件,必須辦聽證會來傾聽民意,執政後卻立刻跳票。民間團體呼籲,新政府應該暫停爭議個案的審查,立刻舉辦聽證,當時獲得行政院長林全的正面回應,指示內政部擬定聽證會的相關執行辦法。林全的承諾,讓遭受徵收之苦的人民,稍稍燃起一線希望。但在土地徵收條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被徵收戶根本無力回天。

9月1日,高雄果菜市場在徵收合理性不明確的情況下,突然遭到怪手強拆,宛如大埔事件張藥房翻版,讓全台各地反徵收、反迫遷的自救會,緊急前往總統府集結。他們擔心,蔡英文政府近日在南鐵案、高雄果菜市場徵收案的作為,將會成為日後其他被迫遷戶的樣板,質疑總統在2015年總統大選時,曾表示要修改土地徵收條例,讓土地正義不再停滯的承諾跳票。

台灣人權促進會提醒蔡政府,就算有安置措施,不符合土地徵收條例精神的強制徵收,就是迫遷,而這已經違反2009年被納為國內法的聯合國兩公約,同時也嚴重侵犯憲法保障的居住權。

9月25日,是民間團體與各地自救會給新政府的最後通牒,完全執政的蔡政府會改弦易轍,或是馬規蔡隨,將測試出,這個新政府對土地正義的真正態度…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鐵路東移, 地下化, 土地徵收, 迫遷, 安置, 聽證, 徐世榮, 居住正義, 都市更新, 安置住宅

8月22日,反南鐵東移、反高雄果菜市場遷移等反迫遷團體,聚集在行政院外抗議,批評新政府在選前支持土地徵收案件,必須辦聽證會來傾聽民意,執政後卻立刻跳票。民間團體呼籲,新政府應該暫停爭議個案的審查,立刻舉辦聽證,當時獲得行政院長林全的正面回應,指示內政部擬定聽證會的相關執行辦法。林全的承諾,讓遭受徵收之苦的人民,稍稍燃起一線希望。但在土地徵收條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被徵收戶根本無力回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鄭嘉明 張光宗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市場徵之爭

市場徵之爭

摘要
過去戒嚴時代,政府的政策與規劃,雖然都依法行政,可是公民參與的部分,卻少之又少。雖然多年以來時過境遷,可是當年被影響的人民和他們的家人,卻還在付出代價,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用地住戶,就是這樣的例子。近幾個月來,高雄市大溝頂太平商場、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用地、前鎮區拉瓦克部落,都面臨搬遷問題引發社會關注,六月底「我們的島」已經報導過大溝頂爭議,這次我們要帶您深入了解,位於三民區這個高雄中心的果菜批發市場,到底在徵收土地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

告官

五十多個老老少少,在8月5日下午,頂著大太陽,集合到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前開記者會,他們是高雄果菜批發市場北側的住戶。因為這些人,都在5月11號這天,收到高雄市農業局的公文,要求他們在三個月內搬走。

為了保護家園,住戶隨即組成「高雄果菜市場不義徵收自救會」,在8月1號向法院提起「停止執行」聲請,希望中止司法程序,因為高雄市農業局在8月中以後,隨時可能進行的拆除工作。

徵收爭議難解

住家面臨拆除危機,是因為這群人住在民族路和十全路交叉口的市場用地上。這裡在日治時期,是片廣大稻田,居民的祖先在這裡搭建草寮,務農維生。後來為了因應都市人口急速增加,高雄市政府在民國59年,決議把在七賢路的市場遷移到這片土地上。從此,徵收土地引發的爭議一直延續到現在。

站在制高點上由南往北看,一片略呈三角形,共一萬五千坪的土地,正是民國61年7月,高雄市府徵收的市場用地。靠近南邊,一道道圓弧鐵皮構成的四百公尺長形建築,是民國64年興建的高雄果菜批發市場,而市場北側的低矮房舍,是自救會居民的住家。

自救會中有十三戶地主,從61年7月市府徵收土地後,就一直拒領補償或救濟,因為他們等著政府歸還土地,薛家就是其中之一。可是高雄市政府不這麼認為,市府認定的依據,就是民國71年行政法院判決徵收合法。高雄市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說,這些土地的地價稅,都是由市政府來付。最重要的是,民國71年的時候,法院已經判決徵收完全合法。

儘管如此,官民間的交手沒停過。自救會長吳富雄說,徵收爭議拖了四十多年,歷經八任市長都沒解決。他手上的陳情書、歷任市長處理簡報、民意代表開會錄音、省府與市府的公文往返,還有官民間訴訟文件,就高達三十多份。

三民都心再造的願景

民國64年開幕的高雄果菜批發市場,目前青果、蔬菜兩大公會,共有471個會員,三百多個攤位,一天交易量四百公噸,是全高雄最大的批發市場。

為了推動三民區區域發展,高雄市府提出三民都心計畫,預計將花十二億元,盤整市場用地,先清空北側住戶,再興建全新兩層樓批發市場,市場地下室共構為滯洪池,同時也要打通十全路與覺民路,所有計畫預計兩年內要完成。就是因為這個規劃,市府才會強勢處理北側住戶,第一步,就是通知大家要拆房子了!薛吳淑貞回想到市政府貼公告那天,情緒還是很激動。

張景評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這塊地是外公留下來的祖業,兩年前,他在這裡開了間咖啡廳。他說,「我還好,因為本來就地方住,但是除了我以外,其他老人家並沒有另外住的地方。像隔壁撿回收的伯父、伯母,都已經那麼老了,突然面臨拆遷,救濟金又很少,不曉得他們之後要怎麼辦?」

果菜市場北側,約有百戶原住戶,其中十三戶是有屋有地的人,擔任鄰長的薛吳淑貞,咖啡廳老闆張景評的外公,都是地主身分。其他人大多是四、五十年前付錢給大地主的佃農,買斷土地使用權興建房屋居住,像是張景評口中撿回收的阿伯,就是這一類居民。

71歲的蔡大昂,也是有屋無地的住戶。他一個人住在十坪半的房子裡,空間雖小但五臟俱全,客廳、廚房、浴室、房間,連雨天晾衣服的地方都有,屋內整理得非常乾淨。一聽到市政府的救濟和安置方案,他完全不能接受。

高雄市農業局表示,已經盡全力以最優惠條件與安置方案,協助居民辦理搬遷,可是居民依然看不到未來。農業局解釋,整個北側用地的關鍵,真的是這十三戶以前沒有領土地補償金或特別救濟金的小地主,至於另外的人,政府只能發給當初佃農身分的人,而不能發給有權利轉讓的,過去民眾私底下的轉讓,在法律上面是不允許的。

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表示,這些徵收是歷史陳案,程序上有很大瑕疵。可是現在的高雄市政府認為已經有補償規劃,一切依法行政,你該走就要給我走,不走我就強制你走,可怕的就是在這裡!

業者也有不同聲音

市場旁的這條單行道,是果菜批發市場唯一的通道,三民都心計畫中打通的道路,就是以這條單行道為基礎。無論是運送批發蔬果的大貨車,還是附近居民來買菜,都得靠這條路。市府為了興建北側新市場,必須先在十二月底前完成道路拓寬,可是批發業者幾乎快要氣炸。

高雄市青果公會理事長李界旺表示,高雄市工務局已經畫好紅線,要在市場旁的單行道這邊,拓寬一條六米的道路,可是這條路是業者二十四小時都要用的路,白天要營業,下午會有大車進來,「所以我們不可能給他們開路,這是我們唯一出入的道路,你圍起來,要我們怎麼出去、怎麼營業?」

另外業者也認為,把南側市場遷移到北側,空間反而變小,最好南側、北側都提供市場使用,規劃成一邊蔬菜區、一邊水果區,這樣才有更多使用空間。

高雄市青果公會理事長李界旺也強調,「這個批發市場是都市的發展先鋒部隊,市場在哪裡,發展就走到哪裡!現在南側的市場都不夠用了,市政府把我們安排到更小的北側,有什麼用?乾脆南側現址和北側用地都給市場使用。」

三民區是市區中心,市場用地位於三民區核心,有民族路、十全路兩大幹線交會,附近還有高醫商圈和建工商圈,南側是90年代的高雄地標長谷世貿大樓。市府認為,三民區區域發展不能再延宕,可是市府的做法,卻屢遭非議。

律師柯劭臻表示,土地徵收條例是民國89年才制訂生效通過,坦白講民國89年之前的土地徵收,是不會去審所謂的公益必要性,是非常粗糙的。

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說,市府完全沒有站在人民的角度在思考,攤商權益沒有照顧到,面對這邊的拆遷戶,也沒有顧及人民的居住權利。

未竟之事

「停止執行」的聲請,法院在8月11號駁回,這意謂自救會在抗爭行動上面臨重大挫敗。12號一早,自救會帶領住戶,捧著先人遺照,到高雄市政府提出「徵收無效」與「拆遷房屋無效」的訴願。四十多年了,住戶們陳情、抗爭,又多了一筆紀錄。

市府、市民,都希望徵收爭議盡速解決,過程中,如何保障人民生存的尊嚴,才是重點。因為,一座進步的城市,不應該讓業者看不到願景、讓人民看不到未來。

學科
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三民區
關鍵字
土地徵收, 高雄果菜市場, 迫遷, 自救會

近幾個月來,高雄市大溝頂太平商場、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用地、前鎮區拉瓦克部落,都面臨搬遷問題引發社會關注,六月底「我們的島」已經報導過大溝頂爭議,這次我們要帶您深入了解,位於三民區這個高雄中心的果菜批發市場,到底在徵收土地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迫遷塭仔圳

迫遷塭仔圳

摘要
新北市塭仔圳重劃案,位於新莊區與泰山區交界,總重劃面積400公頃,預估開發總費用495億,可容納9.4萬居住人口。緊臨新莊副都心、輔大商圈,又有機場捷運及捷運新莊線,更規畫了約40%的住宅用地,塭仔圳的未來,在規劃單位想像中,充滿發展性…

可是,一群落腳塭仔圳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居民和工廠,卻因為重劃案即將面臨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為了守住家園,保障居住權與工作權,他們一次次上街陳情,強烈表達不願意納入重劃案。

位處新莊新樹路的美華新村,共有45戶兩到三層樓的透天住家,社區早在1966年完工,1968年因為附近區域被劃為洪水平原管制區而長期限建。大都三代同堂的居民,安居於老房子、老社區。不過,2014年塭仔圳都市計畫,將整個社區劃為綠地,居民瞬間面臨無家可歸的未來。

美華新村每戶地坪約15坪,納入重劃後,能分回的土地大約7坪,房子因為老舊,能拿到的補償金不多。居民說,重劃後大約只能拿到三、四百萬,這樣的金額,根本買不起附近房子,一旦住家被拆,他們只能流離失所,因此不斷跟新北市政府陳情,希望排除重劃,卻無法如願。

塭仔圳地區,目前還有大片鐵皮工廠,早期因為禁限建,加上新北工業土地不夠,塭仔圳的農田,蓋起一間間鐵皮工廠,幾十年來在政府放任下,形成將近200公頃的產業聚落。

目前有上千家鐵皮工廠,上萬名勞工,一旦工廠被拆,現有廠家無法就近搬遷,將造成工人失業,也對產業經濟造成極大衝擊。新北市在未來的重劃案中,將塭仔圳工業區土地縮小到只有三點多公頃,屬於金屬加工與紡織加工的現有產業鏈,更面臨消失危機。

新北市依據都市計畫法,擬定塭仔圳都市計畫,可是當居民認為有疑慮時,卻赫然發現都市計畫充滿黑箱,一般民眾就算能提出異議,都委會卻有絕對權力決定要不要採納意見。面對不夠透明,沒有民眾參與的都市計畫,弱勢民眾似乎只能被迫接受…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 新北市
  • 泰山區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居住權, 工作權, 居住正義, 市地重劃, 都市計畫, 迫遷

新北市塭仔圳重劃案,位於新莊區與泰山區交界,總重劃面積400公頃,預估開發總費用495億,可容納9.4萬居住人口。緊臨新莊副都心、輔大商圈,又有機場捷運及捷運新莊線,更規畫了約40%的住宅用地,塭仔圳的未來,在規劃單位想像中,充滿發展性…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葉明蘭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一條道路,兩種環評?

摘要
這是一條充滿爭議的道路,它將穿越九二一斷層帶、穿過自來水水源保護區、還要徵收農地與果園。這條道路創下環評新例,短短9.6公里,這一段通過環評,另一段承諾進入二階。台中人贏了一條路,還是輸掉長遠的環境?

在大甲溪南岸,有片富庶的河階平原,每年十月高接梨採收後,點點梨花在枝頭綻放,農民開始剪枝,為明年的豐收做準備。

從去年開始,突然有台中市政府委託的測量人員,到林月霞的果園打樁,她才知道,種了超過五十年的果園,可能被徵收。東勢豐原快速道路計畫通過石岡的特定農業區,沿線種滿柑橘、檸檬、水梨的果園,因為道路將被徵收或分割。

為了振興東勢新社、石岡等山城地區的產業與經濟,縮短城鄉差距,並提供另一條防災道路,政府從2003年開始計畫將國道四號,從原本的豐原延伸到東勢,2014年更名為東勢-豐原生活圈擴速道路,9.6公里長的道路經費達91億,其中中央政府出資61億,台中市府自籌30億。

然而東豐快速道路最大的問題是地質,目前規劃路線將打穿石岡的公老坪,通過兩條九二一地表裂跡-車籠埔斷層和梅子斷層,隧道西口預定地就是明顯的斷裂帶。公老坪是政府公告的地質敏感區,居民指出,這片山坡是順向坡,九二一後曾經走山兩次,原本山區的聯絡道中91公路,也因為走山而毀壞。

因為穿越地質敏感帶,還會經過石岡水壩上游的自來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野生動物保護區等,引起居民與環保團體的關注。去年三月,台中市政府環評大會違反專案小組的審查結論,逕行通過第一階段環評,引發抗爭。

去年五月,1200位在地居民連署向台中市政府提起訴願,要求撤銷東勢豐原快速道路的環評。到了八月,前任市長胡志強宣布東豐快速道路動工,但是今年二月,市府訴願委員會裁定環評程序有瑕疵,居民勝訴,工程暫停。今年八月,新的市府團隊又重啟環評,沒想到這次卻引爆了更大爭議。

環評委員林子凌認為,台中市政府只是在跑程序,過程中對地質資料等沒有任何實質討論,環評委員要下車現勘也被阻止。今年8月25日的環評大會,在環評委員沒有共識的情況下,主席拿出事先擬好的結論,宣布東豐快速道路三四五標路段通過第一階段環評審查,另外的一二標,也就是地質敏感的隧道路段,開發單位承諾自願進入第二階段環評,包括林子凌、林仁惠、陳吉仲等三位環評委員,當場離席抗議。

9月24日,近百位石岡居民到台中市政府前靜坐抗議,他們認為市政府對路線的規劃、所影響的範圍和徵收的戶數,都沒有對居民講清楚說明白。市府建設局局長黃玉霖承諾,將重新調整路線,不會拆任何一間民房,並以對石岡居民影響最小為原則,但土地徵收則無可避免。

環保團體對這條路的必要性提出質疑。台灣護樹團體聯盟發起人張美惠指出,他們觀察台3線東勢到豐原路段,在平日尖峰時段並不至於塞車,到了假日雖然車流量大,但是上國道四號之後更是擁塞,快速道路只是把塞車路段轉移,興建這條快速道路的經濟效益何在?是否該重新評估?

一條道路,誰受益?誰受害?真的非開不可嗎?其實台中市長林佳龍的市政顧問劉曜華,過去也曾經跟環保團體一起,質疑開路至上的思維。

去年八月動工的豐原東勢快速道路,如今依舊只有兩根基樁,孤零零的矗立在大甲溪中央。這條通往山城的道路該怎麼走?其實可以有更多可能性,更周延的討論空間,然而,環評的急切操作,恐讓居民、政府與環境,面臨三輸的窘境。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東勢區
  • 台中市
  • 豐原區
  • 台中市
  • 石岡區
關鍵字
國道四號, 國4, 石岡, 斷層帶, 921地震, 快速道路, 張美惠, 土地徵收

這是一條充滿爭議的道路,它將穿越九二一斷層帶、穿過自來水水源保護區、還要徵收農地與果園。這條道路創下環評新例,短短9.6公里,這一段通過環評,另一段承諾進入二階。台中人贏了一條路,還是輸掉長遠的環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193縣道的思考

193縣道的思考

摘要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為了迎接蘇花改在2018年通車後,帶來的大量車潮,花蓮縣政府正著手進行縣內的交通改善工程。這條濱海公路193縣道的拓寬計畫,也是其中之一。

8月11日這天,花蓮縣政府在新城鄉舉辦193縣道北段拓寬工程公聽會,近百位民眾和多位議員,都到場參與。

目前193縣道北段0到6公里路段,禁止行駛大型遊覽車。因此花蓮縣政府預計耗資七億,將193縣道北段0到8公里路段,從原本的兩線道,拓寬成16米到20米寬,讓未來的觀光車流可以從台9線直接轉進193縣道,一路往南到達七星潭風景區,沿途預計徵收八公頃私有土地。

現在的193縣道上,人車密度最高的是熱門景點七星潭。每到下午,遊覽車載著遊客來到這裡,看海、戲水,也有不少人聚集在空軍基地旁,欣賞戰機起降。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蔡中岳指出,由於停車空間不足,遊客往往直接把小客車違規停在路邊。加上車輛一進到七星潭風景區,為了找停車位或欣賞沿途風景,車速就會減慢,造成塞車。未來如果路變寬了,進到七星潭的遊覽車和小客車更多,整體停車空間卻沒有增加,只會讓壅塞問題更加嚴重,無法如縣府預期,達到紓解交通的目標。

此外,193縣道在經過七星潭路段,距離海岸非常近,又緊鄰空軍基地,只能往海岸方向拓寬,可能有安全上的隱憂。就在蘇迪勒颱風剛過境這天,草地上還佈滿被海浪捲上來的大石頭。

其實從花蓮市區到七星潭,已經規劃了完整的自行車道系統,再結合193縣道,具有發展低碳單車旅遊的潛力。

縣道193的拓寬工程,反映出花東交通發展規劃,仍然以汽車、遊覽車等私人運輸工具為主。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戴興盛建議,面對觀光景點的塞車問題,還是必須透過發展完善的公共運輸系統來解決。

花蓮火車站前,火車載來大批旅客,大多數遊客選擇直接搭計程車,或租機車、汽車,只有極少數選擇搭公車。前往七星潭的公車,一天也只有四班。 

公共運輸服務的範圍與班次有限,遊客使用意願低,使得相關單位不願意投資,形成惡性循環。許多國外背包客,也只能選擇包計程車旅遊。在金針花正盛開的赤柯山,遊客也都是開車前來,由於山路狹小、又缺乏停車空間,每逢假日交通就會打結。

同樣的塞車問題,每個觀光景點上演。戴興盛指出,一般民眾會認為,台灣人還是習慣開自己的車,花東發展規劃也因此免不了以私人交通工具為主,不過從國外經驗來看,透過公共政策的引導,還是可以改變民眾的習慣,發展良善的公共運輸網絡。

面對未來蘇花改帶來的人潮車潮,193縣道或許是個契機,讓社會大眾重新討論、思考,拓寬以外的選項。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七星潭, 觀光, 蔡中岳, 賴興盛, 土地徵收, 蘇花改, 道路拓寬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土地徵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