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

日月潭的邵族悲傷

摘要
日月潭孔雀園推動飯店開發案,引發邵族抗議,認為開發案侵害傳統領域,影響部落發展。百年來,日月潭邵族受到迫遷,不斷流離生活,歷史久遠的部落,面臨悲傷的未來…

邵族挑選出新任的先生媽,依照傳統習俗,搭船前往拉魯島,虔誠向祖靈宣告。日月潭的邵族人,自稱伊達邵,長期在日月潭周遭生活,傳承許多歷史深遠的祭典文化和傳統的生活技藝。

但是,失去土地成為邵族的最大危機。日月潭孔雀園,原本是縣府管理的小型禽鳥公園,關閉後計畫以BOT方式,開發觀光飯店,引發邵族人抗議。邵族頭目袁百宏指出,「我今天要訴求的,是希望政府能落實原基法第21條,所以南投縣政府不諮詢、不尊重,邵族人當然要抗議,要吶喊,拒絕孔雀園BOT。」

南投縣政府表示,孔雀園推動飯店開發案,是為了促進日月潭觀光發展,提供住宿空間。觀光處長王源鐘說明,「BOT案的規模,土地可建築面積是1.6公頃,後面的公園也是1.6公頃,廠商承諾總投資額是16億元。縣政府希望能夠讓這塊土地在相關配套完整的情況下,地盡其利的來做開發。」

飯店開發案在2016年完成招標,進入環評階段,部落族人丹長老指責侵害傳統領域,南投縣府則回應,傳統領域未完成劃設,開發單位將會以回饋協助。環評會中,開發廠商說明會針對邵族做一些回饋,例如提供學童獎助學金。與會環保人士也呼籲,必須思考日月潭高度開發下,引發的環境問題,不能以單一個案來審查。

針對飯店環評審查,部落族人表示,開發經費16億元,旅館等級、設備不差,應該是到環保署審查的觀光旅館,怎麼會變成在地方審查的一般旅館。南投縣觀光處長王源鐘提出解釋,「BOT這個促參案,業者是提出一般旅館,依照現行法令,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是縣市政府,所以環評也是在縣市政府,如果業者是提出觀光旅館,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是在交通部,環評就要到中央。」

邵族的失地,已非一朝一夕,從清朝居住在埔里平原,被驅趕集中到日月潭,到了日本時代,又因日月潭水庫開發工程,部落舊居地被淹,搬遷到伊達邵碼頭一帶。到了國府時代,1989年的都市計畫,收走居民的土地。921地震後,將族人集中遷往組合屋區,讓百年邵族一路流離,最後只剩100多人,寄身在沒水沒電的臨時處所。

一個依水而生的部落,從此遠離水岸,過著困頓的日子,文化難以延續。向山、孔雀園等飯店開發案推動,許多國有地持續轉交財團,族人擔心土地不斷流失,開始製作傳統領域地圖。

多年來,日月潭開發,旅館環伺潭畔,大量遊客湧入的遊湖行程,高速遊艇造成的船浪,已經侵蝕水岸,讓大樹倒下。來到另一處岸邊,一項未經環評的碼頭工程,就已開挖山坡,高長老表示,看見日月潭不斷被破壞,族人心中很難過。

部落族人一直希望重建部落,來到名為石印的傳統領域,過去政府規劃作為邵族生活文化區域,但是延宕至今。日月潭以邵族文化為代表,成為觀光重點,真實的邵族人,卻飽受失土之苦,困居在組合屋區。當各項開發案,不斷衝出日月潭的觀光熱潮,卻有一群邵族人,成為觀光發展下的悲傷民族。

學科
開發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日月潭, 遷村, 原住民, 水庫, 邵族, BOT, 傳統領域, 原基法, 環境影響評估, 觀光

日月潭孔雀園推動飯店開發案,引發邵族抗議,認為開發案侵害傳統領域,影響部落發展。百年來,日月潭邵族受到迫遷,不斷流離生活,歷史久遠的部落,面臨悲傷的未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東海岸的漫長戰役

摘要
經過二十四年的等待,海岸管理法在今年一月三讀通過。當大大小小的開發案,慢慢占據東海岸第一排,海岸法真的能及時發揮效用,守住不斷消失的自然海岸嗎?

7月29日這天,一群來自東海岸的居民,還有上百位聲援群眾,在環保署前集結。這次,他們不是為了抗議美麗灣飯店而來,而是為了同樣位在台東杉原海岸,開發面積是美麗灣四倍大,占地五百公頃的棕櫚濱海度假村。

早在2003年,棕櫚度假村就通過環評,不過遲未動工。幾年來,環保團體不斷提出開發基地地質不穩定、有考古遺址、涉及原住民傳統領域等問題,歷經七次環境差異分析審查之後,今年3月已經通過專案小組審查,只要再通過環評大會,就可以正式動工。成為海岸法立法後,第一個闖關的大型海岸開發案。

環評大會一開始,環評委員就提出程序問題,希望釐清在海岸法相關施行細則,還未公布的空窗期,是否要繼續審查,最後,環評大會做出暫緩審查的決議。

海岸法通過後,真的就能阻擋一連串的開發案嗎?海岸法的宗旨,是要確保自然海岸零損失。法案規定,從平均高潮線開始,一直到第一條濱海道路或山脊線的範圍,都屬於海岸地區,並且要在兩年內制定出海岸保護計畫,其中又依照自然條件的不同,分為完全禁止開發的一級保護區,和可以有條件開發的二級保護區。

目前,東海岸正在準備開發的案件,包括花蓮遠雄海洋公園擴建案、花蓮豐濱鄉山海劇場、台東三仙台旭塔飯店、寶盛水族遊樂區,和台東杉原海岸旁的棕櫚灣度假村、黃金海度假村,以及娜路灣大飯店等等大型開發案。

根據海岸法規定,一級保護區是由營建署訂定,二級保護區範圍則由地方政府來劃設,但這些開發案,將來可能會落在有條件開發的二級保護區,過程仍充滿變數。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蔡中岳便表示,自然海岸最多的花蓮、台東,這兩個地方的父母官,都是以發展觀光產業,吸引大量資金進到地方投資建設為主要方向,所以對他們而言,劃設二級保護區,當然是越小越好。

東海岸的發展,該走什麼方向?不同力量仍在互相拉鋸。一群長期關注東海岸開發問題的的居民,紛紛嘗試走出一條不同的道路。

在距離杉原海岸不遠的都蘭部落,人稱龍哥的賴進龍,正在山坡上的工寮,用阿美族傳統工法,打造竹筏。從1970年代開始,杉原灣周圍的土地,就陸續被私人買入,並規劃了美麗灣、棕櫚度假村等數個大型開發案。族人只能看著部落土地和文化不斷消失。在他的記憶中,現在的棕櫚度假村預定地,過去其實是族人耕種的地方。

2013年,龍哥曾經和一群反美麗灣的運動者,用十七天時間,從台東徒步到台北總統府前,表達反對東海岸開發的決心。由於東海岸開發經常牽涉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問題,海岸法也特別納入了公民參與的機制,部落居民期望,這能讓他們的聲音更加受到重視。

同樣也長期參與反美麗灣運動的林淑玲,每天上午都會和媽媽一起去砍牧草、餵羊。她就住在杉原灣旁的莿桐部落,受到一連串開發案的影響,部落居民申請增劃原住民保留地的過程,一直不順利,他們現在養羊維生的這塊地,也是向退輔會承租而來。她認為如果沒有這些開發案,現在部落的土地可以繼續維持農用,老人家是有能力在部落裡生存下來的。

業者和地方政府,雖然打出投資會帶動就業的口號,在幾次業者和部落居民接觸、溝通的過程中,林淑玲觀察到,雙方的期待其實有不小落差,部落中的青壯年,期待可以承包工程,但業者卻說,可以提供飯店接待、廚師等工作,沒有正面回應部落訴求。

不願意進到企業和政府主導的大型投資項目中就業,留在部落生活的青年,有人像林淑玲一樣,選擇務農維生,也有人開始經營部落深度旅遊,花蓮豐濱鄉磯崎部落的陳健瓏,就是其中之一。

陳健瓏之所以返鄉,除了希望能發展永續的生態旅遊,增加族人收入,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阻擋山海劇場開發案。預計以原住民歌舞表演吸引遊客的山海劇場,曾經選址在靜浦、石梯坪等地點,都引發在地居民抗議,於是花蓮縣政府又選中閒置的磯崎國小校舍,希望能順利推動開發。

這樣的展演模式,不但讓部落青年擔心傳統文化遭到消費,根據東管處調查,磯崎海岸從1987年以來,因為海岸嚴重侵蝕,已經退縮將近一百公尺,現在的磯崎海水浴場,也因為沙灘消失,遊客數量大幅減少。要在緊鄰海岸的位置興建劇場,不但有安全疑慮,也可能影響海岸生態。

二十年來,看著海岸不斷倒退,縣政府的規劃中,卻沒有將環境因素納入考量,陳健瓏期望,海岸法立法之後,相關單位能更仔細的評估開發行為對海岸環境的影響。

正當這群東海岸居民,勾勒著美好生活的願景,未來兩年,海岸法相關子法能不能順利公布,保護區範圍的劃設,是否會涵蓋目前仍存在爭議的開發案,將是攻防焦點。

反美麗灣運動掀起的社會輿論,成為推動海岸法立法的一大助力,這也是東海岸守護運動好不容易得來的成果,但這場漫長戰役,還沒有真正劃下句點…

學科
海洋, 開發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 台東縣
  • 花蓮縣
關鍵字
東部發展條例, 東海岸, 美麗灣, 杉原海岸, 海岸法, 環評, 地球公民基金會, 蔡中岳, 山海劇場, 海岸變遷, 部落, 原住民

經過二十四年的等待,海岸管理法在今年一月三讀通過。當大大小小的開發案,慢慢占據東海岸第一排,海岸法真的能及時發揮效用,守住不斷消失的自然海岸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新社不賣田

新社不賣田

摘要
花蓮豐濱新社村,有片突出於海岸的半島地形,這裡就是知名的新社水梯田,田區相當完整,成為花東海岸線上,少數沒有建物的農地。能夠維持自然完整,是因為在地居民有著共識,世代守護土地,不願變賣農田…

春耕時刻到來,葛瑪蘭族農民潘銀華開始下田插秧,這片廣大的水梯田,從山頭向海洋延伸,約有二十多甲,一年兩穫,田區保持原始,並未重劃設置道路,所以每到插秧時刻,必須依賴人力搬運,以及使用人力推動的插秧機來工作。部落耆老朱武雄回憶,新社水梯田歷史久遠,族人開墾梯田,早期種植旱稻,山上水源接通之後,開始改種水稻。

在田區種植的農民,都是村落鄰居,感情緊密,相互幫忙。潘銀華在下田時,鄰田一位主人剛剛過世,他依照傳統儀式,獻酒祭拜。插秧機在肥沃黑土上賣力前進,許多角落機械無法插秧,就靠人力補上。同村婦女一起來幫忙,在依偎著海岸的梯田上,形成動人畫面。

三月刺桐花開,葛瑪蘭族人會舉辦海祭儀式,祈求出海平安,漁獲豐富。祭典時刻,召集部落孩子學習傳統祭典。葛瑪蘭族人會準備動物內臟,以竹枝串起,再投海祭拜。對東部原住民來說,上山種田,下海抓魚,是生活常態,居民隨著四季運行,從事不同工作。

時光流逝,稻子不斷成長,潘銀華表示,因為海風強勁,讓昆蟲不敢接近田區,反而減少農藥的使用。面對生態種植趨勢,他和幾位族人在山上農地種植,並且配合花蓮農改場協助,種植田邊植物,引誘克制農作害蟲的瓢蟲、蜘蛛等天敵來棲息,達成昆蟲防治目的。他們不斷嘗試新技術,希望讓其他農民,也能加入。

來到部落,在農閒時刻,潘金英開始編織香蕉絲做成的帽子。她是葛瑪蘭族的母語老師,也是部落中少數會製作香蕉衣的傳統藝匠。潘金英說明,以香蕉樹幹抽絲,再依照絲線粗細,製作不同物件,過程相當繁瑣,工法也相當細膩。

稻子成熟時刻,準備收割,朱武雄到田區巡視稻田,檢查自製的驅逐筒,利用水力敲響鐵筒,可以趕走鳥類和最會破壞的山豬,守護金黃稻米。收割時刻,族人前來幫忙,部落的孩子也一起下田。許多家長因為孩子願意參與,更加堅定保護農地的決心。

又是一季收割完成,延續百年農耕傳承。潘銀華心裡卻對未來不安,他陪伴族人,建立不賣田的共識。但是面對越來越少的下一代和不願回鄉的青年,他憂慮最自然的田景,終究會消失。在新社水梯田,有著百年守護的心情,維護美麗的農耕環境,但是時代巨輪轉動,最美的梯田,面臨未知命運。

學科
農業,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豐濱鄉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土地重劃, 海祭, 生物防治, 部落文化, 原住民, 傳統技藝, g水梯田

花蓮豐濱新社村,有片突出於海岸的半島地形,這裡就是知名的新社水梯田,田區相當完整,成為花東海岸線上,少數沒有建物的農地。能夠維持自然完整,是因為在地居民有著共識,世代守護土地,不願變賣農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紅葉部落的災後開發

摘要
莫拉克颱風重創東台灣,造成巨大損失,災難過後,許多地區進行重建規劃,不少部落卻憂心,政府會假災難之名,行開發之實,帶來二度傷害。台東縣延平鄉的紅葉部落,就面臨了風景特定區的開發計畫,威脅部落生存。族人更恐懼,災後開發會讓他們一無所有…

一群來自台東縣延平鄉紅葉村的部落居民,來到營建署前抗議,因為他們深受一項都市計畫所擾,擔憂失去部落土地。八八風災後,這個都市計畫以重新規劃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為名,再度被提出。面對災難後的開發主義,族人要求應該重新檢討政策,並落實原基法精神,尊重部落民意。

紅葉村是著名的布農族部落,1960年代,紅葉少棒為國爭光,打響部落名氣。後來部落下方,鹿野溪旁的野溪溫泉開發,更讓這裡成為東部少數擁有溫泉資源的部落。然而得天獨厚的溫泉資源,在外租經營後,卻引來外地人為了開發溫泉飯店,不斷透過人頭,收購部落保留地。

八八風災來臨,巨大土石流,完全淹沒了溫泉園區,重創溫泉經濟。部落族人心想,應該可以降低部落的開發危機了。未料災後第四年,2013年,政府卻以災後重建專案檢討為名,重啟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計畫

紅葉部落位於鹿野溪的山谷中,谷中紅葉村與桃源村居民,分成小聚落,散居不同山頭,並且在緩坡地開闢田園耕作。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計畫,透過都市計畫方式,重新通盤檢討三百多公頃的土地利用,把整個部落的保留地與農耕地,分成十多個區域,編為保護區、住宅區、產業區…等,原本部落的農耕土地,都將成為開發區。除了居住區域外,部落外幾乎所有平坦區域,都將被完全開發。

重返紅葉溫泉區,八八風災後已經被土石流淹沒,後來的颱風也不斷加深災情,整個河道成為行水區。災難過後,政府卻沒有停下開發腳步,受災的溫泉區也再度被劃入開發區。

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計畫在地方審查,部落的抗議始終未獲重視。縣府代表在營建署審查時表示,原住民保留地的管制,限制了土地開發利用和產權移轉,所以要透過都市計畫來鬆綁。居民不得不擔心,部落一旦失去土地,就會失去文化與未來。

環保團體強調,計畫中的土地,紅色區域都是地質敏感區,藍綠分區則都有不同風險,審查委員應該到現地勘查,聽聽居民心聲,不能只看圖表文件。

面對開發,部落族人希望能保留傳統土地,留下部落的根,走向優質農業,劃設農耕專區,以農業開啟部落經濟,才是部落永續的做法。

紅葉部落走過輝煌的棒球年代,經歷熱鬧的溫泉歲月,當災難過後,部落重思未來,希望回歸傳統與土地共生,政府是否不該以特定區計畫,讓族人失去土地,陷入開發危機…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東縣
  • 延平鄉
關鍵字
紅葉部落, 紅葉風景特定區, 布農族, 都市計畫, 溫泉, 原住民保留地, 土石流, 八八風災, 原住民, 災後重建

莫拉克颱風重創東台灣,造成巨大損失,災難過後,許多地區進行重建規劃,不少部落卻憂心,政府會假災難之名,行開發之實,帶來二度傷害。台東縣延平鄉的紅葉部落,就面臨了風景特定區的開發計畫,威脅部落生存。族人更恐懼,災後開發會讓他們一無所有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部落的山海劇場

摘要
花東海岸有著許多阿美部落,秀麗的景觀,引來許多遊客,也興起許多開發案。一件山海劇場的開發計畫,多年來在部落徘徊,引發支持與反對的分歧,一些部落族人開始思考,如何以農耕守護傳統,重新建立土地價值…

花蓮縣豐濱鄉靜浦部落,位在秀姑巒溪出海口旁,是個依山靠海的阿美部落,部落原名Cawi(雜味),就是平緩的海岸台地。靜浦原本是個繁榮的部落,有著廣大耕地和優良漁場,但是同樣面臨人口流失,農地荒廢的問題。現居人口約一百多人,留下來的老人家,沒有力氣耕作,多半種植較易生存的蔬菜,並採集野菜食用,過著簡單自然的生活。

自從開放中國遊客來台觀光,花東海岸成為熱門旅遊路線,特別是靜浦部落旁的北回歸線紀念碑,每天湧入大量遊客,不僅造成道路壅塞,也留下大量垃圾。為了因應增加的遊客,一項興建山海劇場的計畫出現,規劃在部落興建劇場,以歌舞吸引遊客。部落開始出現分歧意見,有人歡喜引進商機,有人擔心會引入財團,侵奪部落土地,甚至破壞遺址群,於是在部落裡掛起抗議布條。

靜浦部落裡,反對山海劇場開發的族人,來到經建會陳情抗議,演出清代殘殺族人,搶奪土地的歷史行動劇,拒絕劇場收購或徵收部落土地,讓族人失去家園。抗爭族人指出,靜浦部落有著自然的美麗,應該保護部落景觀,而不是破壞開發。協助部落發聲的地球公民基金會,抗議政府在花東進行開發,項目超過數十項,許多都是侵吞部落土地。

抗爭之後,傳出山海劇場將重新選址,新地點包括在石梯坪漁港,填埋北端潮間帶,以及利用磯崎國小廢校區,重新開發利用。漁港填海立即遭到港口部落族人的抗議,認為破壞生態,也破壞族人的生活場域。於是,山海劇場像一個漂浮的劇場,在東海岸各部落找尋落腳處,卻始終沒有撤案。

部落族人烏丁(U-ding)是位藝術家,離開部落多年,但仍相當關心部落,參加反山海劇場抗爭行動後,讓他有回鄉的想法,希望以實際行動幫助部落。他重新整理荒廢的水梯田,希望透過生態耕作,慢慢重建部落的農耕產業,讓土地有生產的價值,而不是等著被賣。

第一年水梯田收成,土地出現了消失近二十年的金黃色。烏丁收割完,自行留種育苗,開始第二年的耕作。生生不息的耕作,尋回部落傳統的自然生活,相伴而生的文化,才是部落真正的原色。關心部落未來的族人表示,政府不該複製過去原住民跳舞娛樂的歌舞場,而是要用尊重的態度,將整個東海岸部落,視為展現真實部落文化的大劇場。

山海劇場還在,依然在尋找土地,建設提供觀光發展的遊憩場所,但是也有更多部落族人,在水梯田上耕作,展現部落的農業文化,重新找回土地價值,不要淪於買賣與破壞。

學科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 豐濱鄉
關鍵字
阿美族, 部落, 原住民, 靜浦部落, 山海劇場, 花東發展, 東部發展

花東海岸有著許多阿美部落,秀麗的景觀,引來許多遊客,也興起許多開發案。一件山海劇場的開發計畫,多年來在部落徘徊,引發支持與反對的分歧,一些部落族人開始思考,如何以農耕守護傳統,重新建立土地價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捍山

捍 山

摘要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12月中旬,上萬人湧進太魯閣,和往常不同,今年,活動名稱冠上了贊助商亞泥遠東,引發太魯閣族人的不滿。

憤怒,燃燒了四十多年。紅色旗海搖曳,抗議亞泥占用了太魯閣族人的祖居地。「禁採礦,保山林,太魯閣加油!反亞泥,還土地,馬拉松加油!」槍聲一響,上萬名跑者,邁開步伐,在中橫公路,拉出了一條動感彩帶。賽道旁,年輕的太魯閣族人,用自己的聲音,為跑者加油。

年輕一輩站出來,太魯閣自救會長田春綢,欣慰寫在臉上。二十年來,「還我土地」運動,她始終是前線戰將,如今,身體老去,後輩接力抗戰。在原住民土地與財團的爭議案中,有人說,亞泥案是資料最齊全的案例,因為田春綢與他的丈夫數十年來,不停收集與整理,努力拼湊當年。

50年代,政府為了管理原住民土地,依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要求原住民到鄉公所登記,設定他項權利,擁有耕作權,連續使用滿十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太魯閣族人在民國58年開始登記,依當時法律,民國68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但是民國62年,亞泥進駐,使得大多數人,失去取得所有權的機會。

60年代,亞洲水泥配合產業東移的國家政策,第六期的四年經建計畫,落腳花蓮新城,除了接手原本台陽公司的礦業用地,也計畫使用100多公頃的保留地。亞洲水泥副總經理周維崑表示,亞泥申請採礦與礦業用地,都有台灣省政府的建設廳、民政廳、花蓮縣政府、花蓮工業策進會、秀林鄉公所參與,亞泥的角色是根據協調會的結果,給付補償費用。

如今,亞洲水泥是國內第二大水泥生產者,占地約400多公頃的新城山礦場,每年生產450萬噸,品質穩定,在亞泥的企業版圖中,有著重要位置。開採後的山壁,栽植原生植物,每年花費上千萬元經費,讓山坡維持穩定。管理嚴謹,使得亞泥獲得國際注目,成為礦業中的模範生,但廠區使用原住民保留地,到目前仍有爭議。

民國63年,花蓮縣政府與鄉公所將土地出租給亞泥公司,依法,設有耕作權的保留地不可出租,但在這些土地中,有212筆在民國65年至80年間,才陸續塗銷耕作權,申請拋棄的文件疑似由同一人簽名。另外還有62筆耕作權沒有塗銷,就租給亞泥使用。

疑點重重,抗議政府帶頭違法,讓田春綢決定成立自救會,發出還我土地的怒吼,他們曾經闖進亞泥廠區,象徵性的種下作物,爭取權利。數十年來,戰場從礦區延燒到法院,直到今年12月10日,62筆未塗銷耕作權的土地中,兩位地主在蠻野心足協會多年協助下,證實在民國58年至63年間有耕作事實,才取得土地所有權。(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需使用滿十年,但本法廢止,民國79年後,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使用滿五年即可取得所有權。)

然而,兩位地主雖然取回土地所有權,卻無法回到土地生活。依礦業法第47條規定,無論地主意願如何,亞泥只要提存土地租金,就可以合法採礦。蠻野心足協會呼籲政府修改礦業法第47條的規定,還給原住民族一個公道。

關於環境正義,亞泥還面對另一項問題。礦區有25公頃土地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特別景觀區,雖然實際開採面積只有10公頃,占整個國家公園面積的九千分之一,並且依國家公園法第20條規定,合法使用,環保團體還是質疑採礦的正當性。亞泥花蓮製造廠副主任游象麟表示,經中央協調,採礦範圍逐年退出,在民國105年,礦區就可以跟國家公園切離。

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蔡中岳表示,採礦後的山是無法回復的,依礦業法,礦業卻可以在花連長期生存,對環境與觀光都是很大的傷害。花蓮縣長傅崑萁曾提出「八不政策」,希望保護花蓮的環境生態,包括禁止山坡地開發、不開發新礦區、不同意舊礦區申請延期等,亞泥礦權將在民國106年到期,到時縣府會不會實現承諾?原住民保留地的爭議,縣府將如何解決?花蓮縣府以縣長公務繁忙為由,婉拒受訪。

四十多年來,當事人陸續凋零,面對偽造文書的爭議,還原事實,越來越困難。亞泥廠區內,還有將近60筆土地,因為第一代耕作權人往生,面臨耕作權繼承的問題。這是一個牽涉礦業政策、區域發展的案例,也是一個關於家園、爭取文化傳承的故事。它一時難解,在經濟、環境、文化之間,繼續拉扯。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亞泥, 還我土地, 太魯閣, 路跑, 原住民, 部落, 原住民保留地, 採礦, 田春綢, 蠻野心足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許中熹,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古」道「新」契機

摘要
海浪拍打在礫石灘上,來回翻滾的鵝卵石,經過太平洋浪潮數度洗禮,堆砌出百年來原住民遷徙的路徑…

這裡是著名的阿朗壹古道,北起台東南田,南至屏東旭海,橫跨台灣少數的海岸原始森林,2000年為了開通台26線而聲名大噪。2012年,屏東縣政府劃設了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由於阿朗壹部分路段在保留區內,台26線最終宣告破局。 

當時,部分居民認為,開闢公路能將錢潮、人潮帶進社區,只是沒了道路之後,就真的沒有發展了嗎? 

阿朗壹導覽員東方,2000年第一次踏上阿朗壹,六年過去,當他再度回到阿朗壹,卻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台26線台東段已經完工,原本十二公里的古道,剩下七公里,親眼見證的自然地消逝,東方決定留下來,帶遊客體驗阿朗壹的美。 

2012年劃設保留區之後,越來越多人加入導覽員行列。最初,帶遊客走古道是為了讓大家思考道路的開與不開,卻意外讓這裡成為旅遊勝地。一日三百個保護區名額,周末一位難求。縣政府更規定,只要進入保護區,遊客就必須自費聘請導覽員。 

人數限制與收費曾引發爭議,不過一趟路走下來,遊客更了解古道,環境受到保護,導覽員也獲得報酬,可說是三贏。然而導覽員名額有限,無法讓所有居民受惠。如何利用阿朗壹吸引的人潮,擴大影響力,成了居民的新課題。 

旭海部落是阿朗壹屏東端的出入口,享有地利之便,加上縣政府每日提供三十個進保護區的名額給部落。旭海觀光產業小組於是結合古道,順勢推出遊部落的行程。遠近馳名的旭海大草原,是早期居民放牧的場所,牛兒低頭吃草的畫面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能看見遠方阿朗壹的遼闊視野。 

只靠單一部落的單打獨鬥,難以撐起整個觀光產業,必須有更多社區參與,拿出各地特色,產生橫向連結。距離旭海車程不到半小時的東源部落,是當時積極參與保留阿朗壹的部落之一,生態資源豐富。 

東源湖邊長著台灣稀少的特有種植物,水社柳。全台不到三千棵,其中一千六百棵就長在東源部落。在劃設保護區前,部落就開始推展生態旅遊。 

部落導覽員穰懹相信,族人能用生態旅遊走出自己的一條路。部落青年擔任起社區解說員,社區媽媽們經營起餐點,午餐時間遊客絡繹不絕。這些旅遊行程除了促進部落就業,也讓遊客在過程中,更了解部落文化。  

居民積極的把旅遊網擴張,從點變成面,把遊客帶進部落,留在部落。政府把不開發公路的錢省下來,回饋給居民,也能創造更多價值…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東縣
  • 達仁鄉
  • 屏東縣
  • 牡丹鄉
關鍵字
阿朗壹, 生態旅遊, 部落, 原住民, 觀光, 保留區, 水社柳

阿朗壹導覽員東方,2000年第一次踏上阿朗壹,六年過去,當他再度回到阿朗壹,卻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台26線台東段已經完工,原本十二公里的古道,剩下七公里,親眼見證的自然地消逝,東方決定留下來,帶遊客體驗阿朗壹的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梁德珊
攝影 劉啟稜 陳添寶 陳忠峰,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縴拉著船

 

縴拉著船

摘要
阿美族奇美部落藏身在台灣東部的海岸山脈之間,1986年瑞港公路開通之後,人口開始外移,部落文化逐漸消失,傳統的生活遭受衝擊。為了替古老部落找尋永續契機,九年前,族人開始從事部落營造...

今天這個泛舟隊伍很迷你,只有八位客人,剛好湊成一艘船。阿貴是這趟泛舟遊程的救生員,但他不只是救生員,還是花蓮奇美部落文化發展協會的理事,發展部落旅遊的推手之一。

阿美族奇美部落藏身在台灣東部的海岸山脈之間,1986年瑞港公路開通之後,人口開始外移,部落文化逐漸消失,傳統的生活遭受衝擊。為了替古老部落找尋永續契機,九年前,族人開始從事部落營造。直到2013年,奇美部落籌備三年的文化泛舟,才正式營運。

青壯人口流失嚴重又缺少資金,奇美部落沒人又缺錢,要自己經營泛舟,談何容易。協會採取的對策是放慢步伐,以培養部落旅遊人才為優先,邀請國家級教練為部落年輕人受訓,目前已經取得十四張開放水域的救生員證照,奇美部落文化發展協會總幹事吳明季表示,部落要發展旅遊產業,絕對要花一段長的時間和精力去投資訓練。

不過一開始,並非只有人力和資金兩道關卡,吳明季說,社區營造之初就有部落年輕人提出,不希望奇美以後變得像烏來那麼觀光化,失去部落的純樸面貌。吳明季強調,協會之所以在部落營造的第八年,才有辦法推出文化泛舟,主要就是花了很長時間尋求部落共識,旅遊產業畢竟是兩面刃,把遊客帶進部落,可能也會干擾族人的日常生活。

早年奇美部落的農作物買賣,和日常生活用品供需,都靠先人赤裸上身縴拉大船,沿秀姑巒溪逆流而上,載運到瑞穗交易,秀姑巒溪是奇美部落對外聯絡的血脈,也是烙印族人集體記憶的地方。協會邀請部落耆老,一同踏查秀姑巒溪沿線景點,把老故事轉化成文化泛舟的養分,讓遊客享受清涼的水上活動之外,也能感受阿美族人的文化溫度。

在沿岸激流險灘放置蝦籠,將檳榔葉折疊做成鍋子,燒紅的麥飯石當瓦斯爐,把剛上岸的魚蝦煮成天然的石頭火鍋,配上阿美族專屬的山豬肉御飯團,泛舟中途休息站的點心,原味十足,幕後伙房可是一早就要開始準備。

休息站的獵寮外,由數十艘橡皮艇組成的船隊,一批接著一批呼嘯而下,秀姑巒溪每年超十萬人次參與泛舟,但奇美部落卻不做大型遊客團的生意,選擇以小眾旅遊模式,減小對部落的負面影響,也更友善環境。

協會以小額合資共同經營的方式,催生了奇美泛舟企業社,留住更多族人在家鄉工作,也提撥部分獲利,從事照顧獨居老人等福利工作。協會總幹事吳明季說,只是希望族人在部落有工作機會,可以生存下去,然後族人可以回來部落,解決很多老人照顧、小孩子教育的問題,所以賺錢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要讓部落可以傳承下去。

但是眼尖的大型旅遊企業嗅到商機,在奇美部落推出文化泛舟的第二年,就要挖角培訓多年的年輕解說員,準備仿效文化泛舟的遊程做生意,攸關生存與文化傳承的部落旅遊才剛發芽,就面臨不公平競爭。

發展觀光已經成為台灣偏遠鄉鎮轉型最熱門的選項,特別是在工商產業不發達,還保有完整的自然環境和人文特色的東部地區。或許不迷戀遊客統計人數,不再走大投資、移植遊樂園區的速食觀光,政府以長期陪伴,讓部落、社區長出臍帶相連的軟實力,才是既能減輕城鄉失衡,又有國際特色的觀光模式。

學科
文化
縣市
  • 花蓮縣
  • 瑞穗鄉
關鍵字
原住民, 部落, 阿美族, 秀姑巒溪, 泛舟, 吳明季, 奇美部落, 生態旅遊, 商業觀光

阿美族奇美部落藏身在台灣東部的海岸山脈之間,1986年瑞港公路開通之後,人口開始外移,部落文化逐漸消失,傳統的生活遭受衝擊。為了替古老部落找尋永續契機,九年前,族人開始從事部落營造...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買辦觀光

買辦觀光

摘要
廂型車一輛輛路過銅門主要聚落,把遊客帶進河谷,這是現在進入慕谷慕魚主要的交通方式。銅門發電廠是第一個景點,只要到了假日,車流和遊客幾乎讓交通打結。清水溪水流穿險峻峽谷,自然天成。民國92年,縣政府封溪禁止捕魚兩年,隨後劃設慕谷慕魚生態廊道,推廣生態旅遊,不過生態旅遊是什麼意思?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點燃狼煙,在歐菲莉颱風受難紀念碑前,獵人舉槍朝天擊發,槍響聲在中央山脈的山林間遊盪。花蓮縣秀林鄉銅門部落的太魯閣族人,敬告祖靈和先人,他們沒有忘記,山林是哺育族人的母親,不是供人觀覽出賣的商品。

2005年,銅門部落的慕谷慕魚地區開放觀光,九年來吸引無數觀光人潮前來。部落族人推算,例假日每天上百輛九人座廂型車,塞滿狹小山路,帶來大量垃圾、車流、空氣污染與噪音,超過三千位遊客,不間斷在溪裡戲水,魚、蝦、蟹受驚擾衝擊河流生態,也曾有導遊以刻板印象或譁眾取寵的笑話,介紹當地人文歷史,傷害太魯閣族傳統文化。

「只有破壞沒有生態」、「觀光霸凌族人受苦」,銅門部落族人拉起白布條,企圖阻擋觀光車輛進入,他們在部落會議中取得共識,希望未來一年,暫停慕谷慕魚所有觀光行為,公部門停止發放入山許可證,讓山林大地休養生息。未來遊客進入慕谷慕魚,將以友善部落的生態旅遊形式,採用「步行」方式參訪,珍惜自然環境。

銅門族人捍衛部落生存權、要求永續發展的訴求,尚末獲得政府回應。公部門在推廣觀光政策下,無力營造對當地自然和生活環境衝擊最小的旅遊模式,除了會傷害生態和在地文化,未來觀光活動的推行,也將遭遇困境。

學科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原住民, 部落, 生態旅遊, 總量管制, 觀光化

點燃狼煙,在歐菲莉颱風受難紀念碑前,獵人舉槍朝天擊發,槍響聲在中央山脈的山林間遊盪。花蓮縣秀林鄉銅門部落的太魯閣族人,敬告祖靈和先人,他們沒有忘記,山林是哺育族人的母親,不是供人觀覽出賣的商品。

影片網址

湧泉裡的幸福


湧泉裡的幸福

摘要
地底下湧出的甘甜泉水,是馬太鞍的生命泉源。當生態逐漸崩壞,一個男人從種樹開始,改變環境、影響人心…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花東縱谷裡,光復糖廠旁,有個村落-大進村。過去這裡處處是湧泉,村民不管是種稻或煮飯洗衣,都依靠Lasoan湧泉生活。Lasoan在阿美族的意思,就是甘甜之水,村子裡的人每當想到湧泉,就會想起過去的幸福。

因為各式各樣的建設,村子裡的湧泉漸漸消失,溪流也因為水泥堤防失去生命。吳永斌決定從自己的土地開始營造,他沿著湧泉挖掘溪流,在兩岸種下水柳樹,希望恢復童年記憶中的景象。


不過六年的時間,原本光禿禿的水岸,現在滿是水柳樹濃密的綠蔭。每年春天,人們享受這裡的柳絮飛揚,卻不知它的最大秘密,其實藏在土裡。水柳樹細密的棉花根,緊緊地抓附土壤,是水土保持最好的義工。

經過六年的用心營造,岸上柳樹成蔭,水裡也有各種水生植物,生態逐漸恢復。連紅冠水雞也毫不怕生,大剌剌的在岸邊築巢,孕育下一代。


距離幸福湧泉不遠處,是花東縱谷有名的觀光景點-馬太鞍濕地,芙登溪從濕地裡蜿蜒而過,為馬太鞍帶來富饒生命。在還沒興建堤防前,芙登溪兩岸是馬太鞍阿美族人,進行巴拉告(捕魚)的地方,也是花蓮溪魚蝦的種原庫。民國七十年左右,堤防興建,魚蝦逐漸消失,濕地步向死亡。堤防興建之後,農地因為排水不良,難以耕種,許多阿美族地主只好放棄務農,將土地賣給外地人。


為了重新找回土地的價值,十年前,阿美族地主楊國政,決定把自己的土地,無償提供給吳永斌種植水柳、營造濕地生態。十年過去,這裡成為荒野保護協會在馬太鞍的第一個自然教育中心,每到假日總是擠滿了好奇的志工與學生,來這裡認識濕地奧秘。

經過十年努力,荒野保護協會花蓮分會在光復鄉,已經有四塊水生植物的復育棲地,所有土地都是由地主無償提供,並且提供初期營造費用。荒野保護協會每個月會在棲地舉辦志工培訓,做濕地的管理營造。現在,這些棲地也提供給鄰近國小進行環境教育,成為小學生每星期最期待的一堂課。


棲地裡每種植物都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水芙蓉和布袋蓮負責淨化水質,岸邊的野薑花,負責跟水柳樹合作保護土壤。棲地裡每棵植物都像是吳永斌的小孩,透過他的解說,每種水生植物都有活靈活現的個性。在光復鄉市區經營幸福麵包店的地主黃銘漳,受到吳永斌的影響,也決定提供土地讓學生與志工來種樹,營造人與水鳥共生的幸福湧泉。

然而在棲地營造過程中,吳永斌與地主們也常常遇到困難。比如今年五月,公部門為了清淤,不但將芙登溪清得寸草不留,還將怪手開進私人濕地,壓毀一窩環頸雉的巢。另外有些人來馬太鞍濕地買地蓋屋,將濕地一塊塊填平,卻不知自己正在摧殘生態。

2007年,馬太鞍濕地獲得十大經典農村生態類第一名,政府投注許多經費在硬體建設上,反而造成珍貴生態與景觀的破壞。吳永斌希望可以將自己營造棲地的經驗推廣,吸引更多人參與,一同翻轉馬太鞍濕地的發展方向。

從原本的一片荒蕪,到成為一片樹海,水柳樹庇蔭著馬太鞍的孩子。吳永斌與一群愛惜土地的在地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重建失落的水岸生態,為下一代找回湧泉裡的幸福。

我們的島【湧泉裡的幸福】
06/30() 2200首播
07/0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濕地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關鍵字
原住民, 社區營造, 吳永斌, 阿美族, 馬太鞍, 觀光, 荒野, 溼地, 濕地, 湧泉

地底下湧出的甘甜泉水,是馬太鞍的生命泉源。當生態逐漸崩壞,一個男人從種樹開始,改變環境、影響人心

影片網址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原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