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縣

涌翠閣的地方創生

涌翠閣的地方創生

摘要: 
日本興起地方創生思維,以地方人力結合在地產物,透過創意巧思,提升地區的文化與經濟,讓人口回流,振興地方。在雲林虎尾,一間保留下來的歷史老屋,成為地方創生平台,將文化與農作進行連結,開展屬於台灣的地方創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雲林涌翠閣的小庭園,正在舉辦藝術開展的茶會,藝術家與遊客齊聚一堂。涌翠閣有著氣派的建築風格,彎繞的屋身和漫長的通廊,過去成為虎尾郡高級招待所,戰後接收做為宿舍,住滿十幾戶居民,直到道路建設計畫,老屋面臨拆除,2010年被搶救下來。

涌翠閣指定為歷史建物,並且修復完成,計畫找尋新的經營者,蔣耀賢、商毓芳夫婦,結束過去在高雄歷史建築的經營工作,來到雲林生活,一年前接手承租經營。他們過去推動過藝術村計畫,希望讓老屋成為一個地區沙龍,成為藝術家聚集、展示的地方。

在老屋大廣間裡,藝術家鄭元東透過絹絲畫,以輕柔姿態,訴說不同的愛情故事。在老屋小浴室,展出小小藝術家的畫展,呈現多元的文化風格。涌翠閣開幕後,吸引許多遊客,就連家住附近,從未看過老屋原貌的年輕人,也慕名前來。

蔣耀賢希望獨立進行老屋經營,擔心過多公費補助,反而妨礙自主性。他建議不能全部當成營利空間,而是恢復老屋的生活態樣,讓更多喜歡老屋的朋友,感受舒緩的老家感覺。經過一年營運,涌翠閣計畫在週年慶時,舉辦一場宴會,除了重現過去招待所空間的使用樣貌,也結合在地農業的地方創生精神。

雲林是地瓜生產大縣,產量全台第一,許振興專門租地生產地瓜,品質優良。租地面積高達一百多公頃,為的就是能穩定貨源,提供大企業使用。許多食品加工業者,成為許振興的固定客戶,讓他可以專心生產農作。

林進誠是雲林知名地瓜食品業者,希望透過食品加工技術,提升地瓜的食用價值。切開地瓜蛋糕,以不同品種地瓜,發揮巧思,構成美麗色澤,呈現不同口感味覺。希望以地瓜為本,創作更多食品,為雲林農作找尋出路。

雲林農友蔡綉佳的溫室中,有著不同品種的番茄。為了照顧家人,選擇回鄉務農,接受政府輔導訓練後,已經務農十年。一開始,農園以慣行農法種植,後來漸漸轉為友善農法,透過照顧土地,培養地力,讓農作自然生長。賣相不好的番茄,她也發揮創意,加工成特色食品。

涌翠閣週年慶開始,在舞蹈家吳文翠的舞作下,參與賓客陸續進場。茶點時間的食品,有林進誠提供地瓜蛋糕。蔣耀賢以產地酒精神,介紹雲林的甘蔗酒,表達土地復耕精神。

晚間,舉辦老屋宴會,金黃燈光下的美麗光影,再現過去風華,晚宴的餐飲,都是當地餐飲業者與在地農民提供,有創意西點、美味芋頭,特別是前菜就送上蔡綉佳的冰心番茄,用酸甜滋味,打開賓客味蕾。涌翠閣的老屋美食盛宴,吸引許多慕名者前來,覺得歷史空間與在地食物結合,相當有意義。

夜色中,老屋散發溫馨光芒,傳出優美琴聲,訴說著一棟老屋的新生力量,一群人以多元思維,結合在地力量,為土地找尋生機,開創屬於雲林的地方創生之路。

公視 我們的島【涌翠閣的地方創生
05/21 () 2200首播
05/2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文化
縣市: 
  • 雲林縣
關鍵字: 
古蹟文創, 古蹟活化, 文化資產, 老屋保存, 地方創生, 歷史建物, 在地農業

日本興起地方創生思維,以地方人力結合在地產物,透過創意巧思,提升地區的文化與經濟。在雲林虎尾,一間保留下來的歷史老屋,成為地方創生平台,將文化與農作進行連結,開展屬於台灣的地方創生。

濕地.出口

濕地.出口

摘要: 
海岸濕地是大河的出口,也是都市居民找尋片刻悠閒的一方天地。它承載萬物新生的喜悅,也默默包容各種人為活動的衝擊。海岸地形的變遷,潮間帶生物的演替,這些來自濕地的訊息,人們聽見了多少?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漫步木棧道上,北風強勁,仍然不減遊客興致。位在大甲溪口的高美濕地,是中部的熱門景點,近年來,連外國遊客也為它的魅力著迷。彈塗魚、招潮蟹、水鳥,每種生物動態,都吸引遊客目光。這裡還是稀有植物雲林莞草的重要分布地區。

雲林莞草造就了高美濕地豐富的生態。2004年,農委會就將高美濕地公告為野生動物保護區。然而在沒有木棧道的年代,遊客們往往越過堤防,直接進到泥灘地戲水,大量踩踏,嚴重傷害這裡的生態。

2011年,台中市政府開始嚴格執法,派駐巡守隊,對不遵守規範的遊客進行勸導,擅闖保護區的遊客可罰款五到二十五萬,2014年進一步設置木棧道,遊客不得進到核心區的泥灘地,穿過長六百米的棧道後,進到永續利用區,則不受限制,可以到灘地親水。

不過,木棧道只不過解決了一小部分的問題。木棧道以外的區域,仍有遊客擅自闖入,管制鞭長莫及。2015年,台中市政府拋出了打算研擬總量管制的政策方向,但遊客上限該如何評估?又該如何引導遊客更深度認識生態?都是未知數。

高美濕地的生態系,不只侷限於堤防外的保護區,而是和堤內的農地、水系整體相連,海堤、水泥溝渠,都阻斷了陸蟹遷徙之路。根據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團隊的調查,2016年、2017年,在番仔寮海堤,陸蟹死亡率高達一半,路殺是一大主因。去年10月,一塊陸蟹重要棲地的農地,疑似為了開發,違規填土,至今仍沒有恢復原狀。

另一個隱憂,是台中港北堤完工後,大甲溪口的出沙,堆積在高美濕地南側,地形持續陸化,有一天也許會讓雲林莞草消失。

海岸工程造成環境大幅變動,這種現象不只發生在高美濕地。岸邊釣客一字排開,河面上幾艘傳統舢舨船緩緩駛過,淡水河在出海口南岸,形成一個大彎,挖子尾因而得名。這裡曾是河岸居民仰賴的天然漁港,也是每年候鳥南飛度冬,抵達台灣的第一個休息站。

大河不斷帶來淤沙,改變了這裡的地形,台北港的北堤完工後,加速讓沙灘往外擴大。每年47月,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們都會來到挖子尾,在沙灘上展開地毯式搜索,仔細尋找東方環頸鴴的巢位,進行紀錄。他們發現,巢位數量,一年比一年還要多,2014年調查到58巢,2017年已經成長到209巢。

當台灣西海岸的鳥類棲地持續消失,面積逐漸增加的挖子尾沙灘,成為東方環頸鴴、小環頸鴴、小雲雀等鳥類繁衍後代的庇護所。隨著八里左岸自行車道,十三行博物館等景點陸續完工,遊客開始進到這個原本偏遠的小漁村,對潮間帶環境的干擾也變多了。

為了更積極保護這片棲地,荒野保護協會開始遊說新北市政府,希望推動季節性保護措施,在每年東方環頸鴴的繁殖期間,禁止開車進入沙灘,也暫停淨灘活動。

海岸濕地的變遷,有些生物看似因而得利,卻有更多生物失去了牠們的家。午後,新竹海山漁港旁,聚集大批消費者,等著搶購剛從定置漁場載回來的新鮮漁獲。

濕地中的螃蟹,繁殖過程釋放出大量幼蟲,成為海洋生物重要的食物來源,孕育了豐富漁產,人們興建漁港希望進一步發展漁業,卻阻擋了沿岸漂沙的移動,長年下來,改變了香山濕地的面貌。南側堆積出高達數公尺的沙丘,海山漁港北側的灘地,土質則變得越來越黏。

劉烘昌觀察,棲地的改變,也讓分布在這裡的螃蟹種類出現消長。雖然螃蟹種類的數量沒有減少,但只有萬歲大眼蟹棲地增加,其他螃蟹的棲地卻大幅減少,整體的生物多樣性仍是下降的。要維持棲地多樣性,關鍵在於,不要有太多不必要的海岸工程。

近年來,新竹市政府投入大量經費,積極營造海岸景觀,仿效高美濕地,打造賞蟹步道,今年將完工啟用。繼新竹後,彰化縣政府也有意在芳苑濕地興建步道,地方政府為了打造景點,跟風施作性質類似的設施,擾動了濕地生態,遊客透過步道能認識到的物種,卻可能很有限。


人和濕地互動的方式,一再牽動著土地的命運,還有依附它們而生的廣大生物。當人們來到河海交會處,希望找到遠離塵囂的出口,海岸濕地的出口,又在哪裡?

公視 我們的島【濕地.出口
01/29() 2200首播
02/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濕地
縣市: 
  • 台中市
  • 雲林縣
  • 新北市
  • 新竹市
關鍵字: 
東方環頸鴴, 螃蟹, 高美溼地, 濕地, 海岸景觀, 棲地, 雲林莞草, 遊憩

海岸濕地是大河的出口,也是都市居民找尋片刻悠閒的一方天地。它承載萬物新生的喜悅,也默默包容各種人為活動的衝擊。海岸地形的變遷,潮間帶生物的演替,這些來自濕地的訊息,人們聽見了多少?

農電共生系列--光電板下的新鮮事

光電板下的新鮮事

http://ourisland.pts.org.tw/node/2709
摘要: 
政府全力推動太陽光電,但過去幾年光電設施架設在農地,引發許多假種田、真種電的爭議。太陽光電設置在農地,是否一定會導致良田消失?怎麼樣的規範與設計,能讓光電板下也有新生機?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屏東潮州的農民余振乾,端出一盤生菜,有芝麻葉、蝦夷蔥、甜菜根等十幾種,全都是從國外引進的苗菜,這些苗菜是溫帶品種,原本並不適合在台灣平地栽種,但是在光電棚架下遮蔽部分的光照,反而創造出它們可以生長的環境。

光電系統業者翁敏傑,原本是學農,曾從事畜牧業,幾年前決定將光電與農業結合,設計遮光率約40%到50%的光電農棚,再承租給農民。目前跟他合作的農民有十多位,栽種作物包括高經濟價值的法式苗菜、觀葉植物電信蘭等等。

另一位屏東農民林得荃,則是在光電棚架下種火龍果、芋頭。他十年前返鄉務農,發現想找一塊適合又可以長期使用的農地並不容易,他認為跟業者合作的方式相對穩定,而且光電棚架是現成的設施,減少許多投資成本。

不過光電結合農業設施,過去幾年屢屢出現負面案例。政府從2013年起,允許綠能附屬農業設施,但一開始法規並沒有對遮蔽率、生產方式等做明確規範,一些光電業者抱持投機心態,假種田、真種電的狀況不斷發生,這兩年地方政府開始執行稽查,有124場光電附屬綠能設施,都遭到廢止。

20176月,農委會公布新的審查辦法,光電業者要在農地上設置光電設施,首先必須有農業經營的事實,營農型光電設施太陽能板的遮蔽率,最多只能達40%。除了遮蔽率,業者必須提出農業經營計畫書,地方政府也會針對生產狀況定期做查核,栽種量不得低於計畫書的七成。

法規規範清楚之後,剩下的問題就是,怎麼在不妨礙農業生產前提下,讓光電與農業結合?

光電與農業是完全不同的專業領域,桃園農改場與光電業者合作,依據植物的光飽和點,選擇需光性較低的農作物,今年初開始在雲林土庫地區試種魚腥草、仙草、蘭花、觀葉植物金花石蒜等18種作物,在遮蔽率40%的狀況下,仙草、魚腥草等14種作物的生長狀況良好,仙草產量甚至比在桃園地區還要高。

研究人員也發現,相較於固定型的光電板,追日型光電板下的光環境比較均勻,比較適合植物生長。桃園農改場研究員這次在雲林做試驗,採用遠端控制,農場有各種溫溼度感測器,可以自動化管理。

光電系統業者看好營農型光電,認為對農地並不會造成衝擊,反而可以創造雙贏。但農委會表示,目前推動農業與光電結合的優先順位,第一是畜禽舍、第二是陸上養殖、第三是水域埤塘,此外包括土壤鹽化、嚴重地下陷區等不利耕作地區,將會集中規劃為綠能專區,不需結合農業使用。

光電系統業者則認為,目前政府推動的綠能專區,不管是在地層下陷等不利耕作區,或鹽灘地等等,都是十幾公頃以上的大專區,這會面臨兩大問題。首先要整合地主與居民的意見,非常困難。第二大電廠將面臨饋線不足的問題,有些地方還要新設變電所,相反的小型而分散的營農型光電,只要設施合理,下方可以繼續做農業生產,推動上相對容易。

過去有投機者以種電為名,哄抬地租到處圈地的狀況,應該被扼止。建立明確的規範、農業結合光電才會有正常健康的發展,光電下的農業,也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

公視 我們的島【農電共生系列--光電板下的新鮮事
11/20() 2200首播
11/2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雲林縣
關鍵字: 
再生能源, 綠能, 養地種電, 太陽光電, 搶地

政府全力推動太陽光電,但過去幾年光電設施架設在農地,引發許多假種田、真種電的爭議。太陽光電設置在農地,是否一定會導致良田消失?怎麼樣的規範與設計,能讓光電板下也有新生機?

光電循環之路

光電循環之路

摘要: 
光電,是台灣重要產業,每年光電展,總可以見到業者推陳出新,研發出各種類型、更有效率的光電板。台灣太陽能電池產業在全球市場排名第二,每年產量超過10GW,不過光鮮亮麗背後,卻也潛藏環境問題。農地上的倉庫、廠房,堆置著一桶桶光電廠產出的廢液。這些陳年問題如何解決?太陽光電能不能邁向真正的綠能,走向資源循環之路?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一片又一片光電板,架設在屋頂、溫室、埤塘,這些光電板來自哪裡?它的原料又從何而來?矽原料在長晶爐形成一塊塊大錠,切成長方型的晶圓柱後,再進入切割機,切成薄如紙片的晶片,這些就是製作太陽能電池的基本材料。晶片切割過程需要用到切削油和碳化矽粉,切割後的廢油如果沒有處理,混合著剩餘的矽泥,就成了泥漿一樣的醬料。

大約七、八年前,這些醬料都被當成廢棄物,委託清除處理業者載走。據業者指出,過去一噸處理費用達上萬元,每個月付給處理業者的費用高達千萬以上。但是這些廢棄物中,只有乙二醇和碳化矽可以回收,還有大量矽泥難以處理。很長一段時間,矽泥沒有再利用管道,大量矽泥無處可去,部分不肖業者就到處承租倉庫,惡意棄置。

雲林大埤農田旁的一棟巨大倉庫,鐵捲門打開,迎面而來是刺鼻氣味。2015年,這裡被檢舉存放大批廢液,縣府人員花了好幾個月,按照鐵桶上的標籤逐一追查,發現四千多桶廢液當中,有七成來自於北部的太陽能光電廠。四千多桶廢液經過一年時間,已經清除了三千桶左右,還有一千多桶等待移除。

這間倉庫並不是特例。在桃園大園地區的農地上,也有倉庫堆置了約八千桶,從光電廠流出的桶裝廢液,這個狀況在附近農地就有三間。倉庫裡的鐵桶已經存放六、七年以上,有的傾倒,有的腐蝕,如果繼續放下去,難保農地不會遭到污染。

除了污染疑慮,這些廢液、廢渣也可能引發火災,形成潛在的公安問題。桃園環保局則表示,這些鐵桶裡裝的都是初步處理過的碳化矽泥,當初處理業者因為工廠失火、經營不善,置放多年沒有處理,桃園市政府今年已經將其審認改列為產品,由法務部執行署拍賣處理。

太陽能被認為是綠色能源,但泥渣棄置案件,讓綠能光環蒙上塵埃。光電廠商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桃園觀音這家光電廠,很早就在廠內設置廢油與碳化矽的回收系統。但矽泥的回收利用一直是個問題,成功大學教授陳偉聖的團隊,花了四、五年時間,希望替廢矽泥找出路,終於找到可以循環利用的方式。 

2015年,成大將技術轉移給民間公司,光電切割所產生的廢泥,經過過濾回收後,剩下的矽泥經過烘乾,送到廠房做固化處理。廢矽泥烘乾製成的矽錠或碳化矽泥,可以作為煉鋼原料,價格是進口矽鐵的六成左右,對鋼鐵廠來說十分划算。

台南這家工廠營運將近兩年,是台灣少數可以大量去化矽泥的再生工廠。業者估計,目前還囤積在倉庫裡的廢液和矽泥,大約還有四萬噸以上,必須被妥善處理。

除了生產製程的廢棄物,光電板要如何回收也應該盡早考慮。一片光電板的壽命大約二十年,再加上每年颱風損壞的,十年之後我們可能會面臨大量光電板廢棄問題。環保署指出,據工研院估計,2025年廢棄光電板將達一萬九千兩百三十公噸左右。

陳偉聖的實驗室裡,有些颱風過後損壞的光電板,其中鋁框、玻璃、矽、銀等等,都是可以回收的物質。為了減少廢棄物,太陽能電池生產時,也應該考量後續回收再生的問題。有少數廠商在設計時,已經開始將後續回收的問題考慮進去。

部分廠商也開始注意光電板廢棄問題,與處理業者簽訂合作備忘錄。目前環保署與經濟部正研擬光電回收制度,傾向由業者主導回收系統,自主回收。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同業公會理事長郭軒甫則建議,政府應該及早規劃回收機制,比照一般家電強制徵收廢棄物處理費。 

太陽能要真正成為環保永續的能源,除了發電過程零污染外,製造過程的改善、廢棄物處理,都要走向對環境更友善的方向,才能讓產業走得更長更遠。

公視 我們的島【光電循環之路
11/06() 2200首播
11/1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能源
縣市: 
  • 雲林縣
  • 桃園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廢液, 光電業, 光電板, 廢棄物, 回收, 汙染

光電,是台灣重要產業,每年光電展,總可以見到業者推陳出新,研發出各種類型、更有效率的光電板。台灣太陽能電池產業在全球市場排名第二,每年產量超過10GW,不過光鮮亮麗背後,卻也潛藏環境問題。農地上的倉庫、廠房,堆置著一桶桶光電廠產出的廢液。這些陳年問題如何解決?太陽光電能不能邁向真正的綠能,走向資源循環之路?

文蛤荒與慌

文蛤荒與慌

摘要: 
你是否發現,今年的文蛤價格漲翻天,過去一斤六、七十元的文蛤,現在漲到一斤一百元以上,就連產地的市場價格,也是以前的兩倍左右。從彰化到雲林,大量暴斃,養殖戶一片哀號。這場文蛤浩劫,背後反映著什麼樣的環境危機?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一大清早,工人們在文蛤池裡拉著採收機,岸上婦女忙著篩選,好不容易照顧了一年,終於等到文蛤收成,但是漁民臉上卻沒有收穫的喜悅,只有聲聲無奈。收上來的文蛤,九成以上殼都已經張開,只能倒在一旁當廢棄物,一整年心血付諸東流。

從彰化到台南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這裡是文蛤養殖重鎮。走進養殖區,一堆又一堆死亡的文蛤殼,堆置在路邊,猶如現代貝塚。彰化縣芳苑鄉養殖業者洪清山從二十幾歲開始養文蛤,養了四十多年,從來沒遇到像今年這樣的慘況。

不只彰化,濁水溪南岸的雲林麥寮、台西,今年文蛤產業也幾乎全軍覆沒,許多漁民都懷疑,工業區污染是導致文蛤死亡重要的原因。

文蛤生長與工業污染間是否相關,缺乏長期而完整的調查資料。水產試驗所所長陳君如認為,文蛤死亡原因錯綜複雜,一方面因為這幾年極端氣候頻繁,高溫加上瞬間豪大雨,讓文蛤難以承受。另一個原因可能跟養殖密度有關,彰化和雲林台西養殖密度偏高,這兩年文蛤死亡率也比較高。

漁民則認為,環境惡化是文蛤死亡主因。觀察彰化養殖區周遭的環境,所有養殖戶都是從同一條大排中取用海水並排水,而附近有養豬場、養雞場、地下工廠,所有污水都排放到大排中,傳來陣陣惡臭,水質狀況讓人搖頭。

雲林口湖以南,這裡因為環境比較好、換水容易,加上雲林口湖有西南沿海唯一一座海水供應站,可以統籌供應下崙地區乾淨的海水,今年文蛤死亡率大幅下降。漁民呼籲政府增建海水供應站,擴大海水供應範圍,不但可以改善魚塭水質減少漁民損失,也可以減少抽取地下水。

目前水試所正在台西的研究中心進行文蛤養殖實驗,主要作法是每星期投放二氧化氯進行消毒殺菌,定期檢測底泥狀態,能不能成功,明年收穫才會見真章。

根據官方統計,103年文蛤養殖的產值達到五十億,是沿海居民重要的生計來源。如果大環境繼續惡化,漁民紛紛棄養,文蛤養殖最終恐怕會走向崩潰。

在環境惡化狀況下,養殖業者有什麼自救之道?在台南七股潟湖養殖黑金文蛤的黃芬香,以低密度、生態化養殖,希望能培養文蛤抵抗逆境的能力。經過多年摸索,黃芬香建立起文蛤、草蝦、虱目魚、石斑魚共生的養殖模式,再加上位於七股潟湖,水質良好,文蛤育成率達到九成。在雲林口湖,呂先生運用生態養殖模式,文蛤生長也比較順利。

相對其他的水產養殖,貝類養殖不必用大量的餌料,是比較永續的養殖方式。中研院學者邵廣昭等人曾撰寫台灣海鮮選擇指南,其中建議食用的水產,貝類名列前茅。以文蛤來說,不但能淨化水質,生長過程還可以將溶解於水中的二氧化碳轉化成碳酸鈣的外殼,具有固碳效果。

面對氣候變遷,文蛤發揮了固碳、減碳的重要功能,但是當極端氣候發威,牠也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文蛤面臨浩劫,突顯出沿海環境的惡化,政府的輕忽和基礎設施的缺乏。這個由來已久的產業,不能繼續生存下去?望著眼前成堆的空殼,漁民依舊在無邊的波光中,尋找希望。

公視 我們的島【文蛤荒與慌
10/02() 2200首播
10/0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海洋,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雲林縣
關鍵字: 
文蛤, 工業污染, 極端氣候, 養殖密度, 生態養殖, 養殖業

你是否發現,今年的文蛤價格漲翻天,過去一斤六、七十元的文蛤,現在漲到一斤一百元以上,就連產地的市場價格,也是以前的兩倍左右。從彰化到雲林,大量暴斃,養殖戶一片哀號。這場文蛤浩劫,背後反映著什麼樣的環境危機?

底渣何處去

底渣何處去

摘要: 
熟悉的音樂響起,快步追上垃圾車,把手中大包小包的垃圾,交給清潔隊員,這是很多人每天生活中的例行公事。家裡的垃圾清乾淨了,以為就此可以鬆一口氣,另一個更棘手的難題,才正要浮現。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金黃稻穗隨風搖曳,收割季節即將到來,住在雲林口湖鄉後厝村的稻農陳朝意,臉上卻滿是愁容,陳朝意二十幾年前返鄉照顧生病的母親,從此靠著務農維生, 三年前更開始嘗試無毒農法種稻,花了二十幾萬打了一口七十米深井,希望取得純淨的水源。

沒想到20173月,距離他的田區只有一條馬路之隔,這處位在口湖鄉和水林鄉交界處的垃圾轉運站,運進上千噸焚化爐底渣,讓他十分擔憂。

這些底渣是焚化爐燃燒垃圾後的產物。2016年下半年,南台灣規模最大的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業者映誠公司,涉嫌將底渣濫倒在台南市安南區的魚塭,遭到起訴。頓時間,過去由映誠負責處理的焚化爐,底渣無處可去,高雄市政府因而要求雲林、台東等縣市,每代燒一噸垃圾,就要回運1.8噸底渣。

儘管環保單位一再保證,底渣安全無虞,而且是可以再利用的資源,不過這些底渣裡面,混雜了金屬、廢電池等雜質,還散發異味,讓居民產生疑慮。

台南社大團隊來到現場調查,使用XRF儀器快篩,發現這些底渣的重金屬含量,已超過土壤管制標準。垃圾轉運站門口的馬路上,用儀器快篩也發現重金屬含量偏高,因為運送這些底渣的車輛,根本沒加蓋,粉塵碎屑就這樣沿途飄散。

這塊垃圾轉運站的土地使用分區,雖然屬於環保用地,周邊卻全都是農地,底渣堆置在這裡,緊鄰水體,和周邊環境並無區隔,居民很擔心,底渣經過雨水沖刷後,會污染土壤和地下水,進而影響農作物。

在古坑鄉崁腳村,這處原本是垃圾掩埋場,使用期限屆滿後,重新開放做為垃圾轉運站的場址,現在也堆置了兩千噸底渣。掀開帆布可以看到,裡面同樣有不少金屬殘渣和雜質。

雲林縣長李進勇堅持「沒有底渣回運,就沒有垃圾運出」,拒絕回運底渣的斗六市,從今年三月開始,出不去的垃圾逐日累積,八千噸垃圾堆成一座十幾公尺高的垃圾山。在炎熱、多雨的夏季,不但持續散發惡臭,也成為衛生隱憂。

以目前雲林縣內累積未焚化的垃圾量來估算,到今年底總共必須運回十五萬噸底渣,縣府目前已經規劃把底渣和混凝土混合,製作成紐澤西護欄,也積極請託隸屬中央的公共工程,協助去化底渣。

目前的再利用辦法規定,底渣可以做為道路級配粒料、混凝土或磚塊添加料、基地或路堤填築等用途。環保團體則認為,不能為了急著去化底渣而忽略把關,這些沒有落實篩分的底渣,並不適合直接用來回填。

201611月,環保署以密件方式,請台北市替雲林縣代燒兩萬多公噸垃圾,密件曝光後,引來議員砲轟。垃圾一向必須運回台灣本島處理的金門縣,也因為底渣回運問題談不攏,從今年六月開始停止外運,累積上千噸垃圾,還兩度自燃造成火災。

根據環保署2015年的統計,全台灣目前二十四座焚化爐的有效處理量為650萬公噸,全台的一般廢棄物則為432萬公噸,容量雖然足夠,但因為來自商場、商辦大樓、住宅大廈、工廠等場所的一般事業廢棄物,處理費比家庭垃圾高,形成了焚化爐搶著燒一般事業廢棄物,家庭垃圾遭到排擠的現象。

再加上垃圾調度牽涉到地方自治,往往容易演變為政治風波,讓垃圾長期委外處理的幾個縣市,總是戰戰兢兢,調度一不順暢,就準備上演垃圾大戰。

一般事業廢棄物的垃圾分類,又往往做的不如家庭垃圾來的徹底,增加了底渣的污染風險。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晁瑞光指出,焚化爐收了很多事業廢棄物來燒,造成底渣裡面的成分複雜,重金屬含量高,如果把它當成一般土方用來回填,對環境會造成影響,不能輕忽。

為了解決垃圾調度問題,今年7月,環保署預告「現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設施統一調度辦法」,未來中央可以統一調度,回運底渣比例也不得超過20%,一噸垃圾最多只能換回0.2噸底渣,新制預計10月份就會上路。

724日,環保署也已經公告修正底渣再利用管理辦法,未來對底渣的篩分、熟化等各個處理流程,雜質含量與流向追蹤,都將有更嚴格的規定。

對花了好幾年時間,辛苦養地、努力轉作無毒農法的農民來說,好不容易才要迎來收割季節,他們只希望,數量越來越稀少的優良農地,不要又成為垃圾與底渣大戰下的犧牲者。

公視 我們的島底渣何處去
07/31() 2200首播
08/0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關鍵字: 
底渣, 焚化爐, 事業廢棄物, 垃圾再處理

熟悉的音樂響起,快步追上垃圾車,把手中大包小包的垃圾,交給清潔隊員,這是很多人每天生活中的例行公事。家裡的垃圾清乾淨了,以為就此可以鬆一口氣,另一個更棘手的難題,才正要浮現。

當白海豚遇上風機

當白海豚遇上風機

摘要: 
二月底冷鋒面才剛過境,台大鯨豚研究室團隊從台中港出發,以Photo ID的研究方式,拍下中華白海豚在海面上的照片,用來辨識不同個體進行相關研究,從2006年以來,已經進行了十一年。

採訪/撰稿 潘佳修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劉啟稜 許中熹
剪輯 陳慶鍾

「從六七萬張照片中,全部累加起來到現在,總共認識八十隻中華白海豚」,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教授周蓮香說,近幾年已經有十幾隻很久沒出現,比對後只剩六十六到六十隻,台灣的白海豚族群數量真的很小。

周蓮香教授強調,從2008年到2016年的迴歸曲線分布來看,白海豚數量呈現顯著的下降趨勢,保守估計如果每七到十年死一隻,還算安全,但目前的趨勢是每年少一隻,所以危險性是非常非常高。

台灣的白海豚大約分布在苗栗縣龍鳳漁港,到台南北邊將軍港間,生活在水深30公尺、距離岸邊6公里以內的沿海水域,因為十分靠近人類活動區域,因而面臨棲地消失、水下噪音、淡水流量減少及污染,和遭到漁業誤捕的生存威脅。


2008
年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已經將台灣的白海豚,列入極度瀕危的最高保育等級,行政院農委會也在2014年預告「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的範圍,橫跨苗栗、台中、彰化、雲林等四個縣市的近岸區域。

為了推動能源架構轉型,行政院規劃2025年再生能源的占比,要達到20%的目標。其中離岸風電是主要發展項目之一,預估2025年有3GW的裝置容量,可發電約111億度,將分成三個階段來開發,目前已經選定三座示範風場,2015年也已經公告三十六處離岸風電潛力場址,接受業者申請籌設,規定業者必須在2017年底通過環評、2019年底取得籌設許可,來接軌第三階段的區塊開發。

「環境調查不足,暫緩近岸開發」保育團體在環保署前發出怒吼,認為台灣的白海豚已經瀕臨滅絕,政府的保育措施又還沒有啟動之時,離岸風場的打椿、施工船隻往來和未來數百架風機營運時的噪音,將把白海豚逼入絕境。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秘書長陳秉亨強調,從香港填海造陸的研究案例來看,只有填海工程和工程船的干擾,沒有打樁的衝擊性噪音,白海豚就已經退到十公里之外的珠江口,而台灣的白海豚將無處可逃。

中央研究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學者林子皓表示,國際上越來越重視離岸風機,對海洋哺乳類動物的影響,最嚴重的可能會導致鯨豚聽力損傷,也會干擾牠的行為,讓牠不喜歡生活的棲地被迫拋棄,其次是遮蓋效應影響鯨豚之間回聲定位的溝通、繁殖和獵食,長期噪音對於生理、免疫也有負面影響。



2016
93晚上,苗栗竹南近海的離岸示範風場傳來巨大聲響,中華鯨豚協會接獲檢舉,開發單位上緯企業在夜間,無法監測白海豚是否在附近活動的狀況下,進行基礎打樁違反環評規範。

光宇顧問公司表示,由於施工過程產生許多困難,導致整個移樁、扶樁、置入海中自沉這段期間,從預定兩個小時延長到八個小時,當天海象狀況又不是很好,重達六百噸重的基樁,如果沒有打入到安全深度,可能危及拖船和上百人性命。

依環評規定,離岸風場在打樁施工時,警戒區範圍內要設置水下聲學監測站,並配備鯨豚生態觀察員在打樁前監測至少三十分鐘,確認沒有鯨豚活動才能夠作業,上緯企業在夜間無法海上監測時施工,暴露無法有效監管施工現場等問題。

環保署邀集相關學界提供建言,希望在離岸風電政策環評中,對開發行為訂出合理且有效的規範。目前環評比照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作法,以一般海豚暫時性聽力損傷TTS的聲曝值180dB為上限,要求警戒區內的聲曝值要低於這個標準,但學界有不同的看法,認為面對極度瀕危、數量只有六十幾隻的白海豚,應該要有更嚴謹的規範。


由於目前近海生態的基礎研究不足,相對又是生態敏感地區,也有學者建議,未來離岸風場開發應先遠後近,以免造成環境永久性傷害,已經被正式列入政策環評的結論中。

20175月環保署召開中能離岸風電開發計畫環評專案小組會議,由中鋼投資主導的中能公司,計畫在彰化南部開發裝置容量約700MW的離岸風場,由於選定的地點幾乎是離岸最近的潛力場址,與政策環評的結論相違背引發質疑。


專案小組召集人張學文認為,雖然政策環評只是建議性質沒有拘束力,但建議能源局還是要考量先遠後近的原則,強調現在世界各國、特別是離岸風電數量最多的歐洲,幾乎都是離岸十五公里以上,很少近到一公里的場址,這對景觀和生態有一定的影響。

台灣第一座在苗栗竹南的離岸示範風場,20172月已併聯發電,正式將台灣的風力發電從陸地推向海洋,但是在近海生態調查仍然薄弱,中華白海豚又已面臨滅絕的關鍵時刻,台灣海峽千架風機的綠能夢想,是否會變成海洋生態的惡夢,仍讓人憂心忡忡。

公視我們的島【當白海豚遇上風機
05/29() 2200首播
06/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能源
縣市: 
  • 台中市
  • 苗栗縣
  • 彰化縣
  • 雲林縣
關鍵字: 
白海豚, 離岸風機

二月底冷鋒面才剛過境,台大鯨豚研究室團隊從台中港出發,以Photo ID的研究方式,拍下中華白海豚在海面上的照片,用來辨識不同個體進行相關研究,從2006年以來,已經進行了十一年。

明天過後豆陣行

明天過後豆陣行

摘要: 
九月,雲嘉南地區雨水漸少,農民開始種豆,黃豆、黑豆、毛豆是主角。可是今年九月,很不尋常,連來了三個颱風。雖然田裡的積水退了,決定復耕的農民,陸續趕著天晴重新播種,一切災難彷彿沒發生過。可是,極端氣候引爆的農業危機,到現在還沒有解除警報。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九月連三颱 雲嘉南毛豆全軍覆沒

今年九月連三颱,全台灣災情不斷。漁船擱淺、電力中斷、路樹被拔除、低窪處積水,還有嚴重的農業災損。其中,九月底的梅姬颱風,最兇猛。

吳永陸和黃祈堯,是長期跟冷凍公司契作毛豆的專業農民。每年秋作是這群農民最重要的耕種季節,可是颱風卻跑來攪局,雲嘉南地區900多公頃毛豆田和2000多公頃大豆田,全軍覆沒。走進泡水的毛豆田,黃祈堯越往前走心裡越沉。


接下父親的棒子,從科技業轉行務農已經三年,身為農委會第一屆百大青農的黃祈堯,務農之路並不輕鬆。對他來說,中年返鄉不是浪漫夢想,而是為了照顧家裡的田地和老人家。這些年,他召集了跟吳永陸一樣父執輩的農民,一起跟永昇冷凍廠契作種毛豆外銷日本,在雲林東勢有40多公頃,他自己包辦了13公頃。

一般人走路巡田,可是黃祈堯管理的田區零星散布,要巡視災情,非開車不可。目前雲嘉南地區,有八家冷凍公司跟農民合作,共種了920公頃的毛豆。這次颱風帶來的災損,大家只能各自認賠。

毛豆是大豆豆仁七到八分熟的青割果莢,因為果莢有薄毛,被稱為「毛豆」。目前全台種植毛豆分春、秋兩季,總面積7500公頃,其中三分之二在高雄、屏東兩地,其餘三分之一來自雲嘉南的貢獻。過去十年,台灣毛豆占日本市場比重,一路從29%提高到44.3%,而且連續九年獲得冠軍。2015年的產值,還高達24.5億元,外銷成績無人能比。

正當人人期待2016年的毛豆外銷成績,能破紀錄之際,梅姬颱風倒是先打碎了美夢。各家冷凍公司評估,如果雲嘉南地區重種毛豆,採收期勢必跟高屏地區重疊,到時候收割機不夠用,冷凍廠也無法消化過多的鮮採毛豆,所以所有廠商紛紛回防主戰場,力拚高屏地區的秋作。

雜糧復興 大豆復耕

台灣大豆以黃豆與黑豆為主。半世紀前,台灣大豆面積6萬公頃,民國七十年代,進口大豆傾銷台灣,到了民國100年,國產大豆只剩下55公頃。為了回應民間對本土農產品的需求、提高僅剩三成的糧食自給率,農委會從102年起,推動雜糧復興運動,其中最重要的項目就是大豆。

國產大豆面積倍增,來到2000公頃,民眾接受度越來越高,可是就在這時候,極端氣候,也為大豆產業帶來高難度的考驗。


梅姬颱風後半個月,天氣越來越好。不過明明陽光燦爛、田裡卻充滿蕭瑟感。三十歲的蘇建鈞,投入農業第八年,對農業滿懷期待的他,站在田邊發呆。無論是剛發芽的黑豆,還是進入開花期的黃豆,蘇建鈞和其他農友一同契作的130公頃大豆田,沒有一處逃過颱風摧殘。其實整個雲嘉南地區約2000公頃的黃豆田、黑豆田,都是這樣慘兮兮。

秋作占一年收成的七成,也是每年農民耕種的種源,一旦秋作歉收,不只影響供貨量,連明年春、秋兩作的豆種,也會沒有著落,所以農民不得不復耕。


在大豆產業鏈中,蘇建鈞、謝明拴都是契作主體。所謂「契作主體」,就是本身是專業農民,也同時整合旗下農民耕種的品項、面積,以便統一與大廠商進行契作。十月中起,天氣逐漸穩定,田土大多已乾燥,農民們趕著整地復耕,播種機紛紛出動。

吳昭慧是台灣育種大豆的第一把交椅。雲嘉南農民一啟動復耕,她也閒不下來。十多年來,在吳昭慧手中,已經育成台南三號到台南十號共八種黑豆和黃豆品種。


育種研究是產業基石

漫長的育種過程,是產業的發展基礎,如何育出生長力強、符合市場需求、產品特色明顯的品種,是每個育種家的終極目標。這裡是高雄農改場毛豆育種試驗田。

台灣毛豆育種家周國隆,帶領三位加起來兩百多歲的播種達人,在1.5公頃的土地上,種下近五千種品系、共四十五萬株毛豆。高改場在近十年培育的毛豆品種,從第一代種子到第二十代種子,都在這片田區。


從選出親本雜交培育到第六代,數量從一株增加到十萬株,然後海選到只剩一到兩個品系再命名推廣,過程至少需要八到十年。周國隆負責的,是培育毛豆用的大豆品種,而台南場的吳昭慧,則是以培育黃豆和黑豆為主,雖然兩人的育種目標不相同,可是他們始終跟農民站在一起。

雲嘉南的大豆已經播種,繼續推動雜糧復興運動;高屏的毛豆已經發芽長葉,正努力堅守國產農業的外銷成果。可是劇烈的氣候變化,一年比一年明顯,對農民造成影響、阻礙農業發展,更影響食物正常供給。

到這個時候,農業似乎已經不只是農民的事了!

公視 我們的島【明天過後豆陣行】

11/07(
) 2200首播

11/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雲林縣
  • 嘉義縣
  • 台南市
關鍵字: 
毛豆, 契作, 農業災損, 雜糧復興, 農改場, 育種, 大豆

九月,雲嘉南地區雨水漸少,農民開始種豆,黃豆、黑豆、毛豆是主角。可是今年九月,很不尋常,連來了三個颱風。雖然田裡的積水退了,決定復耕的農民,陸續趕著天晴重新播種,一切災難彷彿沒發生過。可是,極端氣候引爆的農業危機,到現在還沒有解除警報。

煙燻的健康【2015卓越新聞獎】


煙燻的健康
2015卓越新聞獎-煙燻的健康系列報導】

摘要: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爐子上的烤鴨旋轉著,在瀰漫的煙氣當中,慢慢抹上一層油亮的煙燻。現代人的生活不也像是爐子裡的烤鴨,被各種煙囪冒出來的煙塵,慢慢地煙燻


5
15,雲林縣意外通過「雲林縣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這是無黨籍與國民黨團在一讀會的時候,聯手變更議程,護送民進黨籍縣長李進勇提出的禁燒條例。事情背後,其實牽涉立委選舉的造勢,然而要求環境改善的民意受到重視,成為政治人物競相表態爭取的對象,也是一種正向發展。

雲林縣為什麼要禁用生煤及石油焦?


石油焦是煉油產物,台灣只有六輕用來發電。生煤是燃燒效率較低,成本較便宜的煙煤,雲林縣境內包括六輕所屬的四家工廠,總共有二十家工廠使用生煤,其中六輕的使用量占了95%。

石油焦和生煤燃燒後產生的東西,有造成溫室效應的二氧化碳、一氧化碳,以及因為碳燃燒產生的原生性PM 2.5PM 10等懸浮微粒,還有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經過光學反應產生的硫酸鹽、硝酸鹽,這些都會附著在PM 2.5中,還有族繁不及備載的各種重金屬。

雲林科技大學化學材料及工程材料系教授林春強表示,這些重金屬包含了多環芳香烴,可能影響兒童腦部智力發展。還有會影響腦和神經系統的汞、影響呼吸道的釩、可能產生痛痛病的鎘、影響造血功能的鉛、刺激眼睛的臭氧等等。


台灣不是只有六輕的麥寮汽電使用生煤,世界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台中火力發電廠也使用生煤。這次雲林縣的禁燒政策,也聯合了台中市、嘉義市、台南市和彰化縣簽署禁燒共識,其中以台中市最積極,已經著手規劃自治條例的擬定。

為了防止地方聯防的禁燒條例蔓延,經濟部長鄧振中首先表明禁燒條例將影響全國電價與能源安全的態度。環保署長魏國彥也表示,地方沒有權限禁止使用生煤。可以「不許可」使用,但不能「禁止」使用。

這件事牽涉到地方制度法賦予地方政府制定自治條例的精神與原意,也牽涉到能源管理法、空氣污染防制法之間的爭辯。律師出身的雲林縣長李進勇表示,要打憲法官司來對抗中央的不同意,這將是一條漫漫長路。


即將開戰的是,七月初,六輕兩張生煤使用許可證到期,環團希望縣府能公開最後階段的專家意見審查。不過李進勇表示,過程適不適合公開,還需要審慎考量。

其實麥寮的汽電共生廠,在傳統污染物,也就是懸浮微粒、硫氧化物與氮氧化物的管制上,已經受到雲林縣環保局比別的地區更嚴格的管制標準,不過環保局還是繼續下修管制數值,是為什麼呢?雲林縣環保局副局長張喬維表示,這是基於毒物累加觀念,所採取的措施。「雲林縣比較特殊,它是個石化工業區,又有一個發電廠,你把所有污染物都集中在麥寮,縣政府當然要用最嚴格的標準來管理。」

麥寮六輕這裡的污染,除了來自發電廠,還有石化作業產生的揮發性有機物VOC。雲科大林春強教授表示,六輕排出大量的VOC,經過光化學反應,產生半揮發性有機物,當半揮發性有機物附著在PM 2.5,被我們吸入之後,除了可能得到肺癌,還可能造成肝癌,甚至導致血癌。


在美國密西根偉恩州立大學攻讀博士時專精研究汞的林春強表示,毒性強的重金屬幾乎都是親油性,如果要檢測人體的重金屬影響,就要從血液來檢測,從尿液不容易檢測。不過之前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對雲林縣民做的健康檢查,礙於經費,大部分只能做尿液分析。因此林春強老師呼籲,相關單位應該提供更多經費,讓詹教授能完成縣民血液的分析。如此一來,對六輕工業區造成國民健康的影響,才能有更完整的瞭解。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關鍵字: 
PM2.5, 懸浮微粒, 空氣污染, 空污, 地方自治條例, 六輕, 生煤, 石油焦, 火力發電, 管制標準, 林春強, 詹長權, 健康風險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

煙燻的健康


煙燻的健康

摘要: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爐子上的烤鴨旋轉著,在瀰漫的煙氣當中,慢慢抹上一層油亮的煙燻。現代人的生活不也像是爐子裡的烤鴨,被各種煙囪冒出來的煙塵,慢慢地煙燻

5
15,雲林縣意外通過「雲林縣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這是無黨籍與國民黨團在一讀會的時候,聯手變更議程,護送民進黨籍縣長李進勇提出的禁燒條例。事情背後,其實牽涉立委選舉的造勢,然而要求環境改善的民意受到重視,成為政治人物競相表態爭取的對象,也是一種正向發展。

雲林縣為什麼要禁用生煤及石油焦?

石油焦是煉油產物,台灣只有六輕用來發電。生煤是燃燒效率較低,成本較便宜的煙煤,雲林縣境內包括六輕所屬的四家工廠,總共有二十家工廠使用生煤,其中六輕的使用量占了95%。

石油焦和生煤燃燒後產生的東西,有造成溫室效應的二氧化碳、一氧化碳,以及因為碳燃燒產生的原生性PM 2.5PM 10等懸浮微粒,還有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經過光學反應產生的硫酸鹽、硝酸鹽,這些都會附著在PM 2.5中,還有族繁不及備載的各種重金屬。

雲林科技大學化學材料及工程材料系教授林春強表示,這些重金屬包含了多環芳香烴,可能影響兒童腦部智力發展。還有會影響腦和神經系統的汞、影響呼吸道的釩、可能產生痛痛病的鎘、影響造血功能的鉛、刺激眼睛的臭氧等等。


台灣不是只有六輕的麥寮汽電使用生煤,世界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台中火力發電廠也使用生煤。這次雲林縣的禁燒政策,也聯合了台中市、嘉義市、台南市和彰化縣簽署禁燒共識,其中以台中市最積極,已經著手規劃自治條例的擬定。

為了防止地方聯防的禁燒條例蔓延,經濟部長鄧振中首先表明禁燒條例將影響全國電價與能源安全的態度。環保署長魏國彥也表示,地方沒有權限禁止使用生煤。可以「不許可」使用,但不能「禁止」使用。

這件事牽涉到地方制度法賦予地方政府制定自治條例的精神與原意,也牽涉到能源管理法、空氣污染防制法之間的爭辯。律師出身的雲林縣長李進勇表示,要打憲法官司來對抗中央的不同意,這將是一條漫漫長路。


即將開戰的是,七月初,六輕兩張生煤使用許可證到期,環團希望縣府能公開最後階段的專家意見審查。不過李進勇表示,過程適不適合公開,還需要審慎考量。

其實麥寮的汽電共生廠,在傳統污染物,也就是懸浮微粒、硫氧化物與氮氧化物的管制上,已經受到雲林縣環保局比別的地區更嚴格的管制標準,不過環保局還是繼續下修管制數值,是為什麼呢?雲林縣環保局副局長張喬維表示,這是基於毒物累加觀念,所採取的措施。「雲林縣比較特殊,它是個石化工業區,又有一個發電廠,你把所有污染物都集中在麥寮,縣政府當然要用最嚴格的標準來管理。」

麥寮六輕這裡的污染,除了來自發電廠,還有石化作業產生的揮發性有機物VOC。雲科大林春強教授表示,六輕排出大量的VOC,經過光化學反應,產生半揮發性有機物,當半揮發性有機物附著在PM 2.5,被我們吸入之後,除了可能得到肺癌,還可能造成肝癌,甚至導致血癌。


在美國密西根偉恩州立大學攻讀博士時專精研究汞的林春強表示,毒性強的重金屬幾乎都是親油性,如果要檢測人體的重金屬影響,就要從血液來檢測,從尿液不容易檢測。不過之前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對雲林縣民做的健康檢查,礙於經費,大部分只能做尿液分析。因此林春強老師呼籲,相關單位應該提供更多經費,讓詹教授能完成縣民血液的分析。如此一來,對六輕工業區造成國民健康的影響,才能有更完整的瞭解。

公視 我們的島【煙燻的健康
06/15() 2200首播
06/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關鍵字: 
PM2.5, 懸浮微粒, 空氣污染, 空污, 地方自治條例, 六輕, 生煤, 石油焦, 火力發電, 管制標準, 林春強, 詹長權, 健康風險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