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9環保署長視察觀音污水處理廠

環保署長魏國彥29號下午前往觀音工業區訪視污水處理設備。觀音工業區是在全力追求經濟發展的年代,民國79年時完工設置的工業區。民國93年隨著高科技產業的進駐,越來越多的高科技產業廢水問題,過去曾有多次工業廢水排放導致污染的公害案件發生,讓觀音工業區的管理能力備受質疑。 2008年環保署也曾發現工業區長期埋設暗管偷排,因此除了依水汙法罰六十萬,也搬出行政罰法,以不當利得的名義,重罰處理廠商榮工公司,一億三千多萬。今天下午環保署長和桃園縣環保局實地前往污水處理廠,了解污水處理作業及後續管理情形。

附上小記者林靜梅當日觀察筆記:

 

記者:林靜梅

2014.08.29

 

我們污水處理做得好,別的國家也能來學習,也能來桃園取經....這是環保署長魏國彥,在週五前往觀音工業區視察時,在簡報前所講的話。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齊柏林的「看見台灣」,才首次知道觀音工業區的污水問題有多嚴重,不過這個由國家(經濟部)帶頭不好好處理污水,甚至惡劣到任由代操作公司偷埋暗管亂排,還把孕育生命的千年藻礁,破壞只剩死寂一片的工業區(之一),環保署長這番寬容、甚至帶有理解的「鼓勵」,在我聽來,對於保護環境的理想,一點也不鼓舞。

其實不怪魏署長,這不是出自我寬容,而是一直以來,環保機關在大小政府的架構下,很容易被做成開罰的末端機構,是的,主管環評的環保機關,本質上對環境保護有預警預防的公權力,但在台灣一直很難被做大,更慘的是,做小的居多。

環保署的老闆是行政院、是總統,環保局的老闆是縣政府、是縣長,雖然總是嘴上說是環境與人民,我無意一竿子打翻所有在環保單位盡心工作的官員與公務員,但當經濟真的與環境衝突時,環境不但難以優先經濟,只不過是試著多重視環保一些,還會被以成本過高傷害經濟發展,討價還價到環境價值殘破。

這次進觀音工業區,才終於了解,原來觀音工業區每日總污水排放量超過七萬公噸,其中42千噸是由工業區污水處理廠處理,3萬多噸自行處理放流,這個污水處理廠處理不了全部的水(有些廠商還要自行前處理,才能送到污水廠),還黑心事做盡,除了剛我講的偷排暗管繞排,最近才又有管理人員篡改數字被檢調抓去,而我們還沒講那些自行排放的,過去這麼多年來,所排的水都真的有處理過嗎?



觀音工業區這次特地展示,第三期擴建的MBR污水處理設施,這是一種高壓氧化槽,打進更多氧氣,加速生物處理污水,(據說)兩套兩億多元,明年底要驗收接著啟用。

這些大約要歸功於紀錄片「看見台灣」帶來的效應,因為民眾知道這件事的可惡,政府跟廠商都感受到壓力,所以這時候就是要廠商「改善」的好契機。

我知道這一切可以皆大歡喜並大大感謝齊柏林導演與他的工作團隊。但我沒辦法,我不斷不斷的想著,沒有「看見台灣」這一切都不能做嗎?政府自己依水污法就有勒令停工的尚方寶劍,多年來跑去哪了?

不能,為官之道就是不能阻擋經濟發展,為環保之官更不能罰過頭,這裡面有稅收、有員工生計、有金主、有選票,就算為了環境正義而罰、為了環境正義勒令停工,也要顧全大局,也要被大局顧全。

所以誰要怕你環保單位,硬是跟財團幹起來,官員怕沒幹成、自己官位先不保,公務員怕沒罰到、考績先受災,這是結構造成必然的結果?於是一個個有勇氣想做事的人,開始退而求其次,反正環保團體吵一陣子就會安靜了。

沈世宏前署長可不是因為捍衛環境價值下台的,他是因為愛亂講長官不愛聽的話,一如許多馬政府的閣員,沒有人是為了捍衛價值下台的。我不想對魏署長有偏見,我不認為要拿過環工博士,才有能力懂環境價值,才能當署長,但不能理解觀音工業區的污水,因為經濟部門的包庇放任,放縱廠商可以為了賺錢無良,這帶給桃園海岸只有傷痛的印記,而環保署長還以這處例子,作為污水處理技術可以外銷到「落後」國家的契機,我知道他不至於出於惡意,也不認為他無視於環境污染的傷痕,但是這樣的發言我好失落,看似有國際視野,卻看不到實質的高度,在觀音工業區這個堪稱是台灣無度發展工業的污染史中,完完全全無法忽視的共業,我們都必須記取教訓,並必須要廠商付出代價。

社會只是要他們蓋好容量足夠的污水處理廠,只是這樣而已,而桃園環保局與環保署,必須要讓人民看到,你們當用國家賦予你們的公權力,罰到廠商了解到污染是必須付出重大代價的。

但我是在緣木求魚嗎?環保署與環保局的老闆是行政院長、總統,是縣長,而不是人民、更不可能是環境,我們需要這麼悲觀嗎?

我願意相信我們每個人的老闆都是良心與真理,我們保護環境是為了我們有利他的能力,我們有感恩大地的能力,所以身為官員,應該做好官員可以做的事,環團做好環團的事,廠商,經濟部,還有記者,都各自做好自己的事。

這一代,我們已經不在過去,要當工業發展的亡命之徒,我們年年都在往未來邁進。如果我們這一代人走不出一條反省過去之路,我們又怎麼可能想望著,前方有什麼更美好的在等著呢?

 

 

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