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牡蠣悲歌

撰稿 王晴玲
攝影 陳忠峰

2004年年底,根據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老師林曉武的研究報告,新竹香山一帶的牡蠣銅含量高達1000ppm,是世界平均標準的40倍以上。這樣的數據引發民眾對綠牡蠣的擔憂,新聞報導中又開始出現對牡蠣聳動式的報導,養殖牡蠣的蚵農一臉無奈。很多人把矛頭指向了新竹科學園區,園區也在第一時間出示數據表示自己排放的廢水,完全符合國家標準,各說各話的報導對真相沒有助益,我們決定深入追蹤,了解原因為何?問題又出在哪裡?

新竹縣香山海域養殖牡蠣的時間已經超過百年,最近香山牡蠣創下了一項世界第一的紀錄,原本碩大肥美的牡蠣卻出現了「綠色奇蹟」,含銅量超過世界平均值40倍的綠牡蠣,被稱為是「科技綠蚵」,和新竹科學園區被併稱為新竹的兩科,只是這個世界第一,實在太沉重。

原本應該採收牡蠣的蚵農,此刻幾乎都已經放棄採收,因為牡蠣變綠的情況實在太明顯,就算採了也沒人敢買。根據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林曉武老師的研究報告,香山牡蠣的含銅量高達1000ppm,台灣中南部的牡蠣含銅量只有20-30ppm香山的牡蠣因為濾食太多的銅,變綠的情況相當嚴重。而這麼高的重金屬含量哪裡來?新竹科學園區被認為是最可能的來源。

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公開它們的廢水處理流程,園區內兩百多家廠商廢水都須經過污水處理廠處理,再以專管方式排放到客雅溪,而園區排出去的廢水含銅量只有0.03ppm,遠低於國家標準的3ppm,所以園區自認綠牡蠣應該與他們無關。但台大林曉武導師認為,雖然竹科單位排放廢水符合標準,但一天九萬噸的廢水累積起來是可怕數據,超過香山海域能夠自淨的範圍。負責水質稽查的地方環保主管單位新竹市環保局也認為,香山牡蠣是長年積累下的後果。

經過多方協調,漁業署初步決定,在農曆過年前完成香山牡蠣的收購,之後進行銷毀,日後香山海域將不再養殖牡蠣。新竹科學園區賺進了大把鈔票,但發展高科技產業的代價,卻要全民買單,並且犧牲弱勢蚵農的生計,這樣公平嗎?不養牡蠣或許解決了一個礙眼的生物指標,但香山環境問題解決了嗎?沒有了綠牡蠣,下一個受害的生物會是誰?

側記

那天頂著新竹海邊的強風,下到海中第一線觀察牡蠣的狀況,漫漫的泥地路途,加上冰凍的海水,讓我深切地感受到養殖牡蠣的辛苦。就在沙洲邊,我們碰到了一對養蚵的老夫婦。老婆婆一見到攝影機,立刻大喊不要再拍了,他們的牡蠣都賣不出去了!講著講著我看到婆婆泛紅的眼眶。我深刻地感受到綠牡蠣事件對於蚵民生計的影響,他們不是肇禍者,但卻是直接的受害者。漁業署計畫收購綠牡蠣,但收得完這一次,明年蚵農的希望又在哪裡?

集數
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