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 在高雄

採訪撰稿/張岱屏
攝影剪輯/陳慶鍾

高雄,一個被工業區包圍的城市,一個被汽機車佔領的城市﹔有一群人,他們用自己的雙腿,在城市中叛逃,追求自由呼吸的快樂…..

很多人都知道,高雄是工業城市,空氣污染是高雄躲不過的宿命。在重工業的環繞下,高雄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高達每人每年34公噸,是台灣平均值的三倍,台北的5.8倍,極可能是世界第一!這其中除了工業污染之外,汽機車排放的廢氣,也是高雄空氣惡化重要的原因。高雄市有150萬輛的汽機車,幾乎跟人口數一樣多,而機車密度更高居全國之冠,其中半數以上是對空氣污染貢獻相當高的二行程機車。

乘坐大眾運輸系統的人,在高雄是少數族群。根據統計,高雄市的公車族群正逐年下降,從過去的8%下降到5%,跟台北、台中等其他都會相比,公車搭乘率都是最低。還在路邊苦苦守候公車的,幾乎清一色都是學生和老年人。

車班少、車廂老舊、候車環境差,是高雄人對公車最主要的抱怨。於是,公車搭乘率越來愈低,非尖峰時間路上常常只見空盪盪的車廂。高雄市的公車每年虧損高達十億,在年年虧損的狀況下,公車品質就更難提升,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要如何建立一個更方便的大眾運輸系統呢?高捷似乎是一個轉機。高雄捷運即將在明年年底通車,試乘活動吸引了許多興致勃勃的市民,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對高雄捷運的期望。但是捷運的降臨,如果沒有接駁公車等配套措施的配合,又能帶動多少公車的搭乘率呢?

捷運是否能創造高雄新的通勤文化,還有待時間的檢驗。不過,另一個族群早已經上路了,他們是單車通勤族。

國外的單車族有所謂的「臨界量運動」(Critical Mass),就是在同一個時間,號召所有的腳踏車同好一起上路,與汽機車族群正面交鋒,宣示腳踏車的路權。高雄其實有為數不少的單車通勤族群,過去他們分散在各角落,常常得忍受不友善的騎乘環境。如今,單車族群也集結起來了。今年十一月十八日,三百多位高雄市民響應”微笑單車”運動,他們打扮成各種模樣,從四面八方聚集。這是高雄市第一次出現這麼多的腳踏車,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集合,一起出發,推廣這種既環保又健康的交通工具。

單車族希望透過集體的行動呼籲政府,建立一個單車優先的友善城市。他們認為,所謂對單車友善的政策並不是廣建單車專用道,因為現在以觀光休閒為止的單車專用道,市民的使用率極低,其中有許多設計。包括入口障礙、急轉彎等等,讓單車通勤族望之卻步。長鬃山羊俱樂部領隊周盟桂認為,這樣的專用道並沒有辦法用來通勤,無法達到改善空氣污染的實質意義。現在政府應該推動的不是單車專用,而是單車優先的觀念。

當高雄因為二氧化碳排放將成為世界第一﹔另一種移動方式,正為城市勾勒出新的願景。

站在小港機場往高雄市區的街道上,迎面而來是大軍壓境般的機車陣,背後是臨海工業區的煙囪。這樣的情景大家漸漸習以為常,直到發現高雄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經躍居世界第一,才有些心驚。此時一群單車族集體上路宣告路權,讓人想追隨他們的腳步,踩踏著風火輪,瞧瞧不一樣的城市風景。

根據高雄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的計算,機車每跑一公里,排放的二氧化碳是22.9公克,汽車跑一公里排放的二氧化碳大約是81公克。這來不包括一氧化碳、氮氧化物及硫氧化物等其他有害廢氣。目前國內機車數量超過一千萬輛,每年產生的一氧化碳就高達三十三萬噸。

地點
集數
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