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電復辟深澳灣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剪輯 陳添寶

高度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環境差異分析,歷經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在3月14日的環評大會中,獲得通過。但爭議沒有到此落幕,反而衍生更多問題…

位於新北市瑞芳區的深澳電廠,1960年開始營運、2001年退役。2006年,台電提出新建電廠計畫,通過環評後,2010年動工。但動工後,卻遭遇極大阻礙。

2018年3月13日,暱稱活塞的潛水教練王銘祥,帶我們來到基隆市的番仔澳灣。十年前,台電公司將深澳燃煤電廠的卸煤碼頭預定地,規劃在此。「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但我有天下去潛水,發現這裡有塊很漂亮的珊瑚礁區,面積大概有兩三個足球場大,覺得如果碼頭蓋在這裡,將會影響整個灣內生態,所以開始和大家一起反對。」

卸煤碼頭在居民全力搶救下,獲得喘息。沒有開發擾動,讓海洋生態環境更加豐富。但2017年,台電以北部區域供電能力不足為由,再度提出環境差異分析審查。為了通過環差審查,台電避開番仔澳灣,把卸煤設施集中在原開發範圍的深澳灣內。這個規劃,雖然減少了對番仔澳灣的衝擊,依然帶來許多問題。

「灣澳的出口會,蓋490公尺的堤防向外延伸。這裡是國內外觀光客來看象鼻岩、看海灣的景點,這麼多遊客的地方,蓋個這麼巨大的防波堤跟卸煤港之後,後面看到的灣澳景致,就完全不見了。」長期在深澳灣進行調查的生態研究者梁珆碩指出,北台灣的海岸景致,不能視為單一獨立各點,尤其是深澳灣這一帶的單面山地質,與蕈狀岩、海岸景觀是連成一體的,一旦遭受破壞,不僅是景觀受創,「堤防興建後,因應船隻經過,必須浚深,屆時破壞水下礁岩,連帶也會對生態造成衝擊。」

不僅如此 ,堤防下將埋設溫排水管,高溫與海流變化,也讓王銘祥擔憂,會讓珊瑚白化。「一定會影響到!因為一蓋出去海流就會影響到,到時候溫排水不是只流在深澳灣,一定也會往番仔澳灣來。」

除了海洋生態,新建燃煤電廠,對十年都沒電廠的深澳里居民,也帶來空污疑慮。儘管如此,在台電公司長期溝通下,仍有部分居民支持燃煤電廠。使得地方上開始產生撕裂與拉鋸。

空污疑慮、生態爭議,讓這個案子在環保署環差會議的專案小組很頭痛。環評委員在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後,做出重做環評與修正後通過兩案併陳決議,要求台電釐清爭議,提送大會討論。

會中,台電董事長楊偉甫不斷強調,台灣燃煤電廠現行技術下的排放物,跟燃氣電廠排出來的,已經非常接近,希望鄉親放心。而新北市環保局副局長王美文反駁,台電公司的說法模糊不清。就以燃煤的林口電廠與燃氣的大潭電廠來比較,光是硫氧化物的排放量,兩者差距就高達183.33倍。

此外,燃煤電廠與供電穩定的關係,也受到挑戰。台電宣稱,如果沒有深澳電廠,會有備用容量不足的問題。但反對團體指出,深澳電廠通過興建後,要在2025年才啟用,屆時台灣備用容量已超過15%,並不缺電;若以穩定供電的角度切入,在民眾對空污風險認知提升的情況下,未來燃煤電廠的限制,一定會增加,這將使燃煤電廠在穩定電力供應調度上,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台灣目前處在能源轉型交叉口,當再生能源提升到20%,未來的挑戰並不是備用容量占比不足的問題,而是再生能源間接起伏的調整,以及如何達到碳排放的承諾。考量未來並不缺電、且強化穩定供電的前提,應該將預算投資在儲能與能源效率提升的面向。

針對民眾與地方政府的疑慮,台電在會中並未做出讓他們可以接受的答覆。就連委員在前三次會議所提出的質疑,台電也都多有缺漏。有委員直指,部分評估資料幾乎完全空白,「像新北市提了14個意見,今天都沒有回覆。我覺得這個態度,我完全不支持,建議要重新做環評。」

儘管多數環委都對台電回覆不滿,閉門會議卻沒有共識。最後投票表決,結果八比八,會議主席、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投下關鍵一票,讓此案修正後通過,引發政治效應。

除了桃園市、基隆市長紛紛要環保署給交代,新北市更堅定表示,要抵制闖關的深澳電廠,決不核發生煤許可。

就在深澳電廠闖關隔天,備受爭議的核二二號機,在原能會、台電赴立法院報告後,又獲得重啟許可。2025年的廢核減煤承諾,會不會跳票?能源轉型究竟做不做?人民還在等待行政院,給出答案。

集數
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