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守護者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黃煥彰老師,一位長期、第一線守護台灣土地的環保人士,是怎麼樣的情感? 又歷經了怎樣的過程?讓他總有無窮盡的熱情與心力,把他人生最精華的時間,奉獻給台灣這片土地… 是怎麼樣的情感,又歷經了怎樣的過程,讓黃煥彰老師,把他人生最精華的時間,奉獻給台灣這片土地

接觸黃煥彰老師,早從民國90年,拍攝台鹼安順廠談起,陸續又拍了他巡守河川,台鹼安順廠前後做了三、四次的報導,還有他長期監督環保署在台南地區推動人工溼地的問題,以及非法掩埋廠址等專題。在台灣眾多環境團體中,黃老師所帶領的台南社大,是少數著重在公害議題上的團體。關注台灣的環境議題,幾乎佔去黃老師大部分的時間,連假日也沒得休息,這位長期、第一線守護台灣土地的環保人士,為什麼總有無窮盡的熱情與心力,投注環境保護的工作。

「我第一次流眼淚,是看到二仁溪口綿延四公里的死魚,不由自主的,流了十幾分鐘,從此對環境保護,我就非常的堅持。」黃煥彰老師回憶起讓他極為痛心的一個場景,這也是他致力於環境運動的重大轉折。

他不只為污染土地上的生靈而哭,也為住在污染土地上受害的人們而哭。「我第二次哭,是看見陳喊的時候,她躺在床上,腳截肢了,她跟我說,在她夢裡,夢到自己走在魚塭的塭岸。」住在污染土地台鹼安順廠,周圍的居民,長期食用遭受汞與戴奧辛污染的魚類,成為全台民眾血液中,戴奧辛含量最高的地方,黃煥彰老師投入這案子十幾年,追到現在仍不放棄,有環保官員私下表示,這案子如果不是有黃老師,不可能進展到今天的結果。

培養志工,投入參與河川巡守工作;在學校教導學生,一個公民所應具備的關心公共事務、參與各種議題的重要性;一年50場的演講,所談的是他所守護的這片土地。黃煥彰老師對台灣的愛,是大愛,透過行動,他希望喚起更多人的良知,一起守護我們的土地。

側記

黃老師做環境議題的策略步驟,總是能發揮效果,「攻」這個字,是我接觸的環保人士中,唯一只有黃老師會用的字眼,用「攻」正如他的性格,對環境運動的力量十足,熱情不滅。黃老師帶領著社大的成員們一起守護環境,成績斐然,但投注心血於環境運動中,卻忽略了自己的身體,許多人不知道,黃老師有病在身,這也是我最敬佩他的一點,環境保護是他的信仰,為此奮鬥,即使身體不適,也不能阻擋他的環境守護之路。

地點
集數
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