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道「欺」號

採訪 胡慕情 林燕如,撰稿 胡慕情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剪輯 張光宗

高雄市工業區的重車,向來是交通毒瘤。國工局提出興建國道七號的計畫,卻引發爭議。國道七號,為何招來民怨,道路的開闢,是否真能解決問題?

「求王爺您保佑,保佑拷潭村這條國道七號,千萬不要開闢成功。」高雄市大寮區拷潭村居民王春發,在庄裡的信仰中心「鎮潭宮」喃喃祈求,希望國工局在民國95年規劃的國道七號,可以不要在拷潭開發。

王春發說,拷潭四面環山,地勢低窪、排水不良。鎮潭宮的名字,就是希望王爺來此鎮守之後,可以讓拷潭免於水患。但是日前國工局宣佈,為了解決高雄工業區的重車交通問題,將興建國道七號,並在拷潭設置國道的基樁和交流道。只是這裡缺乏排水系統,又是易淹水地區,讓居民非常憂慮。

國道七號,預計從高雄港南星計畫區洲際碼頭,沿著小港、鳳山、大寮、鳥松,一直到仁武。會和88快速道路,以及國道10號相交。沿途將設置交流道,拷潭地區,就是其中之一。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楊俊朗指出,農地有滯洪功能,設置交流道,將改變周邊土地利用情況,當農地變成建地,淹水問題,恐怕更加嚴重。他以幾年前開通的仁武交流道為例,大型車輛會透過交流道進出,為了方便卸貨,農地變成貨櫃的堆置場或工廠用地,都讓附近的滯洪狀況變差。「目前規劃中的國道七號,有幾個區域是很容易淹水的地方,如果國道七號開設,沿線又開通這麼多交流道,附近容易淹水的地方,淹水會更嚴重。」

國道七號,不只帶來淹水隱憂。拷潭村的丘陵,滿佈著剛開始結果的鳳梨,這是拷潭的特產,也是多數拷潭居民的生計來源。但是國道七號的開發,預計要徵收超過50甲的農地。

王春發感歎:「我們世居就是農人,本以為一輩子就這樣憨憨耕種、憨憨過日,豈料國道七號要在拷潭開發。我原本還能靠種田維生,種鳳梨、水果,就能生存。但是國道七號將要徵收我的農地,我將會一無所有。要我下半輩子怎麼辦?後代子孫又該怎麼辦?」

這不是政府第一次徵收拷潭居民的土地來開路。第一次開闢1-3號道路,宣稱車潮能活絡經濟,居民沒有抗議,有人還投資兩千萬蓋加油站。但這條路開到一半,政府又另外闢建88快速道路、再次徵收居民土地,由於車潮分散,居民的加油站竟然倒閉。

兩度道路開發與土地徵收,沒為拷潭居民帶來任何好處,即將面臨國道七號帶來的三度徵收,他們的犧牲,是否真能紓緩交通困境?

「反國七、火很大!」高喊口號,拷潭居民來到環保署前抗議,因為環評會議已經開到第三次,居民竟然全不知情。除了徵收衍生的相關爭議,也有愛鳥人士來表達心聲。因為國道七號將劃過鳳山丘陵,影響20多種鳥類的居住環境。

「明明可以不要走這條路,卻硬要這樣開發。有更好的方案,為什麼一定要破壞生態。是不是因為山上的動物,牠們不會抗議,我們就選擇一條問題最大、但阻力最小的一條路!」

質疑聲浪不斷,國工局還是強調,這條道路有興建的必要性。國工局總工程司呂介斌表示,目前高屏溪以西完全透過國道一號來服務,由於高雄市區是繁榮發展區,不可能做高架道路,為了改善交通,只能往東側調整,讓進來的車流不要匯入國道一號。「另外,高雄港一二三五貨櫃中心的車輛,都會直接上到國一。而且高雄港在發展的貨櫃洲際碼頭,也已經進行第一期開發,未來希望現在的高雄港交通,可以走國道七號,不要再回到國道一號。」

國工局的說法,卻遭到環評委員的質疑。環評委員李俊璋表示,國工局不斷強調要紓解車流,但整本環評報告中,完全沒有看到分流比例,也沒有任何科學性的證據。環委李素馨也質疑,國工局設置八個交流道的必要性。「你主要是要跟高雄港做聯繫,所以有沒有可能有其他的替選方案?因為你有八個交流道,看起來平均大概三公里就一個交流道,三到五分鐘就一個,需要這麼密集嗎?」環委洪振發認為,設置八個交流道,恐怕不是為了紓解重車車流,「看起來是為了大高雄新開發的需求。」

環保團體對國道七號的預期效應,感到悲觀。因為國道七號全在高雄境內,又在短短23公里,設置南星端、林園、大坪頂、小港、大寮、鳳寮、鳥松、仁武等8個交流道,他們擔心未來雍塞狀況,會更加嚴重。「原則上高速公路應該是供應長途車程使用,但高雄市民把國道一號和國道十號,當成市區內接駁的快速道路,所以大量短程車輛,跑上高速公路,所以反而變成鼎金系統,是一個瓶頸產生。此外,短短二、三公里就設一個交流道,屆時勢必誘使高雄市民,上下國道七號。我們很擔心,到時候國道七號或國道一號,會變成高雄市內,最長最大的停車場。」 

無法達成重車分流目的的國道七號,究竟為誰而建?楊俊朗認為,這是為了替高雄市地政局的錯誤投資解套。「很明顯的一個案例,就是在小港區的大坪頂特定區,地政局就曾拿國道七號當成廣告,說國道七號要在這裡開頭,所以地價將會翻揚。」

滿佈房地產廣告,卻人口稀少的高坪特定區,是高雄市政府地政局投資136億的土地開發計畫。預期吸引四萬五千人進駐,開發至今,只有5千人進駐,地政學者徐世榮指出,這是地方政府希望透過土地開發來滿足財政的弊端。

徐世榮說,「我們都用土地開發的方法,來挹注地方的財政需要。這個課題真的要好好檢討,整個高坪特定區都是相同思維,因為政府可以擁有三分之一的配餘地,透過配餘地的標售來挹注建設經費,操作成功或許還彌補得了,但高坪特定區就是失敗的例子。」

失敗的高坪特定區開發案,讓監察院對高雄市府,提出糾正,糾正文指出,因為交通不便,該區地價,從民國89年每坪5.77萬,一路下跌到民國97年的每坪4.07萬。但國道七號推出之後,周邊土地價格開始飆升,建案每坪從19萬元起跳。徐世榮直言,這是慣用的炒地皮手法。「我們透過交通建設來改變原來農地或是比較邊際土地他的交通便利性,透過這樣子,把地價低的土地,變成可開發土地,這當中就有很大的炒作空間。」

不過楊俊朗指出,交流道的設置,可能吸引重車進駐,降低生活品質。高雄市政府的炒地皮計畫,可能再度遭到挫敗。

為了解決高雄市政府的投資失利,全民得耗費600億來興建國道七號,其中超過2百億,將用來徵收土地,徐世榮認為,這宗開發案,沒有合理性,也沒有必要性。「我們土地徵收一定要符合必要的前提要件,最重要一定要促進公共利益和必要性,國道七號,是否真的促進公共利益和必要性,我現在其實也看不太出來。用660億,來興建一條23公里的道路,這等於是把黃金鋪在馬路上!」

環保團體表示,貨櫃碼頭開通後,確實可能對交通帶來新衝擊,但過去幾年,國工局在小港地區興建重車專用道,交通打結狀況,已經比較趨緩,他們呼籲政府思考其他解決方案。

興建一條重車專用道,經費只需要41億,可以在現有公有道路上施作,也不需徵收私人土地。解決交通問題,顯然還有替代方案可以討論與思考。如何降低衝擊、達到雙贏,考驗著決策者的專業良心。

集數
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