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我流浪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被主人棄養 ,在河濱公園遊蕩 好不容易有人溫柔招手,隨之而來的卻是捕犬項圈 收容所的籠子裡,陌生的同伴,未知的將來,小米的經歷,是許多明星犬的縮影。

電影過後,名犬變棄犬!!

電影中貼心可愛的明星,引爆一波一波的飼養潮,如今,純種的米格魯、拉布拉多、黃金獵犬、哈士奇都成了收容所的常客。其中一些流浪犬的身上,還有著受虐的烙印。板橋動物之家保育組組長表示,目前家犬棄養率很高,捕捉1千多隻,棄養的家犬就有800多隻,而流浪犬的產生,家犬佔的比例佔大多數。


以台北市立動物之家為例,96年度捕獲的一千多隻流浪狗中,有600隻是純種狗,當中,米格魯還是被棄養的冠軍。大型犬在棄養名單上,也是名列前茅。

這些純種犬,當初因為不同目的而被培育出來,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遺傳問題,也間接提高了被棄養的機率。有二十多年養狗經驗的柴犬俱樂部會長陳仁斌說,小型狗很多有心臟的問題,大型狗很多是髖關節出問題,其他短毛狗,很多有皮膚的問題,一隻狗的生命有十五、六年,一旦遇上這些問題,有幾個飼主能終生照顧?他觀察到,部分飼主決定棄養,原因來自那隻狗的先天遺傳疾病。


也許是無心走失,也許是經濟無力負擔,也許是養大了才發覺不如預期,民眾棄養寵物的理由層出不窮,但是有些純種犬被棄養的原因卻非常可悲。

在中部大肚溪畔的橋下工地,有民眾發現十七隻純種狗遭到棄置。彰化縣防疫所緊急將牠們移往中途之家。由於當中有四分之三都是生產多次、老化的母犬,獸醫藥政課楊清鎮課長表示,這些狗的健康情形非常差,罹患嚴重的皮膚病與結膜炎,這些情況不應該在家犬身上發現,研判這個事件與繁殖業者脫不了關係。


動保法規定飼主不得惡意棄養寵物,違者可處一萬五千元至七萬五千元的罰鍰。但是這群狗兒身上沒有晶片,找到主人的機會,微乎其微,執法無從開始。

牠們曾經是業者的搖錢樹,如今失去市場價值,只能拖著被壓榨的虛弱身軀,在收容所中,等待奇蹟。

根據農委會統計,去年就有超過12萬隻的流浪犬被捕捉,國內的公立收容所,一直都狗滿為患。台北市立動物之家收容管理課長郭培芬說,每天進來的量二、三十隻,有時甚至四、五十隻,有時候一天的在養量,高達六、七百隻。台北市立動物之家的犬類容量是350隻,由於流浪犬數量太多,原本設計一籠兩隻狗的空間,常常得要擠進好幾隻,提高了疾病傳染的威脅。健康狀況比較差的狗兒,就得先面對人道處理的命運,去年這裡就有四千多隻的狗兒被處理。

自 1999 年到 2006 年為止,政府總共捕捉 64 萬 2 千多隻的流浪動物,這當中有 46 萬 3 千多隻遭到人道處理,比例高達七成。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釋傳法表示,  政府每年處理流浪動物問題,投下龐大的經費跟人力,安樂處理的犬貓可能有十萬隻左右,但這樣的方法治標不治本。

5月中旬,又一部以柴犬為主角的電影上演,動保團體非常擔心,柴犬成為下一波的犧牲品。脫離電影的角色包裝,回歸吃喝拉撒的真實生活,牠們和螢幕上很不一樣。


當年為了讓退休的父親有狗作伴,蘇輝晶開始飼養柴犬,不但增進了親子關係,生活中也多了許多樂趣。寵物是甜蜜的負荷,飼養就是責任的開始。蘇輝晶語重心長的說,人類可以出去外面從是社交活動,這隻狗面對的可能就是只有你這個主人,你可以交到其他朋友,問題是,牠的朋友就是只有你。一個有生命的東西,要投入相當大的心思去照顧牠,不要為了一時衝動,飼養一兩年之後把牠棄養,假設牠活到十六歲,往後的十四年牠要怎麼過?

櫥窗前,狗寶寶的可愛,讓你心動了嗎?想擁有牠,請三思而行。柴犬俱樂部會長陳仁斌呼籲大家,要先對狗種有基本的了解,消費者再去考量是否適合飼養,千萬不要衝動性購買。

電影過後的名犬棄養潮,揭穿了台灣部分民眾不負責任的真相,這個包袱全民買單,動物受苦。

陽光和煦的日子,一隻雪納瑞和紅貴賓在主人的照護下,開心的在寵物運動公園中散步,這是狗狗最渴望的幸福。

200公尺旁,小米還在收容所裡,等待一個希望。

側記:

在板橋的動物之家,有一隻哈士奇,在我們拍攝時,像是在訴苦一樣,對著鏡頭不斷發聲,或許牠想告訴我們一路上經歷的磨難,控訴人們三分鐘熱度的惡意棄養。

集數
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