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 12/15/2018
E.g., 12/15/2018
2001 01/14

彰化漢寶的黃先生,家中三位兄弟都種植蔬菜。他表示,政府利用輔導轉作綠肥來進行減產,讓農地不種經濟作物,反而種著沒有價值的東西,再去領取一期四萬六的補助款,根本是錯誤的。黃家三兄弟的問題,正是台灣農業處境的縮影,也是政府必須面對的課題。國外低價農作的進入,迫使國內必須減產,如何進行農地調整?繼續種植的農作物,如何進行品質提,讓產業升級?優良及有競爭力的農作物,如何購建行銷網絡,擴大市場?

2001 01/14

你知道過去清朝為了例行禁採硫磺政策,每年在陽明山燒山四次嗎?你知道日本人如何使當年癩痢頭一樣的陽明山林木翁鬱,卻又讓她遭受病害之苦嗎?你知道蓬萊米的發祥地竹子湖,如何成為今日的海芋勝地嗎?

2001 01/08

台灣的環境問題愈來愈多浮在檯面上,還有多少是地雷呢?會不會哪一天會引爆更大的災難,對於工業污染的防治,與經濟發展的程度,政府應該以更大的智慧來處理。

2001 01/07

12月,南投縣信義鄉正是梅花開的季節,藍天、白雲與梅花織成一副美麗的風情畫。沿著新中橫公路再往裡走,來到筆石紀念公園,桃芝颱風挾帶的土石掩埋了32條生命,目前為止只有3具屍體被發現。筆石部落,在桃芝颱風之後,已從地圖上消失,留下的是幾片地基與斷恒殘壁,仍然拼不出一個家的圖案,剩下的是一個紀念公園,以花草種出罹難者的名字,以一個公園來取代一場災難的印記,在崩山環繞的殘堆中,有幾顆中秋節留下的月餅與柚子,原以為災難就此沈寂,卻在遠處聽到來自水源地的伐木聲,位於筆石部落上方的新鄉村民,紛紛豎起耳朵尋找伐木聲的來源,試圖阻止另一場災難發生。新鄉村的布農族不再沈默,向山神借來勇氣,發出積壓了50年的怒吼!

2000 12/25

山上野溪的水愈來愈少,水源地愈來愈遠,水管就愈拉愈長。
布農族校長回憶十幾年前走過吊橋時所聽見潺潺的水流聲,如今卻發現橋下的水聲變小了,只聽見自己的腳步,他開始憂心,是不是再過十年就完全聽不到水聲。

2000 12/18

紅灰、白灰與包葉,只有吃過檳榔的人才知道這其中不同的口感。紅唇、白肉與穿得少,也藉由檳榔西施來領會性別與慾望間的挑逗。檳榔現象是台灣特有的文化之一。今天四處映入眼簾的檳榔攤和滿街的摩托車騎士是外國觀光客對台灣最為印象深刻的兩種文化。台灣吃檳榔的人口已超過三百萬人,每年的消費額近千億元。檳榔的存在,在台灣已經不僅僅是單純的破壞水土保持、暴利農作物、或是口腔癌的恐慌,它已經是關於社會的、文化的、以及性別的議題。

2000 12/11

近幾年來,每到豪雨、颱風、地震,總是造成嚴重的崩塌、土石流等災害;水庫的淤積與污染更是被熱門檢討的話題。這些災害的元兇,有一部分是來自於山地的濫墾,高山農業的開發造成水土保持不良,甚至污染集水區的水源。探尋一切問題的源頭,就是在於中橫公路的開通,梨山點樹成金的奇蹟,讓更多人上山務農,賺取現金...

2000 12/04

東台灣海岸山脈因先天脆弱的地質及海岸獨一無二的景觀資源,而有珍珠項鍊之美譽。然而,以開發交通,繁榮地方為由的台十一線濱海公路道路拓寬工程,挖山填海,並覆上擋土牆、消波塊以穩固地質結構脆弱的邊坡,阻擋強烈大浪對海岸的不斷侵蝕。目前拓寬工程幾近完工,我們已犧牲了寶貴的地景,但是這場似乎是以卵擊石,與自然力永無止境的對抗賽,不知何時停止。

2000 12/04

台灣加入WTO對農業部門產生的衝擊,不僅與農業部門因應農產品進口的策略有關,也同時涉及國土如何規劃的問題。高山農業政策在這波衝擊中如何定位,既對高山農戶的生計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亦對台灣山野的地景有至為關鍵的決定。

2000 11/20

三十年前,台灣梅花鹿因為經濟上的獵殺及棲地的被掠奪而在野外絕跡。之後在墾丁國家公園的社頂地區,成功復育了台灣特有的梅花鹿亞種,也使得梅花鹿恢復了野外的生存能力,這是台灣野生動物保育的一項重要成就。然而復育成功後,卻面臨了不能野放及棄養的問題。野生動物保育法自民國1989 年公告以來,不曾將梅花鹿列為保育類的野生動物來保護,一般的獵人或民眾可隨意去獵捕野放的梅花鹿,復育梅花鹿變成了繁殖家畜的諷刺。今天復育真正要面對的挑戰,在於人是否能根據過去的教訓,建立人跟自然能夠永續相處的保育觀念。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