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 07/19/2019
E.g., 07/19/2019
2002 01/28

WTO開放之後,隨著大量而多樣的農作物進口,國外昆虫、植物的檢疫工作,變得更繁瑣而重要,因為在堆積成山的進口貨櫃中,永遠不曉得這些黑名單的疫病旅客,可能躲在那個陰暗角落,準備重創台灣。

2002 01/21

有一種青蛙叫做古氏赤蛙,跟一般青蛙不同是牠的公蛙比母蛙大,一位生物系研究生想要進一步解開這個謎題,從古氏赤蛙的腳指頭橫切片開始進行他的研究,到底古氏赤蛙的腳指頭隱藏什麼秘密?這個研究對研究生又產生什麼啟發的作用?

2002 01/21

WTO來臨,有人形容台灣農業將從以往的黑暗時期,邁入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但是有一群新農民的出現,努力開創一片新天地,在農業的根基下尋找產業發展的利基,他們的成果是否意味著黑暗即將過去,台灣農業將以嶄新的面貌迎接眾人。

2002 01/14

去年1月14日,墾丁龍坑保護區掀起了一場政治上及環境上的油海風暴,事隔一年之後,龍坑油污事件早已從媒體的版面淡出,但這一場浩劫結束了嗎?看守台灣小組重返龍坑現場,發現沈沒的阿瑪斯號早已四分五裂,成為海洋中的不定時炸彈,為什麼一年了船還沒有拖離,究竟一年來政府做了什麼?我們又從這一場油海風暴中學到了什麼?重返龍坑,不是追悼而是反省,只期待海洋不再是沈默的受害者。

2002 01/07

12月,南投縣信義鄉正是梅花開的季節,藍天、白雲與梅花織成一副美麗的風情畫。沿著新中橫公路再往裡走,來到筆石紀念公園,桃芝颱風挾帶的土石掩埋了32條生命,目前為止只有3具屍體被發現。筆石部落,在桃芝颱風之後,已從地圖上消失,留下的是幾片地基與斷恒殘壁,仍然拼不出一個家的圖案,剩下的是一個紀念公園,以花草種出罹難者的名字,以一個公園來取代一場災難的印記,在崩山環繞的殘堆中,有幾顆中秋節留下的月餅與柚子,原以為災難就此沈寂,卻在遠處聽到來自水源地的伐木聲,位於筆石部落上方的新鄉村民,紛紛豎起耳朵尋找伐木聲的來源,試圖阻止另一場災難發生。新鄉村的布農族不再沈默,向山神借來勇氣,發出積壓了50年的怒吼!

2002 01/07

嚴格說來,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自然度不但不算高,相對於其他以自然資源為主的國家公園,甚至顯得不足。由於開發歷史較早,現今處處可看到農耕、採礦、畜牧的痕跡;又因為鄰近都會區,放生行為、遊客的壓力,甚至據地為王的流浪狗都是生活在陽明山的生物們的一大威脅。  在這裡,人和動物爭奪共同的有限資源,又竭力希望創造動物的避難所。國家公園的經營者要如何運用智慧,開始人與獸的對話空間,幫助陽明山的原生動物回到牠們的自然天堂呢?   

2002 01/07

台灣加入WTO,不僅讓民眾享受價廉物美的國外蔬果,更是創造蔬果貿易的無限商機,但是也讓台灣的農業面臨強烈的衝擊。國外蔬果銷售台灣,不僅挾帶成本低廉的優勢,更重要的是有著現代化的貿易、運輸、倉儲、行銷等技術。對於台灣農產品的小農生產及傳統行銷,形成莫大壓力,定位市場成為重要的課題。

2001 12/24

輻射的故事是從一百多年前科學家的偉大發現開始,這種眼睛看不見,但能穿透物質的射線,不斷帶領著人類邁向科技的新領域,至今輻射在醫學及能源的運用上,仍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然而輻射的使用就像一把兩面刃的刀子,好壞參半。

2001 12/24

溫度高達98度,酸鹼值在2.5以下,空氣中富含二氧化硫、硫化氫等有毒物質,這樣的環境會有生物嗎?遙想地球生成的初期,到處都是火山,當時能夠存在的生命可能只有細菌,細菌是整個生態系的初級生產者,相對自然就產生了初級消費者──搖蚊和篤蠅。陽明山的自然環境裡,最原始的初級生產者,就是從如此惡劣的環境孕育而生,構成豐富而簡單的火山生態系。

2001 12/24

屏東縣新埤鄉建功村的年輕人,從去年中秋節,開始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他們成群結黨,在鄉境內來回巡獵,卻獲得鄉親父老一致支持,為什麼?建功村有一群社區媽媽,白天忙著果園裡的農務,晚上還要應付家裡的事,為什麼她們說起要到公園做勞動服務,卻個個興高采烈?建功森林親水公園,原本是一座荒草叢生的保安林,其中更長有會發出特殊惡臭的屍花,當時傳說有一名魔神獨居,多年後,他卻搖身變成現在公園的守護神,到底怎麼回事?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