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 08/25/2019
E.g., 08/25/2019
2001 11/26

埔里龍南天然漆文物館是全台灣僅存一家,採收到製造一元化的天然漆產業。921大地震後,生漆採收終止,文物館泰半毀損。在全家族投入產業修復一年半後,龍南重振旗鼓,再度出發。除了天然漆文化傳承的理想不變外,龍南更拓展了天然漆的領域,積極投入藝術創作及普及化的目標,而過去長期與學術界的研究,不久後即將展現成果。龍南說,他們並不確定多久之後黎明出現,但是站在數十年的努力與經驗之上,光芒終會到來。

2001 11/26

「東沙」對許多人而言,陌生又遙遠,直到民國88年,高雄市政府試辦「前進東沙」觀光活動,這個名字才漸漸在媒體上曝光,雖然「東沙」聽起來像是一個化外之地,然而我們對這塊國土的利用,不但一絲沒有減少,反而變本加厲。自古以來,這片沙是兵家必爭之地;這片海是漁民發財之處;這個名字是宣示主權的象徵;在這裡沒有居民只有過客,最後當來來往往的人們一一離去,留下的只是一座失落的天堂...

2001 11/19

綠島的產業活動像是以觀光為圓心,往外畫出一圈圈的同心圓,島上的活動跟著觀光在律動。觀光對綠島有什麼影響?島上居民最不能適應的就是原本靜謐的小島突然變得吵雜起來,四處都是機車呼嘯穿梭。來綠島觀光遊客大增,污染問題也加劇,尤其綠島四周珊瑚群礁環繞,污水未經處理就排放入海,長久下去對珊瑚礁生態影響勢必會顯現。

2001 11/17

台南官田綠色隧道的去留爭議,似乎在陳總統的呼籲保留下暫時得到留樹的結果。但是一年多來, 這些受人矚目的芒果樹卻一點一滴、無聲無息地逐漸消失。今年台南市環保聯盟的統計有91棵芒果樹因為不明原因消失。

2001 11/17

埔里酒廠在歷經88年921地震及89年儲酒廠大火兩場大劫之後,今年依然擴大舉辦國際酒文化節,展現出埔里酒廠災後重建強韌的生命力。未來,埔里酒廠還要面對WTO及民營化裁員的雙重壓力。時代在改變,埔里酒廠現在不只要製好酒,還要做行銷。酒廠裡平均四十歲以上的老員工們,無一不卯足全力,為新釀的好酒,跳起了酒鄉之舞,為的就是希望酒廠能永續經營,好山好水出好酒的故事,世代延續下去...

2001 11/12

東北角的福隆海水浴場,曾經承載了許多人對海洋的回憶,今年學術單位卻赫然發現,獨特的沙洲景觀竟然消失了,沙子流浪去了哪裡?海流會不會再把它們帶回來,我們跟隨學術單位追查失蹤的沙灘,拜訪走過歲月的老人家,結果發現東北角已經有兩座海水浴場,因為錯誤的海岸工程,而步上消失的命運,究竟福隆海水浴場,是否會成為第三座消失的海水浴場,是否會伴隨著許多人的美好記億,一同走入歷史?

2001 11/12

龍安村,國民政府來台以前稱做龍眼林,位於中寮北邊七村中間地帶。地震時,村長廖振益因急於搶救村民,只穿一條內褲就衝出家門。第二天,龍安庄內就設立六個救濟站,提供伙食,由村內婦女輪流炊煮,「龍安大食堂」的名稱不逕而走。因為全盟的幫助及民間企業贊助,龍安村有了龍眼林社區學園,如今已經開始第四期的課程。

2001 11/12

綠島能承受多少觀光遊客,才不會過度耗竭島上的自然資源,讓島嶼生態生生不息。過去,曾經以交通承載量評估出一天兩千人的遊客人數,隨著綠島觀光發展,往來台東綠島之間船隻增加,進入綠島的觀光客也跳躍式成長。大量遊客進入綠島威脅島嶼的生態環境,現在觀光利益與生態資源之間的拉鋸戰,已是綠島最主要的課題。綠島的未來會如何?就看綠島人的抉擇。

2001 11/05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2001 11/05

清水村位於傳聞中921大地震的爆炸點-國姓鄉九份二山的背山。村內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是大部分的山坡都已經被震得鬆落,2000一場春雨,鬆動土石開始往下滑動。其實地震後沒幾天,住屋與田地慢慢被走動的山坡撕裂開來,整個清水村的北面,幾乎都成為不堪居住的地方。告別家園,清水村民只得搬入組合屋,這個世代遷移不定的清水村12鄰的村民,又再度面臨遷移的命運。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