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山

206的震撼

206的震撼

摘要
2016年2月6日凌晨三點五十七分,規模6.4的地震,撼動南台灣,造成台南市上百棟建物受損,其中台南市永康區的維冠金龍九棟大樓全部倒塌,災情最為慘重…

小年夜這場強震,震碎許多家庭的團圓夢,救難人員在瓦礫堆中搜尋生還者,跟死神搶時間,經過八天搶救,總共救出289人,生還者175人,其中有96人送醫,另有114人不幸罹難,除了維冠金龍大樓,部分人潮來往頻繁的公共建築,像是銀行、市場等,有的嚴重傾斜,有的坍塌。

不只集合式住宅及公有建築毀壞,許多透天厝也受災。部分民眾觀察到家中的地板牆壁,發生大小龜裂,甚至建築結構安全出現問題。就連挺立數百年的老建築或祈福保佑平安的廟宇,都難逃劫難,像是351年歷史的國定古蹟祀典武廟,被震得梁柱歪斜移位、屋脊崩落,277歲的市定古蹟風神廟,廟前鐘樓也被震毀。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台南市成為206地震的重災區,中央氣象局從地震資料分析,主震震央是在高雄美濃,震源深度16.7公里,來自沒有被發現的盲斷層。這個盲斷層位在潮州、旗山、左鎮斷層之間的密集地震帶,而地層破裂方向,從美濃開始一路往台南走,最後破裂點停在台南,因此這裡的餘震也特別多。

另外,因為嘉南平原的地質屬於鬆軟的沖積層,震波經過時會被放大,振動時間也會拉長,也導致建築物遭受比較大的震動量,容易受損。

不過永康區並不是台南震波強度最大的區域,為什麼維冠金龍大樓會嚴重倒塌,死傷慘重,根據台南地檢署調查,建商有偷工減料之嫌,大樓建造的鋼筋數量,竟然比結構計算書上少了50%之多,外加上永大路一側一到五樓的梁柱接頭,強度嚴重不足,無法達到應有的耐震程度,因此倒塌主因可能指向人禍。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從台南地質的前世今生分析,表示永康區早期是大灣低地,百年前為溼地型態,土質軟弱,泥沙堆積特別厚。他認為,要蓋建築量體比較大的大樓,必須更重視建築耐震結構。

206這一震,相當於釋放兩顆原子彈的威力,不但震出建築耐震問題,也震出土壤液化危機,台南市的安南區、中西區及新市區,陸續傳出土壤液化災情。

走在安南區溪頂里街道上,處處可見土壤液化痕跡,許多民宅地基沉陷,造成房屋傾斜、龜裂,甚至細沙與地下水從地底竄出,導致室內積水。根據居民回憶,早期這裡是魚塭,四十年前左右開始建設,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表示,填土通常會使用含沙量高的土壤,地震時很容易產生液化。

許多居民擔心居住安全,只能暫時搬離家園,這些受到地震損害的房子,能不能再安心居住?或者該如何補強改善?台南市政府針對市民通報案件,進行初步勘查,截至2月13日為止,已經完成409棟建築物的勘查,有66座被列入紅色警戒,必須盡速拆除,56座需要進行結構補強,除了土壤液化的受災區,其他建物毀損案件,有些是建築物本身的結構出現問題。

206南部強震後,成大建築系第一時間組成團隊,協助國家地震中心,勘查建築物受害情形,其中公共建築是重點之一。東區的大智市場,原本是四層樓的混合式建築,地震時一樓菜市場應聲倒塌,二到四樓是公寓式集合住宅,當時有五十多人受困,所幸經緊急搶救疏散,只有少數住戶受輕傷。

成大規劃設計學院副院長姚昭智分析,一樓是開放式設計的營業空間,沒有隔間牆壁量少,二樓又是隔間量多的住家,這種軟弱底層形成結構弱點,地震發生時,所有能量被最軟的地方吸收,導致一樓梁柱被壓垮,許多在地震中倒塌的私有建築物,普遍都可看到這種軟弱底層的現象。

九二一大地震後,政府提高建築耐震設計標準,並在2008年嘗試立法,全面獎勵推動私有住宅進行耐震能力評估及補強,但因涉及經費籌措、租稅減免和法規等問題,而裹足不前,學界認為面對強震威脅,不管是公有或私有建築,都應立即進行全面體檢。

地震是最難監控與掌握的自然災害,因此做好減災相當重要。一棟好的耐震建築,可以保全性命,將傷亡降到最低。另外,充分了解腳下的地質,並公開資訊,才能防範於未然,像是西部平原區、宜蘭平原及台北盆地等處,都是可能發生土壤液化的區域,開發和建設時就應該特別注意。

幾秒鐘的震盪,改變了許多台南居民的人生,有的家毀了、有的與親人永別,206的震撼,震出許多漏洞,黑心建商沒有按圖施工、偷工減料,審核監督未落實;老舊建築結構耐震不足,補強速度緩慢;軟弱地層的規劃開發,缺乏法規限制。

種種原因,導致居民受害,根據科技部「台灣地震模型」團隊研究估算,未來三十年,台灣各斷層可能發生規模6.5以上地震的機率,以南部的64%為最高,下一場地震,隨時可能會再發生,這是地殼變動正常的能量釋放,只有做好防災的萬全準備,才有機會安全與地震共存。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土壤液化, 強震, 陳文山, 活動斷層, 盲斷層, 耐震係數

2016年2月6日凌晨三點五十七分,規模6.4的地震,撼動南台灣,造成台南市上百棟建物受損,其中台南市永康區的維冠金龍九棟大樓全部倒塌,災情最為慘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慶鍾 陳忠峰 柯金源 于立平 林燕如,撰稿 于立平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陳忠峰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地震帶上的核電廠

摘要
福島核災過後,反核聲浪高漲,去年3月,台灣各地超過二十萬人走上街頭,反核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民意。一年過去,核一、二、三廠持續運轉,核四爭議仍未解決。3月8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全面廢核…

雖然政府與政治人物不斷宣示:「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但是核安的前提,是對真相的了解,我們的政府與台電,對福島核災的真相,了解了多少?

旅居日本的作家陳弘美,在311之後發起「地震國告別核電」研究會,今年1月邀請日本國會311事故調查委員,也是福島核一廠四號機設計者田中三彥來台,解析福島事故的原因。日本國會調查委員會的報告直指,地震與人為疏失,是導致核災的兩大元兇。台灣跟日本一樣位於地震帶,核一、核二廠中間有山腳斷層,核三廠下方有恆春斷層,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足以因應可能發生的大地震嗎?

包括台電與經濟部的網站都指出:「福島核一廠機反應爐相關設備,並未因強震受損,而是受害於隨後引發的超大規模海嘯。」但是,日本國會事故調查員田中三彥卻說:「真相恐非如此!」

311之後,國際間的核能專家都有一個疑問,原來福島核一廠一號機,有一組隔離冷卻系統(簡稱IC),這套系統是核電廠發生緊急事故時的救命設備,本來可以大幅減輕核災的嚴重性,為什麼沒有發揮功能?

福島一號機是所有機組中,最先開始爐心熔毀並且氫爆的機組,田中三彥從現場狀況研判,一號機發生氫爆的位置,正是四樓隔離冷卻系統所在處,極可能在大地震來襲時,獨立冷卻系統與反應爐相連的重要管線,已經被震壞。這項研判對東電有極大殺傷力,因為這顯示,福島核電廠在耐震設計上的根本缺失,而這是日本所有核電廠,都面臨的問題。

田中三彥指出,如果承認福島電廠因地震受損,日本政府就必須提高核電廠的耐震審查基準,並全面重檢,這是一項很麻煩的作業,所以政府與東電的報告,都不願承認電廠重要設備,是受地震損害。那麼,台灣呢?

日本福島核一廠的耐震設計是0.6 G,台灣的核一廠是0.3G,核二、核三、核四都是0.4G,比福島電廠更低。四十年前,核電廠選址進行地質調查時,並沒有發現核一、核二之間,有一條北臺灣最重要的活動斷層-山腳斷層。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指出,核二廠距離山腳斷層只有5公里,位於斷層上盤的孕震帶上,萬一斷層引發大地震,核二廠岌岌可危。核三廠也有斷層威脅,民國98年地調所公布恆春斷層為第二類活動斷層,學者研判它就在核三廠門口的下方。

原能會表示,民國98年已經要求台電,進行運轉中核電廠耐震的精進作業,包括重新做海陸域地質調查、地震危害度分析以及耐震餘裕檢討及補強作業等等,計畫將耐震度提升到原本的1.67倍,但這僅在安全停機相關的管線設備上,至於廠房主體結構、反應爐基礎、圍阻體強度等等,則不在計畫中耐震提升的範圍內。台電表示,反應爐基礎等耐震評估並無問題,而核一、核二廠到105年底,核三到107年以前,要完成補強作業。原能會也表示,耐震補強是超越基準事故的防範措施,因此核電廠運作不受影響。

核一、核二、核三都必須進行耐震的補強作業,那麼興建中的核四呢?民國100年,行政院委託土木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完成的《我國因應重大天然災害風險之公共設施安全係數研究》也明確寫道「核一、核二廠耐震能力不足,核三、核四廠耐震能力提高刻不容緩,一旦發生地震導致冷卻系統管線接頭或基座破壞、備用發電機廠房建築倒塌等附屬建物、結構(非圍主體)受損,均將造成類似日本311 福島核電廠之災難。」

根據台電委託中國地質學會,在1994年做的地質調查報告,核四廠的兩個反應爐中間,就有地質破碎帶經過。海洋大學榮譽教授李昭興等人認為,從周邊地質資料顯示,核四廠很可能位在多個地質斷層帶上。當地居民也出示核四開工時的照片,指出地層湧水問題嚴重。

去年9月,反核團體邀請曾經參與歐洲14個國家,核電廠壓力測試的獨立核安專家歐妲‧貝克來台。她認為,核四低估地震與海嘯的風險,加上靠近首都圈,不可能降低風險到可接受的程度,建議終止核四計畫。

由於外界質疑不斷,去年四月,立法院要求台電必須重做核四周遭海陸域的地質調查,調查報告已經在去年完成,目前還在原能會審查中。台電核能發言人蔡富豐表示,重新檢驗後,確定原本0.4g是足夠的,台電有信心目前的設計,沒有問題。就算發生超出設計基準的大地震,導致全電力喪失,台電也擬定斷然處置的程序,作為防止爐心熔毀的最後一道防護措施。

斷然處置的程序包括反應爐降壓、注水、排氣。田中三彥指出,「斷然處置沒有講的這麼輕鬆,福島核災發生時,電廠人員也企圖降壓注水,但是電廠全黑、餘震不斷,最後錯失時機。」核工博士賀立維表示:「斷然處置只是紙上談兵,是沒辦法實際演練的,國外對緊急釋壓這個題目,討論了十多年,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國家寫進程序書,台灣會比美日等核電設計國還要高明嗎?」

核四距離水源區的距離,也是一大疑慮。鹽寮反核自救會楊木火指著核四煙囪說, 未來核四如果運轉,反應爐內的氣體,將從這個巨大煙囪排放出去,距離翡翠水庫集水區上游只有八公里,距離貢寮自來水廠的集水區上游的坑仔內溪,只有1200公尺。楊木火拿出原能會的輻射塵擴散模擬圖指出,核四如果輻射外洩,貢寮集水區首當其衝,但是核四歷次的環評會中,卻沒有討論輻射外洩可能對自來水源的影響。他認為核四的興建,是以北台灣人生命與飲水的安全做賭注。

曾經是福島核電設計者的田中三彥,在深入調查福島核災真相之後,開始發起零核電之路,他語重心長指出「台日都是地震國,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至少要採取跟日本相同,甚至超越日本的因應對策,在這之前,應該跟日本一樣停機重新檢查。現在日本54座核電廠全部停機檢查,台灣核電廠也應該要停機,重新檢驗機組是否真的沒問題,因為或許地震明天就會到來。」

3月8日,全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全面廢核,許多父母冒著淒風苦雨,堅持抱著孩子前來遊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賴偉傑表示,政府應該誠實面對核四不可能安全,把核電的所有風險做考量,不要再用公關方式欺騙民眾,應該勇敢往新的能源方向走。

面對民眾反核訴求,政府依舊回應: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那麼,面對日本國會調查員的忠告、專家的警告,政府應該更積極面對問題,以免核安流於口號。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反核, 核電, 陳弘美, 福島核災, 地震帶, 耐震, 田中三彥, 山腳斷層, 恆春斷層, 陳文山, 核一, 核二, 核三, 台電, 斷然處置, 賀立維, 反核自救會

福島核災過後,反核聲浪高漲,去年3月,台灣各地超過二十萬人走上街頭,反核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民意。一年過去,核一、二、三廠持續運轉,核四爭議仍未解決。3月8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全面廢核…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 陳志昌 陳慶鍾 劉啟稜,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陳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