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舍

再看北宜高

再看北宜高

摘要
交通建設是地方發展的萬靈丹嗎?民眾想要的發展是什麼?想要的生活是什麼?北宜高建了,宜蘭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再看北宜高帶給宜蘭的利弊得失,反思蘇花高。

北宜高通車,前往宜蘭採訪變得相當方便,不用再走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不用開山路開到暈頭轉向,便捷的高速公路當然是所有人的首選,但走了幾趟,倒是會懷念起過去走北宜公路,尤其是在冷冷的冬天喝碗熱熱的湯,那種幸福滿足的感覺。宜蘭改變很多,六年前到宜蘭鄉間採訪,就曾想過在宜蘭養老,但現在鄉村蓋起很多豪華住宅,地皮炒作,幾十年後,宜蘭淳樸的景觀與民風還會在嗎?北宜高通車後,宜蘭不再是我夢想中養老的天堂。宜蘭人真的要好好思考這條道路,在看到未來發展與商機外,宜蘭人珍惜的東西會不會消逝。

去年六月十六日,北宜高全線通車,這條路是宜蘭永續發展的挑戰!

雪山隧道正式通車前,許多宜蘭人對北宜高存著美好的想像,但通車後,觀光產業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傳統小吃店、名產店、觀光景點,遊客暴增,收入增加。但一日遊的遊客增加,以北部消費者為主要客源的礁溪溫泉飯店,業績大幅滑落超過業者想像;而省道台二線是過去進入宜蘭的主要道路,北宜高通車後,台二線車潮消失,少了過路財神,沿線的餐廳、名產店都慘澹經營,交通動線改變,觀光產業跟著重新洗牌。

北宜高除了影響觀光產業,一般民眾的生活也有巨大改變,市區塞車、擁擠的人潮、呼嘯而過的車潮、房地產炒作、逐漸消失的農田景觀...。面對北宜高,宜蘭人怎麼想?宜蘭人怎麼看?未來又該怎麼做?

側記

北宜高為宜蘭帶來大量車潮,在採訪過程中,難免會注意在馬路上行駛的車輛,車牌上有沒有寫著「台北市」。後來訪問了幾個宜蘭人,閒聊之中,原來他們也會看看,是不是台北來的車,又說這些台北客的行為如何如何......。北部地區的人的思考模式、行為,對部分宜蘭人來說,讓人覺得不太舒服,置身在不同的環境中,台北擁擠快速,人與人之間冷漠,相對的宜蘭人則是友善、悠閒步調。北宜高的影響,在看得到的環境、交通、地景、產業外,有些則是無形的價值觀與人際互動感情,希望宜蘭在受惠於北宜高的好之外,也能留住宜蘭人心中那個美好的宜蘭...

學科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開路爭議, 北宜高, 交通運輸, 觀光, 農舍, 雪山隧道, 地下水, 湧水

交通建設是地方發展的萬靈丹嗎?民眾想要的發展是什麼?想要的生活是什麼?北宜高建了,宜蘭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再看北宜高帶給宜蘭的利弊得失,反思蘇花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科學園區何處去 之二 宜蘭城南基地

摘要
宜蘭設置科學園區一事早有聽聞,也曾在監察院門口遇到三星蔥農北上抗議,因為宜蘭科學園區的紅柴林基地就要設在三星蔥最高產值的農地上,今年年初,國科會決定紅柴林基地開發計畫暫緩,優先開發城南基地與中興基地。9月3日,城南基地預定地上的居民到環保署陳情,這才知道居民反對土地被徵收,科學園區承載著地方的發展夢,居民卻要被強徵土地,科學園區該何去何從?

羅先生的家,北臨宜蘭運動公園,南方是宜蘭縣政府,中間這片農地,可說是宜蘭市的高級別墅區,如今即將設置宜蘭科學園區城南基地。從日據時代開始,這附近的居民土地一再被縣政府徵收,從機場興建、宜蘭運動公園到宜蘭縣政中心,羅先生搬到哪都被徵收,前後搬了四次家,有的地主則搬了三次。這一次,他們不再妥協,挺身捍衛家園。

傾注一生的積蓄,花了八百萬蓋的房子,原本以為可以在此終老,想不到才住了八年,又要被徵收作為科學園區,羅先生說,鋼材、水泥等原物料直直漲,政府再怎麼補助,也不可能蓋一棟這樣的房子。另外一個問題是,縣府徵收土地的價格一坪是一萬五、六,附近的土地一坪要價三、四萬元,羅先生根本無法買到同樣面積的土地。民眾質疑宜蘭縣政府刻意調降公告地價,以減少徵收經費,民國90年,這裡土地的公告地價,調降了三成到六成多,而宜蘭縣平均降幅是12%。宜蘭縣政府澄清,城南基地是在94年核定,與民國90年公告地價調降無關,但居民提出,在宜蘭社大一場公民會議記錄,民國89年就開始規劃城南基地,90年他們土地的公告現值大幅調降,明顯有關。公告地價調降是否與科學園區設置有關,只能說,公道自在人心。

這一地帶是優質的農地,隨著經濟社會變遷,也吸引許多農舍在這裡興建,儼然成為高級住宅區,民眾期望將科學園區移至沿海的利澤工業區,縣府認為利則開發已近飽和。

同樣是軟體服務創意產業,南港軟體工業園區使用土地面積是8.2公頃,宜蘭科學園區城南基地卻廣達70多公頃。城南基地土地徵收與建設經費加起來,少說要70億元,由中央政府全額買單,在政府財政惡化、透支的狀況下,就必須有效使用既有的資源做整合規劃,主管科學園區開發的國科會也應反思,是否把納稅人每一分血汗錢都花在刀口上。

側記

面對國家機器強力運作,一般老百姓抵抗的了嗎?政府想做的事,老百姓反對有用嗎?採訪這樣的議題,總會聽到居民大吐苦水,訴說著縣政府如何壓迫他們,用些手段與計倆矇騙他們,甚至運用公權力壓制....。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縣政府要土地也該光明正大,與地主充分溝通。採訪時,總會聽到兩極的說法,一方說已經很努力做溝通,一方則大呼政府漠視地主的聲音,到底該有怎樣的機制,讓公共政策可以充分討論,免去社會成本。

學科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 宜蘭市
關鍵字
三星蔥, 科學園區, 城南基地, 公告地價, 土地徵收, 農舍

宜蘭設置科學園區一事早有聽聞,也曾在監察院門口遇到三星蔥農北上抗議,因為宜蘭科學園區的紅柴林基地就要設在三星蔥最高產值的農地上,今年年初,國科會決定紅柴林基地開發計畫暫緩,優先開發城南基地與中興基地。93,城南基地預定地上的居民到環保署陳情,這才知道居民反對土地被徵收,科學園區承載著地方的發展夢,居民卻要被強徵土地,科學園區該何去何從?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消失的宜蘭農地

摘要
宜蘭農地另一個危機,是因為北宜高通車,大批台北人到宜蘭置產,買農地蓋農舍,大片延伸的農地沒了,農田間矗立起一棟棟高級豪華的千萬豪宅,王得利感慨的說,老農民走了,土地給子孫,他們不種田就乾脆把土地賣了,再這樣下去,農村會完全走樣。

「沒農地、沒農業、沒農村、沒農民」在立法院前高聲吶喊的農民,憤怒的情緒下,是台灣農業的悲哀。只有實地走到農村,才知道他們為什麼特地到台北陳情。六十歲的宜蘭農民王得利,戲稱自己在農村永遠是最年輕的,「等到我們這一輩都老了,做不下去,台灣農業就沒了」。農業人口老化是台灣普遍存在的現象,耕作辛苦,種稻收入又微薄,是年輕人都不願接手的原因,但政府的休耕補助政策,卻是變相的在消滅農業。

王得利表示,休耕一公頃補助四萬五千元,這比耕作的人賺的還多,誰還願意種,政府是鼓勵農民不勞而獲,這怎麼有道理?宜蘭一期稻作休耕面積就達到兩三成,第二期更是全部都休耕,休耕農地雜草叢生,這樣的農村景象,實在不是大家記憶中的農村景觀。

宜蘭農地另一個危機,是因為北宜高通車,大批台北人到宜蘭置產,買農地蓋農舍,大片延伸的農地沒了,農田間矗立起一棟棟高級豪華的千萬豪宅,王得利感慨的說,老農民走了,土地給子孫,他們不種田就乾脆把土地賣了,再這樣下去,農村會完全走樣。

農地使用各方勢力虎視眈眈,去年就有立委提案修改農業發展條例,把農地興建農舍的限制,從兩分半地放寬到一分地,想想看,這麼下來,台灣農地間到處都有農舍,緊跟著污水排放進入農田可能引發的糧食安全問題,以及對農村地景的衝擊是多大,還好最後沒有通過。農業的困境,不是單純只是農業問題,背面是複雜的社會、經濟層面問題。台灣,有傲人的農業技術;有辛勤耕作、腳踏實地的農民;有肥沃的土地、清淨的水源。農業養活了這麼多的台灣人,而農業的困境,政府是否有心面對。

側記

2006年年底,收到一個採訪通知,農民組織到立法院陳情農業問題,其中涉及農地開放採砂、農業發展條例修改的衝擊、休耕制度問題等,我對土地使用規劃挺有興趣,於是就決定前往拍攝留存資料,再蒐集在地訊息,尋找可以製作專題的方向與人物。來自宜蘭、嘉義、屏東的農民有各自面對的問題,而大的架構是政府的農業政策,而宜蘭農地在北宜高開通與政府休耕政策兩面夾擊下,正快速消逝,如何讓觀眾了解它的嚴重性,配合電視製作的特性,在春耕時節是最適合去呈現的,農民的擔憂,農業的危機,值得我們重視。

六、七年前,第一次到宜蘭做專題,我深深愛上宜蘭,靜謐、祥和的農村景緻,能安定我的靈魂,這裡能讓我放鬆,採訪途中經過阡陌農田,尤其是員山鄉蓄水農地倒映著青山的感覺,我好喜歡,當時,宜蘭是我想養老的地方,而現在,宜蘭農田間隨處可見豪華的農舍,與農民耕作的平實景象,成了強烈的對比,千萬豪宅與難以靠農業維生的農民,是何等諷刺!再過幾年,宜蘭農地會是什麼樣子,現在的它就已經不再是我記憶中的宜蘭,唉~挺失望的....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農發條例, 休耕, 農舍, 人口流失, 污水排放

2007年5月,我們製作了『消逝的宜蘭農地』專題,七年過去,情況一如往昔,甚至越演越烈,這是什麼原因?後續我們將持續推出宜蘭農舍相關報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