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層下陷

拯救台灣

 

拯救台灣

摘要
水是台灣的命脈,台灣的年雨量雖然高達2500公釐,是世界平均值的2.6倍,但是雨量分布極不平均,而山高水短的土地條件,雨水一下子就流入大海,加上人口密集,每個人所分配到的水資源,只有世界平均值的七分之一,名列世界第十八個缺水的國家,全球暖化又造成乾季延長,暴雨集中,水資源管理面臨更嚴苛的挑戰。

民國91年2月開始,北台灣陸續發生缺水危機,中部以北各個水庫都逼近呆水位,石門水庫同樣也在這波旱災的名單之中,走過旱災,老天爺的考驗正要開始。去年8月24日,艾利颱風侵襲北台灣﹔新竹、桃園山區,降下了四十年來最大的雨量,滾滾黃流從大漢溪上游奔騰而下,而桃園也開始了台灣史上停水區域最廣、時間也最久的一場惡夢。今年八月四日,馬莎颱風侵襲北台灣,桃園居民再度無水可用,一場政治風暴因此開啟,中央與地方爆發口水戰,行政院長甚至因為供水承諾跳票,而向桃園縣民道歉,最後經濟部次長尹啟銘為此下台。缺水是短暫的,但是,它背後所隱藏的國土危機,卻更令人擔憂。

沿著北橫公路進入山區,路像一把利刃劃過山林,石門水庫上游地質破碎,開路破壞了山坡的穩定性,在強風豪雨的沖刷下,容易發生崩塌,為了緊急搶通道路,公路單位把崩落的土石直接推落山谷,又成為另一場災難的開始。

道路帶進了人為開發的力量,也讓農業上山。石門水庫集水區的超限利用面積就有1800公頃。地方積極推動觀光產業,民宿、觀光果園越來越蓬勃,觀光帶進更多人潮,道路也配合著大量車潮而一直拓寬,對山林是沉重的負荷,石門水庫上游是台灣許多山區的寫照。台灣的山林管理,就像是罹患人格分裂症的病人,有嚴重的矛盾與衝突,這幾年,土石流災情慘重,山林的危機已經到了臨界點,在執法不力、政策失當,又缺乏宏觀的國土規劃下,一再的重蹈復建與災難的輪迴。

水的災難並不僅止於山林,平原地區早就進入無法重生的地獄,台灣島從彰化縣到屏東縣,還有宜蘭縣與台北市,都是地層下陷的區域,已經有124平方公里的面積低於海平面,西南沿海與屏東縣問題最嚴重,每逢強風豪雨,西南沿海注定會淹水,行政院端出八年八百億的牛肉,藍綠陣營在立法院對峙,治標的工作有人關心,治本的工作卻沒人提出。

過度使用地下水,是地層下陷的主因。雲林縣是水資源的一級戰場,農業、養殖業、民生都在抽地下水,即使地層下陷已經影響高鐵的營運,主管地下水權的雲林縣政府仍然不敢封農民的水井,因為這攸關農民的生計,而深層的自來水井要遷也是個問題,在沒有替代水源的狀況下,自來水公司也不可能封深層水井,雖然高鐵公司可以用技術克服土地沉陷的問題,卻突顯了地下水水資源使用失控的狀況。 

即將營運的林內淨水場,未來將提供雲林的民生用水,它的水源來自濁水溪的集集攔河堰,但是一旦遇到大雨,濁水溪原水混濁,就必須彈性的抽取地下水,而水利署規劃的湖山水庫,則是準備作為乾季以及大雨期間的調配用途,也供給工業用水,但是,興建湖山水庫卻要犧牲與八色鳥保育工作。在先進國家也使用地下水,而且保持供需平衡,不會過度超抽,在國外行之已久的地下水人工補注,水利署到現在還在研究階段。

環保團體提出解決方法,認為透過水價調漲才能反映成本、以價制量,低廉的水價讓自來水公司沒有經費改善漏水率,工業廢水的回收率也偏低,從這兩方面著手,就可以省下兩座曾文水庫一年的蓄水量,而農業、養殖漁業的用水,也要提高它的使用效率,取水技術也要提升,不是只會蓋水庫。政府的政策與預算必須調整到「節流」而不是一直「開源」。

一個地區的水資源供應量,應該作為產業政策與人口政策的指導方針,現在卻是個配角。水從上游流到下游,流過破碎的山林,流過沉沒的土地。人們對水又愛又恨,每天生活都不能缺少水,但是土石流、淹水的問題,卻讓人們一再受創。水資源的管理散落在各個單位,而且層級又低,無法有效整合,在年年選舉,民意至上的台灣社會,台灣國土的淪喪,恐怕是不可違逆的命運,而誰能拯救台灣呢?

學科
水文, 災害
縣市
  • 桃園市
  • 大溪區
  • 桃園市
  • 復興區
  • 雲林縣
  • 土庫鎮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水資源, 全球暖化, 極端氣候, 水庫, 缺水, 國土規劃, 地層下陷, 地下水, 養殖, 封井, 集集堰, 超限利用, 山坡地

水是台灣的命脈,台灣的年雨量雖然高達2500公釐,是世界平均值的2.6倍,但是雨量分布極不平均,而山高水短的土地條件,雨水一下子就流入大海,加上人口密集,每個人所分配到的水資源,只有世界平均值的七分之一,名列世界第十八個缺水的國家,全球暖化又造成乾季延長,暴雨集中,水資源管理面臨更嚴苛的挑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珣 林靜梅 許恆慈,撰稿 陳佳珣
攝影 葉鎮中 朱孝權 柯金源 賴振元 徐啟峰,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淪陷中的家園

淪陷中的家園

摘要
連續一週的豪雨,雲嘉地區一夕之間成了水鄉澤國,一期稻作還來不及收割,全部泡在水中央,望著浮在水面上的飽滿稻穗,老農欲哭無淚。多年來,沿海地區的居民早已習慣了洪水進出家園的日子,房子能墊高的就墊高,不能墊高的,就把值錢的家電用品搬到膠筏上,一家人泡在水中看電視、吃飯、睡覺。對於都市人來說,這是難以想像的奇觀,但是對於雲嘉沿海地區的居民來說,這是每天要面對的生活。

對於居民來說,導致淹水最直接的原因是防洪排水設施的問題。在雲林口湖鄉,居民氣憤地指出,羊稠厝大排水防洪閘門六個有三個壞掉,居民向鄉公所反映,鄉公所說沒經費推給縣政府,一拖就拖了四、五個月,等到大水來時已經來不及。

在嘉義圍潭,村長莊讚芬表示,為了阻擋高處的水流進村子,在省府時期便在村莊四周圍起一整圈防水堤防,但堤防做了抽水站卻沒做,導致村內的積水完全無法排出。在口湖鄉下箔仔寮,海平面比內陸還要一兩公尺以上,全村的排水只倚靠一座抽水站,大水一來將抽水站淹沒,抽水機還來不及抽水就被淹壞了。實際走訪雲嘉沿海一帶,可以發現大區域的排水水位比內陸還要高,小排中排的水根本流不進大排。許多村莊的排水設施,僅僅是倚靠一兩座抽水站或排水防洪閘門,一旦抽水站或排水閘門維護管理出問題,外圍的洪水便整個灌進村落。

水利署長陳伸賢表示,縣市政府所管轄的區域排水工程進度落後,至今完成率只有30%,加上維護管理不良,是逢雨必淹的主要原因。民國91年以前,中央政府每年以專款專用方式補助縣市政府進行區域排水的治理,民國91年以財政劃分方式改變,統籌分配款直接撥給縣市政府,而縣市政府並未把錢用在水患治理,而是花在看得到明顯成績的其他建設上。陳伸賢說,民國92年以後,中央政府每年只保留十億補助全台灣23個縣市的縣管區排,但是一個區排的系統要完成就要三、四億,每個縣市一年頂多分到五六千萬,變成每年一小段一小段的做,以致整治效果無法發揮。面對區域排水工程進度落後,水利署今年三月提出八年八百億的治水計畫,依照淹水嚴重程度以及地方政府願意出錢進行土地徵收的意願作為先後依據,整治106條縣管區排。

然而,沿海地區淹水由來已久,水利工程只是治標,根本的癥結在於產業政策與國土利用。為了支撐沿海的養殖漁業與農業,台灣每年超抽的地下水高達30多億公噸,相當於全國所有水庫容量的總和。而非法的水井估計在十七萬口以上,不僅供給漁塭用水,農田的灌溉水源也倚靠地下水井。地下水是農漁民生存命脈,政府不敢依法管理、取締,地層下陷問題只有持續惡化。

地層下陷的情形有多嚴重呢?根據水利署的資料,台灣地層下陷最嚴重時面積達1600多平方公里,目前仍有1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以每年平均下陷三公分以上的速度持續下陷中。其中雲林縣下陷的面積最大,達520平方公里,彰化縣有370平方公里、嘉義縣270平方公里,在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區域,平均每年下陷速度在十公分以上。也就是說,台灣西海岸的土地,正以相當於五個台北市的大小,一寸寸地淪陷中。

面對八年八百億的治水工程,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指出,如果不能調整西南沿海產業結構,延緩地層下陷的趨勢,從根本面解決問題,再多的整治計畫與投資,三五年後還是一樣沉沒海底。雖然政府在近日也提出以非工程的手段解決淹水問題--包括在雲林縣規劃三百公頃的滯洪區,徵收台糖、台鹽等土地作為滯洪池,在地層下陷嚴重的聚落進行小規模遷村,然而初步規劃、配套措施等均尚未定案,能否落實尚在未定之天。

地盤下陷、土壤鹽化,是台灣土地的沉疴﹔氣候變遷、降雨異常,防災工作更加困難,是台灣環境面臨的新挑戰。在新病與舊疾的交相逼迫之下,繼續以得過且過的舊思維、短視近利的政治結構來應付環境危機,恐怕只能眼看家園淪陷,年復一年繼續泡在水中度日吧!

學科
災害
縣市
  • 雲林縣
  • 口湖鄉
  • 嘉義縣
  • 東石鄉
關鍵字
防災, 水利署, 區域排水, 地層下陷, 颱風, 淹水, 陳伸賢, 地下水, 養殖 魚塭, 治水, 李鴻源, 滯洪

連續一週的豪雨,雲嘉地區一夕之間成了水鄉澤國,一期稻作還來不及收割,全部泡在水中央,望著浮在水面上的飽滿稻穗,老農欲哭無淚。多年來,沿海地區的居民早已習慣了洪水進出家園的日子,房子能墊高的就墊高,不能墊高的,就把值錢的家電用品搬到膠筏上,一家人泡在水中看電視、吃飯、睡覺。對於都市人來說,這是難以想像的奇觀,但是對於雲嘉沿海地區的居民來說,這是每天要面對的生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朱孝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地球浩劫

地球浩劫

摘要
去年11月,俄國批准京都議定書之後,便有打算製作京都議定書相關專題,今年二月十六日,京都議定書正式生效,環保團體一再的突顯這個問題,也引起媒體的追逐報導,而政府決定在六月二十、二十一日,舉辦全國能源會議,因應京都提出相關對策,於是「我們的島」規劃兩集的京都議定書特輯,從最基本的了解全球氣候變遷、地球暖化對生態系統的衝擊,並如何影響到人類,再針對產業、能源、住商與運輸做深入的報導。

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農業社會規律的作息,是依照四季的更迭,週而復始。對於氣候的變化,我們的老祖先發明了農民曆,把一年分成二十四節氣,讓農民在耕作時有所依循,有一句諺語,「種田無訂例,全靠著節氣」,更說明了氣候對農業生產的影響。

苗栗縣西湖鄉以生產文旦著名,往年,在這個時節,農民應該是在田裡除草、施肥,今年,卻是心酸的在篩選掉畸形的柚子,畸形的比例高達五分之一,連經驗老到的農民,都是第一次遇到。農民說,今天春天氣候寒冷,開花期延遲了十五天,而且開花期又遇上焚風,不僅結果率差,農民還得擔心,因為開花期延遲,以往在八月初收成的柚子,會來不及在中秋節之前上市。

今年春天的氣候特別詭異,一波又一波的低溫特報,讓高海拔的山區成為一片銀色世界,尤其是三月初的那場大雪,更讓大家印象深刻,連中海拔的雲林古坑、嘉義梅山等地區,也罕見的降下皚皚白雪。這場雪,讓靠天吃飯的農民損失慘重,根據農委會的統計,農業損失就超過四億元。

大氣變化原本就難以捉摸,我們的祖先長期觀察氣候變化的週期,而訂定了二十四節氣,對於已經有四十六億年歷史的地球來說,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只是時間光譜上的一個點,地球氣候的變化,穩定的在冰河期與間冰期之間輪替,主要是受到地球與太陽的距離所影響。大氣學者研究了地球,在這四十萬年來氣候的變化,發現空氣中甲烷與二氧化碳的濃度,與氣溫變化呈正相關。但是,這兩百年來,工業革命後,化石燃料的使用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形成溫室效應,造成全球暖化。一百年來,大氣溫度已經上升0.6度,各地紛紛出現極端氣候。

氣溫上升,降雨的日子卻減少,旱災、熱浪頻頻登上國際新聞的版面,三年前,北部地區大缺水,農業與工業就上演了一場「搶水大戰」,這波旱災從桃園延伸到台北,大台北地區還採用供水四天停一天的限制,民眾苦不堪言,經濟與商業活動也大受影響。不只是旱災,水災、土石流的災情也常發生。因為氣溫上升,大氣的水氣量上升,總降雨量並沒有減少,但是乾旱的時間增長,雨水降下來的時間減少,所以出現暴雨的機率就增加了,這幾年,幾次大的颱風,都造成慘重災情。未來水資源的管理、防災體系、防洪體系,都要重新思維在氣候變遷下如何因應。

全球暖化造成北極結冰的時間減短,研究人員發現,在過去二十五年中,冬天曾經延後兩三個星期才報到,而春天卻提早來臨,造成北極熊的覓食時間也跟著縮短,北極暖化的速度是其他地區的兩倍,在這個世紀末之前,北極夏季的海冰至少有一半會融化,北極熊的未來岌岌可危。與北極的海冰一樣,喜馬拉雅山的冰河,以每年倒退十到十五公尺的速度在融化,短期內中國、印度、尼泊爾的居民,都將面臨洪水的侵襲,但是,在幾十年後,水源枯竭,好幾億人口會面臨水資源短缺的問題,糧食生產、經濟發展都會受到衝擊。另外,濕地減少、河川環境惡化的問題,也都一一浮上檯面。

北極海冰與高山冰川溶化帶動了海平面上升,在這個世紀末,海平面就會上升10到91公分,太平洋許多島國可能會消失在世界地圖上,這些國家有些是台灣的邦交國。對台灣本身來說,不只會失去一些國土,居住在地層下陷區的民眾,更因為暴雨以及海水上升的雙重影響,增加淹水的危機。對海岸生物來說,則是棲地減少,造成生存危機,國家級的保育類野生動物---黑面琵鷺,會有三分之一的棲地被海水淹沒。

珊瑚礁生態系,對全球暖化更為敏感,學者估計,因為海水溫度上升,在2050年,世界的珊瑚礁沒有一處可以存活。珊瑚礁生態是海洋食物鏈的基礎,如果珊瑚白化死亡,對海洋生態影響甚大,漁業資源將大幅減少,而且珊瑚可以吸收二氧化碳,如果珊瑚礁生態系崩潰,全球暖化的情形會更嚴重。

蒐集全球暖化的資料,才深受震撼。天啊!我們如果再不做點事,我們子孫的未來堪憂,地球上的生物也岌岌可危,這不是靠著「拚經濟」就能解決的。氣溫上升,導致四季失序,從農業生產、水資源危機、生態系統崩潰、漁業資源匱乏...,所有的基礎建設都會受到衝擊,當每個國家都在計較削減二氧化碳對國家競爭力的衝擊時,只想維持經濟發展,給人民「好」的物質生活,那麼下一代就要承擔上一代惡果,回歸根本,應該要思考,人類該以什麼方式來生活?

學科
災害
縣市
  • 苗栗縣
  • 西湖鄉
  • 桃園市
關鍵字
節氣, 暖化, 氣候異常, 變遷, 農損, 溫室效應, 地層下陷, 野生動物, 珊瑚, 保育類, 海平面上升, 極端

去年11月,俄國批准京都議定書之後,便有打算製作京都議定書相關專題,今年二月十六日,京都議定書正式生效,環保團體一再的突顯這個問題,也引起媒體的追逐報導,而政府決定在六月二十、二十一日,舉辦全國能源會議,因應京都提出相關對策,於是「我們的島」規劃兩集的京都議定書特輯,從最基本的了解全球氣候變遷、地球暖化對生態系統的衝擊,並如何影響到人類,再針對產業、能源、住商與運輸做深入的報導。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朱孝權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水災的教訓

水災的教訓

摘要
敏督利颱風在台灣西南沿海造成重大災情,半夜的豪雨讓居民措手不及,嘉義縣東石鄉淹水及腰,冰箱、洗衣機、桌椅全都泡水,民眾損失慘重;雲林縣口湖鄉的對外排水溝渠因為堤防潰堤而導致農業及養殖業損失嚴重。

西南沿海是嚴重地層下陷區,有些的地區下陷深度高達兩公尺,漲潮時,海水甚至比陸地還高。於是,政府只好把港口、聯外排水道加高,村莊變成海水圍繞的盆地。

地層下陷這個老問題,該如何解決?無法回復的土地條件又該如何面對颱風大雨的考驗?除了仰賴堤防與抽水站所架構的防洪工程外,還有那些減災、防災的措失可以思考?從敏督利颱風所造成的水患中,我們學到教訓了嗎?


 

學科
災害
縣市
  • 嘉義縣
  • 東石鄉
  • 嘉義縣
關鍵字
養殖, 地層下陷, 洪災, 市區防災, 水患

敏督利颱風在台灣西南沿海造成重大災情,半夜的豪雨讓居民措手不及,嘉義縣東石鄉淹水及腰,冰箱、洗衣機、桌椅全都泡水,民眾損失慘重;雲林縣口湖鄉的對外排水溝渠因為堤防潰堤而導致農業及養殖業損失嚴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陳佳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被遺忘的村落

被遺忘的村落

摘要
台北大淹水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許多貧瘠的沿海漁村聚落,因為地層下陷,導致常常淹水,卻鮮為人知,納莉颱風過後,彰化台西鄉、雲林五港村、嘉義圍潭村幾乎整座村莊、人、學校、墳墓都浸泡在水中,它們就像被遺忘的村落一樣。

2001年,納莉颱風重創北台灣之後,採訪小組緊跟著颱風侵襲的軌跡到達中南部,順著濱海公路沿線的村落,連夜來到彰化縣大城鄉,寧靜的鄉村夜晚,透露著不平凡的警訊,擔心午夜的滿潮水流會再度竄進屋內,認命的老人家們守著這座三合院。

清晨雨停了,雲散了天空慢慢露出一點點陽光,雖然納莉颱風漸漸遠離,但是西部沿海地勢低窪的聚落,卻還沒有完全脫離積水的糾纏,像是位於雲林縣台西鄉的五港村,整個村莊幾乎浸泡在水中。

1950年代,第一口水井深入地下,抽取地下水之後,國土就埋下日漸淪陷的厄運,目前台灣沿海地層下陷面積已超過一千七百平方公里,地層下陷是這一代人耗用自然資源的現象,其後遺症正慢慢地顯現。

台灣西部沿海地區有很多地勢低窪、地層下陷的地方,因為每逢豪雨或大潮期間都會淹水,加上淹水次數太多,久而久之淹水被視為普遍,因此更為受到忽視,而沿海地區的公共建設較為落後,居民生活困苦,一遇水災,就像是被遺忘的村落一樣。不論是雲林台西鄉的五港村或是彰化大城鄉的許厝巷,都面臨著相同的問題,沿著台十七線濱海公路往南走,這樣的村落處處可見。

「風頭水尾」是描述西部沿海村落貧窮艱困的處境,村民除了必須頂著強勁的季風在貧瘠的土地上討生活以外,還必須對抗逢雨就淹的宿命,老村民在惡劣的環境中,也自有一套「淹水求生哲學」,屋子裡、巷道外都是水,村子裡的道路成了水路,大家依舊如往常般來來往往。當淹水成為生活中無法消除的一部份之後,居民也必須適應在水中的日子,即使生活及出入都相當不方便,即使整天泡水的皮膚已經快承受不住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學科
災害
縣市
  • 彰化縣
  • 大城鄉
  • 雲林縣
  • 台西鄉
關鍵字
颱風, 淹水, 地層下陷, 豪雨

台北大淹水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許多貧瘠的沿海漁村聚落,因為地層下陷,導致常常淹水,卻鮮為人知,納莉颱風過後,彰化台西鄉、雲林五港村、嘉義圍潭村幾乎整座村莊、人、學校、墳墓都浸泡在水中,它們就像被遺忘的村落一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于立平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漢寶濕地復活記

摘要
在柔腸寸斷的彰化海岸,還有一塊鮮為人知的珍寶,由一塊塊廢棄的魚塭,廢耕的農田,交織形成的獨特沼澤地,現在已成是野鳥的新樂園。

早期彰化縣大肚溪至濁水溪口,長達45公里的海岸地區,是廣闊平坦的潮間帶。1970年代開始,陸續進行人工海埔新生地的開發,作為養殖、農耕以及工業之用,而現在這些海埔新生地卻因為地層下陷、海水倒灌,又再度回歸自然。

由一塊塊廢棄的魚塭、廢耕的農田,交織形成的獨特沼澤地,現在已成了野鳥的新樂園,2001年預計有200個鳥巢築於漢寶濕地。兩年多前,在地的保育人士嘗試在漢寶地區承租小塊的農地,提供野鳥永續棲息,農民們沒有想到原本是廢棄的邊緣土地,卻因為野鳥而提升了土地的價值,再加上稀有鳥類高翹鴴和彩鷸的出現,保育人士與地方居民決定共同組成漢寶家族,開始一步步朝著漢寶濕地生態園區的理想前進。

民間規劃的漢寶生態園區,橫跨彰化芳苑鄉、福興鄉的沿海地帶,除了1800公頃的塊狀廢棄農地、魚塭以外,還希望再結合3800公頃的廣闊潮間灘地,形成西海岸少數僅存的完整棲地,試圖尋找生態保育與經濟雙贏的生態園區作法,也獲得了當地居民的支持,更有農民提供130公頃土地,作為先期示範區。草根性的自發力量,生態與地方結合的感動,漢寶濕地生態園區以生態旅遊的方式,為海水入侵的廢棄農地,找到一個轉型的契機。

目前台灣沿海地層下陷的面積,已廣達1700平方公里,不斷開發之後,人們並沒有占到多少便宜,而這次漢寶濕地,正企圖在大自然的循環定理中,尋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想花園。

學科
動物, 水文, 濕地
縣市
  • 彰化縣
  • 芳苑鄉
  • 彰化縣
  • 福興鄉
關鍵字
濕地, 潮間帶, 候鳥, 漢寶溼地, 生態旅遊, 社區營造, 地層下陷, 生態園區, 生態保育, 棲地破壞

在柔腸寸斷的彰化海岸,還有一塊鮮為人知的珍寶,由一塊塊廢棄的魚塭,廢耕的農田,交織形成的獨特沼澤地,現在已成是野鳥的新樂園。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沉沒的地平線

沉沒的地平線

摘要
民國八十五年八月,嘉義東石,我們看到這樣的一幕景象,在島民根深蒂固的觀念裡,「出山」這種大事,幾乎不可能跟水聯想在一起,因為活著,要腳踏實地;死了,也要入土為安,曾幾何時,島民對土地的信任和依賴,在地層下陷和海水倒灌的生活經驗中漸行漸遠。

台灣最早發現地層下陷的地方,是在屏東佳冬和林邊一帶,其中又以塭豐村最為嚴重。為了提高作物的產量,政府從自民國四十七年開始,同意農民抽用地下水,以補充灌溉的水源。

在追求經濟的本能,以及政府倡導精緻農業的鼓勵下,高屏地區的農民率先投入了養殖漁業。養殖事業興起,為民間與政府開創了可觀的財富,但是經歷過豪雨與颱風,高屏沿海地區開始出現地層下陷的徵兆,政府也緊急在民國六十年,頒布地下水的禁用令,然而經過五次修法,卻依舊不見成效。

政府前後矛盾的政策,加上缺乏長遠的計畫,在頒布地下水禁用令之後,台灣西海岸地下水的使用成長率,反倒驚人地增加。政府以離岸堤保護著海堤,再以海堤保護著地層下陷的災區,但是問題的癥結還在,地層仍然持續下陷。

根據台灣省水利處的監測,截至87年止,全台下陷面積繼續擴大為1893平方公里,佔平地面積的11%,其中雲林地區的下陷面積,更在短短的四年內,由300平方公里增加到880平方公里。至於台北和桃園兩縣的地下水位,也因為當地工業,違規超抽地下水而逐漸下降,顯現出地層下陷的隱憂。

四十年來的政策誤導,使台灣的海岸走上了地層下陷的不歸路。但長期紀錄海岸生態的柯金源,藉由紀錄下海岸的變遷,希望能夠常常提醒民眾,我們海岸的問題還沒有解決。

學科
海洋, 水文,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佳冬鄉
  • 屏東縣
  • 林邊鄉
  • 雲林縣
關鍵字
地層下陷, 魚塭, 養殖, 地下水, 海岸線, 海岸變遷

民國八十五年八月,嘉義東石,我們看到這樣的一幕景象,在島民根深蒂固的觀念裡,「出山」這種大事,幾乎不可能跟水聯想在一起,因為活著,要腳踏實地;死了,也要入土為安,曾幾何時,島民對土地的信任和依賴,在地層下陷和海水倒灌的生活經驗中漸行漸遠。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蘇志宗
攝影 柯金源 蘇志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地層下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