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安全

透明的恐懼-福島真相

摘要
2011年3月11日,日本經歷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地震、海嘯、核災三重災變,半年過去,地震與海嘯帶來的傷害漸漸成為過去式,但是核災事故卻還是一個進行式,三座融毀的反應爐持續釋放放射性物質,輻射塵污染大地。我們的島採訪小組深入宮城縣沿海海嘯災區、以及福島縣等地區,實地了解海嘯與核災過後民眾的生活,為您揭露災後半年,日本災區的真相…

7月30日,台灣的教授與環保人士所組成的訪察團,從宮城縣仙台市,進入海嘯重災區。沿途所見,到處是殘破的房舍、堆積如山的建築廢棄物、數不清的報廢車輛,有些地區積水還未退去。雖然距離311已經四個多月,沿海城鎮仍然如同廢墟,許多人依舊在沒有被海嘯毀壞的房子裡居住著。

311大地震,讓日本東北許多地方地層嚴重下陷,其中石卷市地層下陷達78公分。每逢下雨、漲潮,市區就會發生海水倒灌。在宮城沿海的女川町,也有許多房屋,因為土壤液化而倒塌。在女川港,被海嘯沖毀的房舍倒栽在港口裡,防波堤與路面,也因為地層下陷淹沒在海水中。

訪察團從宮城縣繼續往南進入福島縣,福島縣被海嘯席捲的面積沒有宮城縣廣,但是因為核災的緣故,核電廠20公里半徑的土地成了禁區。訪察團一步一步接近輻射污染的區域,輻射偵測計也開始出現異常反應。

日本政府的撤離計畫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在核災發生後,日本政府緊急撤離20公里範圍內的21萬居民,並要求20到30公里範圍內14萬的居民,在室內掩蔽,在核災危機完全解除之前,居民必須隨時準備撤離。但是,輻射塵擴散的方向,並不是等距離的向外擴散,而是隨風向與地形,不規則分布。3月12號到15號,大量的輻射塵先是吹向海洋,接著轉往北方與西南方擴散。

我們經過福島縣相馬市的靈山,在距離福島核一廠40公里的地方,車內的輻射劑量就高達每小時3微西弗左右。由於輻射劑量異常飆高,所有成員都穿上防護衣、帶上口罩,避免沾染或吸入輻射塵。輻射醫學專家張武修現場測量,發現接近地表的地方高達7微西弗/小時,已經超過20毫西弗/年的撤離標準,但這條從相馬市通往福島市的道路並沒有管制,路上行人也沒有穿戴防護衣或口罩。究竟,日本政府劃定避難區域的標準是什麼?

今年3月,距離靈山不遠的飯館村,曾經測到高達每小時12微西弗的輻射劑量,在國際原子能總署的催促下,日本政府在4月22日宣布,包括飯館村在內,年劑量超過20毫西弗的地區為「計劃的避難區域」,居民必須在一個月內離開家園。輻射塵不均勻的掉落在各地,這些輻射值特別高的地方被稱為「熱點」。所謂的熱點,都在避難範圍之外,日本政府只是勸導民眾自行避難。

7月31日,我們來福島縣的行政中心福島市,張武修手上的輻射偵測器響個不停,這裡輻射值達到1微西弗/小時,但日本各地平均輻射劑量是0.1以下。走在福島街頭,找不到任何輻射的即時監測資訊,究竟日本政府如何監測,這看不到的輻射呢?

民眾要知道政府公布的輻射値,只能透過網路、報紙或是電視,但這只是大範圍的測量,要怎麼知道自己居住環境究竟是不是熱點?許多居民自己拿著輻射偵測器做檢測。

福島市民深田和秀在住家附近測量,發現只要是雨水排水口或地勢低漥的溝渠,都是放射性核種聚集的地方。深田和秀自己在福島市進行測量,結果發現許多地方的輻射值,比官方公告的數字高出許多,在市區一處大賣場前的人行道測到每小時10個微西弗的輻射劑量,是背景值的100倍。

7月底,福島市的街頭下著綿綿細雨,街上一如往常,大多數的人都沒有戴口罩,許多學生甚至淋雨騎車,但氣氛卻顯得異常的安靜。人們對於輻射絲毫不在意嗎?書店裡擺滿了各種輻射防護的書籍,也有出版社自行調查日本各地輻射超標的熱點,說明人們心中潛藏的憂慮。

最擔心的還是做父母的,宮城縣仙台市距離核電廠有100公里遠,但這位媽媽寧可忍受分離,也要把孩子送到京都避難。自主避難意味著將失去工作,甚至家庭分崩離析。有一位台僑在核災之後離開福島的家,帶孩子回到台灣避難,在一場演講會上,談到自己正面臨工作難保的問題。

包括福島市、伊達市、郡山市等地,這些地區人口高達80萬人以上,輻射値雖然高,卻還沒達到必須撤離的標準。為了維持城市的運作,讓居民恢復正常的生活,不論是學校、公園,都展開大規模的除污工作。孩童是最容易受到輻射傷害的族群,福島縣政府在四月份對縣內1700所學校做輻射污染調查,七成以上的學校輻射劑量超過0.6usv/hr、有兩成學校更超過2.3 usv/hr。為了讓學生能繼續上課。各級學校都趕在暑假期間挖除地表10公分左右的表土,被鏟起的土壤堆置在校園的一角用綠網隔離。 

我們來到福島縣立福島南高等學校,雖然除污完畢,圍牆外輻射劑量仍在1微西弗/小時左右。在學校旁邊,有居民拿著高感度的輻射偵測儀,住家外的巷道輻射劑量達到5微西弗/小時以上。

在許多地區,居民自行挖除住家周圍的土壤,清洗庭院,希望能稀釋輻射劑量。但是輻射污水還是會流入環境中,進入河川、土壤和食物鏈裡。

宮城縣同樣面臨輻射污染問題,卻不受到注意。在福島與宮城縣交界處的這座幼稚園,距離核電廠60公里,園長直到6月才知道這裡受到污染。

8月1日,在我們訪問當天,福島核一廠發生311之後最大的輻射外洩事件,廠區管線測到每小時10西弗的輻射劑量,是機器所能測到的上限值。熔毀的三座反應爐輻射仍然繼續外洩,事故還沒有結束。

在福島市中心的一處公園,工人穿著簡易的防護衣、戴著口罩,用強力水柱清理沾染輻射塵的遊戲設施。一位住在附近的媽媽,帶著三歲與六歲的孩童經過,事故過去4個多月,她終於敢帶著孩子走到戶外。訪問結束,這位媽媽轉身離去,卻拋下了兩個字「救我」!

雖然是7月天,福島市卻顯得濕冷。輻射無色無味的恐怖感籠罩著我們,明知道危險,卻無處可去的人們,只能假裝若無其事的繼續生活著。在核災的陰影下,人民已經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學科
能源, 災害
關鍵字
311, 地震, 海嘯, 核災, 地層下陷, 原發, 土壤液化, 輻射, 核電, 反核, 張武修, 福島, 食品安全, 放射性, 東京電力, 核能, 電廠

2011年3月11日、日本經歷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地震、海嘯、核災三重災變,半年過去,地震與海嘯帶來的傷害漸漸成為過去式,但是核災事故卻還是一個進行式,三座融毀的反應爐持續釋放放射性物質,輻射塵污染大地。我們的島採訪小組深入宮城縣沿海海嘯災區、以及福島縣等地區,實地了解海嘯與核災過後民眾的生活,為您揭露災後半年,日本災區的真相…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福島
  • 亞洲
  • 日本
  • 宮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團隊 張岱屏 張光宗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輻射進餐桌

輻射進餐桌

摘要
七月中旬,日本爆發輻射牛事件。這些在福島縣、岩手縣等地生產的黑毛和牛,因為吃了輻射污染的稻草,被驗出含有超標的銫137,估計有超過3000頭牛遭到污染,在發現之前,已經流入日本東京大阪等縣市,包括新幹線的便當、小學生的營養午餐等等。原本高價的和牛肉,售價從每公斤1635元跌到607元,全日本酪農受傷慘重...

距離福島核電廠60公里遠的郡山市,一處由貿易展覽館改成的臨時避難所,住著數百位從核電廠附近村莊緊急撤離的居民。311之後,他們被政府安置在這裡,用厚紙板圍起一個勉強可以棲身的空間。有些還是上了年紀,行動不便的老人家,為了方便,只好把床鋪圍在廁所旁邊,人來人往,沒有隱私可言,就這樣度過四個多月。多數的老人心裡盼望的,是能夠早日回家。

緊鄰福島核一廠的富岡村,有許多年輕人都在核電廠工作,老一輩的認為自己的子弟長期受東電照顧,即使發生核災,也不願責怪東電。

在半徑20公里內遭受嚴重污染的土地,可能數十年內都無法住人,日本政府計畫將這些土地收歸國有。災民們最盼望的是,今年秋天能夠短暫地回家拿東西,看看自己的家園。

核災讓數十萬人失去故鄉,也改寫許多人的生活。武藤類子在距離核電廠40公里遠的田村市經營咖啡店與民宿,他認為,自己已經沒辦法提供顧客安全的飲水與食物,只好暫停營業。

核災讓200公里外的東京也受影響。3月底東京的自來水被驗出碘131,超商的礦泉水被搶購一空,民眾必須拿出家中有一歲以下幼兒的証明,才能分配到礦泉水。目前東京與福島各地的飲用水,沒有再驗出輻射超標,但我們訪問到的福島媽媽,還是不敢給孩子喝自來水。

七月中旬,日本爆發輻射牛事件。這些在福島縣、岩手縣等地生產的黑毛和牛,因為吃了輻射污染的稻草,被驗出含有超標的銫137,估計有超過3000頭牛遭到污染,在發現之前,已經流入日本東京大阪等縣市,包括新幹線的便當、小學生的營養午餐等等。原本高價的和牛肉,售價從每公斤1635元跌到607元,全日本的酪農受傷慘重。但最令日本民眾擔心的是,今年秋天稻米收割後,會驗出多少污染米。

福島縣年產45萬噸的稻米,是日本第四大產米縣。核災過後絕大部分農田都照常耕種。我們拿輻射偵測器測量,福島市郊區農地的輻射值在0.6到1微西弗左右。資深農業記者大野和興指出,雖然福島縣在今年四月已經對全縣農田做過土壤檢測,但實際只有檢測80個地方,也就是一個鄉鎮市只有檢測一兩個地方。他認為,目前政府對於稻米的抽樣調查,也不可能是全面性的,難保不會有污染米流入市面。

福島縣出產的桃子與水梨,在日本相當有名,沿路到處可以看到整齊的果園,福島市郊區的這處果園,世代相傳,結實累累的果樹已經有120年的歷史,農民為了保護土地,寧願自己除草也不使用除草劑。今年碰上核災,生意大受影響。

311之後,日本各地響應「東北復興」,鼓勵餐廳與消費者儘量購買東北地區的農產品,但受到輻射影響,福島市果菜行的店員說,大部分民眾對福島的農產品還是有疑慮,能不買的就不買。

日本各地長年推動自產自銷,如今這樣的美意,對於福島人反而是不公平待遇。福島市民中手聖一去買菜發現,超市裡只剩下福島縣和北關東的菜可以買。他認為,福島縣的農產品在外縣市沒有人要買,所以都流通回福島縣來。

日本政府在核災後,大幅提高飲用水與農產品輻射污染的上限。飲用水的暫定的基準值是:銫137每公升200貝克、碘131是300貝克,WHO的基準是每公升10貝克,而國際法中核電廠放流水的基準是銫137- 90貝克、碘131 -40貝克。另外,蔬菜從原本每公斤370貝克提高到每公斤銫 500貝克、碘2000貝克,比起白俄羅斯的100貝克、美國的170貝克、台灣的370貝克都還要高。

究竟該選擇什麼食物才最安全?各種食品輻射書籍與講座,顯示日本父母的憂慮。從牛肉、牛奶、稻米、茶葉,核災從核電廠一路擴散,進入了日本的餐桌,也對日本農業,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學科
能源, 災害, 公害
關鍵字
福島, 電廠, 東電, 核災, 地震, 海嘯, 輻射, 核能, 反核, 核電, 食品安全, 原發, 放流水, 中手聖一, 311

七月中旬,日本爆發輻射牛事件。這些在福島縣、岩手縣等地生產的黑毛和牛,因為吃了輻射污染的稻草,被驗出含有超標的銫137,估計有超過3000頭牛遭到污染,在發現之前,已經流入日本東京大阪等縣市,包括新幹線的便當、小學生的營養午餐等等。原本高價的和牛肉,售價從每公斤1635元跌到607元,全日本的酪農受傷慘重...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福島
  • 亞洲
  • 日本
  • 宮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團隊 張岱屏 張光宗 陳慶鍾

核災後的健康影響

摘要
長期生活在低劑量輻射暴露的環境下,究竟對健康會有什麼影響,對孩童又會造成什麼傷害?是現在福島居民最擔心的事。

今年五月,中手聖一的兩個孩子相繼流鼻血,打聽之下發現福島大約有800個孩子都有流鼻血的現象,父母們非常擔心。五月份中手聖一與150個家長共同成立「保護孩童遠離輻射福島NETWORK」,他們蒐集孩童的尿液做檢測,卻得不到當地的支援,中手聖一最後將尿液送到法國做檢測,結果送檢的10個孩童尿液中,全都驗出銫137。

輻射暴露對人體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世界上已經有許多實徵研究,其中最完整的研究,就在日本廣島。1950年廣島遭到原子彈轟炸,為了了解鈾彈釋放出的輻射,對周圍民眾健康造成的影響,美國原子能委員會在戰後出資協助成立「放射能影響研究所」,針對廣島原爆後12萬名倖存者,進行一項超過半世紀的健康調查。他們發現,原爆受暴者中遭到1Gy(葛雷)暴露的人,比起沒遭到暴露的人,死亡率增加22%,白血病增加428%,罹患胃癌、肺癌的增加47%。該研究所也針對原爆當時遭受暴露的3600位胎兒做研究,發現死亡率跟輻射暴露量成正比。

究竟,輻射暴露有沒有一個最低的安全値?目前ICRP(國際輻射防護協會)的建議是,每人每年輻射暴露量不應該超過1毫西弗,但輻射防護專家張武修指出,目前1個毫西弗是在政治經濟與健康得到平衡點之下做的建議,在輻射防護裡,其實沒有所謂安全值,應該要越低越好。

日本政府以ICRP建議的20毫西弗作為避難標準,但ICRP強調,這只是緊急撤離的標準,並不表示人們可以長期居住在20毫西弗的環境下。一位不願曝光的福島核電工人表示,20毫西弗,是核電工人在正常情況下都很難達到的上限,以一年20毫西弗做為容許標準,對小孩與無法撤離的人來說,相當不公平。兵庫醫科大學醫學博士振津女士也指出,雖然日本政府計畫給縣內孩童佩帶輻射配章,但這只能計算體外被暴量,因為食物與水導致體內被暴的傷害更加嚴重,卻難以評估。

日本政府計畫投入1000億日圓,對福島縣內200萬居民,進行一項為期30年的健康調查,包括18歲以下居民的甲狀腺檢查以及孕婦的生育調查。長期調查原爆被暴者的放射性影響研究所認為,福島核災對居民的健康影響並不大。

雖然日本政府不斷安撫民眾,廣島大學也派出輻射研究團隊進入福島縣進行健康調查,但福島市民深田和秀認為,福島縣已經成了輻射研究者垂涎的研究場域,所謂的健康調查,只是把福島居民當成實驗對象,而且健康調查只是為了計算孩童的體外被暴量,根本沒有症狀紀錄的這一欄。許多不安的父母已經把孩子轉到外縣市就讀。根據市民團體的統計,在四月底有12000人轉往福島縣外的學校就讀,預計暑假過後會有更多人轉學。

7月31日,包括福島縣與日本全國各地的反核團體、教師團體、工人團體等1700多人聚集在福島市,呼籲日本政府正視福島核災對居民的後續影響。也有福島的媽媽,帶著孩子來參與遊行,他們唯一的希望,是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遠離輻射污染的環境。

福島的未來該怎麼走?中手聖一建議,未來福島應該以社區或學校為單位進行衛星式的疏散,徹底除污過後再讓孩童回福島居住,如此才能確保孩童遠離輻射的傷害。

清除核災區的輻射污染預計花費數百億美元,要異地重建費用更是天文數字,福島核災該如何收拾,居民該如何安置,將是日本今後面臨最大的挑戰。

學科
能源, 災害, 公害
關鍵字
福島, 311, 電廠, 東電, 核災, 地震, 海嘯, 輻射, 核能, 反核, 核電, 食品安全, 原發, 放流水, 中手聖一, 張武修

長期生活在低劑量輻射暴露的環境下,究竟對健康會有什麼影響,對孩童又會造成什麼傷害?是現在福島居民最擔心的事。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福島
  • 亞洲
  • 日本
  • 宮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團隊 張岱屏 張光宗 陳慶鍾

非核家園不是夢

摘要
核四每隔一段時間總會端上檯面吵一下,民進黨執政八年,非核家園的理想仍難以落實,貿然停建核四更引起民眾負面的觀感,核四經過停建再續建,巨額的賠償是全民買單。如今新政府上台,能源更是迫在眉梢的棘手問題,於是,我們以德國為他山之石,看看這個在CO2減量與再生能源發展名列前茅的國家,早就宣布在2020關閉所有的核能電廠?他們又是如何推動的?推動的過程,德國又發展出哪些商機?

1970年代的能源危機,對沒有石油蘊藏的德國是一大警惕,於是,德國開始發展再生能源。1986年,俄國發生車諾比核爆意外,讓德國在核能發展上踩煞車,核能佔德國總發電量的兩成多,經過仔細評估並且研擬替代方案,德國政府宣布將在2020年關閉所有的核能電廠。

德國推動的政策優先順序是,首先提高既有電廠的發電效率,再來是節約能源,第三步才是推動再生能源。

建築所消耗的能源佔總用電量的50%,於是,發展低耗能建築便成為重要的方向。德國建築法規規定,除了歷史古蹟建築之外,其他的建築都要使用達到法定隔熱係數的雙層玻璃,沒有溫度的交換或損失,以減少能源消耗。

除了從建築、建材上思考,如何節省能源消耗,再生能源的發展也是同步並進。位在溫帶地區的德國,日照量只有亞熱帶台灣的三分之一,但卻積極的投入太陽能產業。目前德國的太陽能板銷售量是全球第一,工業產值高達兩千億新台幣,另外在風電科技一樣也有了傲人的成就,德國風力發電的總發電量世界第一。

德國發展再生能源發展的後盾,是政府在兩千年頒布的EEG再生能源法案,除了保障收購國內所有再生能源發電量,並且制定不同的獎勵費率,加速民間投資再生能源產業。

現在,再生能源的發電量佔總發電量的14% 以上,就業人口超過一百萬人,出口總值高達兩千五百億台幣,對德國來說,再生能源不只是替代化石燃料,建構德國能源自主的基礎工業,更看準未來綠色能源產業的商機。

再生能源最被詬病的是不符合經濟效益,但當化石能源逐漸耗竭,仰賴石油、煤甚至是鈾發電的成本,只會提高,而當再生能源的生產規模擴大、技術提升,發電成本自然會降低而變得更有競爭力。

台灣也應該把能源提升到產業以及國家競爭力的層次,當我們還在爭執核四續建,核一、核二、核三延役,並且擴充火力發電時,停下來,往外看一看,世界正在改變!

側記:

當政府對於再生能源還停在宣傳多於實質的階段,再生能源法還躺在立法院遲遲沒通過,但企業的腳步快多了,因為它是有商機與遠景,看到德國人有效率與嚴謹規劃的態度,就不禁唏噓,台灣政府真的要加加油!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核四, 非核家園, 節約能源, 建築節能, 減碳, 火力發電

核四每隔一段時間總會端上檯面吵一下,民進黨執政八年,非核家園的理想仍難以落實,貿然停建核四更引起民眾負面的觀感,核四經過停建再續建,巨額的賠償是全民買單。如今新政府上台,能源更是迫在眉梢的棘手問題,於是,我們以德國為他山之石,看看這個在CO2減量與再生能源發展名列前茅的國家,早就宣布在2020關閉所有的核能電廠?他們又是如何推動的?推動的過程,德國又發展出哪些商機?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林佳穎,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錦彪 陳忠峰,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柏崎啟示錄

柏崎啟示錄

摘要
四川省汶川縣的大地震,震驚了全世界,事實上在去年七月,日本柏崎也發生6.8級的大地震,導致境內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嚴重受損、被迫停機,直到現在都無法運轉。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台灣,有六座核能機組,而核四也預計明年完工正式運轉,如果遇到強烈地震,台灣的核能電廠有能力因應嗎?我們將帶您重回地震後的日本柏崎,也重新檢討台灣核能安全的問題。

過去三十年,日本的核能工業蓬勃發展,全國有55座核反應爐,供應全國百分之三十的電力,其中柏崎刈羽核電廠,是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它有七部機組,發電量相當於台灣核一、核二、核三的總和。去年的一場地震,柏崎電廠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氣體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七座機組全部停機。就在地震過後兩個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崔愫欣前往日本新潟進行紀錄,柏崎市區仍然處處可見倒塌傾斜的危樓,除了地震的驚嚇外,最讓居民害怕的是,核電廠的事故威脅。

地震之後發生停電,所以居民沒有辦法看到電視新聞,一直到地震後一個小時,村長才透過廣播告訴居民,核電廠已停止運轉一切安全。三天之後居民看到電視,才知道核電廠發生微量輻射外洩。停電讓居民無法在第一時間得知核電廠的狀況,萬一真的發生大量輻射外洩,民眾根本無法警覺。談到東京電力公司在災後的緊急應變,當地的議員都感到非常氣憤,而東京電力公司沒有立即說明真相,使他失去了大眾的信任。

台灣核電廠緊急應變的能力又是如何呢?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在十多年前曾經替核電廠做了一個空浮的試驗,模擬核二廠萬一發生輻射外洩時的情況。核電廠如果發生輻射外洩,影響範圍絕對不只五公里,但是目前核災演習的範圍只有”五公里”逃命圈,以核二廠為例,只有金山萬里附近的居民在演習範圍內。

到目前為止,台灣的三座核電廠還沒有因為地震而發生過事故,但柏崎電廠慘痛的經驗,提醒台電必須更重視電廠的防震措施,在去年年底,台灣的核電廠也終於裝設了強震自動急停系統。以核二廠為例,當發生震度五級以上的強烈地震,這套系統就會啟動,發出訊號引動反應爐安全停機。

台電同時指出,台灣核能電廠的耐震設計都是比照美國核電廠的選址標準,根據這套標準,核電廠八公里的範圍內,不能有任何長度超過300公尺的活動斷層。那麼日本怎麼會把核電廠蓋在活動斷層上呢?

早在1970年代,柏崎刈羽在建廠時,就被質疑地質脆弱,當地居民批判電廠是蓋在豆腐上,要求取消一號機的興建許可,一狀告上法院,目前還在最高法院審理中。

柏崎電廠內可以清楚看到錯動的地層,說明人算還是不如天算,目前正在興建中的核四廠,地質調查在多年前也曾經引發爭議。民國八十九年,海洋大學教授李昭興與美日科學家搭潛艇完成一項深海探測研究,發現在貢寮東邊六十公里一千三百公尺深的海域,有一大片活火山。李昭興指出,國內的地質調查過去偏重陸上調查,海底的地質調查被嚴重忽略,而貢寮以東正是活火山的分布區,何時爆發難以預料。

位於貢寮的核四廠目前仍趕工興建中,預計明年可以商業運轉。而核四所使用的進步型沸水式機組,跟柏崎刈羽電廠的第六、七號機組是一樣的,是亞洲第二個使用進步型沸水式機組的電廠。今年二月媒體揭露,台電在沒有得到原設計廠商奇異公司的同意下,擅自變更材料與設計高達395處,其中20件跟安全有關。

核能安全的問題辯論了十多年,一般人難以了解,畢竟這是個非常專業的領域。但是一旦核安問題真的發生了,只有當地的居民感受最深。日本政府原本計畫在2017年再興建11座核反應爐,因為大地震而暫停腳步。而柏崎刈羽電廠想要重新運轉仍是遙遙無期,目前正在興建的核能電廠防震係數從0.6G提高到1.0G,興建成本將大幅提高、工期也將延長。在台灣,因為原物料的上漲,核四預估將再追加五十億左右的預算,總工程經費將高達2400億,未來如果要提高耐震能力,工程經費勢必將再往上追加。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柏崎刈羽電廠的經驗值得我們借鏡。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地震, 崔愫欣, 東電, 東京電力, 核電, 斷層帶, 李昭興, 核四, 防震, 預警機制, 輻射, 深海, 地質

四川省汶川縣的大地震,震驚了全世界,事實上在去年七月,日本柏崎也發生6.8級的大地震,導致境內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嚴重受損、被迫停機,直到現在都無法運轉。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台灣,有六座核能機組,而核四也預計明年完工正式運轉,如果遇到強烈地震,台灣的核能電廠有能力因應嗎?我們將帶您重回地震後的日本柏崎,也重新檢討台灣核能安全的問題。

國外
  • 亞洲
  • 日本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剪輯 陳忠峰
日本畫面提供 崔愫欣,照片提供 台灣電力公司 崔愫欣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廢戰役

核廢戰役

摘要
2008年3月19日,環保署外聚集了來自北海岸四鄉鎮的居民。他們擔心自己的家鄉,將成為高放射性核廢料的永久貯存場。用過的核燃料該往何處去?核一廠是否將因此提前除役,壽終正寢呢?

經過層層關卡,通過輻射劑量的檢測,我們進入核能電廠的心臟地帶--核反應爐。核燃料在這裡進行核分裂反應,平均每一年半,反應爐就必須打開進行燃料棒的更換,用過的核燃料都暫時存放在反應爐旁的水池。這些高階核廢料含有高放射性元素鈾與鈽,半衰期長達上萬年。

現在核一廠面臨最大的危機是,水池將在民國九十九年期滿,台電計畫在核一廠內興建乾式貯存場,先將高階核廢料放進密封鋼桶,再置入72公分厚的混凝土護箱,最後再加屏蔽厚達三十公分混凝土。雖然台電指稱這是暫時貯存,只會存放四、五十年的時間,但台北縣政府擔心台北縣會淪為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因為到目前為止,全世界還沒有任何一個用過核燃料的最終處置場。

我們來到核一廠乾式貯存場的預定地,這裡是一片尚未開發過的山坡,一旁還有溪水流過。邱女士一家人就住在核一廠旁,唯一一條出入的道路都必須經過台電的土地,從他的住家上方可以清楚看到核一廠低階核廢料的倉庫。未來用過核燃料的貯存場距離他家只有一百公尺的距離,邱女士感到很無奈。

其實早在民國84年,台電已經完成乾式貯存場的環境影響評估程序,卻一直沒有動工,因為山坡地開發管制的規定修正後,原本預計存放8000組燃料的廠房,必須縮減到只能存放1680組。台北縣政府認為核一廠燃料棒的水池超限使用,有安全上的顧慮,要求台電提出因應對策,但台電認為縣政府不是開發單位的主管機關,於法無據。用過核燃料的爭議演變成台電與台北縣政府間的戰爭。今年三月環保署召開乾式貯存場第九次專案小組審查會,在場外民眾的抗議聲下,專案小組有條件通過了乾式貯存場的興建計畫,將送交環評大會通過。

520政權交替,能源政策是馬上要面臨的問題。核能要不要繼續發展、現有的核電廠該何時除役,關鍵都在核廢料的處理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石門區
關鍵字
核廢料, 核電, 輻射, 核一廠, 山坡地開發, 超限利用, 環評, 有條件通過

2008年3月19日,環保署外聚集了來自北海岸四鄉鎮的居民。他們擔心自己的家鄉,將成為高放射性核廢料的永久貯存場。用過的核燃料該往何處去?核一廠是否將因此提前除役,壽終正寢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廢浪潮

核廢浪潮

摘要
今年四月二十八日,立法院通過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從六月開始,台電將依法開始遴選候選場址,並在候選場址所在縣市舉辦公民投票,如果通過,蘭嶼的核廢料最快可在十年之後遷出。就在此時,卻有地方民代私下表示—如果核廢料搬走,可能有許多蘭嶼村民付不出電費與健保費,蘭嶼核廢料貯存場的去留可以重新考慮。在選址條例公佈的同時,我們回到蘭嶼,回顧當年蘭嶼人反核的意志與現在的矛盾。

民國六十九年核廢料從台灣漂洋過海到蘭嶼,從此以後,伴隨著蘭嶼小朋友長大的,除了飛魚、迷你豬,還有核廢料桶。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位於蘭嶼東南方龍頭巖附近,23座露天的壕溝裡,貯存了九萬七千桶的核廢料。根據台電的資料,當年之所以會選擇蘭嶼,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研發核廢料海洋投棄技術。後來海洋投棄被國際禁止,核廢料成了蘭嶼揮之不去的惡靈。

從民國七十七年第一次「驅逐惡靈」運動到現在,蘭嶼反核廢料的抗爭已經過了二十年,無奈的是核廢料遷來容易,想送走難如登天。政府曾經要求台電在民國八十五年選定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民國九十一年將蘭嶼的核廢料遷出,但最終處置場始終無法確定。民國九十一年五月,遷場的計畫跳票,終於爆發了蘭嶼人封島的強烈抗爭。當時的經濟部長林義夫到蘭嶼與民眾協商,代表政府向蘭嶼人公開道歉,並且承諾一定會將核廢料遷出蘭嶼。

四年過去,核廢料依然在蘭嶼的岸邊,一切都顯得平靜。遊客來來往往,以往反核廢的標語已經消失無蹤。

在蘭嶼機場的服務台,我們遇到回鄉工作的青年施拉橫。服務台上放了各式各樣臺電公司的文宣手冊,原來他服務的單位是核廢料儲存場,今天輪到他在機場值班。從十幾歲開始就參與反核廢運動的施拉橫,現在是台電核廢料儲存場的溝通人員,他最主要的工作是拜訪村子裡低收入戶的居民和和孤苦無依的老人,利用台電一些回饋金,幫助村子裡需要幫助的人。

當反核廢料的抗爭漸漸消退,現實的經濟問題正壓得蘭嶼的年輕人透不過氣。過去,海洋就是蘭嶼人的冰箱,每年黑潮為蘭嶼帶來取之不盡的漁獲。如今,要蓋水泥房,要養家活口,靠捕魚是不夠的。年輕人要賺錢,只有到台灣打零工做苦力,如果有機會回家鄉工作,又有誰不想好好把握呢。矛盾的是,提供工作機會的,竟然是長久以來被視為「惡靈」的核廢料貯存場。

在民國九十一年的抗爭之後,台電貯存場改變了原本的溝通方式,不再由場內員工直接跟村民溝通,而是雇用當地青年。目前蘭嶼儲存場37名外僱人力中,有22位是蘭嶼當地居民,其中六位是溝通宣導員,這樣的角色有時也會被村民貼上標籤,說是為台電做事。施拉橫也曾因為這樣的角色感到矛盾與掙扎,但是他說,只要能留在自己的家鄉,能夠藉機會為家鄉的老人做一點事,就算是在核廢料貯存場工作,也是眼前最佳的選擇了。

這樣的妥協與無奈,似乎也是蘭嶼的處境。

二十多年來,核廢料桶在蘭嶼露天的儲存槽裡,受到海風與鹽分的侵蝕而產生鏽蝕甚至破損。去年開始,蘭嶼貯存場進行檢整作業,大約有三四十位蘭嶼青年回鄉,成為檢整工人。

核廢料檢整是為將來搬遷做準備。今年四月,立法院通過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根據此條例,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的選定需要五年,場址選定後整個處置場從施工興建到啟用,還需要花五年的時間。接下來,由三艘郵輪密集運輸島上的核廢料桶,需要花四年才能將蘭嶼的核廢料完全運出去。最後 蘭嶼貯存場拆廠、除役,也需要耗費四年的時間。總結來說,蘭嶼人要完全揮別核廢料,最快也是十八年以後的事。但是最終處置場址能否確定,最後還要經過當地公民投票決定,似乎又更增添了選址上的困難。

核廢料暫時搬不走,回饋金又源源而來。在今年年初,蘭嶼鄉公所土地審查委員會通過了民國九十一年到九十四年蘭嶼貯存場的土地續租案,蘭嶼鄉也可以順利取得兩億兩千萬土地租用回饋金。從民國七十一年至今,原能會與台電對蘭嶼的回饋總金額是七億六千多萬,其中有四億多是民國九十一年以後所編列的,這些經費的運用包括公共工程、教育醫療、電費、急難救助、社區總體營造等等。

當年蘭嶼人反核廢驅逐惡靈的堅定意志,在長年回饋金的補助之下,如今似乎正漸漸鬆動。當然仍然有許多老人家說,他們寧願不要回饋金,只希望核廢料遷走。

潮浪持續地拍打著蘭嶼的海岸。潮來潮往,在不斷與外人接觸的過程中,遊客進來了、核廢料進來了、回饋金進來了、公共工程也進來了……

蘭嶼人沒有辦法阻擋這一波又一波強大的浪潮,只能握緊船槳,在波峰與波谷之間,擺盪著,向前航行……

踏上蘭嶼之前,有一通約訪的電話令我印象深刻---「你好,我是『我們的島』記者….」「喔,『你們的島』喔?」

第一次到蘭嶼是十年前的事了。當時對蘭嶼的印象是鹹鹹的飛魚乾,滿街亂跑的小耳豬,當然還有噴著反核廢料的標語。那時的我,純粹是一個來度假的台灣觀光客。

轉眼間十年過去,飛魚依舊懸掛、小豬依舊亂跑,遊客依舊如浪潮般,在島嶼上來來去去,但是蘭嶼卻漸漸喪失了本來的模樣。大型的水泥港口、破壞山林的人工步道、三面光的水泥河道,粗糙的公共工程,一點點吞蝕了蘭嶼原本純粹原始的顏色。在各種經費的挹注下,究竟是增添了更多資源,還是加速蘭嶼本來面貌的流失?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關鍵字
核廢料, 台電, 台灣電力公司, 反核, 最終處置, 回饋金

今年四月二十八日,立法院通過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從六月開始,台電將依法開始遴選候選場址,並在候選場址所在縣市舉辦公民投票,如果通過,蘭嶼的核廢料最快可在十年之後遷出。就在此時,卻有地方民代私下表示—如果核廢料搬走,可能有許多蘭嶼村民付不出電費與健保費,蘭嶼核廢料貯存場的去留可以重新考慮。在選址條例公佈的同時,我們回到蘭嶼,回顧當年蘭嶼人反核的意志與現在的矛盾。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錦彪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廢料大風吹

核廢料大風吹

摘要
台東縣大武鄉,位於南迴公路進入台東的第一站,一個平靜的東海岸小聚落,2003年四月,因為一個不確定的消息而沸騰起來。

這個消息是,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可能將設置在大武。

在台灣,三個核電廠加上核研所,累積了將近20萬桶核廢料。平均每100個人就擁有一桶核廢料,只要核電廠繼續運轉、興建,核廢料也將會越來越多。十多年來,台電四處尋找核廢料處置場,從境外的俄羅斯、北韓,到離島的小坵、東吉,到本島的達仁、大武,場址選來選去始終無法定案,如今只好走向法制化一途,期待「核廢料最終處置場選址條例」通過後,核廢料問題可以迎刃而解。

核廢料最終會在哪落腳?如果你家不在蘭嶼、不在大武,是不是就事不關己呢?

「你敢主張核能發電,你就要有勇氣處理核廢料的問題。」蘭嶼核廢料處置場遷場委員會召集人葉俊榮說。而核廢料的問題不只是一個科技問題,背後更暴露的是,我們如何看待同在一個島上的「偏遠地區」的居民與環境權的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 大武鄉
關鍵字
核廢料, 蘭嶼, 離島, 原住民, 最終處置, 離島建設, 核電

台東縣大武鄉,位於南迴公路進入台東的第一站,一個平靜的東海岸小聚落,2003年四月,因為一個不確定的消息而沸騰起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張岱屏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非核家園

非核家園

摘要
六月十九日的清晨,一艘荷蘭籍的重件船靜靜地停靠在基隆港進行報關手續,這艘從日本吳港出發的貨船在還沒有進港之前,就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因為貨輪內裝載著重達一千一百公噸的核子反應爐壓力容器,這座機組的抵台,意味著核四工程進入「設備安裝」的階段,這對未來三十年台灣的能源政策有深刻的影響。

運送機組的貨船『快樂船長號』緩緩航向貢寮重件碼頭,海面上有大批護航的保七船隻,以及零星的抗議漁船。媒體群集在核四廠門口等待抗議民眾,這景象真是再熟悉不過。歷經十多年的抗爭、開工、停建又復工,不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貢寮人的處境並沒有什麼不同。『核四』,這個歷經二十年的老問題,社會大眾是否還有意願再一次去聽一聽,去想一想?

重件吊桿緩緩卸下核四反應爐壓力容器,卻卸不下反核人士心中的疑問:這個遠渡重洋的「舶來品」,在層層「分包」下,安全的風險誰來負責?貢寮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通強調,核四反應爐設備一、二號機組由美國奇異公司設計,卻分別轉包給日本的日立與三菱公司,而美國奇異公司卻不願意出具安全保證書。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賴偉傑指出,核四廠所購買的沸水式ABWR機組,全世界只有日本有兩座機組,但是幾年運轉下來,卻發生裂縫問題,而且已經導致十七座機組必須停下來全面檢修。

他認為核四的安全問題,從設備到管理都有很多瑕疵。台電工會理事長施朝賢則表示,與安全有關的核能設備組件在交貨的時候,都有一個按照ASNE的核能產品安全認證,核四機組也是有這樣的認證程序,並不是如同外界所講的有安全疑慮。

民國九十年二月核四復工的同時,『非核家園』也成為朝野的共識,但是這四個字具體的內涵究竟是什麼?在隨機的調查訪問下,有二分之一以上的民眾對於『非核家園』這四個字不是一頭霧水,就是望文生意各自表述。其實,政府、環保團體、台電,對這四個字的想像也各有不同。主婦聯盟董事長陳曼麗認為,政府的非核家園和民間的非核家園是有些落差的,政府的非核家園是核四繼續興建下的非核家園,核四廠終有關廠的一天,所以總有一天會達到非核家園的境界。

但是對民間反核團體來說,繼續興建核四等於把時間拉長了五十年,我很可能我們這輩子都看不到了。

台電工會理事長對非核家園也有自己的認知,他表示,在九十年二月朝野共同連署的核四復工協議當中強調,非核家園只是一個終極目標,非核家園在協議中是有前提的,必須兼顧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世界潮流,以及要符合國際公約的精神。而且在能源不虞匱乏的情形下,才能達成非核家園的目標。

「當初有一個非核家園的想像是根基於,認為核能在風險上在技術上,其實是人類無法完全駕馭的,所以我們要比較謙卑去面對這問題」,賴偉傑指出,所謂非核家園的共識,竟然是建立在『建核四,核一、核二視情況而提前除役』之上!然而對於非核家園最重要的原則,對核能的技術與風險這個部分,卻沒有真正謙卑的去面對,以至於後來的發展是在幾個完全不同的方向之中競爭,而不是朝一個比較穩健的真正非核的方向前進。執政黨推動的非核家園其實是進一步、退兩步,一下往左走、一下又往右走,中間的拉扯讓非核家園的美意完全喪失。

核四,這個二十年來爭議不斷的舊議題,仍然在各個面向上,帶給台灣許多新的衝擊,未曾止息…….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核四, 反核, 吳文通, 非核家園, 台電, 臺灣電力, 能源政策

六月十九日的清晨,一艘荷蘭籍的重件船靜靜地停靠在基隆港進行報關手續,這艘從日本吳港出發的貨船在還沒有進港之前,就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因為貨輪內裝載著重達一千一百公噸的核子反應爐壓力容器,這座機組的抵台,意味著核四工程進入「設備安裝」的階段,這對未來三十年台灣的能源政策有深刻的影響。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張岱屏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苦!何苦!

 

核苦!何苦!

摘要
不論你擁核、還是反核,不論你住在蘭嶼,還是住在金山,我們都必須面對核廢料處理的議­題。我們都曾經享受核能帶來的電力,我們也必須解決核廢料帶來的痛苦。

關於核廢料,核能專家有苦水!

在清華大學核能教授的眼中,核能是最經濟,安全的能源!核廢料雖然有輻射的問題,只要做好防護措施,永久與人類的生活環境隔離,就不會對人類造成傷害!可是,為什麼最終貯存場的設置地點,總是遭到當地人的反對,大家對核廢料的恐懼,似乎遠大於對科技專業的信心,即使清大的核工專家秉持學術專業作保證,也無法取信於民!

關於核廢料,達悟人有苦說不出!

核廢料對達悟人而言,象徵的是台灣漢民族對達悟人的不尊重。台灣社會在享受核電帶來的便利後,卻把難以處理的核廢料,運送到蘭嶼!蘭嶼並沒有用到任何來自於核能的電力,卻必須承受核廢料所帶來的身心影響,怎麼想,也難以平復!更可惡的是,當初興建核廢料貯存場,竟然以工廠、碼頭的不實名義,及至達悟人不斷抗議,政府卻一再以拖延,跳票等方式,延宕核廢料的遷移!今年12月31日,台電在蘭嶼的貯存場土地租約即將到期,就算達悟人不想續租土地,台電也沒辦法把9萬7千桶的核廢料搬走,因為遷移的過程,至少需要七年,這是不是霸王硬上弓?如果台電有誠意,至少七年前,就要開始準備作業了!就像啞巴吃了黃蓮,善良單純的達悟人,當然不肯再輕信狡猾的漢人!

關於核廢料,金山人更是苦水滿腹!

雖然說核一在石門,核二在萬里,但是金山鄉卻是身處兩座核電廠間,尤其核二廠距離金山鬧區車程不到5分鐘!長期以來,當地居民承受的心理恐懼,不會比蘭嶼少!蘭嶼所放的還只是低放射性的核廢料,核二廠內自運轉以來的高放射性核廢料,可是從來沒離開核二廠的大門過!1995年達悟人以石封港,禁止台電再運送低放射性核廢料到蘭嶼,核一核二的低放射性核廢,集中送到核二廠的減容中心,全部堆放到核二的廢料倉庫,換言之,金山鄉不只是核二廠所在地,更是低、高放射性核廢的貯存場,如果最終貯存場仍無著落,金山鄉不就是變相的長期貯存場嗎!如果核四所在地有建廠基金,蘭嶼有核廢料回饋金,一年只獲得6千3百萬的運轉基金的金山鄉,能夠服氣嗎?

關於核廢料,阿扁政府苦不堪言!

一向主張反核的民進黨,在執政後,不但反核之路一再受挫,還必須義無反顧的幫核能政策擦屁股。既使經濟部長公開向達悟人道歉,行政院長和阿扁總統都親自到蘭嶼溝通,達悟人還是不相信政府解決問題的誠意!在達悟人的理解,政府的誠意,應該表現在今年年底遷出核廢料!可是在阿扁政府的理解卻是,核廢料一定會遷出蘭嶼,卻無法馬上遷,因為還需要檢整作業,做好核廢料的安全防護後,才能移走!既使不用像台電聲稱的7年,至快也要5年3個月!認知上的差距,讓達悟人質疑阿扁政府的誠意,如果阿扁沒有連任,其他擁核的政黨執政後,這項承諾會不會跳票呢?而北海岸四鄉鎮,繼蘭嶼後也開始強力要求政府處理核一核二的核廢料,但是最終貯存場遲遲找不到適合場址,政府又要如何履行搬移核廢料的承諾呢?

核苦!何苦!再怎麼苦!核廢料都是要設法解決的!我們不解決,難道要留給蘭嶼和金山的下一代,來傷腦筋嗎?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 新北市
  • 金山區
關鍵字
核電, 原子能, 原能會, 台電, 達悟, 原住民, 核廢, 反核, 輻射, 貯存場, 回饋金

不論你擁核、還是反核,不論你住在蘭嶼,還是住在金山,我們都必須面對核廢料處理的議­題。我們都曾經享受核能帶來的電力,我們也必須解決核廢料帶來的痛苦。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曾思龍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核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