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相關報導

愛戀‧澎湖

2002-07-22

在縣市財政富裕程度上,澎湖算是敬陪末位的困窘縣份,澎湖人笑稱他們別的沒有,就只有「陽光、空氣、水」。但是這些「沒有什麼」的陽光、空氣、水,每年卻吸引數百萬來自各地的觀光人潮,跨過海洋湧入澎湖,就為了一睹這個蔚藍海上美麗的群島身影。

禁入家園(上)

2002-07-22

夏季悶熱無風的晚上, 蘭陽溪的支流靜靜地躺在三星鄉的田野蔓草中, 一切似乎一如往常。但是在溪水的暗潮疾流間, 卻有一股外來的勢力預謀侵佔本土魚種的棲息領域, 牠們以驚人的繁殖能力快速拓展族群數量; 以原生產地適應惡劣環境的超強基因, 不費吹灰之力地融入大小溪流中; 在食物鏈中的掠食者和成為食物的生產者還來不及認識牠們的時候, 牠們已經成功擴張成為當地最優勢的物種, 成為一方之霸。

墾丁假期

2002-07-01

墾丁國家公園挾著保護自然資源的令牌,每年夏季招徠了數百萬的人潮前來度假。這個擁有珊瑚礁和金黃沙灘的美麗海灣,卻也因此承受了愈來愈多的環境壓力。蜂湧而至的私人轎車催促著鑿山開路的腳步,激情探索的水域活動踐踏著海底的珊瑚, 飲食住宿需求把廢水垃圾推向無辜的河川,眼看著抵擋不住的熱情造訪,誰來幫這片南台灣最美麗的海灣留下應有的尊嚴?

呷飽沒

2002-06-24

有一群人努力了近三年的時間,只為了將一種被人快吃光的生物-「馬糞海膽」,放流大海,而有另一群人,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只為了研究出更好吃的稻米。當人的需求從「吃的飽」提昇到「吃的好」,當世界上的人口愈來愈多,耕地卻愈來愈少,而野外的資源又被人類自己破壞殆盡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呢?在一句「喫飽沒」的背後,隱藏了多少生物資源消耗的問題。

漂泊之國

2002-05-27

在台灣的國土開發上,最常被冠上「人定勝天」四個字的,恐怕就屬西海岸的海埔新生地了。早期這些海埔新生地多半被用來開闢魚塭,打造所謂的養殖王國,最典型的例子就在雲林;近十年來的海埔新生地則多半被用來開闢工業區,打造私有企業的重工業王國,最典型的例子一樣也在雲林。

台灣陸蟹傳奇

2002-05-27

有些螃蟹,原來和其它遠古生物在海洋裡生活,後來隨著演化力量,爬上了潮間帶,到達了海岸林地。

海豚之歌

2002-05-20

海中悠遊的海豚是沒有名字的,但是2002年年初一條糙齒海豚擱淺台灣萬里海邊,在眾人合力救援之下,海豚與人類相處了一段時間,海豚有了一個名字叫做「小福」。 受傷的小福被送到宜蘭家畜疾病防治所內,由防治所以及鯨豚協會人員聯合進行救助,將近三個月的妥善照顧下,受傷情形漸漸好轉。從擱淺時的奄奄一息,到野放時的充滿活力,小福受到的不僅是專業的醫療照顧,更包含許多人類的愛心展現。  經過一個多月的救援後,...

誰愛魚翅

2002-05-13

鯊魚和一般的食用魚最大的不同,就在於牠的身上,從背部、胸部到尾部,長有六到八片魚鰭,也就是所謂的魚翅,而正因為擁有這些高經濟價值的魚翅,導致鯊魚的處境更加險峻。

禁鯊令

2002-05-13

對於鯊魚,我們的印象是什麼呢?是森森白齒的殺人魔?還是巡弋深水的海中霸主?我們對鯊魚的接觸,又來自哪裡?是高級料理的魚翅?還是平民口味的鯊魚煙?仔細思量,我們似乎並不了解鯊魚!

第一次海洋

2002-05-06

台南縣七股鄉保留了全台灣最乾淨的一塊海域,除了黑面琵鷺每年的到訪讓七股鄉聲明遠播之外,其他不論是遠來的鸕鶿,直行的和尚蟹,濱海植物,還是內海裡的孕育肥美蚵仔的蚵田,七股沿海豐富的自然以及人文生態,在在交織出對海洋獨一無二的另一種體驗。

海洋‧老船長

2002-05-06

海洋的污染,以及過度的漁撈,讓台灣的海洋資源日益減少。漁民抓不到魚,只能利用更具破壞性的捕魚方式,來增加漁獲,讓海洋受到更大的摧殘。

戀戀珊瑚礁

2002-04-29

對於海洋的印象,常停留在一次偶然相遇,還記得,第一次畫破海平面,潛入海中的那種驚嘆。還記得,第一次誤闖馬尾藻森林和天竺鯛嬉戲追逐的那種感覺,直到現在,已經將近二十年了。迷戀海洋的記憶卻不曾淡忘過,但是就在1997年學術界替全世界珊瑚礁做了一次總體檢才驚訝的發現。「二十年後珊瑚有可能會從地球上消失」為什麼有上億年歷史的珊瑚會開始上演一場失蹤記呢?這個推測會不會成真?或許這個時候是該去探望那些久違的海洋朋友們看看多年來 他們過的如何…..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