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ame」相關報導

8/20 樹 田-創造林下經濟的另一種可能

2018-08-20

台灣擁有大約219.7萬公頃的森林,當中估計有27萬公頃是生產性的人工林,這些人工林,有些鄰近山村,有些位在私有地上,如何善用人工林底層,種出更多經濟收入呢?林業試驗所的專家,正透過系統化的試驗,研究如何妥善利用生產型的人工林,讓林下經濟可以發展出不同模式,他們是怎麼做的?

澎湖地表下的黑流

2018-08-19

「今年初就感覺很奇怪,冬瓜和南瓜育苗種了三次,都一個禮拜就爛掉,那就是水不行。」澎湖縣湖西鄉湖東村農民許順喜說,「玉米也一樣長不出來,植株不是乾掉就是空包彈,湖西村那邊也一樣。」 「以往一年可收四、五千公斤的冬瓜,今年只收成兩條,一個夏天最少損失十萬元。」許順喜的農田距離湖西油庫六、七百公尺,他質疑,油庫附近的地下水位高,他的農田水位低,受污染的地下水一定會流過來,現在油污已經漏了多遠,沒人知道...

【水從哪裡來】中國水解金門渴?

2018-08-13

金門地區一直有超抽地下水的問題,這幾年隨著觀光人潮湧進,大型建案陸續開工,水資源更形不足。為了穩定供水,金門縣府除了進行淨水改善工程,也跟中國買水,2018年8月5日兩岸正式通水,中國水能徹底解決金門之渴嗎? 提到金門名產,高粱酒絕對榜上有名,金門以當地的高粱為原料,秋天正是收穫的季節。無奈金門今年的降雨量出奇少,高粱無法結穗,高粱產量減少四成。   高粱農許來明指出,金門雨量少,...

【水從哪裡來】與水共生新加坡

2018-08-13

文明與野性,人工與自然,哪一面才是新加坡?做為一個水資源匱乏的國家,新加坡如何改造水環境,讓人們親水愛水,在城市裡創造水的驚嘆號? 周末下午,新加坡河畔到處是跑步騎單車的民眾,突然間,大人小孩都停下腳步,原來河邊出現一大家子水獺家族,大水獺帶著小水獺,正愜意享用大餐。 新加坡是東南亞的金融中心,競爭激烈、生活匆忙,在這樣的環境中,卻還是能聽得到野性,看得見自然。這裡目前有好幾個水獺家族,...

為什麼金門有15座水庫、820口飲水井和1座海水淡化廠,水還不夠用呢?

2018-08-13

今晚十點看公視我們的島『中國水解金門渴』+『與水共生新加坡』

test

2018-08-12

   

富貴魚之死

2018-08-06

走進屏東縣枋寮鄉新龍村,石斑魚的意象,映入眼簾。這裡是漁業署規劃的番仔崙養殖專區,台灣石斑產業的重要產地。原在外開店的陳右穎四年前回鄉,接手養殖。陳右穎說,番仔崙養殖專區養的魚種有石斑、龍膽石斑還有午仔魚,目前外銷以中國為主,年產值大概超過十億左右。 外銷價高,當地居民幾乎全靠石斑魚維生。今年初,當地一位養殖戶的魚苗大批死亡,入春後的投資,付諸流水。 居民懷疑,魚苗死亡和2017年起,...

土地變身術

2018-08-06

電弧爐業的主要產品之一,是鋼筋。一九八〇年代房地產大熱時如日中天,每年產量可達一千萬噸。但它的煉造過程,會產生固體事業廢棄物:爐碴,而排放的空氣污染物,還會含有世紀之毒戴奧辛的集塵灰。 由於集塵灰含有劇毒,依法必須收集後放入太空包內,再交由合法的處理廠商固化後掩埋。但集塵灰處理費用高昂,早期流向控管又不嚴格,經常爆發集塵灰混爐碴後被棄置的案件。2014年,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就在新豐海岸,...

竹東徵收再起

2018-08-06

台灣面臨農地蓋工廠的問題新竹竹東卻在廣大工業地上,種滿農作,形成特殊的景象。竹東二重埔地區,原本是農業區,30年前為了開發,土地編定為工業區,但是農民抗爭,計畫終止,地目未改回農地,農民就在工業地上耕作。現今,開發計畫再起,農民再度聚集,決心守護世代的家園土地。

以身為證-漫長公害訴訟之路

2018-07-30

數十年來,化學工廠為當地帶來繁華,也默默侵蝕著這片土地。關廠後,廠區內存放了高達五千噸的五氯酚,更沒有妥善處置,毒物經由雨水沖刷,進到土壤和水中。不知情的居民,長期在這裡捕魚食用,就這樣把累積在魚體中的汞和戴奧辛吃下肚。

小琉球的超級任務

2018-07-30

從過去的漁業到現在的觀光業,小琉球的命脈都來自海洋。可是現在的小琉球,卻年年被垃圾進攻、被塑膠包圍。海洋不好、生物受害,人類不可能全身而退,而要改變,得從人類自身做起。

給我一杯乾淨水

2018-07-23

2017年12月,中庄調整池完工啟用,擔負起北台灣備用水源的重責大任,但這個救命的設計,卻也埋伏著隱憂。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