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除草劑說再見

向除草劑說再見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的許天麟和志工,長期在新竹橫山大山背地區,護送青蛙過馬路,2014年起進行路殺調查,才驚覺這裡的生態危機,不只路殺,主管單位為了省時、省事,噴灑除草劑,讓昆蟲生活的自然綠意消失,連帶影響生態鏈,不只如此,除草劑透過雨水沖刷,還會滲透到土壤,最後再透過水,回到人體。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賴冠丞 許中熹 葉鎮中 陳忠峰
剪輯 許中熹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的許天麟和志工,長期在新竹橫山大山背地區,護送青蛙過馬路,2014年起進行路殺調查,才驚覺這裡的生態危機,不只路殺,主管單位為了省時、省事,噴灑除草劑,讓昆蟲生活的自然綠意消失,連帶影響生態鏈,不只如此,除草劑透過雨水沖刷,還會滲透到土壤,最後再透過水,回到人體。

為了瞭解更多除草劑的使用狀況,許天麟進行新竹鄉間道路調查,發現在山壁上、小路旁,甚至就在稻田邊,都能看到噴灑除草劑的痕跡。

除草劑不只出現在鄉間,市區也能看到。為什麼非農業使用地會使用除草劑?主要還是來自民眾需求。民眾希望擁有乾淨整齊的環境,部分單位為了節省經費和人力,除草劑是最快速的選擇,面對這個問題,宜蘭縣府從法規上著手。


雨霧瀰漫的宜蘭縣冬山河,白鷺鷥漫步在整齊的草地上,宜蘭縣在2001年,針對雜草管理,制定宜蘭景觀維護自治條例,限制雜草不能高過60公分,這項政策連帶影響非農業區使用除草劑的情形。一群社區媽媽呼籲,要把除草劑趕出家園,2015年縣政府公告除草劑使用管理自治條例,從公家單位和學校開始要求,非農業區要使用人工割草的方式,台北市也在2016年制定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許天麟希望比照宜蘭縣和台北市,在新竹縣市推動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並和民間團體一起到縣議會和市議會請願,要求制定地方法規。不只在新竹,高雄市議員張豐藤也在提案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之前,召開公聽會,聽取各界意見,有的地方政府像是新竹縣政府,認為現行的農藥管理法,已經對農藥使用範圍加以規範,且有罰則,只要加強管理即可,不需單獨立法。


宜蘭縣政府看待農藥管理法,則認為仍有不足之處,像是城市中的零星菜園,或靠近民宅的休耕地,按照現行的農藥管理法,只要是農耕行為都可以使用,立專法能更有效管理。實際執行下來,有了地方自治條例,稽查案件從2016年的14件到2017年的3件,的確降低違規使用情形。但也還有需要克服的地方,像是大多只能事後稽查,還要採樣送驗才能確定開罰,到底該罰噴藥的人,還是地主等等?宜蘭縣府正計畫修法,讓權責更為明確。

中央政府也注意到除草劑泛濫問題,2017年農委會公布十年農藥減半政策,其中一項目標,就是加強非農業區禁用除草劑的管理。在農委會統計數據中,全台使用量最多的農藥就是除草劑-嘉磷塞,一年使用量超過一千公噸。

環保團體希望中央明確定出除草劑的禁用範圍,才不會威脅到民眾健康,立委蔡培慧呼籲農委會研議公共場所周邊兩百公尺,除草劑的禁用和管制限制。


2017年底,一群關心家鄉環境的新竹民眾,自發性組成台三線除草大隊,要用行動表達不用除草劑的決心。

從官方到民間,越來越多人理解除草劑所帶來的危害,如何在民眾觀感、生態價值跟公共衛生三者之間,找到最佳出路,或許先要從讓人們習慣雜草的存在開始。

公視 我們的島【向除草劑說再見
03/12() 2200首播
03/1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