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井奪水美濃愁

深井奪水美濃愁

農業平原上,開挖深水井,還未出水,卻已挖出居民怒火。深水井開發計畫,讓高雄美濃居民抗爭,他們不只抗議奪水之恨,也反對用水不公,在怒吼聲浪中,吐露美濃的世代水愁。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台灣自來水公司在2009年八八風災後,就計畫在美濃手巾寮農場,開挖八口深水井,一直遭到居民拒絕。20178月初,卻突然動工開挖其中三口井,引發居民抗爭。


其實在二十年前,自來水公司就已經開挖十三口深水井,原本計畫在屏東挖井,後來卻改到高雄美濃。十三口井開鑿之後,務農的黃森蘭就查覺到,土地上有異狀,原本濕潤的土地,變得乾旱。

美濃居民組成自救會,北上台中,來到台灣自來水總公司抗議。居民質疑自來水公司說抽水是為了高雄民生用水,其實是提供工業使用。

自救會要求自來水公司出面說明,不該讓鄉親空等。他們演出水怪挖井盜水,居民驅趕的行動劇。最後台灣自來水公司派出代表,表示會將居民意見帶回處理。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邱靜慧表示,美濃居民的憤怒在於,高雄用水就一直想從美濃抽水,擋一件開發案,又來一件開發案。


美濃原本是個地下水充沛的地區,居民津津樂道鑿地冒水的故事,但是自從深水井開挖,日抽十多萬噸,居民感受水源缺乏,過去的豐水不再。陳嘉和居住在美濃吉洋里,早期務農,十多年前進行轉型,從事泰國蝦養殖。養殖池依賴地下水,但是陳嘉和的一口舊井,十年前就抽不到水。現今有新的水源,但是水質產生變化,他擔心依賴乾淨水源的蝦池,會受到影響。

缺水問題,不只發生在地下水源的下游區域,甚至在上游區域,也發生缺水現象。水利會原本在水源上游處,設置深水井,抽水灌溉,但是舊井抽不到水,必須重新開挖。缺水不只影響農業,許多美濃鄉親,原本鄰里和睦,卻因為搶水使用,發生爭執。

美濃地下水缺水問題,已經造成地區恐慌,居民指向深水井抽水造成的問題,政府表示是居民過度使用地下水,在沒有明確調查數據下,各執一詞。現今要再開挖深水井,居民舉辦公聽會,希望釐清美濃的地下水問題。

對於美濃地下水資源,台灣自來水公司說明,地下水有水源補注,不致匱乏,而且深水井水層較深,應該和居民抽取的淺水層,沒有關係。水公司的說明引發居民抗議。水利署長賴建信表示,必須重視水源的永續利用。立委邱議瑩長期關心美濃地下水問題,表示地下水資源調查不夠完整,抽水、補水量不清,民生、工業用水分配未明,必須建立清楚的水帳。



公聽會後,居民主張「新井要停工,舊井要調查」。水利署長賴建信表示應該先從管理做起。台灣自來水公司代表則說明,需水計畫由水利署規劃,台水公司只是供水的執行單位。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美濃水問題連結著高雄用水需求,開發水源多數是為了工業開發。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理事周克任,長期關心南部水資源問題,他警告,不能只看缺水問題,應該思考南部長期土地污染,地下水的補充,有著污染隱憂。

開發深水井,引發美濃抗爭,不只是水源爭奪問題,其實包含著長期以來的水權問題,許多農民無法使用地下水,挖井抽水就是違規。美濃居民張耀文種植野蓮,需要抽取地下水,卻面臨政府一邊鼓勵種植,一邊取締用水的窘境。


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長劉孝伸,重視美濃生態復育,想要恢復過去湧泉濕地的地景,租下一片土地,改造成濕地,今年已有水雉繁殖,保育獲得成效。濕地水源主要依賴旁邊野蓮田的排水,野蓮田取用地下水,一旦地下水缺乏,濕地就會受到影響。

美濃的生活、生產、生態,高度依賴地下水,深水井的開發,加上已經發生的缺水現象,讓美濃居民高度憂慮。旗美社區大學校長張正揚表示,美濃挖深水井事件,顯露一個犧牲體系的結構,美濃永遠是被犧牲剝奪的地區。

美濃開挖深水井,有過去反水庫的經驗,有長期水權不均的問題,當政府為了用水,不斷到美濃取水,也該思考居民的現況,精算水資源的供需,做好公平又有效率的水源開發。


公視 我們的島【深井奪水美濃愁】
09/18() 2200首播
09/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