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上的大工廠

農地上的大工廠

農地上一間間工廠,構成西部平原的異樣風景,造就地方經濟,卻也帶來環境苦果。社會要求整頓,還給農村自然風貌,但是盤根錯節的歷史,卻讓生根的農地工廠,形成難以拔除的問題。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張瑞寒是彰化農民,世代在頂番婆農業區務農,金黃稻作旁邊,聳立著一間間巨大工廠,成為鄉間日常風景。幾十年來,因為農業轉向工業發展,工廠越蓋越多,農地變成工業區。對專心務農的農民來說,土地價格越來越高,想要租地務農,已經是難上加難。

彰化頂番婆成為台灣農地工廠的代表,從空中俯瞰廣大農地,充斥著大型工廠,主要以電鍍行業為主。林俊德家族過去從事電鍍業,他以家族經驗說明頂番婆農地工廠的發展歷史。

在台中烏日的溪南農地和潭子、大雅、神岡合稱的潭雅神農地,同樣充斥許多農地工廠,主要從事精密機械生產。在高雄岡山、阿蓮、路竹一帶,也布滿許多農地工廠。因為有鋼鐵工業,造就生產螺絲、金屬加工的工廠。

台灣的農地工廠,部分是變更為丁種建地的合法工廠,絕大部分是直接使用農地的違法工廠。根據農委會統計,面積高達1.3萬公頃,已經對農業環境造成危害。

農地工廠的氾濫,最基本的改變,就是景觀破壞。彰化頂番婆居民張敬業表示,短短幾年間,工廠不斷冒出,原本可以遠眺的田野,都被工廠阻擋。除了景觀改變外,最讓人詬病就是環境污染,許多農地灌排系統或溪流河道,被偷排污水。

弘光科技大學王建明教授指出,農地工廠不僅排放污水,大量用水也造成耗水問題。更麻煩的狀況是擴散效應,違法偷排污水,節省廢水處理成本,讓一些合法工廠為降低成本,也跟著偷排。

農地開發的問題,不只是違法工廠的建立,一些不斷進入農地的合法工廠,或是廢棄物倉庫、爐碴掩埋場,同樣破壞農地,加深農地工業化的問題。高雄新園農場是台糖的優良農地,近幾年在政府政策下,不斷有大型工廠進駐,造成農地破壞,排水工程也引發毀壞遺址、污染等問題。

除了蓋工廠,另一個就是變成廢棄物的堆置場或掩埋場。引發全國高度關注的旗山廢爐渣掩埋場,過去就曾是優良農地。

旗山大林農地過去曾被盜挖,留下許多巨大坑洞,高雄市府同意爐傾倒來回填。整個區域7公頃的農地,被傾倒100萬噸的廢爐,引發激烈抗爭,地方居民與環境團體透過訴訟,最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高雄市府敗訴,業者必須移除清理。地方居民要求盡快清除,不然污染擴散,周遭農地也會受害。

面對農地工廠問題,國發會與經濟部召開公聽會,表示目前依照工廠管理輔導法,給予輔導工廠臨時登記證,希望透過修法,走向合法之道。經濟部提出產業聚落的想法,針對7萬家農地工廠,經過評估挑選,劃設特定區,進行解套。

但是政大教授徐世榮指出,政府不該讓違法工廠就地合法,而是輔導進入工業區。與會的農地工廠業者,指出經營的工廠,促進地方繁榮,翻轉農村地區的貧窮,政府不該忽視他們的貢獻。

農地工廠就地合法化的政策,引發環境團體的不滿,前往行政院抗議,希望政府有執法魄力。農委會負責管理全國農地,表達在修法前,秉持著違法工廠即報即拆的政策,宣示保護農地的決心。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專員李翰林表示,中央政府宣示即報即拆政策,但是落實到地方政府,卻效力不彰。

在台中地區,守護農地的環保人士,用不斷檢舉的方式來進行對抗,成功讓農地上新建的違法工廠,遭到拆除。面對許多工廠常常拆除後再重建,環保人士就以拍照盯進度的方法,要求政府徹底執法。

面對農地工廠問題,經濟部推動田園生產聚落,在特定農業地區,規劃工業生產區域。農委會希望透過國土計畫,以確保糧食安全為核心,劃設農業發展區。環境團體憂心,就算扣除所需農地,劃出工業生產特定區域,最後還是要面對污染的問題。弘光科技大學王建明教授指出,一些農地工廠生產的污染,必須要有高效率的環保設備,就地合法農地工廠特定區,環保能力受到考驗。

重度污染的產業,地方級的田園產業區難以處理污染,最後還是必須進入工業區。在彰濱工業區,針對電鍍產業,設有電鍍專區,並且提供高效能除污設備。在彰濱工業區的污水處理廠,不同池區,處理不同的工業廢水,工業區環保組長羅玄灝表示,有毒廢水處理後,可成為再生水使用。

彰濱工業區副主任朱民雄指出,電鍍專區在二十年前就設立,但是招商不順,一直到嚴厲取締污染,專區一夕爆滿,現今計畫再擴建專區。面對業者不願進入工業區。朱民雄表示,很多還是經濟考量,不願負擔環保處理成本。

農地工廠的問題,在保護農地與促進經濟的爭議中,還沒有最終法案。但是就國土規劃,如何還給農地自然面貌,成為問題核心。同時在重整農地工廠時,更該推動工業轉型,讓台灣之光的工廠,不占農地,走向環保。

公視 我們的島【農地上的大工廠】
08/14() 2200首播
08/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