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來了

WTO來了

台灣加入WTO對農業部門產生的衝擊,不僅與農業部門因應農產品進口的策略有關,也同時涉及國土如何規劃的問題。高山農業政策在這波衝擊中如何定位,既對高山農戶的生計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亦對台灣山野的地景有至為關鍵的決定。

台灣加入WTO對農業部門產生的衝擊,不僅與農業部門因應農產品進口的策略有關,也同時涉及國土如何規劃的問題。高山農業政策在這波衝擊中如何定位,既對高山農戶的生計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亦對台灣山野的地景有至為關鍵的決定。

不過,WTO尚未正式壓境,台灣卻已數度因颱風而受到史無前例的重創。八五年賀伯颱風在六小時內造成一千億的損失;今年象神颱風帶來的豪雨更奪走了六十多條人命。

涵養水分的森林正逐步地減少中,水土保持機能受損,全島居民卻必須共同承受因生態破壞所導致的災難。

高山農業常是許多人眼中的環保殺手,然而當國家缺乏適當的發展政策,一味以「開發至上」的原則來面對各種資源時,當政黨以已開發產業道路來換取山區居民的選票時,我們不應怪罪從事高山農業的農民,因為我們缺乏有遠見和責任的政府。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以經濟發展為依歸的國土開發計畫,而是以島嶼生命為關注的國土規劃藍圖。

台灣加入WTO,讓我們的政府在經貿的層面思考因應之道的同時,也有機會從島嶼延續的視角,去省思我們對待土地的方式。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