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2到0,我的故鄉高屏溪


3952
0,我的故鄉高屏溪

上了玉山主峰不下十次,開過雙園大橋超過五十次,然而,從源頭到出海口之間的這一段蜿蜒,是我曾經無法想像的遙遠。但在走過世界各地後,發現仍沒踏遍的是自己的故鄉。從3952公尺,到林園的出海口,高屏溪,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有什麼話,要對我們說的?


採訪/撰稿 黃致豪
攝影 黃致豪 柯金源
剪輯 黃致豪

我們在許多節目中,看過介紹玉山之美的影片,也有一些機會,看見高屏溪中下游的污染。然而,這兩個世界本是同一個。在我們從沒去探訪過的,從三千九百五十二米到海平面的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原本娟秀佳人的楠梓仙溪,變成了滿身膿瘡的病人?

黃致豪,在2009年剛完成聖母峰登頂及完攀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創舉後,回到臺灣後,他驚覺自己與土地的連結,竟是如此薄弱,而此時南台灣又發生了史上最嚴重的八八風災。在號召志工進入災區服務之後,黃致豪延伸了這次服務,轉變為對土地最基本的關懷。包含成大、清大、師大在內的三校登山社團共襄盛舉,他們一起嘗試,用九天的時間,以全人力從頂峰到出海口完溯高屏溪。

完溯行程從玉山登山口塔塔加鞍部,在布農族的祝禱聲中開始,黃致豪等人從玉山主峰,高屏溪的發源地取了第一瓶水樣,然後下到地形險峻的楠梓仙溪溪谷,歷經了瀑布、深潭,種種的困難地形和考驗,經過了中游的土石流崩塌地形,經過了那瑪夏鄉的堰塞湖,到達了民族村。之後騎腳踏車過了杉林、美濃、大津、高樹。第九天,他們選擇用划橡皮艇的方式,來完成這段行程,在最下游的高屏溪,是驚喜、是感動、還是噁心的水質等著他們?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