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環境紀錄短片-四草紀事

 

2008環境紀錄短片-四草紀事

過去五年,我們這群生態調查者,接力式地,紀錄了台南四草每個月水鳥的變化,紀錄了工業區成立後環境的改變,認識了許多漁民,也更加了解這片土地。

製作團隊:楊曼瑜、吳采諭、陳欣怡、池文傑、柯智仁、楊子欣、廖逸凡、陳宛均、吳欣穎、李麗霞

台南四草溼地是台灣西海岸南端面積最大的溼地,由古台江內海淤沙而成。河口、防風林、魚塭、溝渠所形成的天然和人工溼地,吸引各種生物定居在四草,組成生命力旺盛的溼地生態。其中包括數以萬計的水鳥,有每年遠道而來的候鳥,也有世代守護家園的留鳥。

四草地區的傳統魚塭採用「淺坪養殖法」,這是一種配合四季運行,符合自然法則的養殖方式,秋末為傳統魚塭一年內最後一次收成的季節,大批過境鳥與冬候鳥也恰好在這時抵達。

農曆年前後,天氣逐漸回暖,新一年的養殖工作即將開始,漁民反覆地將海水引入魚塭又加以放乾,讓池中生長適合的藻類與無脊椎動物。這時,冬候鳥已經儲備好體力,悄悄褪下冬衣,換上漂亮的繁殖羽準備離開。春天時又有一批北返的過境鳥從南方而來,在台灣暫時停棲補充能量,接著繼續往北的旅程。

停留在這的夏候鳥和留鳥開始繁殖,如東方環頸鴴,在魚塭邊的土堤、工廠預定地的裸露地,以及礫石地上鋪設簡單的巢,孕育下一代。魚塭裡,紅冠水雞也在水車上築好了巢,和小鷿鷉成了鄰居。這些水鳥能與漁民和平共處,彼此間相安無事。

有些水鳥卻因取食養殖魚類,成了漁民平常鬥智的對象。例如當地漁民戲稱為日間部學生的白鷺鷥,和夜間部的夜鷺,經常造成漁民的經濟損失。

然而不管是和平相處或人鳥對峙的畫面。如今,這些熟悉的場景都逐漸隨著傳統魚塭的式微而消失。民國83年,四草地區因為面臨工業區開發,設立了野生動物保護區。雖然保留了部分溼地,但因為周圍工業區填土墊高,讓保護區成為相對低地,區內水勢在棲地工程完成後上升,適合小型鷸鴴科水鳥的淺灘棲地大量減少。原來在四草濕地數量眾多的小型水鳥,如今只能仰賴傳統的淺坪魚塭為渡冬棲地,隨著傳統養殖魚塭的式微,這群水鳥面臨自然和人工棲地都逐漸消失的窘境。

 

由於多數人並不了解水鳥的生態,水鳥棲息地往往被誤認為荒地,因此成為人類經濟開發時首先被犧牲的環境。傳統與現代,自然保育與經濟開發不該永遠對立,只是需要更多尊重與傾聽才能找到平衡點。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