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大地


黑色大地

黃昏市場湧入大量的採購人潮,耳邊不時傳來小販的叫賣聲,媽媽們仔細的精打細算,選購新鮮又便宜的蔬果魚蝦,卻又擔心會買到有農藥或是重金屬殘留的食物。從民國七十二年開始,癌症就榮登台灣十大死因的榜首,許多學者專家指出,環境污染正在為這場腫瘤熱加溫。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有一間日本佔領台灣時期,在這裡所興建的鹼氯工廠。台灣光復後,政府把它交給台鹼公司經營,在民國70年關廠,而這附近的土壤、地下水、河川跟魚塭,已經遭受汞、戴奧辛跟五氯酚的污染,當地居民血液中的戴奧辛濃度,是焚化爐周圍居民的四倍,罹患癌症的比例更是明顯偏高,研究證實,居民體內的戴奧辛是因為吃到遭受污染的魚蝦,在台鹼安順廠附近的兩個里,到處都是癌症的病患。

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老師,鍥而不捨的追查台鹼安順廠的污染真相,一個停工二十年的工廠,竟然還毒害著全民的健康,看起來乾淨的水面下,汞跟戴奧辛就存在底泥中,而環保署所訂的土壤戴奧辛管制標準是一千皮克,黃煥彰老師表示,加拿大土壤管制標準是30皮克,環保署不能拿土壤管制標準來唬弄全民。

新竹香山客雅溪口,荒野保護協會的張登凱在蚵田裡挖一個蚵說,「綠牡我從86年來就有這種現象,但現在更嚴重了」。牡蠣它不會移動,生長期又長,是最好的污染指標。漁業署委託台大海洋所進行長期的監測,在前年年底發現,香山牡蠣的銅含量過高,變成綠牡蠣,是國際平均值的40倍,香山的牡蠣再度乏人問津,蚵農的辛勞也跟著付諸流水。

香山牡蠣的重金屬來自哪裡?新竹科學園是環保團體點名的主要污染源,科學園區管理局表示,他們污水都符合法規,處理到國家管制標準以下。而新竹市環保局每個月都會抽檢,工廠的排放的廢水,大致上也沒有問題。既然工業廢水大都符合國家管制標準,香山為什麼還會有綠牡蠣?

台灣河流的特性跟國外不同,就是懸浮微粒特別多,它會吸附水中的重金屬和有機毒物,然後慢慢的沉降在下游以及河口,客雅溪口底泥所累積的重金屬,污染的程度是世界第一。水、懸浮微粒、底泥以及生物體,可以呈現一個地方污染的情況,而環保署只用水的濃度來看有沒有污染,是看不到污染的真相,而且只要加大量的水稀釋,就能鑽法律的漏洞。

從台鹼安順廠到香山綠牡蠣,這些血淋淋的教訓,如果環保署還是不願意面對,台灣河川跟海岸污染的真相,訂定周全的法規制度,最後還是會賠上全民的健康。蕭瑟的冷風中,牡蠣在海水中捕撈著我們看不見的毒物,也似乎在恥笑著自作自受的台灣人...

去年6月初,彰化縣線西鄉傳出鴨蛋遭受戴奧辛污染,事隔三個月,緊鄰線西鄉的伸港鄉,也爆出毒鴨蛋,污染都指向在彰濱工業區的台灣鋼聯。台灣鋼聯是以電弧爐的廢棄物「集塵灰」為原料,製造氧化鋅,電弧爐所產生的戴奧辛佔全國的58%,大多都在集塵灰裡頭,在戴奧辛鴨蛋

爆發之前,台灣根本沒有法律,可以管制台灣鋼聯所排放的戴奧辛,以大型垃圾焚化爐的管制標準來看,台灣鋼聯的排放量是它的2820倍。

污染最嚴重的是黃奇文養鴨場,它的土壤戴奧辛是26皮克,鴨子吃地上的飼料時,也把從空氣沉降在地面的戴奧辛吃進去,就產生戴奧辛鴨蛋。現在的土壤管制標準一千皮克,是判斷土壤有沒有污染,不代表可以養殖、種植,因為它沒有考慮到生物濃縮的特性。農委會在黃奇文鴨場進行實驗更證明了,鴨子體內的戴奧辛是來自環境污染。

土地是我們生存的仰望,民國909月,雲林縣虎尾鎮傳出稻米遭受鎘的污染,負責收購稻米的農會,對於這樣的情況並不陌生,早在十幾年前就處理過這裡生產的毒鎘米,後來還是不了了之。

再次爆發鎘米事件,這裡唯一的工廠「台灣色料廠有限公司」成為眾矢之的。這附近只有農田水利會的灌溉系統,沒有其他排水設計,工廠設在這裡,廢水自然就會流進灌溉渠道。民國57年設廠的台灣色料廠,是當地唯一可能製造鎘污染的工廠,不過廠方表示,從民國69年改變製程後,就不再排放含鎘的廢水。

而在改變製程之前,長達十二年的時間,鎘就進入灌溉系統沉降在底泥中,或是跟著水進入農田,台灣色料廠在民國77年,也清除了灌溉溝渠的底泥。而這次的鎘米事件,總共有十五筆農地遭受污染,可能是過去污染的農地,沒有做徹底的清查,而有漏網之魚。也可能是早期輸浚的時候,把底泥堆置在岸邊,農民把它撥到田裡。

鎘不會憑空出現在農田,面對污染的土地,農民欲哭無淚,只能期盼司法主持公道。雲林地檢署主動調查的結果,做成不起訴處分,因為查不到台灣色料廠排放廢水的證據,也沒有污染農田的證據,各界期望法律的最後正義,徹底落空。

再回到虎尾的農地上,翠綠的玉米田,再現農地的生機,經過全面換土,被管制的農地已經在民國9312月解除限制,而這附近總共生產了多少鎘米,永遠是個問號?

鎘米的風暴再度點燃,鏡頭要轉到北台灣的桃園,跟雲林虎尾一樣,也是經由灌溉渠道污染了農田。大家都懷疑華映公司是污染者,因為這條水圳出了華映公司,底泥中鎘跟鉛含量都很高,農地也已經超過管制標準,水圳沿線的農田,列管了12筆土地,蔬菜、果樹通通遭到剷除的命運,住在這裡的居民只希望,能擁有乾淨的空氣和土地。

台灣的國土規劃亂無章法,工廠零零星星的散落在各地,即使許多工業區土地閒置荒廢,新的工廠還是繼續進駐農業區,再加上灌溉跟排水系統沒有分離,綠色淨土慢慢的被染成黑色。

面對污染的土地、污染的河川、污染的海岸,即使矇上眼睛、不去看它,我們還是繼續吃著有毒的食物,為了全民的健康著想,需要有健全的法規制度,並且長期監測各種環境介質,才能為台灣把脈,找出病因、加以治療,農委會與環保署更可以攜手建立安全生產區以及安全養殖模式的機制。

黑色的大地,可不可能回復往日清新的模樣,提供給我們安全無虞的食物,答案是肯定的,重點在於「事在人為」。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