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的抗爭

黎明前的抗爭

土地迫遷問題不斷,讓各地抗爭團體齊聚凱道,發起新政府執政後,第一場反迫遷大型集會。在台中,土地重劃造成的拆屋、迫遷問題,讓一位幼稚園園長,四處陳情抗爭,希望保住自己的幼稚園…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鄭嘉明 郭志榮
剪輯 鄭嘉明

台中黎明幼稚園園長林金連,陪著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會長吳富雄,來到台北絕食抗議。林金連聲淚俱下的下跪控訴,希望讓人們看見,台中市的自辦重劃,引發的拆除迫遷問題,已經形成風暴。

台中市南屯區,原本是廣大農地,林金連的幼稚園位於農業區邊緣。1989年,都市計畫將180多公頃土地,規劃為都市發展區域。在政府缺乏財源下,透過整體開發方式,在建商與財團介入下,以自辦重劃手法,開發土地。



黎明幼稚園位於自辦重劃第二單元區域,又被稱為黎明重劃區,從2009年開始推動。幼稚園被劃入重劃範圍,林金連不願參加,因為捨不得家族傳承百年歷史的教育事業。在他父親兩代堅持下,幼稚園如同一座小森林,希望孩童有親近自然的活動空間,建造台中的生態幼稚園。林金連不斷抗爭,也透過訴訟來保護幼稚園,但是依舊面臨迫遷。

同樣在黎明重劃區,賴先生的家園被無預警拆除。他重回家園,踏在僅剩的地板上,心情有些失落。他也是受到拆除迫遷,但是土地贏了原地分配的官司,以為可以原地保留,重劃會卻以已經簽立拆遷同意,拆除房舍。

賴先生表示,當地有個轉運站公共建設,市府不該為了取得土地,進行土地重劃。長期關心土地迫遷議題的律師柯劭臻指出,政府常藉助財團土地開發,透過重劃手段,取得公有土地,成為政府獲利來源。

在台中,從1989年後,劃設了將近1400公頃的自辦重劃區,形成巨大開發潮,也讓許多農地消失。關心重劃問題的環保人士姜盈如,不斷紀錄著台中農地的變化,她拿出照片,說明重劃前後土地的變貌。

重劃不只毀掉農地,甚至連百年古厝也拆除,徹底毀壞原有的歷史紋理,許多居民在重劃後失去原有生活空間,流離生活。有些農民在重劃後,舊的田園被毀,卻將重劃所得再去買一塊新田,堅持要務農耕作,表達農民對土地的依戀。

重劃造成的變動,不只土地變貌,包含社區對未來的不確定感。幼稚園目前只有不到十位學童,很多家長喜歡這裡的環境,卻因為聽到將拆除,不願子女來就讀。在迫遷危機下,林金連決定為幼稚園舉辦惜別晚會,邀請學生回來幼稚園看看。

原本林金連都是一人獨力抗爭,但在各地陸續發生迫遷事件後,他開始協助其他抗爭團體,相互幫助。高雄果菜市場反迫遷自救會到台北絕食抗議,他也一路相陪。在總統寓所前,林金連傷心跪下,希望政府能看見迫遷為人民帶來的苦痛。

面對幼稚園拆除危機,台中市府在溝通後,提出幼稚園是違建,其實只針對重劃後的道路、公園等公共用地,進行局部拆除,已經是因應方法。柯劭臻律師指出,過去很多建築,都無法取得建照,在法令上,1996年前存在的建物,都是既定存在,黎明幼稚園在內政部和法院判決中,都是合法存在。

面對自辦重劃造成抗爭不斷,台中市在今年一月重訂方向,規劃將大面積重劃,由自辦改成公辦。但是新案管制,舊案如何解決?柯劭臻律師指出,重劃造成的問題,不能因為是前任政府所通過,後任政府就不面對處理。

大法官會議739號解釋文,針對自辦重劃,進行部分違憲裁示。以往地主50%比例以上同意,就可強制進行重劃的規定,比例門檻將會修改。但是柯劭臻指出,制訂再高的門檻,也要注意重劃區裡,灌人頭求通過的手法。

925日,全國各地反迫遷團體齊聚凱道抗爭,政治大學徐世榮老師發出沉痛呼籲,不要一再迫遷人民。

多次抗爭後,林金連園長在學童父母同意下,帶著孩子到台中市府戶外教學,他想帶孩子見市長,表達拆校園會影響學生受教權。一路解說,孩子歡喜前進,卻在市長辦公室門口被攔下,他帶著孩子坐下等待。最後朗讀一封書信,表達守護幼稚園的決心。


林金連很堅持,用各種方式,持續抗爭,為了家族的教育理想,他不願意放棄。同樣的,在台灣各地,有更多的反迫遷團體,在黎明前不斷抗爭,希望驅走徵收迫遷的黑暗時光,迎來守護家園的燦爛天光。

公視 我們的島【黎明前的抗爭】
11/14() 2200首播
11/1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