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喜


鶴喜

2014年12月,一隻來自西伯利亞的白鶴,落腳新北市金山清水溼地。2015年11月,一隻來自中國東北的丹頂鶴,降落三芝農田。迷路意外到訪,人們爭相競睹,其實除了美麗,牠們還帶來環境啟示。清水溼地因為白鶴,傳出翻轉土地的好消息,三芝也因為丹頂鶴,開啟了社區自發性守護的新行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在台灣能見到的鳥類有六百多種,當中有一半是候鳥與過境鳥,偶然出現的迷鳥,因為珍貴稀有,往往吸引更多目光。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表示,「牠上岸第一天,全台灣三百多支大砲把小白鶴圍成一圈。」

飛越數千公里,迷途恐慌加上體力大量消耗,其實牠需要好好休息。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長期在金山兩湖地區推動友善農業,看到小鶴當時的處境,緊急協調新北市府圍出警戒線,讓牠避開大砲的追逐。


牠是台灣首次紀錄到的西伯利亞白鶴,也是第一隻有專屬保全的野鳥,能得到高規格保護,跟族群瀕危程度關係很大,西伯利亞白鶴在全球只剩大約四千隻,繁殖地在西伯利亞,度冬地卻在中國鄱陽湖,鄱陽湖因為三峽大壩水位變遷,環境變化快速,牠們雖然不是現存鶴類數量最稀少的,卻是情況最危急的。

身為國際級瀕危物種,金山小鶴卻不怕人,大多棲息在兩位老農夫的田,當地主下田工作,牠就跟身邊,地主也習慣小鶴相隨,老農善待小鶴的現象,也是艱難的保育習題,對野生動物來說,不怕人反倒是隱憂。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副教授丁宗蘇擔心,牠總是要離開,這樣接近人的個性,未來對牠可能是辛苦的事。

20151218,小白鶴意外出現在台北松山車站,在台北市動保處與市立動物園協助下,隔天順利重返清水溼地,雖然有驚無險,卻令人擔心我們究竟有多少能力庇護迷鳥?類似金山的環境,在北台灣已寥寥可數。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表示,小鶴來台灣這件事,如果可以超越物種,將關懷重心回到棲地、產業與人們,思考如何永續,保持生機,會有更大意義。

這片清水溼地,2007年曾有四隻丹頂鶴停留,當時台北縣政府為牠們暫停了一條2-3號道路的開闢,加上保育人士期盼這裡變成國家重要溼地,過程中還造成居民與愛鳥人士的對立,想修補這道裂痕,要從農民與在地人的角度出發。金山農地大部分是私有地,因為農民老化,廢耕或休耕比例很高,想幫助更多生命,並尊重在地人,該如何維持環境活力?

新北市農業局採用對地補貼方式,只要不用農藥化肥耕種,一甲地每年可拿到二十萬的補助。擁有政策支持,金山農地有了翻轉基礎,友善耕作面積增加到十甲。

小白鶴翻轉了土地,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提出金山倡議,希望金山農地朝向有機耕種,在地生產、在地食用,並首先與學校合作,希望學生能優先吃到周圍農夫種的好米,如此一來,糧食安全了,農民收入增加了,整體環境也變好了。


小白鶴把金山帶往新方向,但是牠卻有些孤單。目前兩歲的牠,七歲時就能繁殖,該不該幫牠回到西伯利亞或鄱陽湖?來自俄羅斯、日本與中國的專家,特地來台灣找答案。中國白鶴專家賈亦飛博士說,最好的辦法是讓牠順利回到西伯利亞,與其他白鶴相遇,完成牠的生活史,傳宗接代,現在擔心牠能不能獨立回到北方?經過多方溝通,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希望讓牠「野來野去」,自己決定去留。

小白鶴停留將近一年後,距離大約二十公里的三芝,來了一隻丹頂鶴。鮮紅頭頂,修長嘴喙,黑白分明的身軀,全球只剩兩千多隻,分布中國與日本。這不是丹頂鶴第一次到台灣。1932年,就有兩隻個體出現在台北,後來被打下製成標本。2003年新北市貢寮發現一隻丹頂鶴,因為太稀有,被賞鳥人士追的到處飛,後來誤闖新竹機場被射傷,台北市立動物園緊急醫治後康復,卻在2008年送至韓國野放前意外死亡。2007年,四隻丹頂鶴在金山Long stay,直到20085月離開。


相較之下,2015年飛到三芝的這隻丹頂鶴就幸運多了,當地居民發現牠是國際級的保育動物,緊急成立社團,建立守護小組,希望大眾不接觸、不餵食、不侵擾,新北市動保處也派出動保員來巡邏,讓丹頂鶴能好好休息。

守護的熱情也感染農民,三芝當地農民自發性建立了默契,如果丹頂鶴在自己田裡,就不下田工作,但最近該為春耕進行前置作業了,農民因為丹頂鶴不敢下田所產生的損失,守護志工想透過義賣來集資貼補。三芝保有大面積水梯田,田園生態豐富,食物種類也多,丹頂鶴才能駐足,這裡的作物是筊白筍,慣行農法為主,當小白鶴翻轉了金山,或許丹頂鶴也能改寫三芝未來。


20162月中旬,三芝丹頂鶴離開了。小白鶴還留在金山。「鳥來是偶然,鳥走是必然,重要的是,鳥走之後到底留下什麼?」這是邱銘源時時提醒自己的問題,而答案?已經寫在土地裡。

公視 我們的島【鶴喜】
03/21() 2200首播
03/2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