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屏大湖 水土不服


高屏大湖 水土不服

「我要好田地、不要人工湖、改善漏水率、不要人工湖…」2012年10月30日,高屏大湖開發案在環保署,進行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報告審查,場外聚集了上百位抗議農民,場內則進行熱烈討論。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高屏大湖再度復活

「高屏大湖」,原計畫叫做「吉洋人工湖」,政府為了解決南部缺水問題,早在2001年,就有條件通過了高屏大湖環境影響評估,可是一直以來,因為爭議過大,預算年年被立法院刪除。八八水災之後,經濟部水利署利用「曾文南化烏山頭水庫治理及穩定南部地區供水特別條例」的「穩定南部地區供水計畫」,重提161億預算,讓高屏大湖敗部復活。

可是這個死而復生的水資源開發案,卻再度引起農民的抗議。台灣毛豆生產聯誼會長陳榮華在審查會上大聲疾呼,「我們這些種毛豆的農民,大家都強烈反對,如果高屏大湖開發下去,全部的田地都挖掉,農民沒辦法生存,不可能再種出品質這麼好的毛豆。」陳榮華要求政府停止開發,他一再強調,高屏大湖的預定地上,都是農民辛苦了十幾年,才發展出來的毛豆生產事業。

毛豆綠金焉能存在

位於高雄、屏東交界的這片廣大毛豆田、便利的地下水灌溉系統,位於完整方正的台糖土地上,不過明年還能不能看到綠意、聽到水聲,就很難說了,因為這裡,就是高屏大湖開發案的預定地。

站在年底即將豐收的毛豆田上,陳榮華臉上掛著一絲憂愁,他回想台糖旗山廠關廠後,他就到這裡跟台糖租地種毛豆。當時的田地,整片荒蕪、長滿雜草,經過農民年復一年的整理,才能有今日的好光景。另一個年輕毛豆農民侯兆百,不到四十歲,入行得很早,他在2002年,到這裡種植毛豆,雖然一開始台糖土地很貧瘠,但就是慢慢規畫灌溉設施、排水系統,同時也進行土壤改良,經過六、七年才開始上手。

在這片高雄與屏東交界的台糖土地上,陳榮華、侯兆百,各擁有250公頃和210公頃的毛豆田,像他們這樣的毛豆農民,總耕種面積高達2655公頃。2007年,為了提升台灣毛豆競爭力,行政院農委會還協助這群農民成立「毛豆外銷生產專區」。也就是因為這樣,陳榮華很放心地大規模經營,投資上億元購買各種大型農機具,為的就是可以在廣大田地上進行機械化耕作,加強生產效率與外銷競爭力。

每次說到這片農地的好處,陳榮華總忍不住會說,「我們在這裡種毛豆,土地寬廣可以降低成本,再來就是早上五、六點時霧氣很重,毛豆自然又甜又脆,還有水源豐沛、土壤吸收水分效率高,今天灌溉田地一下子就很濕潤了,明天來看整片田的水都退掉了,這就是這片田地最優勢的地方。」總之台糖的這片農地,就是寬闊平整方正,利於機械化耕作,而秋冬晨霧露水,又可增加毛豆甜度與口感,還有地下水充沛、土壤排水性佳,也能滿足毛豆既需要水、又不能久浸的生長特性。發展毛豆產業,這裡絕對具備天時和地利的條件。

還有一項更重要的外銷優勢,就是完整的毛豆產業生產加工鏈。一到收穫時節,剛從田裡採收的毛豆,在短短兩小時內,可以順利進入加工廠,完成急速冷凍加工。帶泥的豆莢,經過清洗、蒸煮和急速冷凍,一一變成青綠外皮或是脫殼的冷凍毛豆,成為台灣農業的立功小兵。

以去年為例,在競爭激烈的日本市場,單單毛豆就為台灣賺進6314萬美元,將近台幣19億。這個成績,直接證明良田的價值、成就農民的自信,可是面積697公頃的高屏大湖,卻會佔用到「毛豆外銷生產專區」四分之一的土地。

沒有田哪裡會有家?

失去了土地,毛豆產業還有沒有競爭力?誰也不敢打包票。但可以確定的是,農民必須從頭再來、加工廠遷廠勢在必行、工人即將失業,而依靠毛豆產業的當地農村,也將面臨生活無以為繼的危機。旗山區廣福里農場寮的農民郭順隆說,「我們在這裡耕種五代了,都是做糖廠的工作在生活,現在糖廠的甘蔗收起來,接著還好有毛豆農來投資經營,至少還有毛豆的農務可以做,要是這裡被挖掉興建大湖,我們就沒有工作了!」

郭順隆的阿公,是從台南西港到高雄旗山開墾荒地的佃農,他們家在這片台糖土地上,已經開枝散葉到第五代。一百多年來,一直住在舊名「農場寮」的台糖地上,現在這裡的地名,是旗山區廣福里新吉街。

康府千歲,是從台南七股請來的神明,當年許多台南人初來乍到,把祖居地的信仰也一起帶來高雄,時間一久,康府千歲也跟著農民的腳步,定居下來。同樣住在農場寮的居民康寵寶解釋,這尊康府千歲是他阿公從台南七股請來的家神,「我記得阿公有跟我們說,他在這裡有兩百多甲地,但是後來被政府收回去,雖然沒有地,阿公還是繼續跟台糖租地種甘蔗、香蕉。」康寵寶說,「雖然我們都知道祖先是從台南來的,可是我們已經落地生根,變成高雄人了。」

說到興建高屏大湖可能對農場寮造成的衝擊,郭順隆無奈地說,「我們村莊有二十多戶人家,都是靠毛豆田養家活口,現在經濟不景氣,以後我們農民可能無路可走!」

苦不堪言的夏淹冬缺水

屏東縣里港鄉瀰力村的居民們,一聽說南區水資源局的局長賴建信要來,都放下工作跑到聖合宮集合,可是後來,卻讓大家失望!原本民眾與官員的見面會,變成民眾抗議的場合。

村民梁金耀表示,「我們一直提出,希望政府來這裡做大型說明會,尤其八八風災後的環境改變劇烈,政府至少應該來走走看看,多跟我們聊聊,畢竟瀰力村是最接近人工湖的村子!」

高屏大湖計畫分為ABCDE等五區,各坐落在高雄旗山、美濃,以及屏東里港等區域內。全區湖深平均12公尺,滿水面積590公頃,總容量6500萬噸,預計每天可供水34萬噸。目前規畫的第一期開挖目標,是位於里港鄉的E區,水源引自甲仙堰餘水,其餘四區的水源,未來則由荖濃溪的高美堰提供。

不過,這美好的願景,卻讓住在E區旁的瀰力村居民,憂心忡忡。村長梁崑宗說,「我們房子後面,有十號高速公路,後面又有旗山溪的堤防,只要遇到颱風下大雨,水都會漲起來,堤防上的水閘門會把水擋住,可是我們村子地勢低,周圍的排水會往村子灌進來,淹水問題年年不斷發生!」

瀰力村是高屏大湖預定地上,地勢最低的區域,平日只要下大雨,旗山溪堤防上的制水閘門就會關閉,雨水有進沒有出,也讓瀰力村一直苦於淹水問題。村民認為,高屏大湖的E區興建後,將近200公頃的硬體設施,會讓農地失去滯洪功能,瀰力村的淹水噩夢,將一年比一年嚴重。

瀰力村共有150戶人家, 600多人,是個典型的南方農村。居民除了務農,也有許多從事養殖業。跟一般農民比起來,這裡的人特別辛苦,夏天擔心淹水,冬天又煩惱缺水。蝦農許燕霖進一步說明,「十幾年前,自來水公司在我們這邊打了13口深水井,抽水到高雄岡山地區供民生使用,從那之後,我們這裡的地下水開始下陷,尤其到了冬季,根本抽不到水,要重新再鑿井,如果政府要繼續在這裡蓋人工湖,到了冬天,一定又會更缺水,到時候不知道要挖多深,才能抽到水繼續養蝦?」

住在瀰力村北方兩、三公里的旗山區居民,對自來水公司深水井造成的環境影響,感受更是強烈,因為深水井就坐落在他們的村子裡。大井出現前,地面下七、八公尺,就能抽到水,開鑿大井後,往往挖到五、六十公尺,都還看不到水的蹤影。農民古德福家裡使用的地下水,也是一鑿再鑿,鑿了四口井,才找到水源。

高屏大湖、水土不服?

每年11月,正是採收二期毛豆的季節。收割機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忙碌地在田裡工作,白鷺鷥在天空緩緩翱翔,等收割機一過馬上降落找蟲吃。住在毛豆田附近的居民也不得閒,每每蹲在已經採收好的毛豆田上,睜大眼睛仔細搜尋被收割機遺忘的毛豆。這土地,是鳥兒的家、農民的希望,長出來的,是政府引以為傲的綠金產業。

台糖土地旁,有一座小橋,叫做護農橋,說的正是這片土地存在的意義。十幾年來,一次次農民的抗議,想要保住的,除了土地,還有老天爺降下的甘霖和儲存在地下的水源,而那,是農民生計、人們生活的依靠。高屏大湖一旦開挖,土石運走了,水源消失了,這場開發案,會不會讓你我,也跟著水土不服?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