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屏大湖 井水犯河水


高屏大湖 井水犯河水

十年來,政府只要說到高屏大湖,農民就抗議。無論是立法院、環保署,還是村子裡的大廟前,農民都挺身出來呼口號。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枯水期的高屏大湖,很可能會搶到農民的命脈-地下水…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葉鎮中

還好有地下水

原本在台北動物園擔任獸醫的饒貴彰,30年前辭掉公務員工作,回到家鄉美濃養泰國蝦。他說,「因為我們屬於內陸,地下水很豐富,附近又完全沒有工廠污染,當初才會放下台北的一切,下定決心回家養蝦。」

30年的努力打拼,泰國蝦產業讓饒貴彰經濟好轉,也證明當年看好地下水的眼光正確,不過十年來,地下水高度越來越低,這樣的變化,讓饒貴彰很煩惱,他發現,「水公司在下游鑿十幾個深水井,我們的地下水水位一直在下降,以前我們抽地下水的時候,水位很高,可是現在地下水都已經下陷很深,大家幾乎都是在用深水馬達在抽取地下水。」

井水犯河水

其實,農民的經驗並非無的放矢,根據屏東科技大學丁澈士教授,從2007年開始進行的試驗池計畫得知,高屏大湖預定地的地面水與地下水互動劇烈,如果枯水期的地面水補注不足,高屏大湖反而會把當地周遭的地下水,都暴露在大氣環境中蒸發。丁澈士解釋,「這個小型試驗湖計畫當中,如果引地面水補注以後,三五個小時沒有再灌注的話,水位就會往四周去消散,回到原有的地下水位。」美濃農村田野學會執行理事溫仲良也說,「如果挖開一個平面人工湖會造成地下水湧出,那這樣的湖區庫容,到底有沒有辦法有效地,去蓄容你從荖濃溪引過來的地面水,還是事實上你只是暴露了地下水?」

現在是入冬旱季,走到試驗池一看就會發現,池子不斷從地底冒出泡泡,試驗池的水位,正是目前地下水的高度。丁澈士解釋,「我們時常在笑稱,地下水跟地面水,是井水不犯河水,事實上是錯的,地底下的水跟地面上的水息息相關,地下水就是地面水的延伸,所以不論是在地上或地下取水,都會相互影響。」

地面地下聯合營運

學者和民間團體認為,像高屏大湖這種集中式的水資源開發方式,應該逐步被取代。這是因為台灣豐枯期明顯,豐水期容易淹水、枯水期常常缺水,因此水資源的開發如果朝多元發展,尤其是地下水或伏流水的開發管理,才能真正解決台灣水資源利用的困境。

屏東縣來義鄉,使用了90年的二峰圳,就是日本人利用林邊溪伏流水,興築的取水工程。站在二峰圳的上方,丁澈士仔細地說明了這個取水區的背景與功能,他解釋:「這個是林邊溪的上游,早在1917年,日本人鳥居信平,也就是台糖株式會社來這裡探勘。1921年到1923年,在目前這個位置興築了地下堰體,也就是二峰圳取水工,取河床下的伏流水。在我後面的這棟建築,就是所謂的人孔,從這個人孔門進去後,是右岸到左岸一段328公尺的地下堰體,集取林邊溪的伏流水。在枯水期,這裡的取水可以灌溉970公頃,每天七萬噸的供應水源。」

在枯水期拜訪二峰圳,水流依舊豐沛。儘管河床上河水並不清澈見底,但是經過礫石層的過濾後,進入二峰圳的水,乾淨無比。另外一座使用相同原理,取高屏溪伏流水的九曲堂輻射井,也曾經在八八水災時立下汗馬功勞。

高雄市綠色陣線副理事長魯台營說,三十年前,在高屏溪畔,自來水公司直接在溪畔做一個井,將井周邊的管子打到河床的地下,因為水流動的時候,會滲透到河床底下,加上河床是礫石層,等於是一個天然設備讓水可以滲透到底下,如果都可以把水收集起來,這種井就叫做輻射井。丁澈士教授評估,一座輻射井平均造價為二到三億,一天可以供應7萬噸到17萬噸的水量。

這跟高屏大湖E區造價161億元,每日供水量10萬噸來比較,何者為優?顯而立見。其次,高雄地區缺水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自來水漏水率偏高,如果能逐步解決漏水問題,勢必也能減緩缺水現象。

地下水也是救命水

毛豆田裡的灌溉水,水質清澈;蝦池裡源源不絕的地下水,水量豐沛。高屏大湖預定地下方,原本就是屏東平原上的地下水庫,這片地下水域一旦開發,勢必無法恢復原貌。

一般來說,地下水,擁有穩定的水量、乾淨的水質,不只是農民的灌溉水,也是關鍵時刻的救命水,可是卻很少人注意到,地下水與地面水之間的直接關係。直到河床乾涸的時候,人類才會發現,那藏在河床下的潺潺水聲,是真正亟需保護的水資源!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