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大學環境學院尹順真教授專訪

首爾「省下一座核電廠」主要推手

首爾大學環境學院尹順真教授專訪

2017年5月9日,南韓政黨輪替,文在寅當選新任總統,曾經參與社會運動、人權律師背景出身的他,未來將如何在能源政策上,有別於自李明博執政時期,大力發展核電產業出口的路線,走出能源轉型新方向?格外引起公民團體關注。

619,文在寅於釜山古里核電廠反應爐一號機,這座1978年啟用,南韓歷史最悠久的核電機組除役典禮上宣布,將在未來五年的任期內,逐步關閉壽命超過30年的老舊核電機組。文在寅也於627日,宣布暫停2016年才批准的新古里核電站第56號機組興建工程,宣布將由「新古里核電廠第56號機組公論化委員會」,以開放公眾參與、公民審議的方式,來決定這兩座施工進度尚不到30%的機組去留。

公民經過三個月討論,再選出500位代表,參與三天兩夜的工作坊並投票表決,最終結論為59.5%續建,40%停建。不過,公論化委員會也針對未來核能政策提出意見,有53.2%認為要縮減核電比例,僅9.7%認為應增加核電占比。

公視我們的島於1020日,公論化委員會發表結論後的第一時間,專訪首爾市「省下一座核電廠」政策的主要推手,首爾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尹順真,談論這場公民審議對於南韓社會的意義,以及文在寅政府未來將如何與地方政府攜手合作,推動能源轉型政策。

Q請您先談談最新出爐的結果,有關新古里五六號機組的公民審議結論?

尹:事實上我滿失望的,不過我本來就認為反對續建的陣營不容易贏,因為在我們整個社會、科技體系中,核電本來就很強勢,這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這次的新古里核電廠第56號機組公論化委員會,最後雖然作出支持續建的決議,整個公民審議的過程,仍然具有歷史性的意義,因為這是第一次,民眾有機會能夠參與政策決議,直到現在,南韓民眾仍然沒有太多空間能參與,所以我認為這個過程還是很有意義的

儘管59.5%的參與者投了續建一票,不過他們之中大多數仍然認為,必須降低核能發電的占比,同時也應該加強安全管制,並且要投入更多資源發展再生能源,這對未來的政策都會是很重要的影響。

有些民眾擔心停建新古里56號機組,會造成缺電,發展再生能源會使電價急速上漲,在我看來這是不明智的看法,不過反對續建的陣營還是很難說服支持方,我認為這是資訊不對等所造成的。因為在過去,民眾接受到的資訊都是支持核電的社群所發布,反核的論述非常難接觸到普羅大眾。這個遊戲規則是不公平的,對支持方來說,民眾對他們的論點早就習以為常,但反核方卻是第一次有機會能夠有那麼多管道,來傳達不一樣的典範,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反對續建的一方,贏得票選的機率不大。

此外,這個公論化委員會也無法做到真正的客觀,不管是成員的抽樣,或者是只有三天兩夜的工作坊,就要傳遞所有訊息、做出表決,要做到充分的資訊揭露,或者更深入的討論,仍有限制。

這場公民審議,只是先開了一扇窗,讓民眾做出第一場嘗試,實際參與能源政策的決議,我們往後還是要繼續延續、拓展這種公民參與的可能性。

Q10月24文在寅將會宣布最後的決議,您覺得在這之前,反對續建的公民團體還有改變續建結論的機會嗎?

尹:我不認為。因為一開始文總統就承諾他會接受公論化委員會的決議,不過更重要的是,委員會提出了要減少核電比、增加再生能源,所以我確信未來南韓政府也將投入更多資源於再生能源產業、加強研發,持續減核,這會是我們未來的政策方向。

Q新古里56號機組一旦續建,這個場址會有高達十座反應爐,它的反應爐密度之高是世界罕見的,這會有什麼樣的問題?

尹:在南韓,第一座核能反應爐興建時,是資訊封閉的年代,接下來的四個核電廠址,也都是在民眾對核電風險毫無概念的情況下所興建。直到車諾比核災發生 後,民眾了解到核電的危險,被選為場址的地點,發起強烈的反核運動,所以政府也很難在四個既有電廠之外,找到新的興建地點。

就經濟效率上來說,集中反應爐可以減少維修人員的移動成本,可以省下不少錢,而且也不用再提撥更多經費來補償電廠周邊的居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核能發電成本一直很低,低於OCED國家的平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在古里這個地方,一個場址蓋了十座反應爐,這不只在全世界很罕見,而是絕無僅有的。

南韓最早的古里核電廠1號機,它的使用年限已經延役十年,今年6月19日正式除役,接著要討論的是古里2、3、4號機,其實也不應該再延役。在公論化委員會中,有討論到如果續建新古里5、6號機,古里2、3號機就應該淘汰並關閉,而且我們的核安管制標準也應該繼續加嚴。

Q不過住在核電廠周邊區域的民眾,參與公論化委員會的席次並不多?

尹:確實有人討論到成員比例的問題,應該要依照各區域人口,按照比例分配席次,但這個委員會沒有。但有趣的是,住在新古里56號機周邊的民眾,還是有不少支持續建,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可以提供餐飲、住宿給工人,他們才有收入,甚至有居民認為,一旦新機組蓋好,他們的住所附近有更多機組運轉,可以以此要求政府給予疏散、遷村補償。

Q2012年,首爾市就率先推展「省下一座核電廠」計畫,後來也有更多地方政府加入能源轉型行列,未來將如何和新的地方政府合作?

尹:在2015年,首爾市、京畿道、忠清南道和濟州島的四位地方首長,就簽署了合作備忘錄,宣示要共同推動能源轉型。幾個地方政府已經在他們的轄區內,經歷了能源轉型的過程,不過這是不夠的,有許多制度上的障礙,是必須由中央政府來解決的,彼此之間更多的溝通是必要的

Q例如有哪些政策是需要中央政府共同推動的?

尹:有些地方政府想做能源轉型,卻不像首爾市政府有這麼充足的預算,這部分就要由中央來規劃編列。此外,我們曾經在20022011年,推動過躉購費率(FIT)制度,不過2012年政府開始實施配額制(RPS)。再生能源具有去中心化,分散式的特點,而且是小規模的,如果我們想增加再生能源的比,我們就要專注在去中心化這個特點上,小規模的設置。我們需要支持小型的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陽光電設施的安裝,我們可以重啟FIT制度,特別是針對小型綠電設施。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