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核家園


非核家園

六月十九日的清晨,一艘荷蘭籍的重件船靜靜地停靠在基隆港進行報關手續,這艘從日本吳港出發的貨船在還沒有進港之前,就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因為貨輪內裝載著重達一千一百公噸的核子反應爐壓力容器,這座機組的抵台,意味著核四工程進入「設備安裝」的階段,這對未來三十年台灣的能源政策有深刻的影響。

記者/張岱屏

運送機組的貨船『快樂船長號』緩緩航向貢寮重件碼頭,海面上有大批護航的保七船隻,以及零星的抗議漁船。媒體群集在核四廠門口等待抗議民眾,這景象真是再熟悉不過。歷經十多年的抗爭、開工、停建又復工,不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貢寮人的處境並沒有什麼不同。『核四』,這個歷經二十年的老問題,社會大眾是否還有意願再一次去聽一聽,去想一想?


重件吊桿緩緩卸下核四反應爐壓力容器,卻卸不下反核人士心中的疑問:這個遠渡重洋的「舶來品」,在層層「分包」下,安全的風險誰來負責?貢寮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通強調,核四反應爐設備一、二號機組由美國奇異公司設計,卻分別轉包給日本的日立與三菱公司,而美國奇異公司卻不願意出具安全保證書。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賴偉傑指出,核四廠所購買的沸水式ABWR機組,全世界只有日本有兩座機組,但是幾年運轉下來,卻發生裂縫問題,而且已經導致十七座機組必須停下來全面檢修。

他認為核四的安全問題,從設備到管理都有很多瑕疵。台電工會理事長施朝賢則表示,與安全有關的核能設備組件在交貨的時候,都有一個按照ASNE的核能產品安全認證,核四機組也是有這樣的認證程序,並不是如同外界所講的有安全疑慮。


民國九十年二月核四復工的同時,『非核家園』也成為朝野的共識,但是這四個字具體的內涵究竟是什麼?在隨機的調查訪問下,有二分之一以上的民眾對於『非核家園』這四個字不是一頭霧水,就是望文生意各自表述。其實,政府、環保團體、台電,對這四個字的想像也各有不同。主婦聯盟董事長陳曼麗認為,政府的非核家園和民間的非核家園是有些落差的,政府的非核家園是核四繼續興建下的非核家園,核四廠終有關廠的一天,所以總有一天會達到非核家園的境界。

但是對民間反核團體來說,繼續興建核四等於把時間拉長了五十年,我很可能我們這輩子都看不到了。


台電工會理事長對非核家園也有自己的認知,他表示,在九十年二月朝野共同連署的核四復工協議當中強調,非核家園只是一個終極目標,非核家園在協議中是有前提的,必須兼顧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世界潮流,以及要符合國際公約的精神。而且在能源不虞匱乏的情形下,才能達成非核家園的目標。

「當初有一個非核家園的想像是根基於,認為核能在風險上在技術上,其實是人類無法完全駕馭的,所以我們要比較謙卑去面對這問題」,賴偉傑指出,所謂非核家園的共識,竟然是建立在『建核四,核一、核二視情況而提前除役』之上!然而對於非核家園最重要的原則,對核能的技術與風險這個部分,卻沒有真正謙卑的去面對,以至於後來的發展是在幾個完全不同的方向之中競爭,而不是朝一個比較穩健的真正非核的方向前進。執政黨推動的非核家園其實是進一步、退兩步,一下往左走、一下又往右走,中間的拉扯讓非核家園的美意完全喪失。

核四,這個二十年來爭議不斷的舊議題,仍然在各個面向上,帶給台灣許多新的衝擊,未曾止息…….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