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門之後


關門之後

為了供人觀賞,有許多動物從野外被關入牢籠,人們把牠們冠上了生態教育的光環,實際上卻為了吸引遊客賺進大把的鈔票,不過一旦動物園經營不善,關門倒閉之後,曾經是搖錢樹的這些動物,就成為燙手山芋。

記者/于立平

如果是比較稀有少見的,或許可以轉手賣給另一個動物園,如果賣不出去,好心一點的業者會通報縣市政府,將爛攤子交由政府處理。但是有許多的經營者,卻是狠心的一走了之,就把動物棄置在牢籠中讓牠們自生自滅......

清晨,高雄縣政府會同警方,以及屏科大野生動物救援隊的人員,前往高雄旗山的一座私人遊樂區,入口的售票亭早已破舊損毀,牆壁上還可以看到花旗動物樂園褪色的廣告。這個遊樂區雖已倒閉多年,但園區裡還留有許多動物,原本經營者僱請一位管理員來餵食照顧,如今在無力負擔,動物又賣不出去的情況下,只好把保育類動物辦理棄養,交由屏科大保育類動物收容中心來處理。


獸醫阿志,小心謹慎的開始進行麻醉工作,今天他面對的是一種陌生的動物""""是獅子與老虎交配生下的後代,在野外並沒有這樣的動物,完全是人為造就的產物。這隻二十多歲的彪,可能是台灣目前唯一的一隻,被麻醉槍射中的牠,在小小的籠子裡走動掙扎,眼神露出強烈不安與憤怒,牠沒有選擇權,只能任人擺佈。就像牠莫名其妙的來到世間,來到動物園一樣,如今牠又莫名其妙的被送往新的住處。這一次野生動物救援隊帶走了一隻彪、二隻馬來熊、一隻熊狸,但是遊樂區裡還剩下許多非保育類的動物,奄奄一息的蟒蛇、脖子被鐵鏈鏈住的獼猴、看起來很餓的大老鼠、兔子等等....

但是這樣的例子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悲慘的,去年屏科大的保育人員也曾經至彰化新百果山樂園,救援一隻被遺棄在園區的長臂猿,如果不是鄉公所人員發現餵食,可能無人知曉。三年前多次更名重整經營的大非洲野生動物園,突然宣布停止營業,園區內剩下的一些保育類動物,沒得吃沒得喝,甚至飼養的水池還長滿了蛆,最後也是縣政府出面處理,將動物分送其他動物園安置。而根據動物保育人士表示,曾經紅極一時的雲林天元莊遊樂區也是在倒閉之後,將老虎、花豹、熊等動物留置園區內,最後還發生動物餓死以及互咬的慘劇。

曾經牠們是賣點,是搖錢樹。當風光不再,牠們的下場又有誰來關心,如今遊樂區兼動物園的觀光時代慢慢褪去之後,台灣又興起一波動物表演與明星動物的熱潮,有些幫動物穿上人類的衣服,模擬人的動作,馬戲團式的表演,只為了博君一笑,人們的快樂卻是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上,這是否公平呢?而更令人擔心的是,有許多小型動物園打著生態園區的名號,私自引進一些珍奇異獸來做展示,這種生態園區的飼養環境通常都非常的狹小惡劣,更別說什麼展示教育、生態解說,在商機的考量下,這些動物往往就這樣被犧牲掉了。


在媒體上不時聽到某某遊樂區或動物園,引進了新的動物或是用千萬打造動物的新家,但是卻很少人注意到,在不起眼角落,一些過氣或比較不吸引人的動物,只能使用一些狹小空間,如果能花大錢買進外來的新動物,為什麼不能讓一旁哀怨的動物,有更好更舒服的生活環境呢?我們把一些不屬於台灣的動物,塑造成明星物種,真正值得我們認識的本土動物,卻打入了冷宮,這樣的動物展示,究竟是教育還是商機?

其實這些來到台灣的動物,就像我們的客人,既是請來作客,就應該善待牠們,別讓牠們落難台灣客死他鄉,如果我們不能做個好主人,那麼就讓牠們在森林原野奔跑吧!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