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農田


鋼鐵農田

台南官田是水雉保育的重鎮,來自工業的威脅,卻蔓延在牠們的家鄉。鄰近農田的官田鋼鐵公司在擴廠計畫中,將增設鍍鋅線材廠與電焊鋼筋網廠,引發農民反彈。當農地遇上鋼鐵,激動的農民聲嘶力竭,他們害怕什麼,需要什麼?永續的未來,該怎麼捍衛?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剪輯 陳添寶

農田,不只是人類的糧食基地,也為野生動物提供生存空間。走進台南官田,俗稱菱角鳥的水雉,輕巧迷人的身影經常在田間遊蕩,這樣的美麗,在台灣是稀有的,全台的水雉其實不到500隻,因而被農委會列為珍貴稀有的保育鳥類。

官田是目前水雉族群最多的地方,近兩年卻發生了嚴重的農藥中毒事件,導致一百三十多隻水雉死亡。為了保護水雉,官田地區有七位農民投入有機菱角的種植,他們願意用最自然的方式生產,而農委會也首度結合有機農業認證機構,推出「綠色保育」標章,一顆顆飽滿的菱角裡,除了豐富的營養,還有農民疼惜土地、保育水雉的心意。

加入綠色保育標章的農民當中,年輕的李价斌,投入有機種植,已經四年多,他的田通過了嚴格的有機認證標準,是貨真價實的有機菱農,在他的田裡,就有六隻水雉鳥穩定棲息。但現在,阿斌的努力,卻很可能付諸流水,因為從他的田看出去,不到幾百公尺的距離,就是設立了十多年的官田鋼鐵公司官田廠,由於阿斌的田,喝的是烏山頭水庫的灌溉水,還沒有受到嚴重威脅,但是官田鋼鐵公司今年計畫增設的酸洗鍍鋅廠,恐怕會讓一切改觀。為擴廠計畫擔憂的,不只阿斌一個人。因為官田廠周圍都是農地,一旦增設,受影響的除了菱農,還有稻農、漁產養殖業和畜牧業。

 

官田鋼鐵公司原名嘉益工業,在官田、麻豆、永康都設有廠房,生產製作螺絲螺帽的原料-盤元,今年,官田鋼鐵公司將在官田廠增設鍍鋅線材廠與電焊鋼筋網廠,這個計畫在民國九十年已經有條件通過環評。擴廠計畫中的鍍鋅廠,除了變更退火處理設備,還要增設廢酸回收系統ARP,在今年提送環評差異分析,七月六日第一次審查,決議補件再審,並且要求官田鋼鐵公司,舉辦地方說明會。

822日,說明會登場,農民的怒火,在官田鋼鐵公司燃燒。因為九年前的那次環評他們完全不知情,官田鋼鐵公司的擴廠計畫,他們一頭霧水,被蒙在鼓裡的不滿,加上對污染的憂心,全都反應在會場上。

整場說明會氣氛火爆,農民質疑會場內大多是鋼鐵公司員工,而他們希望酸洗廠能改設到專業工業區的訴求並沒有獲得回應,當時農民還有話要說,說明會卻突然結束,該有的溝通功能沒有發揮作用,讓農民更加不滿。

世世代代都住在這裡,農民只能與土地相依為命。南部里自救會副會長李榮吉質疑,「日本技術不好嗎?台塑技術不好嗎?都發生工安,如果這裡發生工安,農地不就要滅?今天酸洗鍍鋅不設在這裡,設在專業工業區裡面,財團也是可以生存,要將心比心。」

官田鋼鐵公司總經理潘希賢表示,這兩年有足夠的資金,才推動擴廠,而且擴廠計劃在民國九十一年已經通過環評,一切都遵循合法程序,不考慮改到其他地方。而且未來鍍鋅廠是採用熱浸鍍鋅的方式,和電鍍不同。另外,即將引進的先進廢酸回收系統與廢水處理系統,廢棄物都能符合法定的排放,加上廢水是排放到區域排水系統的排水溝,理論上不會影響農田。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來到官田鋼鐵廢水的排水口,廢水緩緩的流進一條農用的排水溝,南部里自救會總召楊家源說,到了枯水期,農民絕對會抽用排水溝的水。

官田廠設廠十多年,放流水都合乎法定標準,但是農民擔心廢水對土地的影響,自行籌錢,採取排水口的土壤送驗。SGS的檢驗結果,土壤中的銅和鋅含量,都已經超標。

擔憂污染的,還有養殖業。漁民周朋杰說,目前養的魚又大又漂亮,如果酸洗鍍鋅廠設了,一定會污染水源,有可能台灣鯛以後會變秘鯛(畸形魚)

根據官田農會統計,周圍種植水稻的有1200公頃,年產值5億,菱角約383公頃,年產值3億,台灣鯛養殖約250公頃,年產值3億,是農民賴以維生的根基,一旦受污染,將化為烏有。

1019號,農民來到台南市環保局,在第三次環境差異分析審查會進行前,再一次表達心聲。農民李榮盛疾呼:「什麼都能進口,唯一不能進口的就是農地,希望環評委員重視。」會議結束,決議補件再審,官田農業區的命運,還沒有塵埃落定。

農業年報的一份統計指出,台灣近20年的耕地面積,平均每年減少一萬四千公頃,消失的農地,有的變成建地,有的變成工業區,許多工廠在田間林立,工業廢棄物的污染問題,使得許多良田劣化。根據環保署統計,全台農地疑似受到重金屬污染的,有將近5萬公頃。現在周圍不只是農業區,同時也是保育鳥類水雉的重要棲地,綠色保育標章的根基。

長期以來,台灣的工業與農業,缺乏妥善的區位劃分,官田事件不是個案,但它的發生卻給我們一個反思的機會,廢棄物合乎排放標準不代表安全,再昂貴先進的設備,也可能因為意外失靈,面對糧食安全與保育的基地,應該更謹慎的對待。雖然農業與工業都是人們所需,但農業與工業,畢竟不適合當鄰居。

側記

如果您愛吃米飯,愛吃菱角,偶而也喜歡來碗鯛魚片湯,那麼發生在官田的危機,就和您有關。每個人都希望吃到安全潔淨的食物,我們卻常常忽略了發生在產地的事情。官田農民的抗爭不只是一個新聞事件,他們保護農地的訴求,其實是在守護你我的飲食安全。媒體上每天有太多好看的節目,關於農民的新聞也許不那麼吸引人,還是希望您能撥出一些時間,看看這幾位農民朋友,他們守護生存價值的勇氣,不會輸給當年的莫那魯道。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