鋁渣風暴

「臭!臭!臭!有夠臭!我們要抗議」轎車上喇叭放送,自製的廣播車在大街小巷穿梭,提醒居民要站出來!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走進閒置了三年、長滿雜草的倉庫,原本緊閉的鐵捲門打開,刺鼻的味道馬上竄出,即使帶上口罩也擋不了。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黃煥彰表示,鋁渣遇水會產生甲烷跟氨氣,氨氣味道非常嗆鼻,聞久了會傷害支氣管跟呼吸系統,長期吸入體內則會損及肺部。

除了堆滿屋子的太空包,地底下還不知道埋了多少,高雄市鳥松區的地主簡先生怎麼也想不到,當初將倉庫出租,想賺個租金,怎麼惹來大麻煩,不法集團把它拿來堆鋁渣,堆滿之後就消聲匿跡。

先生是第一位受害者,陸續還有五位地主蒙受其害,犯罪手法如出一轍,以放置有機肥料、廢鐵材等名目承租工廠,卻偷堆鋁渣。

先生與行政部門互動最多、感觸也最深,20081月底,附近居民向高雄縣環保局檢舉,倉庫裡堆置廢棄物,環保局到現場稽查後,因大門深鎖而折返,連地主也不得其門而入。簡先生越想越不安,於是求助於環保局和環保警察,但也沒有下文。

鋁渣惡臭問題越來越嚴重,忍了快五個月,民眾不滿的情緒終於爆發,2008618日,鳥松居民紛紛來抗議,居民痛罵環保人員,陳情都沒處理,如果真的毒死人怎麼辦。高雄縣環保局和警察最後強行破門檢查,鋁渣的惡臭連採樣人員也受不了。當地居民有人頭暈、小孩子皮膚長了不明顆粒,還有老人家臭到暈倒。

鋁渣臭味導致民怨沸騰,承租倉庫的張氏兄弟又不到案說明,簡先生成了環保局眼中,貪圖資金所得,不去了解承租人承租目的同案關係人,依照廢清法71條,土地所有人有「容許或重大過失」,要求他三天內限期清除,否則就由環保局代為清除,費用估計3600萬。

清除費用為什麼落在地主頭上?高雄市環保局簡任技正蔡孟裕說明,當初有請地主提供承租人的聯絡方式,但電話都找不到清運者,一個私人廠房被堆鋁渣,必須請地主付起管理土地的責任。(高雄縣市合併後,高雄縣環保局業務併入高雄市)

先生的兒子為此大感不平,他父親70幾歲了,怎麼知道這是廢棄物,當初頻頻向環保局詢問,稍微有點常識的人聞到這味道,也會有所懷疑,何況是稽查員天天都在稽查這些東西,因此懷疑公務員怠忽職守。

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黃煥彰認為,大多數判例要求地主負起整治責任,對地主非常不公平,地主怎麼會有專業能地去舉證、監控,而且土地承租出去,承租人所犯的過錯,怎麼變成地主承擔一切,應該先追究公務人員的責任。

高雄市環保局簡任技正蔡孟裕認為,不能因為地主被騙了,就要公家機關負起,這是可以討論的。

煉鋁業產生的鋁渣,若是交給合法的代清除業者,要上網跟環保局申報並填寫三聯單交代流向,如果在場內暫存,也要上網向環保局申報,為什麼鋁渣會到處流竄?

高雄市環保局簡任技正蔡孟裕表示,環保局同仁會到各個廠區稽查廠方的暫存量與申報量是否符合,但過去並沒有特別針對鋁渣做專案查核,所以沒有發現廠方暫存量與實際有不符,2008年發生鋁渣事件之後,才開始針對鋁渣做整體查核。

黃煥彰認為,台灣掩埋場空間嚴重不足,加上政府在源頭管制失控,業者以多報少,才讓鋁渣流竄到我們環境中。

黑暗中露出曙光,高雄地檢署檢察官破獲,向地主租倉庫的嫌犯張氏兄弟,對22家煉鋁業者低價招攬,違法清運鋁渣、牟取暴利。

鋁渣案意外扯出案外案,檢察官發現,高雄縣環保局的公務員與不法集團勾結。

高雄市環保局簡任技正蔡孟裕表示,這位被檢察官起訴的同仁,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最後都判定,犯罪事實不成立。而在行政部分,對於他搭乘不法集團的車子到現場,已經做了懲處,現在他已經申請退休。

先生的兒子認為,檢察官調查發現有公務人員涉入其中,提供廢棄物清除法的法律諮詢,教他們怎麼作,包括監察院糾正文都有寫,否則承租倉庫的張氏兄弟是槍擊要犯,怎麼知道這些環保犯罪手法,而且有中間人介紹,煉鋁業者才敢把鋁渣,交給他們清運。

三年了,鋁渣還是堆在倉庫,對地主而言是莫大的壓力。住在高雄市燕巢區的呂小姐,每到颱風季節就要擔心受怕,萬一廠房受損,環保局要他們修復,怕臭味跑出去危害鄰居,但鋁渣產生的阿摩尼亞太濃,連工人也請不到,不知該怎麼辦。另外一位蔡先生,在去年919日高雄大淹水,倉庫進水導致鋁渣產生惡臭,警察、環保局、鄉長甚至認識的朋友都在找他,他蔡先生不得不花了140萬清除,其中110萬還是向朋友借貸,他相當無奈。

民間團體為此召開記者會,呼籲鋁渣業者要勇敢面對問題,自己製造的問題要自己解決,企業家要有社會責任。住在倉庫旁的居民也很無奈,每到下雨天就要忍受惡臭。

高雄市環保局認定,22家業者以及張氏兄弟必須負起清除責任,張氏兄弟的財產已經被查扣,在與22家業者協商後,有部分業者願意清除,但實際的數量可能比業者向檢察官坦承的還要多。這部分高雄市環保局簡任技正蔡孟裕表示,多餘的部分會請廠商按照比例清除,如果廠商不願意就必須進行司法訴訟,若是司法訴訟程序太久,不排除用代履行方式,由高雄市政府先清除掉。

這個案子似乎能得到妥善的解決,但如果鋁渣源頭沒有控管好,還會有多少倉庫地主,淪為下一個受害者。


 

集數
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