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溪整治大危機


野溪整治大危機

山林裡大動工程,野溪成黃河。當一道道防洪高堤築起,擋不住驚濤洪水,卻擋住生物的生存之路。野溪整治不斷進行,幫助了誰?又殘害了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位於台北縣雙溪鄉丁子蘭溪上游的一處支流,進行著野溪整治工程。溪旁的樹林被開挖砍除,溪床被挖寬,溪水因工程擾動,呈現土黃色的濁流。根據關心溪流的生態人士紀錄,支流施工期間,造成整條丁子蘭溪高度泥水污染,一張張山區黃河的照片,說明野溪整治的破壞。並且為了整治山谷中的溪流,同時開挖拓寬進入溪床的道路,裸露的山坡,顯示破壞的嚴重性。

針對丁子蘭溪野溪整治問題,在一場會議中,水保局提出說明,表示野溪整治,是包含在八年一千多億治水方案中,一項針對雙溪水患的治水工程。但是與會的當地居民提出,現今的治水方案,應該因地制宜,保留溪流的原貌,而不是任意開發,造成破壞。

在豪雨時重回現場,發現這段野溪整治,如同闢建一個休閒園區,整地區域座落在私人土地上,告示牌上標示著「農設施改善工程」,讓人懷疑有公共工程為私人牟利之嫌。進一步詢問當地村長,證實野溪整治的園區土地,屬於私人所有,將來在當地還有一項新路闢建的工程,村長認為,這項整治工程能夠保護居民土地。

野溪整治,究竟是否有助解決水患,成果尚未確定,但是整治時的溪流破壞,以及整治後的利益獲得,已經讓野溪整治顯得問題重重。台灣的野溪整治,如同修建都市的排水溝,密度相當驚人。水保局統計,主要河川上游的野溪,總長約1600多公里,都在逐步整治之列,讓山林野溪面臨人工化、水泥化的問題。

水泥化造成的破壞,除了破壞自然景觀之外,同時引發生態危機,荒野協會新竹分會的一項搶救行動,就是為了解決野溪整治帶來的生態危害。

2008年開始,荒野協會新竹分會的保育志工,發現大山背山區的野溪水泥化與道路問題,已經造成當地梭德氏赤蛙的生態危機,因為道路與護岸,阻擋梭德氏赤蛙的繁殖路線。

為了梭德氏赤蛙,荒野協會新竹分會製作教案,教導前來協助的志工。一連串的行前教育,十月梭德赤氏繁殖季開始,一群人上山,搶救梭德氏赤蛙的生態危機。

梭德氏赤蛙平時居住山坡上,一到繁殖季就會集體前往溪床交配、繁殖,但是繁殖路徑上,如同過關挑戰,要穿越危險道路,跳過如同峭壁的水泥護岸,以及溪裡等待獵食的蛇類。幫助梭德氏赤蛙的志工,必須在馬路上找尋青蛙,將它捉起,再越過馬路下到溪床,將青蛙釋放,讓牠可以順利繁殖。

當地國小學生加入搶救行列,認為這是很有意義的課外活動。但是這項青蛙搶救計畫,並不是人人認同,當搶救志工勸導道路駕駛人,小心別輾壓青蛙,得到的反應非常冷淡。

十月的搶救期間,每晚都在和時間競賽,多救一隻梭德氏赤蛙,生態就多一分保障,但是在搶救之外,工程的改善,才是永久的解決之道。為了推廣「幫青蛙過馬路」的生態搶救行動,荒野協會新竹分會製作繪本,不斷巡迴演說,讓社會知道人類工程對生態的危害。

搶救青蛙的結果如何?成為一項生命的賭注,只因為人類自私的野溪整治工程。當龐大治水預算,不斷在山林間,進行野溪整治工程,能否有效解決水患?是否變向圖利他人?巨大的水泥建物,造成微小生物的人工天險,可能都是必須深思的課題。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