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高屏溪一個公道


還高屏溪一個公道

八月九日早上,莫拉克颱風剛離開台灣,可是災難卻正要開始,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測量到,高屏溪的水位創史上新高,深度高達24.4公尺,高屏溪沿岸鄉鎮的淹水情況非常嚴重,尤其是上游地區,沒有一個山區聚落倖免於難。不過在災情新聞的背後,卻很少人注意到,人為對河川的破壞,才是水患一年比一年惡化的主因…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大水湍急、路毀橋斷。就在父親節當天,莫拉克颱風開始在南台灣肆虐…

到了八月九日早上,高屏溪水位竄升到24.4公尺,創下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 高屏溪上游的集水區,三天之內下了超過2000毫米的雨量,使得這條全台灣第一大河,沿岸災情嚴重,山河變色。

荖濃溪是高屏溪的主要支流。橫躺在荖濃溪上的高美大橋,連接高雄美濃與屏東高樹兩地。雖然位於美濃的這一邊橋頭,有一座土地公廟鎮守著,可是,居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河水沖垮堤防、掏空路基。

高美大橋下的荖濃溪,寬度將近兩公里,以河川上游來說,算是非常寬廣的河面。可是荖濃溪的大水,卻不是乖乖地平均在河面上行水,一處在美濃這頭轉彎的大河道,使得河水幾乎都往美濃方向沖刷,才會造成潰堤危機。居民認為,長期以來,河川局清除砂石不當和高灘地農業開墾,是災難的元兇。

荖濃溪上游的右岸,是一座著名景點-大津橋,也是茂林、高樹和六龜等地的重要聯外橋樑,可是現在這座橋,已經有一半,消失不見。至於這裡的主要道路台21線,也是受到河水與土石流的雙面夾擊,整條道路柔腸寸斷。

而繞道進入荖濃溪左岸,六龜鄉的災情,也是慘不忍睹。層層疊疊的綠色山巒,在雲霧飄渺間,並非秀麗如詩畫,反而是一處接著一處的崩塌山坡地,還有無法得知是否有人傷亡的土石流掩埋區。

另外,高屏溪上游的另一條支流-旗山溪,更是破碎不已。大水稍退的河床邊,出現兩台車輛倒插在土石中,原本座落在溪畔的集來村,甚至只剩下幾棟房舍屋頂,站在這裡看到的,是土石流一手打造的悲慘世界。

河川上游的水土保持和山林保育狀況,完全決定了河流的先天體質。以高屏溪上游為例,這些鄉鎮過去以泛舟、溫泉、螢火蟲、紫斑蝶、有機蔬果、原住民文化為號召,大力推動觀光事業,民宿旅館、農耕開墾、休閒景點,出現快速集中化的趨勢,政府沒有站在山林保育的角度,適度規範民間開發的程度與範圍,因此在人禍的推波助瀾下,這次的天災才會如此慘重。

上游集水區蓄水功能降低,土石流淹沒山區聚落,河水順勢流向中下游,繼續在中下游肆虐。其中最明顯的例證,就是潰堤淹大水的旗山鎮。

旗山鎮,是旗山溪旁發展最密集的鄉鎮,過去很少發生水災,但是從去年起,旗山鎮已經連續兩年被大水侵襲。

大水一退,旗山溪東岸的街道,佈滿各種漂流木,路不成路、橋樑也全毀。西岸的鬧區市集,慘況更是不相上下,幼稚園的遊樂區,只剩下照片上兒童的笑臉,和超過一百公分的爛泥土堆,而店家或住戶的泡水傢具、生活用品,全都堆在門口等待清除。

旗山鎮淹水的原因,除了雨量過大之外,主要還是因為,旗山溪河道在進入旗山鎮時,寬度被限縮了一半。聚落的長期發展,河川高灘地的開墾,讓旗山鎮曾經滿鎮香蕉、紅極一時,可是卻同時讓河道,變得過度狹窄,造成大水沒有水路可走。暴漲的溪水,硬生生沖毀旗尾橋,沖破堤防、灌進市區,根本讓人措手不及。

南部的歷史災區美濃鎮,雖然已經有剛完成的高大堤防保護,可是還是沒有逃過淹水命運。林太太一家住的地方,是美濃鎮市區的低窪地,所以每年豪雨或颱風一來,他們就只能認命地接受一切,等到水一退,家裡的每個人,都自動自發挽起衣袖清理家園!

雖然習慣淹水了,可是美濃人還是很疑惑,為什麼一年來加速施工的美濃溪治水工程,還是沒有發揮功用?今年甚至還發生,淹水區域往上游擴及的現象,以前不會淹水的地方,這次也受害!

堤防築高,無法避免水患,這是因為堤防並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河川地被佔用、上游的水土保持,都是造成水患的多重因素。

美濃溪是高屏溪的支流之一,美濃溪的上游,是高雄著名的賞蝶景點-黃蝶翠谷。可是政府在這一段河床,興築的水土保持工程,卻反而嚴重破壞山林保育。原本彎曲的河道,被水泥化的邊坡修建的又直又寬,水的流速變快,溪流水溝化,山林蓄水和地表補注地下水的功能大幅減退 。

美濃溪,只是高屏溪的一條小小支流,可是中游的治水堤防、上游的水保工程,卻看盡政府過度依賴水泥的工程心態。

旗山鎮北側的尾莊,也是緊臨旗山溪的一個小聚落,不過這裡沒有淹水,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一座民國四十八年興築的堤防。這座尾莊堤防很特別,取材來自旗山溪的鵝卵石,並且完全由人工完成。堤防上大小石頭形成的縫隙,可以減緩河水對堤防的沖擊掏刷,外觀也能與當地環境融為一體,跟現在的水泥化堤防非常不同。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是一句人生哲理,隱喻世事變遷的無常,可是深入推究,這也是一種自然現象。看看這次的旗山溪,就是如此。

高屏溪豐水與枯水的逕流量比例是九比一,平常水量小的時候,平靜的河水,和高灘地上的農作或魚塭,都可以相安無事。可是這並不代表,人為築堤或開墾畫出的邊界,就符合大自然的規律。這次莫拉克颱風的災害,讓人類見識到,高屏溪要討回公道的兇惡模樣。 

希望我們能夠記取教訓,記得祖先尊重生態的智慧,懂得留一條路,給水走的道理。

側記

一場被認為虛胖的颱風,為高屏溪帶來前所未有的水量,可是,卻也反映出政府長期的錯誤政策。像是美濃溪,雖然只是高屏溪上游的一條支流,不過卻可以清楚看到,上游水土遭受破壞,中游堤防過度整治的結果。透過高屏溪這條南方大河,我們必須重新思考,人類自以為是的作為,其實才是水患不止的原因!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