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清淨霄裡溪


還我清淨霄裡溪

霄裡溪是一條名不見經傳的河流,因為華映、友達把廢水排進來,讓它被注意,當國家法規並不足以保障原來生存在這裡居民的權益時,就應該被檢討。台灣很小,有多少的好山好水好土地可以這樣被犧牲?把土地、水源都毀了,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還能平安嗎?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陳慶鍾

一片好山好水,一塊生產優質良米的土地,一條新埔人飲用水的來源,因為華映、友達把廢水排進霄裡溪,沿岸的產業、生態、人文、甚至是新埔人的飲用水安全,因此亮起紅燈。

霄裡溪是鳳山溪的支流,上游在桃園縣龍潭鄉,中下游就進入新竹縣新埔鄉,全長16公里,在居民生活記憶中,霄裡溪的水是好到可以直接生飲。民國90年,面板大廠華映跟友達陸續在溪流源頭設廠,廢水就排進霄裡溪,居民生活的從此改變,因為水再也不一樣了。


公害篇

霄裡溪是沿岸居民賴以生存的水源,早期甚至是飲用水來源,世代住在霄裡溪畔的黃先生取用霄裡溪水來養殖錦鯉,在華映、友達設廠後,就發生了三次鯉魚大量暴斃事件。鯉魚場老闆沿著河往上溯,而找到華映,但他氣憤地說,找華映理論總是推三阻四,說不是他的水,因鯉魚廠離華映有一段距離。為了水污染的問題,三和村民多次向環保單位檢舉,甚至兩次到華映門口抗議,但都沒有結果,因為桃園縣環保局表示,廠商所排放的廢水是「符合放流水標準」,依照水污法是無法撤銷廢水排放的許可證。

黃先生的鯉魚池已經荒廢,他不敢再養魚,深怕會血本無歸。而他向桃園縣環保局申請公害仲裁也被駁回,因為桃園縣環保局歷年的檢測數據,華映公司並沒有明顯嚴重的違法事實,於是他轉向環保署公害公害糾紛裁決委員會申請仲裁。

錦鯉死亡跟面板廠的廢水是否有關,在裁決書中載明了各項調查,其中,環保署督察總隊,曾發現未經許可的不明管線排放廢水,再與處理後的廢水混合後排放,水保處也曾連續8天監測廢水,發現華映有利用假日偷排廢水的情形,雖然黃先生並沒有擁有水權,但仲裁委員會認定他世居在這裡,而認定他使用霄裡溪的權利應該被保障。最後,委員會裁決華映應賠償黃先生180萬元。華映不服裁決結果提起上訴,被桃園地方法院駁回,現在上訴到台北高等法院。

農業篇

華映與友達的廢水一天的排放量總共三萬噸,在枯水期,甚至比霄裡溪原本的水還要多,這對引霄裡溪水灌溉的農業又有什麼影響。

龍潭鄉三和村民楊先生的土地位在水源頭,等於是華映、友達廢水排下來後,首當其衝的農地,三年前他就發現,把含有廢水的溪水直接引進農地,肥料沒多施,稻子卻長的特別高,但卻不結穗,他就知道水有問題。為了保護生產良質米的土地不受污染,他有三甲多的土地申請休耕,只剩下引山泉水灌溉的農田才種水稻。他撈起水圳泥土裡的螺和蜆說,華映、友達排放到水圳的水,這些東西都活不了,連福壽螺也沒有,都死光光了。他說這個水不能種稻子,下游其他農民還不曉得,應該開會和大家討論。

霄裡溪沿線有五、六百公頃的農地,屬於新竹縣的就有500公頃,霄裡溪匯入鳳山溪後,還有一千多公頃的農田需要引水灌溉,民國928月,新竹農田水利會做例行的水質檢測時,發現水中的導電度偏高,而且持續不斷,才追查到華映、友達兩家公司。為求公信,新竹農田水利會還花錢請檢驗單位,做完整的水質檢測,發現在導電度、總氮、鈉吸著率、氯化物、殘餘碳酸鈉,都大幅超過灌溉水質標準,有的也不符合放流水標準。這些物質有的會破壞土壤結構,造成土壤不透水,對農業生產有影響;氯鹽多的話,會造成土壤鹽化;而重金屬含量即使現在沒超過,怕一旦累積,將來可能會成為潛在性重金屬污染的場址。

華映、友達造成霄裡溪水不適合灌溉的問題,新竹農田水利會雖然不斷發文給環保署和新竹縣、桃園縣的環保局反應這個問題,但都無法解決。桃園縣環保局表示,環保局是依據水污法來稽查處分,重點在廠商有沒有違反放流水標準。符合放流水排放標準不見得適合灌溉,因為灌溉水標準比放流水高,能做的就是修法,從水污法中把放流水標準提高到跟灌溉用水標準一樣,但沒有一個國家這樣做。

農田水利會無奈地表示,水利會只能舉發,不能開罰,事業單位排放的廢水造成灌溉水不符合標準,也不會受罰,對農業生產危害政府沒有重視,中央應該跨部會來解決這方面問題。

高糧價時代驗證了一句話「農業是立國是根本」,但現在引霄裡溪灌溉的農民,連自己的種的稻子都不敢吃。乾淨的土地是全民健康的保障,工業廢水進入河川,造成原本的用水單位、農田水利會飽受其害,農地受到潛在污染的威脅。灌溉排水系統混雜普遍存在各個縣市,但中央與地方相關單位卻都沒有能力解決,住在台灣只好自己自求多福!


水源篇

今年梅雨豐富是不用擔心缺水,但新埔人卻還要取山泉水過日子,甚至可以多到一百多人在排隊,絡繹不絕的取水人潮,讓當地居民開起了一間小店賣自家的農產,因為華映、友達的廢水排進霄裡溪,霄裡溪匯入鳳山溪後,馬上就是新埔淨水場的取水口,擔心污染,新埔鎮有一大半人靠取山泉水過日子,附近山上只要有山泉水湧出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有人排隊取水,多的時候可以排到一百多人。

其實早在民國937月,自來水公司就發覺水源有問題,因為過濾後的水煮沸後,水是濁濁的,就像文蛤湯那樣,但他們把水送到水質檢驗室化驗,卻驗不出個所以然,驗不到毒性。為求保險,自來水公司還是在取水口前築起一道土堤,不取用霄裡溪和鳳山溪的混流水,而是在河床下埋設管線到匯流口以上,把鳳山溪的水引進土堤內的引水道,一直到現在仍維持這樣的取水方式,但民間團體仍不放心。新埔愛鄉協會陳金進表示,只有這一牆之隔,水還是可能滲過土堤,進水取水道,而且如果下大雨,溪水暴漲也可能會漫過土堤,對居民的飲用水安全並沒有保障。

華映、友達的開發案都經過環評審查,關係到三萬多人的飲用水安全,以及1500多公頃的農地裡無數農民的權益,但是從新竹縣政府、自來水公司第三區管理處、新竹農田水利會到鳳山溪的主管機關第二河川局都表示,當初並沒有接到華映、友達開發案的相關查詢,也沒有參與環評審查。環保署負責環評審查的綜計處表示,有邀請經濟部水利署、自來水公司、水資源局列席,是否要表達意見是這些機關的權責。民間團體朱增宏認為,霄裡溪從桃園縣 流到新竹縣,大部份農田、居民都在新竹縣境內,新竹縣所有相關單位都沒受邀參與環評,是非常難以理解的事,他認為不僅環評制度要檢討,司法機關要介入,是否有行政單位失職包庇的情形。

民國87年,新竹縣政府就已經公告了自來水的取水口,時間點比華映和友達的環評案還要早,當初環保是否有疏失或不實。環保署綜計處表示,這裡沒有劃設水源保護區,也沒有劃定為取水口一定範圍的保護區域,當初環評審查對於霄裡溪確實有探討飲用水的問題,取水口是在鳳山溪,不在霄裡溪。

但在環評結論中卻有一個條件令人玩味,就是,如果霄裡溪規劃為飲用水源,華映就必須把廢水排放口,拉到取水口以下。新埔愛鄉協會陳金進表示,環評審查結論中,華映的污水放流口應該在取水口下游才符合環保署規定,從霄裡溪源頭放流,已經違反環評結論,政府單位應該要求該兩家公司立刻停工。通過環評審查的開發案,後續監督是由環保署督察總隊負責,督察總隊在民國95年到實地現勘,當時自來水公司已經築了土堤,而認定平常不會取到霄裡溪的水,只會取到鳳山溪,沒有違反審查結論,但有種情況例外,就是當霄裡溪水暴漲或鳳山溪暴漲,溢流到土堤內的取水明渠,就可能被自來水公司取水口取到,因為要求這兩家公司提出環境影響調查報告書。

督察總隊以實際狀況可能會取到霄裡溪的水,而要求該兩家公司提出對策,目前華映、友達計畫把廢水改排到其他流域。但綜計處卻以取水口在鳳山溪不在霄裡溪為由,讓新埔人少說喝了三年的面板廠廢水,就算自來水公司做了土堤,但新埔現在有一半的家庭不敢喝自來水,因為他們已經不相信政府,攸關飲用水安全這麼重要的課題,而環保署竟然是如此草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3月,新竹縣環保局轉發一張環保署毒管處的公文給新埔鎮公所,請公所通知霄裡溪兩岸的里長,內容是有關華映友達的廢水對飲用水安全的影響,要求霄裡溪沿線的居民不要取用未經處理的溪水引用,由於霄裡溪沿線並沒有自來水,居民都鑿取地下水使用,這張公文造成當地人心惶惶。當地里長張清漢表示,毒管處發文這很嚴重,到底含有什麼毒,他們並不知道,居民也到處拿水喝,造成居民驚慌失措。新竹縣環保局表示,毒管處的公文只是善意的提醒,沿岸居民的水井,不必然受到河川的影響,如果民眾有疑慮,會依照飲用水的標準做檢測,以釐清民眾疑慮。

面板廠的廢水成分有上百種,飲用水標準中正面表列的檢驗項目,是否能確保水沒問題,像被稱為化骨水的氫氟酸含有劇毒,但飲用水並沒有去規範到它,有些重金屬、化學物質並沒有列入飲用水的管制項目,更何況高科技之毒,有的根本驗不出來。

新埔愛鄉協會已經展開行動,從法律面著手,希望司法能給人民一個公道,也讓公部門了解,人民不會讓公部門為所欲為,人民是有自救的能力。而這七、八年來,霄裡溪沿線的生態、環境、產業,變成實驗室裡的白老鼠,因為,現行的法規沒有辦法規範到高科技產業所造成的危害。

當政府全力發展高科技產業的同時,是否看到人民的苦難,是否看到溪流與土地發出無聲的哀鳴,也許有一天,當我們賺飽了荷包,回首一看,台灣已經千瘡百孔。

側記

當政府沒有把人民的權益擺在心上,用行政法規當擋箭牌,農民、霄裡溪沿岸居民、新埔鎮民只能當受害者嗎?新埔愛鄉協會陳金進並不這麼認為,他開始進行一連串的檢測,從溪流生態調查、沿岸水井水質檢測、灌溉水質檢測等等,逼得中央地方相關單位不得不更審慎的面對這件事,也跟著做一連串的調查。跑了這麼多的公害事件,政府單位不作為,是正常的!願意積極作為是稀有動物,要鼓勵保護他,所以人民對政府不要有太大的期望,透過各種方式去施壓,去爭取自己的權益,清醒吧!這個社會是現實的!當沉默的一群,會被欺壓犧牲!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