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一條溪


還我一條溪

每年五月到八月,八色鳥依約前來,在台灣的低地森林,繁衍後代,牠們只想尋一方安全天地,度過這段重要的日子,迎接牠們的,該是人們友善的目光,沒想到,還有惡意的威脅。一段將近一公里長的溪溝,今年四月遭到不明人士惡意破壞,保守估計要二十年以上的時間,才能恢復。該安穩的棲地不太平,八色鳥的未來,還是讓人擔心。

 

採訪  陳佳利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撰稿  陳佳利
剪輯  陳慶鍾

林間,一抹絢麗斑斕色彩,迅速從眼前飛過,這是名列亞洲鳥類紅皮書的瀕危物種─八色鳥。嘴上叼著的小蟲,捨不得吞下,因為巢裡還有飢腸轆轆的寶寶,在等著牠。

這裡是雲林縣林內鄉的湖本村,全台灣八色鳥分布密度最高的地區,當年為了保護八色鳥棲地,反對陸砂開採的環保運動,在2005年底開花結果,政府將林內、斗六一帶的枕頭山,劃為土石禁採區,八色鳥的棲地多了一道護身符,卻沒有得到該有的安寧。

愛好生態觀察的人士,在今年四月底,發現土石禁採區內的一道溪溝,被嚴重破壞,原本鬱鬱蒼蒼的優質棲地,面目全非。一個多月後,我們循線來到現場,破壞的痕跡,仍然清楚。

被破壞的溪谷長度將近一公里,連支流也難逃毒手,溪溝主線加上無數支線,受損的面積難以估計,生態損失,更是無法計算。東倒西歪的樹木,發出無聲的控訴,青嫩的雜草宣告新的森林演替才剛揭開序幕,這樣的破壞,可能需要長達二十年以上的時間,地貌才可能回到最初的樣子,急著繁殖的八色鳥,硬生生少了一塊棲息樂土。

當地人士表示,這很有可能是希望土石禁採區解編的砂石業者在背後搞鬼,如果區內沒有八色鳥,他們要爭取土地解編,才有第一步可能,不過到底誰做了這樣的事,卻難以追查。

2007年動工的湖山水庫,已經奪走了八色鳥在雲林一帶將近五分之一的棲地,再多的破壞,無疑是雪上加霜。不過, 幽暗中,始終有光,還是有人對牠們投以友善目光。

目前全球僅剩一萬隻左右的八色鳥,每年都會有國際愛鳥人士,趕在五月份來到這裡,因為湖本村是全球最容易觀察八色鳥的地方。台灣的環境讓遠道而來的外國人士驚艷,也經常是迷路鳥兒的避風港,今年,有一隻黑頭綠胸八色鳥,在台南被發現。

原始的環境,也許是人們眼中的荒地,其實這樣的環境才是其他物種所需要的。特生中心從2004年開始,調查雲林一帶的八色鳥,炎熱的天候、多蚊蟲的密林,都擋不住研究人員的熱情。

多年來的調查,顯示出一個讓人憂心的趨勢。特生中心副研究員林瑞興表示,調查到的八色鳥數量,從2004年的兩百多隻一路下滑,今年只發現90多隻。雖然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還有待釐清,卻也突顯出棲地保護的重要性,既有的環境如果可以維護,就盡量維護,因為這是最好、最便宜的方式。

美麗的八色鳥,許多人愛牠,卻還是有人恨牠,目光重回滿目瘡痍的溪谷,搞破壞容易,環境要回復卻得等數十年的時間,八色鳥能不能等?誰能還牠們一條溪?

側記

棲地受損讓人憤怒,無法將肇事者繩之以法,更讓人火大。搗壞棲地,雖然看起來沒有直接殺生,但是扼殺生物的棲息空間,就等於剝奪牠們的生存機會。明明劃設了土石禁採區,劃設了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卻無法給牠們更周全的保護。這起事件,自然環境挨了一記悶棍,正義,卻難以伸張。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