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能源轉捩點

 

邁向能源轉捩點

當傳統能源的危機漸漸逼近,溫室氣體減量又成為國際的趨勢,台灣到底要如何才能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新能源圖像呢,4/15和4/16這兩天,政府即將召開全國能源會議,最後能不能做出對於環境更友善的能源發展方向呢?

採訪/撰稿張岱屏 林燕如

攝影/剪輯陳志昌 張光宗


台灣每年排放兩億六千萬噸的二氧化碳,其中將近一半,是來自火力電廠!政府雖然積極宣示節能減碳,要發展低碳能源與經濟,但矛盾的是,台電目前正積極計畫擴建包括台北縣的深澳、林口、以及高雄大林等三個火力發電廠。這些燃煤電廠的擴建計畫,會不會讓政府節能減碳的宣示,流為口號呢?

 

車子緩緩駛過台中港,稻田的盡頭,是四根巨大的煙囪,這是全世界最大的燃煤火力發電廠─台中電廠。

 

台中電廠總共有十部55萬千瓦的燃煤機組,供電量佔全台用電的21.2%,每天要燒掉五萬公噸的煤炭。這所有的煤礦,都是從國外經由船運抵達台中港。為了應付龐大的燃煤需求,台中電廠的卸煤碼頭幾乎全年無休,電廠內更闢建了可以容納240萬公噸的儲煤場,相當於40天的燃煤量。

 

相較於燃油與燃氣,燃煤發電雖然成本比較低廉,卻也排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2007年碳監控行動組織CARMA點名,台中電廠是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第一的「紅色警戒」電廠,每年排放將近四千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全台灣的六分之一!引起政府與環保團體的震撼,台中電廠也開始投入減碳的工作。台中電廠廠長張錦德表示,未來五年將投資16.8億元在設備更新上,提升效率與節省電力,預計每年可以降低24.4萬噸的碳排放。

 

對於電廠來說,已經是做了很多減碳的努力,但面對急遽變化的暖化問題,這樣的努力似乎又顯得緩不濟急。在去年六月,政府公布的永續能源政策綱領中,宣示全國二氧化碳排放減量在2025年要回到2000年的水準。但矛盾的是,燃煤火力電廠的更新擴建案,卻仍然一個接著一個進行。目前台電進行中的火力電廠擴建案,包括台北縣的深澳、林口以及高雄市的大林電廠,分別要擴建160240以及320萬千瓦的燃煤機組。其中深澳與林口兩電廠的擴建案都已經通過環評,但因為台北縣政府的強烈反彈,電廠仍無法取得建照。

 

三月底,最後一波東北季風吹向基隆海岸,陰雨濛濛的天空下,八斗子的沿岸卻是旗幟飛揚。反對深澳火力電廠擴建的鼓聲,不斷敲打著番仔澳這片美麗海灣。20079月,運轉長達47年的深澳火力電廠終於熄火,但台電卻計畫在深澳電廠的原址,擴建一座原發電量四倍的電廠。為了應付每年420萬噸的煤炭需求,還計畫在東北角最後一片自然海岸─番仔澳灣興建卸煤碼頭,未來相當於三座101大樓的水泥量體,將大辣辣的橫跨過這片海灣。

 

深澳電廠對面,是基隆人爭取將近二十年的海洋科技博物館。海灣旁的潮境工作站,是海洋生物復育的重鎮,也是讓民眾認識海洋生物的教育中心。緊鄰著電廠,另一邊的深澳灣就是中油的天然氣碼頭。海科館籌備處曾經向台電建議,台電應與中油協商共用港口,才不至於浪費大筆公帑又報銷一個自然海灣,但台電認為中油港口容量太小,不願接受。

 

高雄市,是台灣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區域之一,多年來小港區的居民始終在蒙塵的天空下與燃煤電廠比鄰而居。現在台電打算將小港區大林電廠的五部燃煤燃油與燃氣的機組,更新為四部超臨界的燃煤機組,燃煤量將從每年160萬噸增加到840萬噸。雖然台電承諾空氣污染物與懸浮微粒不會隨電廠擴建而增加,但地方政府與當地居民都懷疑,台電是否真能有效控制懸浮微粒的污染。

 

歷經四次環評專案小組的審查,環保署環評大會,在去年六月退回了大林電廠的更新擴建案,主要的癥結就是二氧化碳排放的問題。為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台電開始研發最新的藻類吸附技術。台電大林廠廠長邱泰川表示,藻類吸收二氧化碳的速度,是種樹的兩倍到四倍,未來大林電廠計劃沿著煙囪建造一座垂直式藻類養殖池,可以吸附一部分電廠排放的二氧化碳。但目前想要靠藻類把電廠產生的二氧化碳全部吸收,恐怕還是一段漫漫長路。

 

火力發電提供了台灣75%以上的電力,從能源結構來看,台灣不折不扣是個火電之島,它支撐了台灣廉價的電力,卻讓台灣溫室氣體排放在全世界名列前矛。現在舊的火力機組正面臨除役的期限,正是我們重新調整能源結構的新契機。但是台電在成本的考量下,仍然以燃煤電廠的更新擴建,作為未來電力供給的最主要選項。如此一來,能源結構的調整與二氧化碳減量,都將成為遙不可及的目標!

 

很多人認為,發展核能發電,是解決台灣溫室氣體排放的希望,是最快速的一個捷徑,政府也將核能發電列為低碳能源的選項。但核能發電真的是便宜又經濟的選擇嗎?核四的工期為何一延再延?而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最後又將獎落誰家?

 

去年行政院長劉兆玄公開承諾,核四將在今年七月商轉,如今這項承諾確定跳票。台電證實核四工程進度落後約5%,估計最快也要到民國100年以後,才能商轉,並且預算還要再追加四、五百億。

 

事實上,核四計畫從民國81年通過至今,總共展延過四次,工期總共延後約11年,整個施工過程一波三折。導致核四工程不斷延宕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台電曾列出七大原因,包括:1.計畫採邊設計、邊採購、邊施工,互為牽連糾葛。2.採分包而非統包或模組化方式施工,介面繁多。3.設備採購及設計出圖延遲。4.設計變更及設計衝突多。5.停復工之後續影響。6.原物料價格上漲導致承包商虧損。7.實際設計施作數量超出契約數量甚多,承包商要求另議單價。

 

許多人認為核四工程落後最關鍵的因素,是從統包改成分包。原來核四工程各由不同的公司承包,反應爐是由奇異公司得標,發電機是由日本三菱公司得標,核島區的工程由新亞公司接手,焊接則是中鼎公司負責。台電則是第一次負起所有工程介面整合的工作。為了整合這複雜的工程,台電擅自變更設計多達390件,其中18件可能危及安全。原委會認定台電違法,在去年四月與十一月對台電開出400萬的罰單,而環保團體則對核四工程的安全性憂心忡忡。

 

設計變更加上工期不斷延後,讓核四的建廠成本跟著水漲船高,平均分攤下來,台灣每個人負擔核四建廠費用超過一萬元。環保團體認為,過去台電在計算核能發電成本的時候,並沒有把建廠成本與核廢料處理等成本計算進去,才會讓外界有核能發電經濟便宜的錯覺。

 

核廢料是核能發電另一個難解的問題。目前蘭嶼露天貯存場有97000桶核廢料,核一二三廠內,共有95000桶核廢料,正急著尋覓最終的歸處。今年三月,經濟部公告兩處低放射性廢料潛在處置場址,分別是台東縣達仁鄉南田村與澎湖縣望安鄉東吉嶼。

 

目前設籍在東吉的300多位居民中,有200多人居住在台南、高雄,真正長住在島上的只有20多人。為了不讓自己的家鄉成為核廢之島,東吉旅台同鄉會這幾年不斷集結,位於高雄的信仰中心東吉啟明宮,也成為東吉人跨海反核廢的誓師地點。

 

面對中央將東吉列為核廢料潛在場址,澎湖縣政府也使出了殺手鐧。由於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選址的依據,是人口密度必須在每平方公里600人以下,還要避開斷層、不利的地質條件與地下水問題,當然依據文資法劃設的保護區,也不得開發。澎湖縣政府依照文資法將東吉劃為保護區,已經間接排除了東吉成為核廢料場址的可能性,剩下的就是台東縣達仁鄉了。

 

相較於澎湖縣政府明確的反對態度,台東縣政府的態度,顯得曖昧不明。南田村是東海岸最南端的村落,由於位處海岸沙地,土地貧瘠,又被稱為「難田」。這裡的特產就是海邊一顆顆的大石頭。長久以來因為交通不便,人口外流嚴重,居民一直盼望台26線能貫通,但是道路沒通卻先盼到了核廢料。

 

吸引地方居民與代表同意核廢料設置最大的誘因,不外乎是五十億的鉅額回饋金。其中在地的鄉鎮有40%,也就是20億,鄰近的鄉鎮有30%,而縣政府可以拿到10%。雖然南田村民釋出了歡迎之意,但是南田村周遭的部落,仍掀起陣陣反對聲浪。

 

實際走進台東核廢料的預定場址,一邊是太平洋,另一邊是高聳的山壁,台電預計在這裡開隧道、挖山洞,存放100萬桶以上的核廢料。長期在台東進行地質調查的老師姜國彰指出,達仁鄉南田村的地質脆弱、斷層林立,又正位處菲律賓板塊與歐亞板塊的交界,正是造山運動最活躍,地震最頻繁的地帶,他相信沒有一個國家,會把核廢料放在造山運動最猛烈的活動斷層附近。

 

不論是低放射性的核廢料,或是用過的核燃料,在還沒找到最終處置場址之前,都只能繼續放在核電廠內,直到電廠可以存放的容量額滿為止。如果核廢料問題無法解決,以核能發電解決溫室效應的夢想,恐怕也是黃粱一夢罷了。

 

在南台灣,以養殖漁業聞名的嘉義布袋鎮,有一戶人家,生活的電力來源完全來自屋頂的太陽光電板。在三十四坪的屋頂上,麥金生架起兩座共計5KW的太陽光電板,從此開啟他新能源的生活。

 

從以前電費開銷要五六千元,現在麥金生每兩個月,只要付基本電費八十多元,就能享有自給自足的電力生活,多餘的電,麥金生還能回售給台電,看起來這筆生意還挺划算的!不過,麥金生跟週遭的朋友推廣,所得到的反應,大多是安裝價格太高,即使最高補助50%的費用,但短期內無法回收成本,讓許多人望之卻步。

 

為了鼓勵太陽光電的發展,經濟部能源局進行各類型專案的推廣,到2008年年底,能源局完成設置太陽光電系統五百萬瓦,可發六百萬度的電,大約是1600戶家庭的用電量。台大教授黃秉鈞認為,太陽光電的發電成本整體來說,還是不符經濟效益,除非技術有新的突破,否則成本短期內難以降低。

 

回到地面,魚塭旁的野草被海風吹得亂飛,這麼強勁的風勢,也是台灣新能源發展的焦點。風力發電因為成本較低,是再生能源中最早走向商業發展的,像台電和民間業者英華威,紛紛都在台灣海邊,矗立起大型風機,形成獨特景觀。粗估全台灣有超過三百支以上的風機,密集的風場也引發了不少爭論。

 

相較於大型風機的爭議不休,國內業者自行研發的小型風機,會不會是風力發電的另一種轉機呢?

 

業者規劃的小型風機,以提供家戶用電為主,不需要考慮輸配電路,所佔的面積也比較小,不像大型風機受限於地形環境與風向。土地面積有限的台灣,小型風機是否有希望在城市裡運轉,就端看未來政策的規劃。

 

除了在空中找尋新能源的目標,在地底下也藏有發電的可能性。2004年關閉的台北市福德坑垃圾掩埋場,收集了七百萬噸的生活廢棄物,在密閉的地底下,透過沼氣收集管,每天可產出大約兩萬度的電力,平均下來差不多是1500戶家庭一個月的用電量。

 

沼氣裡面含有固定比例的甲氣體,利用熱值特性,將沼氣的熱能轉換為電能,不但能處理掉令人不快的溫室氣體,同時也轉換成綠色再生能源。

 

依照電業法,所有的民間發電,多餘的電力都要回售給台電,但台電的收購價格,往往不敷業者的發電成本,是許多再生能源業者的困境,面對這種價差,台電也表示,兩塊的收購價格也是不敷成本,最好的方式是等待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後的補貼機制。

 

如果說被掩埋的垃圾都能發電,那植物是不是也有可能發電呢?小羊兒吃得津津有味的牧草,有著豐富的纖維素和蛋白質,提供羊兒健康和營養。但你可能不知道,牧草也能做為生質能來發電,或是加工做成讓汽車前進的生質酒精汽油。

 

早期發展的生質酒精原料來自玉米、高粱、番薯等澱粉類的作物,有搶糧的顧慮。第二代研發的生質酒精則是以廢棄的稻桿、麥桿、蔗渣或是生長期短的作物,取纖維素來製造酒精,以減少對糧食作物的衝擊。

 

現在台北市內有八家加油站,提供添加3%的生質酒精汽油供民眾選擇,但一般民眾對生質酒精汽油認識不夠,大多都不敢貿然使用。在生質燃料中,還有另一種大家比較熟悉的就是生質柴油,發展生質柴油的原料,大多是來自含油量較高的作物,但使用這類作物來做生質柴油,也會有搶糧的危機,因此台灣發展的生質柴油,目前以回收廢食用油為主。

 

現在全台灣加油站裡的柴油,都已經添加1%的生質柴油,一般人使用不會察覺到差異性,但和化石柴油比起來,生質柴油可以減少78%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大街小巷跑的垃圾車,是最早開始使用生質柴油的車輛。

 

以植物做為生質燃料的議題,還有很多等待討論的空間,而另一項以氫來作為燃料的燃料電池,已經蓄勢待發,隨時準備上場。

 

氫燃料電池的原理很簡單,氫氣透過質子交換膜跟氧氣結合,就能夠產生電能,排放出來的只有水,不會污染環境。不過,氧氣從空氣中就能取得,氫氣要到哪裡找呢?業者表示,氫氣的來源可以是淨化石化業的廢氣、重整天然氣和電解水等等…

 

以現在數目眾多、空污問題嚴重的二行程機車來說,零排放的燃料電池機車如果能取代現有的機車,就能有效大幅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

 

不管是天上的太陽、空中吹的風、植物裡蘊藏的能量到深埋地底的沼氣,各方都在期待新能源能盡快上路,前方的道路卻不知道幾時才會鋪好,連主管單位也只能用等待,面對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草案在立法院躺了一年又一年的窘況,政府對再生能源的作為,連最基本的法令都無法順利推動。

 

發展再生能源,除了達到節能減碳的目的外,也是為了國家的能源安全作準備,現在我們的能源百分之九十九都仰賴進口,如果沒有增加能源自給率,台灣的能源危機沒有解除的一天。究竟台灣新能源的春天,幾時才能真正來臨?

 

如果光看外表,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這是一家電子工廠。位在台南縣科學工業區的台達電,是全台灣第一座拿到黃金級綠建築的工廠,為了規劃這座綠色廠房,在設計規劃時就費盡心思。

 

陽台層層相疊的折角,除了創造陰影,避免直射的陽光進入室內,也具有生態意義,讓不善長途飛行的小鳥有所棲息,折角處的小小花圃,讓僵化的水泥樓房增添幾許綠意。

 

大樓外牆用的是爐渣廢棄物和水泥混合的高爐水泥,地面鋪設可透水的植草磚,利用地形,讓雨水滲流到大樓底下的儲水槽,提供馬桶及澆灌使用,走在這裡,處處都充滿節能巧思。

 

進入大廳才是關鍵,取自天井的概念,讓室內不需點燈就能享有充足的照明,加上熱空氣上升的原理,從頂端就能導入新鮮空氣,達到空氣交流的目的。台達電子藉由這些建築設計,就讓省下30%的能源,也給員工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

 

要蓋一棟節能的綠建築,得捨棄許多樓板空間,留給空氣和陽光。對於追求經濟利益的老闆來說,是一個挑戰。但是台達電以自身經驗說明,剛開始的成本或許比較高,但省下的電費卻能平衡建造成本。

 

不過無法更改建築和設備的企業,則是有賴外界的輔助,中華電信利用原有的網路技術協助客戶進行節能管理,從大樓用電最耗能的空調設備切入,利用網路監控來進行節能。位在桃園市的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桃園行政執行處,是中華電信的客戶,從2008年十月參加測試,到2009年三月正式啟用,每個月大約可省下九千多元的電費。

 

利用科技,節能變得更便利,像是利用電腦也能進行遠方的多方視訊會議,省下長途旅程的碳排放,從幫客戶省錢省能的概念出發,讓節約能源也變成一種新興行業。

 

而這一粒粒閃著白光的LED燈,更是替人類數百年的照明燈具,掀起一場革命。小小LED燈,可以組合成千百種變化,過去常被人詬病的亮度和散熱問題,早被克服。以台大新能源中心教授黃秉鈞所研發的LED路燈和傳統燈具相比,電力足足可省下四分之一,每一盞路燈大約一年可省下三千多元的電費,LED的威名,連遠在一方的沙烏地阿拉伯國家也對LED燈產生興趣,計畫在國內推展LED照明產業,未來LED燈全面取代傳統照明燈具的日子,將指日可待。

 

當節能商品的高能源效率成為競爭優勢,無形中也鼓勵大家在設計研發的時候,往更省能的方向去思考。推行節能,不但對地球友善,也能打造綠色商機。

 

除了各項節能產品的推陳出新,政策獎勵更是刺激民眾節約用電最好方式。2008年台電推出鼓勵節電的優惠辦法,企業和住家的用電度數如果比去年同期下降,台電就會按照不同比例給予電費折扣。到今年二月為止,已經足足省下30.6億度的電,換算二氧化碳的排放是194萬公噸。


節約能源落實在生活態度,不管在哪個層面,節能技巧的N次方,就能無限的往外延伸出去。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