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詩人

運動詩人

他的詩,發人深省。他的作為,感動許多人。詩人吳晟的參與,讓環保運動有了不一樣的面貌...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溫暖的聲音朗誦著詩句,詩人吳晟為濁水溪口濕地所寫的《只能為你寫一首詩》,也許冥冥之中注定,這首詩定稿前,雜誌社來電邀稿,反國光運動緊鑼密鼓的進行當中,彰化出身吳晟也挺身捍衛家園,投入反對運動。

《多麼希望,我的詩句,可以鑄造成子彈,射穿貪得無厭的腦袋,或者冶煉成刀劍,刺入私慾不斷膨脹的胸膛,但我不能,我只能忍抑又忍抑,寫一首哀傷又無用的詩,吞下無比焦慮與悲憤》(引自《只能為你寫一首詩》)。吳晟認為這是良心問題,國光石化興建的是與非,已經很清楚,但政府與財團卻仍執意要蓋,對於人性的貪婪,吳晟產生悲傷和氣憤的情緒。

吳晟是農家子弟,因為詩句常表達出濃厚的鄉土情感,被稱為農村詩人,最為人熟悉的作品,就是收錄在國中課本裡的「負荷」這首詩。

演講的時候,吳晟也常從這首詩談起,這首以自身經驗所寫的詩,引起天下父母的共鳴,為了讓下一代更好,許多父母用心良苦。如同父母守護子女的心情,保護環境也是為了下一代。過去吳晟投注大半心力在台灣的民主運動上,但現在他警覺,環境已經惡化到臨界點,再不挺身捍衛,就太晚了。

其實早在70年代,吳晟的詩就已經表達了,他對生態環境遭到破壞的愁緒,曾經,他也陷入經濟發展不得不犧牲環境的思維中,但經過理性思考與判斷,加上多年來的觀察,他認為台灣的發展模式,不該再走犧牲環境的老路,於是義無反顧的站出來。

身在藝文界,吳晟也發揮他的影響力,號召藝文界的朋友共襄盛舉。在藝文社團與個人的奔走下,許多知名的藝文界人士,紛紛站出來反對。

有人用「拚命」兩字,形容吳晟對反國光運動的投入,許多抗議場合都看到他的身影,即使言談激昂,仍然充滿詩意且富含哲理、發人深省。在國光石化進行第五次環評審查時,吳晟在環保署門口談到,「我只想請問天地啊!人的貪婪可以泯滅多少的天良,小小的權位,可以出賣多少我們下一代的未來,請問天地啊!」

在出席環評審查會時,吳晟也以感性的口吻,呼喚環評委員的良知。他說到「我想它已經不是學理上的是非爭議,真的已經是良心的問題。人的生活,絕對不是一大堆經濟數字,可以完全來做解釋的,人的生命價值,絕對不只是經濟條件來可以衡量的。」

為了傳達反國光的訴求,吳晟還和友人合編「濕地 石化 島嶼想像」這本書,除了義賣書籍,籌措反對運動的銀彈,也贈給有緣人。透過各個領域的串聯,反國光的聲勢日漸高漲,匯集成一股豐沛的力量,民意的壓力終於迫使政策轉彎,反對陣營獲得勝利。

吳晟認為,國光石化只是暫時劃下休止符,這場戰爭還可能再起,雖然反國光的運動,暫時告一個段落,他的腳步並沒有停下,接下來吳晟要投入社區工作,喚醒社區意識,希望這美麗的海岸能好好經營維護,讓地方發展有更多的出路。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