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恐懼-福島真相


透明的恐懼
-福島真相

2011年3月11日,日本經歷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地震、海嘯、核災三重災變,半年過去,地震與海嘯帶來的傷害漸漸成為過去式,但是核災事故卻還是一個進行式,三座融毀的反應爐持續釋放放射性物質,輻射塵污染大地。我們的島採訪小組深入宮城縣沿海海嘯災區、以及福島縣等地區,實地了解海嘯與核災過後民眾的生活,為您揭露災後半年,日本災區的真相…


採訪團隊 張岱屏 張光宗 陳慶鍾

730,台灣的教授與環保人士所組成的訪察團,從宮城縣仙台市,進入海嘯重災區。沿途所見,到處是殘破的房舍、堆積如山的建築廢棄物、數不清的報廢車輛,有些地區積水還未退去。雖然距離311已經四個多月,沿海城鎮仍然如同廢墟,許多人依舊在沒有被海嘯毀壞的房子裡居住著。


311大地震,讓日本東北許多地方地層嚴重下陷,其中石卷市地層下陷達78公分。每逢下雨、漲潮,市區就會發生海水倒灌。在宮城沿海的女川町,也有許多房屋,因為土壤液化而倒塌。在女川港,被海嘯沖毀的房舍倒栽在港口裡,防波堤與路面,也因為地層下陷淹沒在海水中。



訪察團從宮城縣繼續往南進入福島縣,福島縣被海嘯席捲的面積沒有宮城縣廣,但是因為核災的緣故,核電廠20公里半徑的土地成了禁區。訪察團一步一步接近輻射污染的區域,輻射偵測計也開始出現異常反應。

日本政府的撤離計畫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在核災發生後,日本政府緊急撤離20公里範圍內的21萬居民,並要求2030公里範圍內14萬的居民,在室內掩蔽,在核災危機完全解除之前,居民必須隨時準備撤離。但是,輻射塵擴散的方向,並不是等距離的向外擴散,而是隨風向與地形,不規則分布。312號到15號,大量的輻射塵先是吹向海洋,接著轉往北方與西南方擴散。

我們經過福島縣相馬市的靈山,在距離福島核一廠40公里的地方,車內的輻射劑量就高達每小時3微西弗左右。由於輻射劑量異常飆高,所有成員都穿上防護衣、帶上口罩,避免沾染或吸入輻射塵。輻射醫學專家張武修現場測量,發現接近地表的地方高達7微西弗/小時,已經超過20毫西弗/年的撤離標準,但這條從相馬市通往福島市的道路並沒有管制,路上行人也沒有穿戴防護衣或口罩。究竟,日本政府劃定避難區域的標準是什麼?


今年3月,距離靈山不遠的飯館村,曾經測到高達每小時12微西弗的輻射劑量,在國際原子能總署的催促下,日本政府在422日宣布,包括飯館村在內,年劑量超過20毫西弗的地區為「計劃的避難區域」,居民必須在一個月內離開家園。輻射塵不均勻的掉落在各地,這些輻射值特別高的地方被稱為「熱點」。所謂的熱點,都在避難範圍之外,日本政府只是勸導民眾自行避難。

731,我們來福島縣的行政中心福島市,張武修手上的輻射偵測器響個不停,這裡輻射值達到1微西弗/小時,但日本各地平均輻射劑量是0.1以下。走在福島街頭,找不到任何輻射的即時監測資訊,究竟日本政府如何監測,這看不到的輻射呢?

民眾要知道政府公布的輻射値,只能透過網路、報紙或是電視,但這只是大範圍的測量,要怎麼知道自己居住環境究竟是不是熱點?許多居民自己拿著輻射偵測器做檢測。


福島市民深田和秀在住家附近測量,發現只要是雨水排水口或地勢低漥的溝渠,都是放射性核種聚集的地方。深田和秀自己在福島市進行測量,結果發現許多地方的輻射值,比官方公告的數字高出許多,在市區一處大賣場前的人行道測到每小時10個微西弗的輻射劑量,是背景值的100倍。

7月底,福島市的街頭下著綿綿細雨,街上一如往常,大多數的人都沒有戴口罩,許多學生甚至淋雨騎車,但氣氛卻顯得異常的安靜。人們對於輻射絲毫不在意嗎?書店裡擺滿了各種輻射防護的書籍,也有出版社自行調查日本各地輻射超標的熱點,說明人們心中潛藏的憂慮。


最擔心的還是做父母的,宮城縣仙台市距離核電廠有100公里遠,但這位媽媽寧可忍受分離,也要把孩子送到京都避難。自主避難意味著將失去工作,甚至家庭分崩離析。有一位台僑在核災之後離開福島的家,帶孩子回到台灣避難,在一場演講會上,談到自己正面臨工作難保的問題。

包括福島市、伊達市、郡山市等地,這些地區人口高達80萬人以上,輻射値雖然高,卻還沒達到必須撤離的標準。為了維持城市的運作,讓居民恢復正常的生活,不論是學校、公園,都展開大規模的除污工作。孩童是最容易受到輻射傷害的族群,福島縣政府在四月份對縣內1700所學校做輻射污染調查,七成以上的學校輻射劑量超過0.6usv/hr、有兩成學校更超過2.3 usv/hr。為了讓學生能繼續上課。各級學校都趕在暑假期間挖除地表10公分左右的表土,被鏟起的土壤堆置在校園的一角用綠網隔離。 

我們來到福島縣立福島南高等學校,雖然除污完畢,圍牆外輻射劑量仍在1微西弗/小時左右。在學校旁邊,有居民拿著高感度的輻射偵測儀,住家外的巷道輻射劑量達到5微西弗/小時以上。


在許多地區,居民自行挖除住家周圍的土壤,清洗庭院,希望能稀釋輻射劑量。但是輻射污水還是會流入環境中,進入河川、土壤和食物鏈裡。

宮城縣同樣面臨輻射污染問題,卻不受到注意。在福島與宮城縣交界處的這座幼稚園,距離核電廠60公里,園長直到6月才知道這裡受到污染。

81,在我們訪問當天,福島核一廠發生311之後最大的輻射外洩事件,廠區管線測到每小時10西弗的輻射劑量,是機器所能測到的上限值。熔毀的三座反應爐輻射仍然繼續外洩,事故還沒有結束。

在福島市中心的一處公園,工人穿著簡易的防護衣、戴著口罩,用強力水柱清理沾染輻射塵的遊戲設施。一位住在附近的媽媽,帶著三歲與六歲的孩童經過,事故過去4個多月,她終於敢帶著孩子走到戶外。訪問結束,這位媽媽轉身離去,卻拋下了兩個字「救我」!


雖然是7月天,福島市卻顯得濕冷。輻射無色無味的恐怖感籠罩著我們,明知道危險,卻無處可去的人們,只能假裝若無其事的繼續生活著。在核災的陰影下,人民已經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