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盜挖大追擊

 

農地盜挖大追擊 

在台灣,黑色版的新農地運用,在法網之外迅速蔓延。抵押農地貸款,盜挖砂石販賣,回填毒物獲利,一塊農地剝三層皮,飽了不法業者,卻是全民付出健康與金錢,無辜者集體買單。農地盜挖砂石與回填毒物,在偏遠農地發出警訊,國土保育遭到嚴重傷害,面對毒田引發的污染問題,誰都無法預料,誰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撰稿:郭志榮

攝影:陳添寶

在台灣,黑色版的新農地運用,在法網之外迅速蔓延。抵押農地貸款,盜挖砂石販賣,回填毒物獲利,一塊農地剝三層皮,飽了不法業者,卻是全民付出健康與金錢,無辜者集體買單。農地盜挖砂石與回填毒物,在偏遠農地發出警訊,國土保育遭到嚴重傷害,面對毒田引發的污染問題,誰都無法預料,誰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一塊農地如何賺錢?在這個農業不景氣的年代,有人找到違法的賺錢途徑。

台中縣外埔農會理事長,拿著法院的判決書,表情有點無奈,因為一位地主以農地抵押給農會貸款,事後不但拒絕還款,又將農地轉手他人,盜挖砂石獲取暴利,農會依法查封農地,卻得到一個十公尺深的大峽谷。一公頃農地貸款千萬,再轉賣盜挖千萬,一塊地剝兩層皮,成為現今農地賺錢的違法途徑,讓許多農會受害,售地的地主與盜挖的業者卻能大賺黑心錢。

台灣農地盜挖的問題,歷史久遠。每當合法砂石來源短缺,盜挖情形就相對嚴重,近年因為河砂進行管制,許多不法砂石業者,結合一些貪婪的地主,違法開挖農地,盜取農地下方的砂石,造成農地的高度破壞。從台中、彰化、雲林到屏東等地,幾乎全台都有農地盜挖事件,一般認為農地廣大難以查緝,但是農地盜挖並非任意開採,由於砂石業者需要的是農地下的卵石,盜挖地點有其特定範圍。從地理位置分析,西部幾條河川下游兩側的沖積扇平原,蘊藏大量卵石資源,自然成為盜挖最嚴重的地方。

回填有害毒物,一直是農村在黑道環伺下,不敢明說的公開秘密,在我們查訪農地盜挖的過程中,正巧拍攝到農地回填不明物質的行動。一輛高舉車斗的卡車,正將不知名的物質,倒入一處已遭盜挖的農地,當我們接近查訪,卡車迅速駛離,留下一位開怪手的填土工人,對於工程細節,他表示完全不知。

這塊農地面積大約一公頃,一年前被查獲農地盜挖,現今則被傾倒不明物質,整塊農地被填滿一半,黑色的塊狀物和粉塵瀰漫。不法業者盜挖農地,往往為了獲取更多砂石,更是超深開採,甚至挖到十多公尺的地下水層,一旦傾倒入有害物質,污染隨著水源流動,造成生態的破壞,更是難以估計。

為了瞭解這些不明物質,是否真有毒害?我們決定採取樣本,送交檢測單位協助檢驗。

任職朝陽科技大學的王敏昭教授,專攻土壤污染,也熱心環境保護工作,他提供義務協助,進行分析測試。除了校方實驗室數據外,他也將部分樣本交由獲得認證的力山環境科技公司檢測,進行最嚴謹的雙重比對。

經過複雜的萃取與分析過程,測試報告正式出爐,在二種不同的測試中,其中一種測出高量的重金屬污染,各項數據十分驚人。其中王水測試,發現各類重金屬大多超過法定標準,其中鋅含量更是遠超過標準值的7倍。

國內對廢棄物污染檢測,一直存有不同標準的分歧見解,就是對於工業廢棄物非法傾倒農地,污染程度應該檢測廢棄物本身,還是遭到污染的土壤,兩項測試的結果常常有所不同。但是污染物可以移除,污染土壤卻是長久存在,如果以土壤污染為檢測標準,這塊農地土壤遭到的污染相當嚴重,但是這個農地污染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國土危機早已亮起紅燈。

對於農地污染,最令人不解之處,在於不法業者都找已盜挖農地傾倒,其中許多地方早被查獲。管理部門完全清楚所在位置,為何缺乏長期的監控管理,還讓不法之徒有機可乘,再度傾倒毒物,相關部門難逃疏失之責。

在追擊農地毒害過程中,我們發現,從盜挖砂石到回填毒物,其實隱含著一條產業供需失衡的脈絡,由於砂石來源短缺,讓不法砂石業者伺機盜挖農地,留下的坑洞又引來不法廢棄物處理業者傾倒有毒物質。要根絕農地盜挖與毒害的問題,除了嚴查,還是必須回到開放砂石來源,讓業著有合法取砂的途徑,甚至依照土石採集法的規定,讓農地採砂成為一種土壤改良工程。

在高雄縣圓潭地區,台糖與縣政府合作,合法開放砂石業者進行大面積農地採砂,更重要是在嚴格管制之下,確實進行農地改良工程,他們在採砂後回填阿公店水庫的沃土,改善原本酸化的農地,在業者取得砂石、農業改善地力下,雙方各蒙其益。

產業依存原本是一條環環相扣的鏈結,如果導入良性規範來管理,危害不會產生,生態與經濟也能平衡,但是一旦背離規範,嚴重的生態危害不斷產生,誰都無法預料下一個受害者是誰?台灣的鄉村偏遠地區,依舊進行著一塊農地剝三層皮的違法遊戲,當一車車有毒物質,倒入生養萬民的良田,國土保育的理想,無異遭到最嚴重的挫傷。

【採訪側記】

過去曾經製作相同專題,原本以為隨著國建與高鐵工程結束,國內砂石需求減少,農地盜採砂石的情形應該會降低,但是隨著警方破獲的件數,讓人發現盜採並未減少,甚至在農業景氣低迷下,地主出賣農地供人盜採,再回填毒物大賺黑心財,情形的嚴重成為鄉間噤聲不說的黑幕。這種盜挖爛填的污染,危害性相當廣大與久遠,因此再度前往農村,希望將這非法的現象公諸於世,讓有關單位能夠多加管制。

原先想探訪遭到盜挖的農地,沒想到竟然有不法業者,就大刺刺地一卡車一卡車將廢棄物倒入農地,行徑之囂張視法於無物,心中也一直納悶,如此龐大的車隊與工程,鄉民不知有沒有檢舉,還是有關單位根本不顧。對於濫填毒物,幾乎都是找盜挖的農地,這些農地多半已被查獲,主管機關相當清楚地點所在,為何還讓不法業者有機可趁,濫倒有害毒物,實在很難逃脫失職之責。但是能如何,沒被發現就是不存在,在台灣國土保育上,到底還有多少沒被發現就不存在的污染事物呢?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