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中毒幾時休


農地中毒幾時休

圍起黃色封鎖線,插上告示牌,每塊告示牌清楚標示著,這塊農地遭到何種重金屬污染。這些農地,都是環保署今年一月底公告的污染控制場址,主要是鎳、銅、鋅、鉻等重金屬,超過土壤管制標準的2到4倍,被環保署列管,範圍包含台中大里和霧峰地區,一共28公頃,讓人納悶的是,田地裡為什麼會有重金屬殘留?重金屬又從哪裡來?問題就出在─水。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拍攝 柯金源 張光宗
剪輯 張光宗

這次受到污染的田地,主要引詹厝園圳、大突寮圳和中興大排的灌溉水,我們跟著台中農田水利會來到詹厝園圳的取水口,這裡的水源是大里溪水系的頭汴坑溪,台中農田水利會曾經在取水口檢測到水中含有重金屬,懷疑污染源與大里溪流域上游工業區和零星工廠的廢水排放有關。

大里工業區的廢水排入大里溪流域,而灌溉用水又從大里溪引入,在沒有完整的區域排水系統下,不管是合法還是非法的廢水,也趁機排入四通八達的灌溉渠道,帶著污染物質往農地擴散。


即使水質有著污染隱憂,農田水利會的檢驗結果仍然符合灌溉標準,於是持續供應給農民使用,長期下來這些重金屬累積在農田裡,最後含量超過管制標準。台中環保局推估這些污染物質,來自電鍍、金屬表面處理業,台中市環保局表示,針對大里溪流域的業者,2011年稽查了四百多家,罰款六百多萬元,但還是沒有辦法遏止污染情況。這次事件,針對相關業者列管了91家可能污染源加強稽查,水質檢驗報告預計在一週後出爐。

當地農民只要一提到工廠排放廢水,就有一肚子苦水,因為早在十年前,大里就曾經發生農地污染事件,污染範圍從民國91年的4公頃逐年增加,到今年又新發現28公頃,大里地區總共已經有43公頃農田,被列為污染控制場址,讓農民氣憤不已,覺得地方政府不夠積極。這些被公告為污染控制場址的農地,必須立即停耕兩年,並進行土壤整治。

停耕期間,政府承諾給予一年一公頃四萬五千元的停耕補償,兩期共計九萬元,但補償金無法完全彌補農民的痛苦。最讓農民不能接受的,是政府明知道有可能會驗出污染,卻沒有事先告知,讓部分農民先播了秧苗、施了肥料,才知道不能耕種,加重了他們的損失。

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認為,每次只要農地污染就要農民停耕,農民往往是被犧牲的弱勢,平白無故被剝奪工作權,把污染責任留給末端的農民承受,很不合理。

農地污染所帶來的,除了農民權益受損,也危及大眾吃的健康,因為這28公頃農地生產的稻穀,在民國10011月就收割完畢,有些甚至已經流通到市面。為了讓消費者安心,農糧署檢驗去年大里地區繳交的公糧樣本,驗出了鎳1.32ppm、銅3.73ppm、鋅25.8ppm,另外鉻的部分沒有驗出。

由於衛生署並沒有針對稻米訂出這四種重金屬的限量標準,於是農糧署比對國內農產品的相關背景值,並未超過,要民眾安心食用,也發布新聞稿,表示鎳90%會隨著糞便排出。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系副教授吳焜裕很憂心,認為政府輕忽國人的健康風險。


在還沒找到確定污染者的情況下,春耕季節又來到,插秧機來回忙碌著,隔著同一條田埂,一邊的農地佈滿綠油油的秧苗,另一邊則是光禿一片的污染場址,明明使用同一條灌溉渠道,怎麼會有這樣的差別。台中市環保局表示,一部分是受限於採樣限制,另一部分是有些農地達到土壤污染監測標準,卻未超過管制標準,就沒有插上告示牌。但是污染源的問題沒有徹底解決,只會讓農民和消費者繼續承受風險。

更令人擔心的,還有農地上違法搭建的鐵皮工廠,台中市環保局表示,沒有登記的業者有70多家,都可能成為污染管制的大漏洞。算一算,從民國91年起,十年下來,政府光在台中大里地區投入的土壤整治經費,就高達五千多萬,然而這只是台灣農地污染的一角。截至民國九十九年底,全台灣已經超過469公頃的農地,被公告列管。民國92年起,政府花在土壤整治的費用,估計有三億五千多萬。



難過的是,土壤一旦遭到污染,就算整治以後,也難以確保絕對安全,要如何杜絕污染,關鍵就在於灌排分離和土地分區管理,要徹底把工業廢水阻絕在灌溉水渠之外。農地上非農業使用的亂象,也要積極處理。

這些農地上的錯誤,是政府遲遲不願面對的課題,究竟我們吃進肚子裡的是食物,還是重金屬?台灣的糧食安全,幾時才能真正亮起綠燈…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