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標三十萬倍!!


超標三十萬倍
!!

拉起白布條,高雄縣仁武鄉的村民們,群情激憤的來到台塑仁武廠前抗議,因為環保署在廠區內驗出了會致癌的1,2-二氯乙烷,超過了管制標準的30萬倍,這驚人數字曝光後,立刻引起軒然大波…

 

採訪 林燕如 林靜梅 王介村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柯金源 張光宗 孟昭權 陳顯坤 邱福財 劉漢麟
剪輯 陳忠峰

台塑仁武廠是負責生產石化原料和PVC原料的工廠,製程中會使用大量的含氯有機溶劑,環保署土壤及地下水汙染整治基金管理委員會(簡稱土基會)20089月進行12家『運作中工廠的含氯有機溶劑污染潛勢調查』,發現台塑仁武廠區內的土壤及地下水都遭到嚴重污染。

其中致癌物「1,2-二氯乙烷」在土壤的部分,每公斤有6,060毫克,超過管制值8毫克的七百多倍;而地下水的檢測結果更是誇張,每公升有15千毫克,是管制值0.05毫克的302千倍。

2009年年底,環保署將檢測結果轉告高雄縣政府,2010225日高雄縣政府公告為汙染控制場址。但每天車子還是進進出出,一點也看不出是遭到污染的場址,面對環保署檢測到的巨大數字,台塑公司一路堅稱沒有這麼高,卻也提不出具體的證據。

政府的作為讓很多人感到疑惑,這麼嚴重的污染,為什麼還不能停工呢?環保署表示按照土污法第十五條規定:『主管機關為減輕污染危害或避免污染擴大,應依控制場址或整治場址實際狀況,命污染行為人停止作為、停業、部分或全部停工。』但目前台塑公司有提出緊急應變措施,而且沒有擴大的跡象,因此還不需要令其停工,但也立下但書,如果一旦發現有擴大污染的行為,會在任何時間點馬上勒令停工。

關於污染來源的說明,台塑公司說法反覆,最後推說在民國六十幾年,相關法令跟設備都未盡新穎,已在民國九十一年逐步改善,並在九十五年完成,將污染控制在園區內。但令人憂心的是,1,2-二氯乙烷的密度比水重,一旦進入地下,就會隨著地下水四處流動,對周遭環境有很大的威脅,加上地下水文錯綜複雜,台塑仁武廠設置又長達三十八年,到底是否有擴散出去?沒有經過科學調查,實在難以安心。


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要求應該立即停工,否則難以徹底調查地下水是否有滲透以及污染的範圍?台塑公司也該針對周遭社區做健康風險的評估。根據土基會規定一旦被指定為污染控制場址,就該進行居民的健康風險評估,但台塑公司不願進行,相關資訊也不願公開,堅稱自己的放流水沒有排入後勁溪,對居民生活應不致影響,但環保團體指證歷歷,提出台塑公司確實有將廢水排入後勁溪。

我們來到緊鄰著台塑仁武廠的五和村,雖然居民大多食用自來水,但還是有人抽取地下水用來澆灌和洗衣,雖然不是直接食用,日積月累之下,難保對身體健康沒有風險。因為含氯有機溶劑不只會影響到土壤及地下水,它容易揮發的特性,也可能會讓居民吸進有害氣體,長期下來,周遭環境的空氣和水,對居民健康都是一大威脅。


從檢測數值到放流口位置,台塑公司都沒有正視污染問題。高雄海洋科技大學的林啟燦老師,從2001年起就開始監測仁武工業區排放的廢水匯集到後勁溪之後,會產生甚麼影響?因為全長21公里的後勁溪,同時也是高雄縣市的灌溉河川。

這九年來,他發現後勁溪水中的含氯有機溶劑偏高,其中被環保署列為毒性化學物質的氯仿,平均下來都有一千ppb,氯仿容易隨著高溫逸散在空氣中,要是吸入高濃度的氯仿,更會有心肺衰竭的危險。而像是氯仿或是1,2-二氯乙烷等含氯有機溶劑,都是PVC製程中會用到的物質。但弔詭的是,就算是河川中查到了這些含氯有機溶劑,卻沒有相關的法令可以規範。


過去為了改善後勁溪水質,高雄農田水利會在後勁溪上游,八涳橋附近的制水閘門,大量引進曹公圳的乾淨水源,並且擔心水質不佳,還自行在下游農田旁設置三十口地下水井,以確保灌溉水質。

如今連抽地下水也有疑慮,到底受污染的範圍會到哪裡?對後勁溪下游的千畝良田會有多大的影響,靠農田為生的農民無從得知,也感到無奈。

根據環保署的報告,2002年台塑公司就已經知道有污染產生,卻到2006年才修復完成,到現在也還不承認有超高倍數的污染,環保主管機關交由業主自主管理,演變到今天這麼嚴重的狀況。『自主管理』,是否還能讓民眾信賴?為什麼不能針對各產業制定詳細的管理規章?


台塑仁武廠污染事件越演越烈,高雄縣政府依照刑法第190-1條,決定告發台塑仁武廠觸犯公共危險罪,並預計蒐集相關資料後給環保署公告為汙染整治場址,同時為了進一步釐清到底有沒有外漏?環保署也在台塑仁武廠區內外再度設井檢測,預計三月底將會公告結果。但不管結論如何,舊井所採樣到的30萬倍數字,也該重重地敲醒主管機關,提醒我們法令的嚴重缺失。

隨著環保署公告,全台灣28處污染整治場址陸續曝光,但如果我們的政府只能公告污染場址,卻沒有辦法跟著產業特性從源頭做管控,一再地放任企業逃避污染責任,台灣土地的悲歌,將會重複上演。

  

側記

民國八十五年赤山巖汞污泥事件到RCA有機溶劑的遺害,台灣已經有28處的汙染整治場址,土地一旦受到傷害,想要恢復是難上加難,我們又有多少土地禁得起一再地破壞呢?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