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溼地

走訪溼地

溼地,是潮間帶生物的家、鳥類的覓食區、也是我們生產食物的基地。這幾年,從沿海的泥灘地,到內陸的埤塘、魚塭和各式都會型溼地,全台溼地都遇到不同的狀況。高雄鳥會總幹事林昆海利用留職停薪期間,單車環島造訪全台六十個溼地,他選擇從台灣第一座人工溼地公園-高雄鳥松溼地出發。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剪輯 陳慶鍾

在西南沿海,最常看到的風景就是魚塭,人們利用海水養殖,也利用海水發展鹽田,當鹽業沒落,大片鹽灘地就成為候鳥覓食的最佳場所。來到嘉義布袋溼地的季節,恰巧是冬候鳥報到的時候,一群調查人員正忙著計算今年造訪的候鳥。台灣沿海溼地對許多長途遷徙的鳥來說,是重要的補給站,政府在鹽灘地、魚塭推廣裝設太陽光電板的政策,有可能會讓這群鳥朋友的棲地越來越少。

人類的作為對溼地的衝擊還不只於此,嘉義縣生態保育協會總幹事蘇銀添,帶著林昆海穿過沙灘,來到好美寮潟湖。眼前所見,公共工程讓原本由沙灘、防風林、瀉湖組成的好美寮生態系,正逐次瓦解,生物相跟著變少,政府用消波塊築起長堤,企圖用工程手段留下沙子。

告別了好美寮溼地,繼續北進。觀察西南沿海有些地區原本就地勢低窪,因為超抽地下水產生地層下陷,土地鹽化無法耕作,荒廢之後成了水鳥的棲地。豐富的鳥況,是許多鳥友心中的聖地,但在美麗背後也有隱憂,污水排放、人為捕撈等干擾,讓棲地環境劣化。

土地樣貌改變了,人利用的方式也跟著改變。緊鄰鰲鼓溼地的四股社區,居民幾乎都是早期跟著台糖來開墾的墾戶,如今他們也利用鰲鼓溼地的自然美景,發展生態旅遊。2014年在林務局協助下,四股社區發展協會和周邊社區成立生態旅遊策略聯盟,要把力量擴大,同時嘗試推動回饋機制,讓居民都能享受到好處。

在人口稠密的都會區,溼地還肩負著多重任務。五股溼地位在淡水河和基隆河的匯流處,是極端氣候下防洪治水的緩衝地帶。荒野保護協會多年來在這裡努力營造棲地的多樣性。

高可及人的蘆葦,隨風搖曳,是水鳥喜歡藏身之處。原本河流兩岸就是洪泛區,也是生物棲息地。因為都市開發漸漸消失。五股溼地的復育只是個起點,最終他們想要把淡水河流域的溼地串連起一條生態廊道。

五股溼地對岸的關渡溼地,在淡水河生態廊道中,是關鍵角色。為了爭取這片土地不被開發,保育團體歷經二十年的歲月,當年的堅持與遠見,劃設了關渡自然公園,讓大台北地區,留下一塊人與生物都可以喘息的空間。

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占地五十五公頃的關渡自然公園,承受的開發壓力,格外明顯。台北市野鳥學會從2001年經營關渡溼地到現在,認為要讓護持的生物族群數量更多,就要把周邊土地利用一併納入考量,但如何讓周遭居民願意成為保育利用計畫裡的一環,在經營上兼顧到人和溼地的福祉,是現在溼地管理的趨勢。

不同於沿海的泥灘地,內陸型溼地又是另一種樣貌。

位在花蓮馬錫山底下的馬太鞍溼地,是河川沖積扇形成的內陸型溼地,主要水源來自芙登溪和地下的自然湧泉,自古以來,阿美族人在溼地乾旱處種稻,有水的地方捕魚。

以往馬太鞍部落族人倚靠溼地,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工商時代來臨,年輕人口外移,人跟土地失去了連結。生態旅遊興起後,馬太鞍溼地轉型為休閒農業區。為了服務遊客需求,興建棧道、開闢道路等公共建設,有的路面甚至一填再填,沒有考慮到溼地特性。

填土阻斷了水的流通,政府的河川整治,又讓自然溝渠變成了水泥化。在失去了自然堤岸後,不但傳統捕撈文化消失,也讓原生魚種失去適合的生活環境。

馬太鞍溼地的現況,暴露出溼地管理的難題,內政部營建署在2011年公告八十二處國家重要溼地,要把這些溼地納入溼地保育法,明確規範溼地的利用方式。馬太鞍溼地也名列其中,但這份名單公告後,因為欠缺充分溝通,引起各地地主的反彈,政府陸續展開再評定作業。經過再評定,馬太鞍溼地劃設的範圍,從177公頃扣掉私人土地,只剩6公頃,從這當中,又透露出什麼樣的訊息?

2017年聯合國氣候峰會,公布了2018全球氣候風險指數的排名,台灣從去年的第51名,往前大躍進成為第7名,各國科學家都認為台灣深受極端氣候威脅,而溼地就是護持我們面對極端氣候的守門員,如何讓它們順利發揮救援功能,或許就要從溼地價值真正被看見開始。

公視 我們的島【走訪溼地
12/25() 2200首播
12/3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