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唱溫泉鄉


走唱溫泉鄉

關子嶺溫泉是台灣唯一的濁泉,由於地表下方是泥質岩層,泉水湧出呈現灰黑色,因此有泥漿溫泉之稱。這種特殊的泉質,在世界其他地區,僅在日本鹿兒島與義大利西西里島發現。

採訪 蕭靜美 比恕依‧西浪 于立平
攝影 陳錦彪 朱孝權

關子嶺溫泉是台灣唯一的濁泉,由於地表下方是泥質岩層,泉水湧出呈現灰黑色,因此有泥漿溫泉之稱。這種特殊的泉質,在世界其他地區,僅在日本鹿兒島與義大利西西里島發現。

日據時代,泡湯是軍官的休閒活動,平民百姓只能在公共澡堂偷渡洗浴的樂趣。光復後,泡湯去掉了階級色彩,漸漸普及,溫泉池裡的私密世界,很快地滋長了色情的細胞。曾幾何時,溫泉鄉成了失意客尋歡的溫柔鄉,那卡西響遍大街小巷。民國六十八年廢娼之後,溫泉池裡少了人煙,風光一時的那卡西成了櫥窗裡等待估價的樂器。

經過了五十年的沉寂,民國八十八年週休二日實施後,島內旅遊風氣方興,交通部觀光局與台灣溫泉協會推動「台灣溫泉觀光年」,溫泉的發展進入另一個階段。不過台灣溫泉發展超過百年的歷史,問題也是百年的累積。

近年來,溫泉已被不少財團、建商虎視眈眈地視為未來提高集團休閒產業營收的一隻「金雞母」,但台灣目前沒有一套完整的溫泉法和相關法令,因此只要業者私自鑽探到一口地熱水井或一口溫泉,即可向地方主管機關申請水井挖掘執照,逕行開採、販賣溫泉資源。在此情況下,不少財團和建商近年來已悄悄利用法令空窗期投入挖掘溫泉的行列。 

當然我們也不能不負責任地光是批評,打擊政府與民間團體的信心,其實解決問題很容易,需要完善的規劃和耐心的執行,在關子嶺與廬山溫泉區,能夠看到政府的用心和民間的自覺,有許多理想與努力正在發酵,希望大家能夠一起動身參與。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