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的最後一哩路

豬的最後一里路

豬肉是台灣人最主要的肉類來源,每個人一年平均要吃下三十五公斤豬肉。每年產值高達七百億,是上萬個家庭的重要經濟來源。你有沒有想過,對人們有著諸多貢獻的台灣豬,在生命中的最後這段歷程,是怎樣度過的?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鐘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陳添寶

俗話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在雲林肉品市場,每天中午開始,兩千多隻豬,都要在這道伸展台上走秀,讓買家評身價。對肉商來說,瘦肉才是具有經濟價值的部位,外觀看起來不夠健美精實、肥肉太多的豬,價格就會比較差。

在數公尺長的伸展台上,豬隻要經過一個個關卡,蓋上編號、秤重、打上刺印,成交後還要畫上記號,註明是哪個肉商所購買。豬隻必須走走停停,一不小心就會被厚重的閘門撞擊,有時候受到驚嚇,不願意往前走。平均每個小時,要完成360隻的交易,為了維持拍賣速度,工作人員習慣用帶有三十伏特弱電流的電擊棒,來驅趕、指引豬的動線。


四十年來,毛豬拍賣制度,保障了豬農權益,穩定了豬價,讓消費者每天都能在市場上買到新鮮豬肉。不過動保團體認為,豬在生命中這最後一哩路,飽受折磨,於是在今年五月底舉行記者會,呼籲廢除活體拍賣。

2001年開始,農委會就持續推動肉品生產人道作業規範。畜產專家廖震元親自拍攝示範影片,也到現場指導工作人員,觀察到不少轉變。少數經驗豐富的工作人員,不需要使用電擊棒,就可輕鬆驅趕豬隻。不過廖震元指出,就算人員訓練充足,只要市場硬體設備不符合動物習性,豬隻在拍賣過程很難不受到傷害。

在歐美、日本,目前都已經實施屠體評級與屠體拍賣制度,將家畜先屠宰好,再用儀器或人工,測量屠體背脂厚度來推斷瘦肉率,進行分級再計價或拍賣。台灣也已經從歐洲引進屠體評級儀器,進行測試。

早在1988年,中央畜產會的前身,台灣區肉品發展基金會,也曾經發行屠體評級手冊,作為外銷豬肉的分級依據。當時,日本有超過四成的豬肉來自台灣,證明台灣擁有成熟的屠體評級技術,但1997年,爆發口蹄疫,外銷停擺後,這項制度就此沉寂。

在改善動物福利、推動肉品產業升級呼聲下,屠體評級制度再度引起討論。但現實考量是,未來如果每天兩萬兩千隻的活豬交易,全部改成屠體拍賣,台灣屠宰場並沒有足夠的預冷空間。

此外,全台二十三個肉品市場,也都必須設置低溫拍賣場所,運輸車輛、市場攤商,全都要改成冷藏設備,可說是件非常浩大的工程。更大阻礙在於,國內有七成豬肉仍是以溫體方式進行販售,產業界的反彈,使得屠體拍賣制度仍窒礙難行。

購買溫體肉其實有潛在的食安風險,常溫下細菌滋生速度非常快,木質砧板用久了,充滿切割痕跡,無法完全消毒,更是容易藏污納垢。如果要避免進口肉混充,專家認為,做好產地標示,才是解方。


為了讓消費者能買到安全衛生的豬肉,豬農許文騰在宜蘭羅東開了這間肉舖,販賣自家飼養的豬。他堅持使用冷藏設備來保鮮,不賣溫體肉。開店八年,他觀察到消費者的消費習慣,是可以慢慢改變的。

身為養豬二代,許文騰看到過去父親辛苦的成果,進到拍賣市場卻經常賣不到好價錢,決定走上飼養特殊品種、自創品牌、自產自銷的轉型之路。用心飼養的豬,值得更好的對待。許文騰選擇不走拍賣市場,不僅為了減少拍賣過程的驚擾,也希望減少活豬的運輸里程。

由於不同拍賣市場的平均成交價有高有低。有些農民為了追求較高收入,會把豬運到北部拍賣,交易後再運到南部屠宰場。根據統計,有六成的豬,拍賣後還要再經過跨縣市運輸。緊迫的豬隻,屠宰後肉質容易滲水、變差,對肉商來說也是損耗。

拍賣制度改善,才能讓台灣豬提升競爭力,但已經沿用了四十年的制度,牽一髮而動全身,仍需政府和產業界細緻溝通,消費者的選擇,也是重要關鍵。經濟動物最終雖免不了成為人們餐桌上的佳餚,牠們的權益仍需受到重視。只要消費者願意先改變,就有機會讓豬的最後一哩路,走得更安詳。

公視 我們的島【豬的最後一哩路】
08/01() 2200首播
08/0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