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事大集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台大動物科技研究所的師生們拿著針筒、手術刀,走進了台東種畜繁殖場。一個奇異的計畫將開始進行……

台大動科所的助理教授朱有田,人稱「小朱」,他的專長是研究生命本質的「分子生物學」。在醫院裡,醫生靠DNA來鑑定人們的親子關係,但小朱老師卻是替蘭嶼豬抽血檢測DNA,幫這些蘭嶼小耳豬鑑定親緣關係。這些看起來不起眼的蘭嶼小耳豬,有什麼了不起的身世,又蘊藏了什麼樣的秘密,讓這些台大的師生們,願意廢寢忘食地研究牠們的基因呢?

豬很笨嗎?豬只是一種食物來源嗎?認識蘭嶼豬,將顛覆你對豬的刻板印象。

在外面玩了一整天,一聽到呂媽媽的叫聲,聰明的小豬就知道該回家了。因為吃飯的時間到囉!

如果讓豬來票選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那麼蘭嶼一定是所有的豬心目中的天堂。在這裡小豬們可以自由自在的到處亂跑,每一隻豬都認識自己的主人,每個主人也都認識自己的豬。對蘭嶼人來說,豬就是家庭裡的一份子。走在蘭嶼常常可以看到老人們坐在涼亭上休息,而涼庭底下就是一窩小豬。

2005年2月,朱有田老師帶著學生來到蘭嶼進行田野調查,在蘭嶼人與豬合諧共存的景象,讓他印象深刻。從蘭嶼回來之後,朱有田就一頭栽進了這個「豬頭豬腦」的世界,開始進行蘭嶼豬的基因研究。他發現蘭嶼本地的小耳豬,有很大一部分已經受到外來種豬的汙染,跟外來山豬、肉豬雜交的情形比比皆是,不僅外觀上有很大的改變,體內的基因也受到混雜。如今在蘭嶼真正純種的小耳豬少之又少,只有台東種畜繁殖場還保有最純粹的三十幾頭小耳豬。

時光回溯到一九七五,當時台大畜牧系為了尋找實驗用的小型豬,發動了很多師生踏遍台灣全島尋找本土的小型豬,到最後終於在蘭嶼找到理想的小型豬種。一九八零年,農委會著手進行「迷你豬採種計畫」,從蘭嶼引進了四公十六母的小耳豬,經過二十多年的繁衍,終於培育出許多可以作為醫學實驗用的小耳豬後代。經過十多年的近親交配,原本是黑色的蘭嶼小耳豬,產生各種毛色的變異,現在培育了花斑、純白的後代,這些新的品種或許更符合實驗需要,但是長久以來的近親交配,讓這個僅存的純種族群面臨衰退的危機。

在商業利益的考量下,台灣不斷引進成長速度快、換肉率高的洋種豬,而台灣原生的豬種,就在不具市場競爭力的情況下慘遭淘汰。這樣的情況不僅發生在小耳豬身上,本土的桃園豬也同樣面臨滅絕的命運。

為了更有效率地保育小耳豬,在最少的族群數量內保留最豐富的基因,台東種畜繁殖場尋求朱有田的幫忙,希望能分析出保種場內每一隻小耳豬的基因狀況。朱有田對蘭嶼豬的DNA研究有了令人驚訝的發現,原來在蘭嶼豬的身上有一系列古老的基因,這在全世界的豬種中是獨一無二的,牠有可能是亞洲豬種的祖先。當牠的基因跟世界各地其他豬隻的基因對照,彷彿呈現出一個古老的人類遷徙圖像---想像在上一次的冰河時期,蘭嶼豬跟著史前人類,從非洲、經過中南半島到台灣,再往北到中國大陸,後來有往南到日本、大洋洲。當冰河退去,蘭嶼小耳豬在孤立的島嶼上繁衍至今…

蘭嶼小耳豬的基因研究就像是活化石的解謎一般,開啟了生物考古的一扇窗。而蘭嶼人與豬文化上的關係,則是人類學著迷的題材。豬是蘭嶼人最重視的財富,也是社會地會的象徵,蘭嶼人對豬總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

對於都市人來說,豬不過是一種食物的來源,很多人不知道,豬其實是在靈長類之外,跟人最相近的一種動物。或許有一天,當小耳豬在醫學上被普遍應用,人們體內帶著被移植的豬心或豬肝時,大家才赫然發現,原來人與豬還真的是很相似啊……

集數
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