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色的珍珠項鍊

變色的珍珠項鍊

東台灣海岸山脈因先天脆弱的地質及海岸獨一無二的景觀資源,而有珍珠項鍊之美譽。然而,以開發交通,繁榮地方為由的台十一線濱海公路道路拓寬工程,挖山填海,並覆上擋土牆、消波塊以穩固地質結構脆弱的邊坡,阻擋強烈大浪對海岸的不斷侵蝕。目前拓寬工程幾近完工,我們已犧牲了寶貴的地景,但是這場似乎是以卵擊石,與自然力永無止境的對抗賽,不知何時停止。


數百萬年來,海岸山脈每年只能緩緩地抬升0.3公分,但是每次颱風過後,有二十多處鬆軟的地質區,總有二至十公尺的後退量,最近三、四十年來,實際偵測的後退量已有30100公尺,地貌的自然變動從來不曾停止過。花蓮縣長王慶豐嘆道,沒有國土哪有景觀!

為了配合政府產業東移的政策,1990年《國家建設六年計畫》決定將濱海公路拓寬為四線道,臺十一東部濱海公路拓寬工程從花蓮至臺東,全線總長173公里。1993年,臺東段正式開工,水泥擋土牆、護欄、消波塊沿著海岸北上蔓延,三年後,花蓮段也跟著動工,東部沿海地貌完全改觀。

當時在廖惠慶夫婦的努力奔走之下,集結了各方力量發起搶救花東海岸線運動,1998年曾經暫緩了臺十一線的拓寬,幾經各方勢力角力與波折之後,仍舊繼續進行。

據估計,全世界約有百分之七、八十海岸面臨非常嚴重的侵蝕問題。臺灣東部海岸的侵蝕現象一直相當明顯,臺灣一直以工程手段去面對問題,然而中間還必須加以監督、仔細規劃設計,並且符合自然原則或者最佳保護原則。東部是全民、甚至是全世界共有的資產,廖惠慶的抗爭,主要是向中央爭取資源,但是資源並非得朝向硬體建設,應該好好規劃生態遊憩價值,那麼保護生態遊憩價值與防蝕工程之間,自然沒有辦法成立。

臺灣島下的地層板塊進行了上千萬年的抬升運動與自然的鬼斧神工,才雕塑出今日的地景風貌,然而,人類鋼筋水泥技術的發展不過百年歷史,在大地頻頻反撲的今日,人定勝天的信念是否應該重新思考?

訪客留言